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箭 第一部 鸿 箭 第十五章 花船内降敌(5)

饶兴利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1/[/size][/URL] 5 话说饶平泰一行离开李保长家后,来到黄花涝码头。远远望去,茫茫的一片府河水域,碧波粼粼。 几个伪警务人员在码头出出进进。 有一个手执三角彩旗的港务人员在向河中正在穿行的民船吆喝着…… 老戴指着不远处的几只大船,说:“那几条大的船就是花船,要到晚上,船头、船尾才点上红灯笼。饶大队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1/


5


话说饶平泰一行离开李保长家后,来到黄花涝码头。远远望去,茫茫的一片府河水域,碧波粼粼。

几个伪警务人员在码头出出进进。

有一个手执三角彩旗的港务人员在向河中正在穿行的民船吆喝着……

老戴指着不远处的几只大船,说:“那几条大的船就是花船,要到晚上,船头、船尾才点上红灯笼。饶大队长,是不是想到船上看看。”

饶平泰:“不用!我看看地形,位置,万一失控,我们的人在哪里接应为好。”

老戴:“那当然少不了岸上哨口,河边码头呀!”

饶平泰:“你老戴这阵子长了不少的军事常识呀!”

老戴:“饶大队长,还不是跟你学的?”

两人不禁一笑。

老戴指着远处一片密林处说:“那地方就是周家渔港。”

饶平泰说:“这几个地方,对我们很重要。”

夜色初临。战斗的时刻,愈加临近。除了主要领导人及几个侦查员外,大伙还盼着一场激烈的火拼呢!只见黄花涝河堤口,罗忠带着战士手持短枪、轻机枪等武器在夜色的掩护下,向黄花涝移动。大刀张带领二支队向伪军驻地靠过去;二小队在肖子文的带领下往码头方向靠近;三小队在彭水生的带领下在河堤口隐蔽处埋伏。

饶平泰与罗忠在河堤口隐蔽处汇合,因为这里控制着上下、周围,是一处不错的战术要地。

突然,负责监视的彭水生轻轻惊叫一声:“伪军特务!”

罗忠:“这些特务好像是孝感城伪军别动队!他们来黄花涝干吗!”

饶平泰仔细看了一会,说:“这些伪军特务的出现,的确出乎意料,令人费解!难道是我们的信息走漏?彭水生,我命令你带上几个战士暗中盯着他们!”

“是!”彭水生回答。

原来,这些伪军特务的确是孝感城的伪军别动队。赵五林也在其中。他带着五六个伪军别动队便衣朝堤口大摇大摆地走来。

饶平泰跟罗忠分手,然后沿着石阶跟守候在那里的老戴、小丰、黑牛、黑伢他们汇合,进入战斗前的准备。

赵五林一伙没有上大花船,在堤口转了一会就走了。

他们刚走,保长李清明带着七八个乡丁来到堤口。“各就各位,注意治安。”李保长向乡丁训话。

彭水生的三小队与这伙乡丁相距不到十米。战士们个个摩拳擦掌,只等一声令下,就可出击牢牢控制这些乡丁。

此时,花船上却是张灯结彩,笑声浪荡。老鸨正指挥着众丫环迎候客人。几个浓妆艳抹的花姑站在船头,不断地向岸上的男人挤眉弄眼,惹起阵阵喝彩。

忽然,一辆吉普车驶进堤口,从车内下来朱胜光和几个荷枪实弹的警卫。

埋伏在暗处的游击战士密切监视着朱胜光一伙人的一举一动。

见吉普车射过来的两道灯光,饶平泰带着老戴等人速速登上一条特大花船。

不一会,朱胜光在保长李清明、老鸨和几个花姑的拥簇下进了大花船上一间最大的厢间。朱胜光正在谈笑和品茶,突然一个头戴皮帽,身穿羊皮长袍、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闯了进来,他身后跟着四个威风凛凛的汉子。朱胜光一惊,就要拔枪,李小丰抢上一步,用枪口抵住朱胜光的太阳穴,并迅速缴了他的械。老戴和黑牛将李保长、老鸨等人押出厢房。

朱胜光:“你们是什么人?”

饶平泰:“我就是为你玩花船买单的那位富商!”

朱胜光:“没见过。我告诉你,就是像那野猪湖的汤土匪头见了我,也让三分!别说闵集朱某人有几百个弟兄,就在眼下黄花涝,也有一个排的兵力,难道你就不怕?”

“怕烫就不喝热粥!打开天窗说亮话,我老实告诉你吧,我既不是什么富商,也不是什么土匪,我就是新四军孝南湖区鸿箭游击大队长饶平泰!”说完,饶平泰摘下皮帽,扯掉假胡须,脱去身上的羊皮长袍,现出新四军军装……

朱胜光大惊失色:“啊!你就是半年来活动在湖区的鸿箭游击大队长?”

