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翔 《第二卷 成名》 八 返回临安 上

mulinsen444 收藏 3 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67/


太阳光穿透了笼罩在江汉平原上的薄雾,从东方慢慢升起。


尽管己是初冬时节,但江南的景色却不冗萧瑟,官道两侧的水田之中,依然还留着一些尚未割切完的水稻,使杨炎不觉想起了临济村。从杨炎记事起,就一直跟着万显声四处漂荡,除了在临济村住了近两年的时间外,从未在一个地方停留超过三个月。不知不觉中回到杨家以经有五年的时间了,然而离开临济村的那一天在杨炎的脑海中却依旧仿佛是昨天一样


和他并行的虞公亮笑道:“最多还有一个时辰,我们就可以到临安城了。真想早一点到城里。”


杨炎和虞公亮是随李显忠、邵宏渊一道被召回临安的。因为这一系列的大战中,杨炎和虞公亮的功劳在诸将中最大,加上两人又都是朝中重臣之后,因此赵眘在召书中特意点名,让这两人一起回京,当面鼓励。


在临安城外,刚刚晋升尚书右朴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的张浚和杨沂中、虞允文等枢密院的大臣早己在城外等候了。


除了韩彦直以外,杨炎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些朝中的重臣。张浚中等身材,七旬左右年纪,须发皆白,仍精神灼灼的样子。虞允文的年龄还不刭五十,白面长须,身姿雄伟,比其他人都高出大半个头。看来虞公亮是继承了他高大的身材遗传。


李显忠等立即下马,正欲行礼,张浚早己过来一把扶住李显忠道:“君赐,这不是在朝堂上,不必多礼。”


李显忠道:“显忠有何德向能,有劳相公和诸位大人出城相迎。”


张浚笑道:“君赐过谦了,这次出兵连取三城,又大败金兵,实在是我大宋二十年来未有之大功,君赐之功大矣。”


李显忠也笑道:“这是天子洪福,相公调度有方,将士用力,显忠可不敢独居其功啊!”


随后李显忠又和其他几位大臣一一见礼。张浚又和邵宏渊见面寒喧几句。见到杨炎和虞公亮,张浚又着实免励几句。杨炎和虞公亮又见过了其他几位大臣。


众人相见以毕,张浚对众人道:“今日天色以晚了,君赐和宏渊远道而回,明日还要面君,诸住明曰也要早朝,大家都早些进城回去休息吧!”


众人听了都一起进城,李显忠和邵宏渊有人领着去了馆舍休息,杨炎和虞公亮也各自回家。


杨炎随杨沂中回到杨府,流苏、杨老夫人、杨朝光、杨朝亮、杨朝瑛等夫妇,以及杨昌鹏等同一辈的人早己都在大堂里等候着了。


杨炎先拜见了奶奶,然后又拜见了大伯、二伯、姑妈夫妇。杨沂中笑道:“炎儿,你快回去沐浴更衣,全家人都等着给你接风呢!”


杨炎签应一声,由流苏陪着回到自己住的东进院。


到了东进院里,只剩下两人独处,流苏一下扑到杨炎的怀中放声大哭。两年以来对杨炎的思念,终于在这一刻全面的爆发出来。


杨炎这时心中也怜意大增,一手轻轻搂着流苏的纤腰,一手轻轻抚摸着她的秀发,柔声道:“流苏,不要哭了,我这不是会来了吗?”


流苏从他林中抬起头来,呜咽道:“哥哥,你不在的时候,我好害怕。我每天都在佛祖前为哥哥祷告,求佛祖保佑哥哥平安无事。如果……如果你有什么意外,我……我也活不下去了。”


杨炎心中一阵感动,真切的体会到怀中这乘巧柔顺的女子对自己的一片深情,搂着流苏紧了一紧,道:“放心吧,流苏。我不会有事的,只要我一想到家里还有流苏在等着我,无论为多危险,多艰难,我也一定会回来的。”


流苏听了,心中禁不住甜蜜万分。两眼中虽然还含着泪水,脸上却以绽放出笑容。这一刻竟如梨花带雨一般不可方物。


杨炎看着流苏这动人的美丽,不觉有些呆住了。


过了好一会流苏才发现杨炎一直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禁不住红晕满面,低声道:“哥哥,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


杨炎道:“有两年没有看过我的流苏了,现在可要好好的看看。”流苏脸又一红,抵下头去。杨炎却托起她的下巴,在她那两片红唇上深深吻了下去。




次日一早,皇帝赵眘便在金殿上召见这次出征的功臣。


首先进见赵眘的是李显忠和邵宏渊。赵眘对两人大加赞扬,当殿加封李显忠太尉,加少保,左金吾卫上将军。赐银三万两,绢三万匹,绵一万两。对加封邵宏渊为检校少保、宁远军节度使,赐银二万两,绢一万匹,绵一万两。能晋升节度使是宋朝高级武将的极高荣誉,而太尉是正二品,是武阶官的最高阶、少保、检校少保、左金吾卫上将军都是高级虚职。李显忠以是宁国军节度使,现在加封了太尉、少保,如果在往上封,不是封爵就是加两镇节度使了。而邵宏渊能晋级节度使,也意味着进入宋朝高级武将的行列。


