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海上机动 [资料图片]


实弹演习命中目标


中国海军舰艇编队由舷号为522的“连云港”号护卫舰和舷号为524的“三明”号护卫舰组成,两舰均为中国自行设计制造,“连云港”舰为指挥舰。


3月8日下午的主炮实弹射击是此次多国军演的重头戏。这次行动由英国“萨瑟兰”号护卫舰组织指挥,孟加拉国舰艇不参加。在“连云港”舰驾驶舱兼指挥舱里,几名中国海军官兵守候在对讲机前,用英语同“萨瑟兰”号保持联络,并向编队指挥员邱延鹏大校汇报。


指挥舱两侧,瞭望值更人员不断用专门的仪器“罗精”监视军舰两侧,见到可疑目标立即向舱内报告。主炮射击前,一名士兵数次登上位于指挥舱上面的顶层甲板,用测风仪测量风向和风力,并且把有关参数报告给指挥舱,以帮助主炮射手调整射击参数。


实弹射击的目标是两个塑料浮体靶,当浮体靶进入射击扇面时,在确认该扇面海上没有其他军用或民用船只及物体的情况下,参演舰艇即可射击,每舰可消耗弹药12发。当地时间下午4时多,某国海军从英国进口的护卫舰首先开炮,打完12发炮弹后,浮体靶依然漂浮在海上。5时前后,浮体靶进入中方参演舰艇射击扇面。


指挥员一声令下,舰首的双管大炮吐出长达数米的火舌。站在离主炮10多米远的顶层甲板上拍照的记者,被大炮掀起的热浪震得踉跄直退。虽然临时用口香糖外包装纸揉成小团塞进耳朵,大炮发出的怒吼仍有震耳欲聋的感觉。


记者身边的一名海军战士,坐在一个类似大型显微镜的装置上,头戴耳机,不断通过麦克风让炮手调整瞄准方向。


成功击沉两个浮体靶后,邱延鹏在指挥现场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实弹射击是中国海军参加此次军演的一个重要训练内容,成功击沉两个浮体靶,是两舰官兵共同努力的结果,是精心准备、严格训练、严密组织的结果,打出了中国海军的气势,打出了中国人的骄傲。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演习中“连云港”舰主炮对海射击[资料图片]


3月6日至13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舰艇编队首次参加在巴基斯坦以南阿拉伯海举行的“和平-07”海上多国军事演习。从3月8日起,半月谈记者获邀“嵌入”旗舰“连云港”号,见证了这次多国军演的全过程。


参演国分量不小


参加此次军演的共有中国、巴基斯坦、孟加拉国、法国、意大利、马来西亚、土耳其、英国、美国9个国家。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除俄罗斯外均派海军参演。而法国、意大利、土耳其、英国和美国又属北约成员国。这次军演的分量之重,不言自明。


巴基斯坦海军公关部主任阿克巴尔上校在接受半月谈记者采访时特别强调,为促成并主办此次多国军演,巴基斯坦费尽心思,前后花了2年多时间做各种准备工作。能同时邀请东方和西方国家参加军演,凸显了巴海军的桥梁作用。


美国参演的两艘军舰没有进港。有分析说,美国军舰不进卡拉奇的原因不外乎两个:一是它们在参演的同时还肩负着保护游弋在附近水域的“斯坦尼斯”号和“艾森豪威尔”号航空母舰的任务,每天演练完毕自然要回到以航母为中心的战斗群中;另一个则是担心自身安全,害怕重蹈2000年10月“科尔”号驱逐舰在也门亚丁港遭到袭击的覆辙。参演军舰受到拉练式考验


参加军演的9国中,只有土耳其未派军舰参加。在3月8日至11日的海上演练中,无论是编队机动、夜间巡逻、联合搜救,还是主炮实弹射击、对付海上小快艇和通信模拟干扰等,都要在指挥舰的组织下以一定的速度和航向整齐地列队航行。每天如此,每个演练项目如此,哪条舰跟不上,哪条舰太突出,在参演各国军舰的雷达上一目了然。


就记者亲眼所见,在3月9日联合搜救演习中,孟加拉国“乌玛尔”舰在行动开始不久就掉队了。指挥此次行动的“连云港”舰立即让“乌玛尔”舰以和其他军舰同样的速度,即每小时14海里的速度前进。不一会儿,“乌玛尔”舰回复说,该舰最高时速12海里,实在跟不上大队伍。原来,服役20多年的“乌玛尔”舰早已雄风不再,现只作为训练舰继续发挥“余热”。


这边“乌玛尔”舰刚掉队,那边在“连云港”舰左侧跑得正欢的法国“拉赫尔”舰烟囱突然冒出阵阵黑烟。中方指挥人员立即询问,法舰折腾了一段时间后回答说,该舰出了技术故障请求退出演练。


据透露,中方军舰在演习中也出现过一些技术故障,但都在官兵们的共同努力下及时排除,没有影响参演,可谓有惊无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3月8日,中国“连云港”号护卫舰在北阿拉伯海水域向目标射击。 新华社记者李敬臣摄


“嵌入”式采访长见识


中国海军舰艇编队2月19日从浙江宁波出发后,通过台湾海峡、出南中国海、经过新加坡海峡和马六甲海峡,经过印度洋,于3月5日顺利抵达巴基斯坦南部港口城市卡拉奇。途中,经中国驻巴使馆武官处联系,编队同意半月谈记者在卡拉奇登上“连云港”舰。这是中国海军首次允许记者随舰对其在国外的军演进行“嵌入式”采访。


由于是中途才批准记者上舰,舰上几名军官临时到其他舱室打地铺,把房间腾出来给记者住,让记者非常感动。


第二天早上,舰上的小喇叭6点30分准时发出起床令。吃完早餐,记者想起8日下午塞到左耳里的纸团还没有取出来,就去找军医。在医务室,军医熟练地用一个小镊子把纸团取了出来。他告诉记者,舰上有一名军医和一名护士,遇到手术则临时找几个战士帮忙。会议室就是手术室,条件虽然简单点,却可以做割阑尾、正骨等外科手术。


舰上有4台发电机,各500千瓦,照明供电较为充足。舱内的插座为特制的可承载250伏电压10安培电流的防水插座,可以随时为电脑和电池充电。舰上早中晚三餐定时,有人把饭菜摆放到会议室和军官舱。饭菜每顿不重样,荤素搭配合适,味道鲜美可口。因此,只要不晕船,舰上的生活还是不错的。舰上每天可以淡化海水七八吨,加上出发前储备的淡水,用水基本有保障。编队此次出访除了在斯里兰卡科伦坡港靠岸补给之外,其他都是自己带过来的。


短短几天的“嵌入式”采访让记者长了不少见识。刚上舰时,时常听到舰上官兵提到“雷声”、“导水”和“站坡”等词,一打听才知道,对这些词切不可望文生义。原来“雷声”指的是雷达和声呐,“导水”指的是导弹和专门针对水下目标的武器,而“站坡”这个舰上最常用的词指的是舰上官兵沿舰舷分区站位,是海军的一种礼节,舰艇靠近或驶离码头时官兵都要“站坡”,接受检阅时也要“站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