饶平泰:“正是!”

朱胜光惊慌失措地:“你倒底想干什么?是要我这块地盘,还是取我性命?”

说时迟,那时快,在饶平泰与朱胜光对话间,罗忠在黄花涝堤口指挥战士们似猛虎下山,迅速缴了乡丁们的械。然后,彭水生带领战士冲到花船外岗,又缴了伪军卫兵的械。

罗忠带着彭水生威风凛凛登上花船,径直来到厢房。

朱胜光一瞧,心想:完了!岸上的警卫准让新四军“包了饺子”。

罗忠走近朱胜光,严肃地说:“识时务者为俊杰!我要奉劝朱营长几句,你身居要职,要认清目前形势,不要再死心塌地为日本鬼子卖命!要多为我们民族解放作点努力,也为个人存亡多想想。”

朱胜光:“你们想要我怎么做?”

饶平泰:“说简单,也简单!我要你朱营长让出黄花涝水道。”

罗忠:“说具体一点,就是凡今后新四军的运输船只,你不得盘查,不得扣压,一律放行!”

朱胜光:“那我驻黄花涝的一个排的兵力不就废了?上司追究起来,我朱某人怎么交差?”

饶平泰:“俗话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或者干脆两只眼都闭上,你不是照样吃饭、穿衣、聊天,逛花船。我看,你朱营长这样一来,会变得清闲自在。”

朱胜光:“如果我朱某人不答应呢?”

饶平泰:“恐怕你出不了这个厢门!”李小丰、黑牛猛拉枪栓,场上气氛十分紧张。

朱胜光:“枪一响,我黄花涝毕竟还有一个排的兵力可以驰援!”

罗忠:“你别做美梦了!游击队早把据点给包围了,你要是敬酒不吃吃罚酒的话,你一个排的弟兄的性命也要白白给搭上!”

朱胜光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坐立不安,思来想去,急促起身欲行:“把枪还给我!就算我朱某人答应你们的要求!”

“且慢,朱营长——口说无凭,还麻烦你在这两份协议书上签名、盖手印!”罗忠边说,边从公文包里取出一式两份协议书,念道:经双方协议如下:今后新四军运输船只过往黄花涝水域时,当地驻军不予干扰,一律放行……

朱胜光惊恐不安的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他一边看协议书,一边在擦汗。

他硬着头皮从罗忠手里接过笔,两眼直勾勾地盯着协议书。心中思忖:“这协议书操在游击队手中,不就等于被穿了牛鼻子,任人摆布了吗?万一对方将协议书寄给日本人,那我还有命吗?”

想到这里,他突然变得态度坚决:“我不能签!”

饶平泰:“为什么?”

朱胜光:“虽说一纸协议看似无足轻重,但是,在重要时刻,它会把我的老命都要赔上的。”

此时厢门口传来一片吵闹声,一个伪军卫兵冲破游击队员的阻拦,在拉扯中冲进了厢门。

伪军卫兵:“营座!驻地的几十个弟兄跟游击队枪对枪地对峙着,情况十分危急!”

朱胜光想往厢门外冲,李小丰闪到他面前,用枪指着他的额头:“你还是放老实一点!”

这时,岸上伪军驻地的情况,的确如那个伪军卫兵说的那样——大门口堆放着沙包,沙包上架着两挺轻机枪。院内各重点地段均有伪军把守。

而伪军驻地外,游击队依仗地势和一些建筑物进入伏击状态。大刀张紧紧握住那挺轻机枪。形势对伪军十分不利。

花船上,见朱胜光那犹豫不决,还存有几分侥幸心理的样子,罗忠说:“朱营长!只要你遵守诺言,我们决不会将协议随意扩散!你大可不必怀疑我们的诚意!再说,你身为一营之长,也要为几百个弟兄的生命担责!”

朱胜光终于低下了头:“好吧!我签!”他从罗忠手中接过笔在签名,并按了手印。

饶平泰:“走!我们一起去处理外面的事!”

此时堤口已被两个分队的游击战士完全控制,几个乡丁和伪军被撩在一旁。

胆大的当地群众远远地站在那里观望。

朱胜光被游击队簇拥着向伪军驻地走去。

朱胜光来到伪军驻地大门前。把守的伪军见状顿时凉了半截。

朱胜光下令:“撤出防线!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准开枪!”

守在沙包旁的伪军迅速往内撤。对峙的气氛得到和缓。

“真是不打不相识,朱营长为人果然爽快!”说着饶平泰从李小丰手中取过朱胜光佩带的左轮枪,熟练地取下枪膛里的六颗子弹,“中国人不打中国人!我们的敌人是日本帝国主义。这几颗子弹留给饶某人作个纪念吧!”说罢,把空手枪递给朱胜光。

游击队员们收拾好武器,迅速撤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