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赵统新传 第一部 初回三国 第一部 第一百零二章 你喝醉了

guohj92 收藏 10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5/[/size][/URL] [内容简介] 我们离零陵还有30里地时停下了脚步,安营扎寨,同时派出的斥候也不断的把打探到的消息汇总回来,根据这些消息的反馈,吕蒙到现在也没有发现我们这支人马的存在。前一段为了继续迷惑外人,我们军装号坎一直沿用蛮人的打扮,装扮成五溪蛮的各洞联合演习或者大比武。这次要阴吕蒙,我还动用了沙摩柯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35.html


我们离零陵还有30里地时停下了脚步,安营扎寨,同时派出的斥候也不断的把打探到的消息汇总回来,根据这些消息的反馈,吕蒙到现在也没有发现我们这支人马的存在。前一段为了继续迷惑外人,我们军装号坎一直沿用蛮人的打扮,装扮成五溪蛮的各洞联合演习或者大比武。这次要阴吕蒙,我还动用了沙摩柯老爹摩里给我的信物,调动了附近各洞蛮兵,让他们秘密向零陵制定地点开进,按照命令在指定地点埋伏下来。在公安的济世堂老人也知道我和庞统师叔已经在武陵和零陵交界处游玩,关兴二哥也让往这里运送东西地商队给我捎来他的问候信,信中说他现在个子又长高了,刀法在他父亲的指导下比以前又提高了不少,很期望在下次见面时和我较量一番,另外他还说他父亲已经了解到东吴正在蠢蠢欲动,妄想袭取荆州,估计可能动手的会首先是荆南三郡,要我在这里注意安全。别被人抓去,找他要钱赎我。这小子,临了还要咒我,开我玩笑。我也给他回了封信,让济世堂的人给带回去了。在信中我告诉他我又认了个大哥叫高宇,也是文武双全,还是吕布手下头号大将高顺的儿子,欢迎他有空时也来认认,另外我也告诉了他现在我们已经发现吕蒙正在进攻荆南三郡了,庞统师叔和我正打算去救援,他们那边也要注意啊。

扎营没多久,派出去的斥候就带回了张苞派回来的一小队骑兵,为首者是布依洞里的一个小伙子,他告诉我们,张苞已经抢在吕蒙到达零陵之前进城了,郝普已经知道我们到达零陵城外了,一切会按计划行事。这小伙子还带了一个人来,说是路上遇上的,怕暴露我们自己人马的消息,就顺手把他抓了。不过那人说他姓廖,好像是刘皇叔那边的一个太守,他们也没敢对他过分,带来之后,已经让他在外面等着了。我和庞统师叔看这小伙子跑的也很辛苦了,就先让他下去休息了。我俩也很奇怪,这是谁啊,竟然狼狈到自己一个人被这些人抓了。庞统师叔就命人把那人带上来,我一看,嘿,这家伙长的还真有点像庞统师叔,其貌不扬,甚至说也有点丑。不过现在很是狼狈,衣服已经被撕的一道道的,束发的簪子也不知道跑那里去了,头发就这么胡乱披散着,还沾了很多树叶和野草,脸上是黑一道白一道,估计是跑的大汗淋漓,沾了土也没空洗。他脚上的靴子还跑掉了一只,光脚穿着袜子。他和庞统师叔相比,还有点不一样,一是胡子不像庞统师叔是鼠须,就那么几根,他是两撇胡子。而是庞统师叔这几年看上去越来越平和,虽然还有点放荡不羁,但带人那还是相当平等的,从来不说看不起谁,可眼前这家伙虽然落魄,但依然能看得出是一个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的主。那家伙被推进来后,背着个手,三步一摇,翻着两个眼珠向上看着,根本就没给我们这帐内的人一个好脸色,就好像我们欠他钱似的。沙摩柯火了,跳过去就欲给他几巴掌,那家伙到不吃亏,连连后退,看看真要挨揍了,他才放声说到:

“你们什么人,敢抓朝廷命官?”