李显忠和邵宏渊都谢恩出来,然后是虞公亮和杨炎进见赵眘。


这是可是两人第二次见到皇帝了。上一次都是两人右武院的战场比试之后例行被皇帝召见的。


赵眘对两人这次的功劳称赞了一翻,然后颇为撼概道:“当年朕召见你们的时候,朕可没想到这么快就又召见你们了。现在朕正欲大举比伐,收复我大宋的失土。正需要向你们这样年轻有为的将材。朝中都老臣们大多都以调零了。北伐的大业还需要你们这样的年青人多努力呀!”


虞公亮和杨炎齐声道:“臣等当竭尽全力,为国效力。”


赵眘微微点头,道:“但现在还有人说我大宋人文弱,恐怕不是金兵的对手,劝朕不要北伐。你们两人都是在战场上和金兵打过的人,你们说金兵是不是比我大宋的士兵强呢?”


杨炎施礼道:“当年匈奴凶悍,而大汉仍可胜匈奴,匈奴歌道‘亡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亡我焉支山,使我妇女无颜色。突厥膘勇,但大唐却不惧。唐太宗还被突厥尊为天可汗。女真人虽强,也未必强过匈奴、突厥。汉、唐和我大宋一样皆是汉人,既然他们可以做到,我大宋自然也能做到的。致于说金人骑射历害,也不是天生的。我大宋军除了战马不足以外,武器、盔甲、装配、人数都要超过金国,只要对士兵加以严格的训练,是一定能战胜金军的。”


赵眘听得眼睛发亮,他只不过想听听两人的见解,愿也不指望两人能说出有多大见识的话来,那知杨炎的回答却令他大为椋讶。


这时虞公亮也道:“臣职微言轻,但皇上重问,臣亦尽言。”


赵眘微笑道:“但说无妨。”


虞公亮道:“北伐中原,收复失地,仂是每一个大宋子民的心愿,只要我大宋君臣上下一心,是一定可以实现的。但金国亦非弱者,若想毕其功于一役恐难成功。北伐仍是千秋大业,切不可为一时之得而得竟忘形,也不可为一时之失而裹足不前。”


赵眘听了哈哈大笑道:“说得不错,说得不错。难得你们两人年纪轻轻,却有如此见识,胜过有些老臣多矣。”


两人忙又同时拜伏于地,口称不敢。


赵眘当即封虞公亮为武经大夫,閤门宣赞舍人。殿前司策迭锋军统制官。封杨炎为武翼大夫閤门祗候,待卫马军司选锋军统制。三日后上任。


武经大夫是武阶官第二十级,正七品。武翼大夫是武阶官第二十三级,也是正七品,都是可以担任一军统制的官职。对于杨炎来说,品级连升了三级,而官阶连升了十三阶,可以说是极快了,不过在战争时期武将晋升快一些也是正常的。


-------------------------------


“炎弟真历害,一回来就能升到这么好的位置。”杨昌鹏听说杨炎担任了马军司选锋军统制,一脸羡莫之色。他现在还是从七品武略郎。虽然只比杨炎差一品,但不能但任一军的统制。


杨炎从皇宫出来,回到杨府,杨朝光和杨朝亮也回来了。杨家的老少五人坐在一起议论现在的局面。


杨炎有些不解道:“选锋军统制怎么了,和别的统制有什么不同吗?”


杨朝亮是签书枢密院事,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告诉杨炎道:“炎儿,马军司迭锋军和殿前司策选锋军是两支新组建的编制,和别的军大不相同。”


杨炎道:“二伯,有什么不同呢?”


杨朝亮道:“这两支军队是为了这次北伐而组成两支精锐的军队仍是属于将一级的编制。因此都是抽调了各军中的精锐士兵组成的。一般将一级的编制是三千三百人,但这两友军队却不受此限制,殿前司策选锋军有四千二百人,步骑混编,而马军司选锋军有三千八百人,全是骑兵编制。”


杨炎这才有点明白。他知道待卫马军司虽然叫做马军司,其实也是马步军的混编,下辖的七个军中没有一支是纯骑兵的编制。事实上,三衙禁军中也没有一支军是纯骑兵编制。


杨朝亮接着道:“就说你的选锋军吧,组建的目地就是为了对抗金国的铁浮图。因此选锋军的装配、待遇以及战马的素质都是各军中最好的。而且战马的数量达到了四千匹,要多于士兵的数量,等你到了造锋军里一看就知道了。”


杨炎知道,自大宋建国以来,缺乏战马一直都是宋军的心头大患。南渡以来,自收了三大帅的兵权以后,大宋的正规军分为守卫京师的三衙禁军约十三万人,以及守卫边境的十支御前驻军约有二十三万人。合计约有正规军三十七万人。但骑兵只有不足六万人。而这支新组建的迭锋军竞是全骑兵的编制,而旦还是马多于人,足见选锋军的重要。忍不住问道:“这么重要的职务为什么任命我和虞公亮呢?”


