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兵团大怒军委嘉奖的解放军中将

读书略有心得 收藏 22 14556
导读: 辽沈战役结束后,傅作义将他的56万兵力,收缩在东起北宁路的滦县,西至平绥路的张家口,长达1200华里的地带,以北平、天津、塘沽、唐山、张家口为重点,摆开一字长蛇阵。 毛泽东针制定了将敌“抑留华北,分割包围,各个歼灭”的作战方针,决意在平津张一线打大仗。 先打位于北平西的平绥路张家口,是毛泽东的一着高棋。平绥路是傅作义嫡系逃往绥远的唯一通道,张家口又是傅作义的重要军事基地,既可切断敌西逃之路,又可调出北平向张家口增援之敌,同时,将敌注意力吸引到西面,还能掩护我东北野战军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辽沈战役结束后,傅作义将他的56万兵力,收缩在东起北宁路的滦县,西至平绥路的张家口,长达1200华里的地带,以北平、天津、塘沽、唐山、张家口为重点,摆开一字长蛇阵。


毛泽东针制定了将敌“抑留华北,分割包围,各个歼灭”的作战方针,决意在平津张一线打大仗。


先打位于北平西的平绥路张家口,是毛泽东的一着高棋。平绥路是傅作义嫡系逃往绥远的唯一通道,张家口又是傅作义的重要军事基地,既可切断敌西逃之路,又可调出北平向张家口增援之敌,同时,将敌注意力吸引到西面,还能掩护我东北野战军隐蔽入关,真可谓一石三鸟。


毛泽东命第三兵团必须于11月25日由现地出发,以六天时间(愈快愈好)到达张家口附近,以抓住张家口敌不使往东逃掉为原则,并特别强调,抓住、包围敌人之后进行攻击,以吸引北平之敌西援,然后协同第二兵团和东北野战军先遣兵团,把傅作义主力分割包围于平绥线上。


11月29日夜,第三兵团包围张家口的战斗打响,并迅速形成对张家口的包围态势。平津战役从此拉开序幕。


正如毛泽东所料,傅作义非常害怕失去张家口,急令丰台的第三十五军两个师和驻怀来的第一○四军第二五八师分别乘火车、汽车增援张家口;同时,将第一○四军主力和第十六军分别西调至怀来、昌平、南口地区,以确保平张路畅通,留有后路。当敌三十五军到达张家口后,毛泽东立即亲拟电稿,命令第三兵团“筑工围好,不使敌跑掉”。同时,毛泽东命令东北先遣兵团急进,包围怀来、南口之敌,隔断北平与怀来间的联系,击退北平增援之敌;命令第二兵团迅速开向宣化,奔袭下花园地区,破击平张路,隔断张家口与宣化的联系。各路大军开始按毛泽东指示紧锣密鼓地行动。


战场情况瞬息万变,12月5日,秘密入关的东北先遣兵团攻打密云暴露了毛泽东的作战企图,使傅作义大为震惊,他感到情况不妙,马上飞往张家口,亲自部署第三十五军回撤北平,同时令第一○四军、第十六军一并向西运动,接应第三十五军。12月6日中午,第三十五军从张家口乘300辆汽车扬长东去。


得知第三十五军东逃,而我第三兵团又未能及时阻击,毛泽东火了,指名道姓地批评第三兵团,同时,在电文中,毛泽东把堵住第三十五军东逃的任务交给了第二兵团,电报如下:


现三十五军及宣化敌一部正向东逃跑,杨(得志)、罗(瑞卿)、耿(飚)应遵军委多次电令,阻止敌东逃,如果该敌由下花园、新保安向东逃掉,则由杨罗耿负责。 此时,第二兵团杨得志司令员正率各纵队火速开进。然而,百里以上的路程至少需一天时间。同时,他命令位于平绥线的四纵第十二旅顽强阻击,甚至不惜一切代价,为主力赶到争取时间。郑维山率三纵直奔新保安。开进途中,郑维山凭着对战争的敏感,嗅出了非同一般的火药味。傅作义的第三十五军刚到张家口,又急忙撤回北平;我方呢?电报一封比一封火急,这说明双方最高统帅层都在做部署调整。


8日黎明前,第二兵团各纵队才从西、南两面全部到达新保安,将敌包围。郑维山率三纵立即投入了抗击敌三十五军突围的战斗。8日下午,郑维山收到了兵团急电:


军委已严令责备我们到达太迟,致敌三十五军得以东突,影响整个作战计划。现要我们确实包围敌三十五军于现在地区,并隔断与怀来的联系。如果跑掉,由我们负责。我们已对军委负了责。因此,我们亦要求你们严格而确实地执行我们的一切命令,谁要因疏忽或不坚决而放走敌人,是一定要追究责任的。 这样的电令是很少见的。