这一出声,庞统师叔乐了,趴在我耳朵上说:

“老熟人,看我如何逗逗他。”

庞统师叔说完,拽了拽衣服,一副正襟危坐的样子,然后咳嗽一声。

“咳咳,摩柯,且慢动手,待师爷问清了再动手不迟。”

边说话还边朝沙摩柯挤眼,沙摩柯跟着庞统师叔时间长了,也知道他要作怪,就插手施礼。

“谨遵师爷之命。”

然后推到一边。

庞统师叔又咳了一声,抬手一点下面那人。

“下面所站何人?敢如此嚣张!”

那人闻听庞统师叔说话,马上转头认真看向庞统师叔,眼睛里亮光就直闪了,他手也不背了,冲着庞统师叔就嚷嚷上了:

“好你个庞士元,竟然如此作怪于我!”

庞统师叔装着依然不认识他,很茫然的看着此人。

“你是谁?如何认得我庞士元?”

那人呸的一声。

“庞士元,你少来做怪,你就是成了灰,我廖立也认得于你。”

哦,原来此人叫廖立啊。庞统师叔闻言,赶紧站起来,走到廖立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后哈哈哈大笑,一拍廖立的肩膀。

“果然是廖兄,你怎么成这副模样了?难怪小弟认不出来啊!”

看庞统师叔认出他来了, 廖立也不客气:

“士元,赶紧给我找个地方洗洗,再给我准备点饭吃吧,我已经五天没吃饭了。”

听廖立如此说,庞统师叔也不开玩笑了,就安排人带廖立赶紧去洗洗,再给他准备点饭吃,吃饱喝足了再过来说话。廖立也不客气了,一抱拳,就跟着领路的军卒下去了。沙摩柯在一旁问了:

“师爷,这是何人啊?”

“廖立,长沙太守。”

“师爷认识他?”

“岂止是认识,熟的很。”

接着,庞统师叔就给我们介绍了廖立的情况。原来廖立字公渊,本是武陵临沅人,也曾到水镜先生门下学过一段时间,和庞统师叔、诸葛师父等人还是很熟的。在整个荆州,他就只佩服诸葛师父,自己号称诸葛亮第二,庞统师叔和其他人还是不放在眼里的。当年刘备伯父取下荆州后,就四处搜寻荆州的人才,诸葛师父就对刘备伯父说:

“庞统、廖立,楚之良才,当赞兴世业者,主公找到此二人即可。”

于是刘备伯父就寻访到了廖立,那时候廖立也不到三十岁,就被刘备伯父直接任命为了长沙太守,掌管这处于与东吴交界的长沙军政大权,前途可谓是一片光明,要知道,庞统师叔那时不过是在桂阳下面的一个小县耒阳任县令啊。

庞统师叔说,这廖立同学他还是很了解的,要论笔杆子那是自然没的说,论武艺,虽然也能提枪上马作战,这些庞统师叔自认是比不过他的。要论内政、军事指挥能力,私下评论廖立的话,他比诸葛师父可就差的太远了。另外他还口无遮拦,恃才傲物,和下属及同僚关系经常弄的很差,没几个人愿意帮他。因为庞统师叔和他曾有同窗之谊,又加上若排除廖立的性格关系外,廖立也算的一个很不错的人才,所以庞统师叔还算能和他说点话。

说话间,廖立回来了,洗干净了,又加上吃饱喝足了,显得精神头也足了,看上去还真是有一副才子的模样。庞统师叔招呼廖立坐下,命人给他上茶,也不管廖立对这茶叶的惊叹,就问廖立他怎么这么狼狈?廖立叹了一口气。

“唉,士元啊,一言难尽啊。”

接着廖立就说了他在长沙的事情。原来他自从被任命为长沙太守后,也算尽心尽力,税赋也都按时上交,训练的合格兵丁也不断的被抽调给了关羽二爷,长沙满打满算平时也就有不到一千兵马。自从关羽二爷单刀赴会,又拒绝了孙权的求婚,驱赶了孙权派往长沙的官员后,长沙就成了孙权搞摩擦的热点,三日一小战,五日一大战,不过即使是大战,也仅仅是百八十人的冲突,言语上多些,刀枪也轮了几次,血到时几乎没见。廖立考虑到北面曹军还在虎视眈眈,谅东吴也不会撕破面子进攻,所以也没作大的准备。谁料月前,吕蒙突然带二万人马兵分几路突袭荆南。突袭长沙的先锋正是孙规,那日看孙规已到城下,廖立只好挺枪上马,带着800兵卒出城迎敌。廖立来到阵前高喝:

“孙规,为何背信弃义攻我长沙?”