杨朝亮又道:“本来枢密院正在为这两支军队的统制人选发愁,一般的统制都难以胜任,而都统制又不能降级使用。恰好你和虞公亮两人这次立下大功,又有在第一线作战的经验,虽然你们都年轻了一点,不过这毕境只是将一级的统制,年龄因素到不是什么大问题。而且你们都是重臣的子弟,在忠诚度上也是可靠的。”


杨朝光接着道:“炎儿,虽然你们现在还是将一级的,但地位比普通的将一级的军要高,而且如果在这次北伐中一但能立下战功,就有可能晋升到军一级的编制,那么你们当统制的,也可以升到都统制,成为独当一面的大将。”


杨炎这才完全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杨昌鹏在他肩上拍了一下,道:“现在你该明白了把,这是多么有前途的位置,你可要早一点升到都统制才行。”


这时杨沂中道:“鹏儿,你可不要羡慕炎儿和虞公亮升职,要知道这一切虽然有皇上对我和虞彬甫照顾的成份,但也是靠他们取得实实在在的战功。马上就要开始大举北伐,想要立功,有的是机会,祢的弟弟和同年学友都走到你的前面去了,你可要努力才行。”


杨昌鹏脸色一凛,道:“是,爷爷,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杨沂中点点头,又对杨炎道:“炎儿,你这次的功劳虽然不小,但大都是靠个人的武力立下的。你的武功虽高,但指挥一军作战不是靠个人的勇武就能解决的,须要知道一军几千人的命远全在你一人的一念之间,以后行事一定要堇慎小心才行。”


杨炎道:“我明白的,爷爷。不过选锋军是不是也装配了铁浮图那样的重甲。”


杨朝亮微微一笑,买了个关子:“比铁浮图的重甲还要厉害,炎儿,三天后你亲自出看一看就知道了。”


杨昌鹏道:“炎弟,你在宿州和铁浮图打过仗了,觉得怎么样,他们真的很历害吗?”


杨炎想了一想道:“铁浮图的战斗力确实很强,居我看来,一个普通的铁浮图士兵,至少有饿们一个准备将的武力。在同样的条件下交战,一千铁浮图足可以敌过我们宋军三千骑兵。如果是步兵,恐怕五六千还不止。”


杨昌鹏咋舌道:“铁浮图真的有这么厉害吗?当年岳武穆不是曾经大败过铁浮图吗?而且在宿州炎弟你也打败过铁浮图啊!”


杨沂中道:“鹏儿,炎从说的一点也没错。你是没有见过铁浮图,不知他们的厉害啊。我当年可是领教过的。黑压压的一片,一个个人高马大,身披重甲。除非是用强弓硬弩,一般的弓箭对他们跟本设有用。冲起来就像割草一样。我们宋军一排一排的倒下,跟本挡不往。幸好有刘信叔(刘琦)想出用麻杆刀来对付铁浮图,杏则真不知该拿他们怎么办好。不过就箅这样,当年我们几个领军的人中也只有岳鹏举一人在野战中和铁浮图正面对抗中取胜过,其他的人都不行。”


杨昌鹏问道:“爷爷,怎么是麻杆刀?”


杨沂中道:“就是长杆大刀,用来砍马腿的。这是重甲护不到的地方,也也是铁浮图唯一的弱点。”


杨昌鹏又问道:“那么为什么我们宋军不装配像铁浮图那样的重甲呢?”


杨沂中苦笑道:“那是因为我们的战马大多都负但不起那么沉重的铁甲。”


大宋不仅缺马,而且马的质量也不高。当年韩世忠曾进献给皇帝赵构一匹马高王尺一寸,称:非人臣敢骑。这以是大宋罕见的大马。杨沂中送给杨炎的海东青也有四尺九寸高,在大宋也不多见。而金军的铁浮图普遍都是五尺左右高的大马。马大,负重自然也就大,这有这样的大马才能负担铁浮图那沉重的甲胃。


杨炎道:“刚才二伯不是说选锋军的装配比铁浮图还强吗,是什么东西。”


杨朝亮却笑而不答。


杨沂中道:“铁浮图虽强也不是天下无敌,当年岳鹏举的岳家军也没裴配重甲,但也能战胜铁浮图,可见无论有什么装配,士兵的素质才是最重要的。炎儿,明年开春才会北伐,还有三个多月的时间。你还是想想如何训练士兵为好。”


杨炎心中一凛,点头称是。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