作为一军之长的郑维山感到肩上的担子格外沉重。


三十五军是傅作义的心肝宝贝儿,三十五军回撤,傅作义不可能不派兵接应和支援。如果傅作义命令位于怀来的第一○四军西出接应,第一○四军、第三十五军两军会合,将对整个战局造成不堪设想的后果。


于是,郑维山多了个心眼,派了一支精干的侦察队,先于部队沿洋河向北平方向侦察。不出郑维山所料,不久,郑维山接到侦察分队的报告,说沙城以西地区有零星枪声,郑维山就初步判定可能是敌一○四军开始行动了。他抄起电话问防守在新保安城东的四纵:“你们四纵在沙城地区有没有部队?”回答是:没有,我们的任务是阻止三十五军东逃。


郑维山很快接到侦察小分队的再次报告:敌人大股部队沿洋河北岸土路向西运动。证实了他的判断——敌一○四军前来接应第三十五军,且已相距不远。


郑维山的纵队用电话和电报均联系不上兵团。


上级的命令是三纵在新保安西面围堵三十五军,如果调部队去东南打接应之敌,就是违抗军令!如果出了问题,他将受到严肃处理!如果按命令于原地不动,很可能使前来接应的敌人对我四纵形成前后夹击,如果这两股敌人合流,敌三十五军就会撤向北京。



郑维山对参谋长说:抽出兵力,主动出击,立即行动!


他命令九旅配属七旅一个团继续围城,坚决阻敌突围;命令八旅和七旅(欠一个团)随他东出迎西援之敌。同时指示电台,尽快沟通联络,向兵团报告纵队行动。




傅作义也在调兵遣将,他任命第一○四军军长安春山为西部地区总指挥,指挥第一○四军(欠一个师)、第十六军(欠一个师)及第三十五军(欠一个师),内突外打,速解第三十五军之围,星夜向北平转进。


安春山接到傅作义的电令后,立即命令第二六九师、第二五○师,星夜行军到沙城以南贾家营附近集结,限9日前打通赵家营、宋家营、马圈、新保安间的通路。


1948年12月9日拂晓,东西两面敌人同时发起攻击,双方炮火交织,十几架飞机轮番轰炸,第三纵队顿时陷入三面受敌的危境之中。


郑维山未料到的是,电台刚刚与兵团联系上,一封急电就送到郑维山手中,上面赫然写着:


中央军委并告郑维山:


郑维山擅自将三纵队围城部队主力调至沙城地区,如三十五军逃跑,郑要负完全责任。 郑维山自然能掂量出这份电报的分量,他立即给兵团回电:



兵团并报中央军委:


兵团来电获悉,现在我这里情况严重,处境困难,望令四纵增援我一至二个团。 敌人孤注一掷,在空军和炮兵的支援下,连续发起多批次的集团冲锋。第三纵队依托临时工事,打得十分勇猛顽强。



在我第三纵队与敌激战的同时,毛泽东已指挥东北野战军先遣兵团迅速突进,插向康庄、怀来,切断了援敌退路。


与此同时,第二兵团命令第四纵参谋长唐子安率两个营支援郑维山。


安春山上阵了。下午四时,他亲自指挥,组织了两个团的兵力,在空军和炮兵掩护下,向三纵阵地发起了凶猛的攻击。同时,新保安的第三十五军也猛烈突围,并进至东花园地区。此时,东、西两敌相距不到四公里!


在这万分危急的时刻,郑维山显得格外冷静,他命令第八旅由沙城向敌侧后出击,命二梯队团从马圈两侧配合正面实施反击。郑维山下了死命令:“阵地不能丢,坚持到天黑!”


战至黄昏,敌人开始不支,被打得溃不成军。


正当第三纵队欲乘胜追击,扩大战果之时,郑维山却下令:“停止追击,返回原地待命。”对于部下的不解,郑维山解释说:“打援是为了包围敌三十五军,现在援敌已被打退,我们的任务仍是包围敌三十五军。至于眼下的敌人,跑不了多远就会成俘虏了。”


当晚,郑维山收到中央军委的嘉奖令,电文说:


新保安敌三十五军9日数次向东猛突,均被我击退,怀来敌一○四军向西猛犯,亦仅占我沙城以南一村。杨罗耿三、四纵队昨(9)日击退东西两面犯敌,确保自己阵地,应传令嘉奖。

在郑维山接到嘉奖令的几个小时后,傅作义发出了“要求中共停止战斗,双方谈判解决”的电报。


郑维山将自身置于腹背受敌、胜败未卜的危险境地而不顾,果断命令部队堵截傅作义的第一○四军对第三十五军的接应,切断了第三十五军回撤北平的唯一通道,实现了毛泽东的“分割包围,各个歼灭”的战略意图。


就凭这一仗,就足以使郑维山以一名多谋善断、勇猛果敢的战将而著称于世。


1955年,郑维山被授衔为中将。


4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