孙规冷冷一笑。

“长沙本我吴土,乃是我家吴侯看你家主公可怜,才借与他,谁料大耳贼竟然赖着不还,我今天不过是带兵来要回我们东吴的东西。”

“胡说,长沙乃关军侯从韩氏手中血战夺得,岂是吴侯所借。真是笑话啊。”

孙规也懒得说了,大刀一摆言道:

“少废话,胜的我这口刀再说。”

说吧,二人一个挺枪,一个挥刀战在一起。廖立正和孙规交战时,吕蒙来到阵前,用马鞭一指廖立

“公渊,还不下马投降?”

“呸,我下马降什么?”

吕蒙对孙规喊道:

“孙规,你且回来,让廖立自己回头看看再说。”

孙规听闻此言,二马错蹬,奔回本队。廖立趁机回头一看,差点惊呆。原来城头刘字大旗已经落下,孙字大旗早已高高飘在了城头,廖立自言自语道:

“这是怎么回事?”

这时城门大开,里面冲出了他那些守城的部下,打马越过他身边,连看都不看,到了吕蒙面前一个个下马向吕蒙施礼:

“参见大都督。”

吕蒙哈哈哈大笑:

“公渊,你的手下早都背叛了你,趁你出城之际已经取下长沙献于吴侯了,你此时不降,还待何时?”

廖立哎呀一声大叫,昏死过去,落下马来。吕蒙一招手,让人抬着廖立进了长沙城。廖立醒后,只得降于吕蒙。不过后来,他又趁吕蒙不注意找机会逃了出来,他知道往北吕蒙设了重兵防备关羽二爷,很难穿过封锁线。他就南下想先到桂阳报警,结果在路上听说桂阳已经举城投降,只好向西,可能吕蒙也发现他跑了,就派了人来追,廖立只好躲躲藏藏,眼看要到零陵了,又被吕蒙的追兵发现了踪迹,他只好绕城而走,继续向西,想通过武陵再到公安去找刘备伯父报讯。谁知在这里被我们的军兵给裹挟了,本以为这下子就死的不明不白了,谁知道由遇上了熟人,逢凶化吉。

听外廖立的叙述,我们不胜感叹,不过张苞在旁边插了一下嘴:

“廖太守,你当时是真晕了吗?”

廖立老脸一红。

庞统师叔见张苞还要追问,就挥手止住了张苞的发问,也大略告诉了我们出现在此处的缘由。不过,他可是说,这人马可是武陵蛮的,他们少洞主是我的徒弟人家才借给我们。廖立刚才看见沙摩柯那凶样了,而且他就出生在武陵,也对武陵蛮比较熟悉,那些蛮兵的打扮确实是武陵蛮族无异,他也没有什么怀疑。

廖立听庞统师叔说我们是来救援零陵的,也提出了自己的忠告。

“吕蒙人多势众,而且蓄谋已久,平时他自诩为智将,很是自负。你们要小心此人,以免上当。”

我连忙说:

“多些指点,有我庞师叔在这,我们不怕。”

“只是我另外担心的是主公不会真派援兵,而东吴却是援兵不断,你们人少,赢一仗两仗容易,最后却难以取胜啊。”

庞统师叔听廖立如此说,插言打断了廖立。

“公渊喝醉了。”

廖立一听,转头争辩道:

“我没喝醉,难道你士元号称凤雏也看不出来?”

庞统师叔招招手,又瞪了廖立一眼,止住了廖立继续说下去。

“公渊,你确实喝醉了。来人,把廖太守抬下去,让他好好休息一番。”

帐下的兵卒一声“得令”,进来把廖立抬下去了,廖立一边被架着走,一边还喊:

“我没醉。”

我心里也隐隐觉到什么。再联系到庞统师叔以前说的,浑身上下有点发冷了。我举起茶杯喝了一口,向大家一笑。

“喝醉的人都说自己没醉,你们没见过庞师叔也这样说吗?”

大帐里轰然大笑,庞统师叔止住大家,命令赶紧最好准备,明日兵发零陵。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