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苏军女飞行员

雪兰 收藏 2 650
导读:1994年9月1日,最后一批驻前苏联士兵从柏林撤出,使50年前那场惨绝人寰的战争终于画上了一个完满的句号。对于欧洲战场的各国人民,特别是经历了纳粹德国溃亡及盟军轰炸占领的德国人,至今仍难忘怀那隆隆的炮声和轰炸的场面。当时,苏联拥有一支特殊的飞行大队,编号586,它的成员全部是女性。正是这些二战中勇敢的苏联妇女驾驶木制双翼轰炸机,在德国上空出色地完成了一次次轰炸任务,令德军将帅心惊胆战,坐卧不安。这些被德国兵称为“恐怖天使”的苏联女飞行员的故事今天却鲜为人知。 50年前,仅20岁的叶卡捷琳娜梦想成为一名

1994年9月1日,最后一批驻前苏联士兵从柏林撤出,使50年前那场惨绝人寰的战争终于画上了一个完满的句号。对于欧洲战场的各国人民,特别是经历了纳粹德国溃亡及盟军轰炸占领的德国人,至今仍难忘怀那隆隆的炮声和轰炸的场面。当时,苏联拥有一支特殊的飞行大队,编号586,它的成员全部是女性。正是这些二战中勇敢的苏联妇女驾驶木制双翼轰炸机,在德国上空出色地完成了一次次轰炸任务,令德军将帅心惊胆战,坐卧不安。这些被德国兵称为“恐怖天使”的苏联女飞行员的故事今天却鲜为人知。


50年前,仅20岁的叶卡捷琳娜梦想成为一名翻译家。然而,希特勒军队的大举入侵,使无数苏联人的梦想化为泡影。他们来不及多考虑,便匆匆地奔赴战场。拉莎原是一名制鞋厂的女工,战争开始前,她就是个业余飞行员。看到德军的战斗机蜜蜂一样不停地在自己上空盘旋时,她的心中便产生了一种难以克制的欲望:“把它们打下来。”与她们不同的是,伊莲娜这个飞行大队长曾是个文静的大学生,主修物理。浪漫的娜塔莎曾是研究英国文学的大学生,她从小便向往在蓝天飞翔。战争开始后,她积极响应斯大林的号召,开始了女飞行员的生涯。四位姑娘来到了茹可夫斯基军校受训,学习了各项理论知识。1941年10月的一个清晨,她们奉命与上千名女兵一起乘坐一列闷罐火车向东进发。那一刻的警报声,炮火声夹杂着姑娘们的低吟声至今仍回荡在她们的耳畔:“再见,莫斯科,我们将为你而战。”


在距莫斯科500公里的军营里,她们接受了严酷的军事训练,她们身着男式短裤和内衣,梳着短发,讲着男人式的粗话,唱着男人的歌。她们的男教官在不停地“稍息,立正”中把她们彻底驯服,她们也在吃糠咽菜的经历中体味到做一名女兵的艰辛。


她们驾驶的飞机是最简陋的,这种双翼木制战斗机被姑娘们戏称做“带发动机的降落伞”。半年的军训结束后,女飞行将领罗斯科女士把她们编成战斗大队,准备投入战斗。罗斯科娃曾是长距离飞行的世界纪录保持者,在苏德战争爆发后,她向斯大林建议成立女子飞行中队来对付德国人。飞行是30年代苏联妇女的一大业余爱好,其中不乏佼佼者。斯大林采纳了这一建议,并在他的0099号命令中宣布成立三个女子飞行大队。


伊莲娜成为晚间轰炸大队的女上尉,指挥两个飞行中队、20架飞机和240名女兵。伊莲娜当时最大的痛苦是,她不忍心但又不得不下令让那些朝夕相处的女战友们上天执行任务,而这样的任务往往意味着有去无回。


娜塔莎是伊莲娜的副手,她和伊莲娜一起执行任务时充当领航员。拉莎则是教练员,她负责教会其他姑娘驾机。叶卡捷琳娜是586飞行大队的机修师,她保证了飞机的正常飞行。组队21天后,姑娘们接受了第一个命令:截击德国空军,保卫伏尔加大桥。而这场战役很快以失败告终,大桥被德军炸毁,姑娘们铩羽而归。当愤怒的苏军司令视察军情时,惊愕地发现女飞行员们的装备难以想象地落后:她们竟然驾驶木制教练机去与德国王牌空军搏斗,在遇到强风便东倒西歪的飞机上,领航员还要肩负轰炸任务,用手把点燃的小炸弹向下抛去。


战争使这些20岁出头的女飞行员逐渐成熟,她们学会了因陋就简,并巧妙地与敌人周旋。她们不但会用旧降落伞为自己缝制胸罩,也学会了以难度极高的超低空飞行来准确地轰炸目标。娜塔莎后来成了一名出色的轰炸手,她利用自制的瞄准器,超低空飞行至德军坦克的上空,再给敌人以致命的一击。她的机翼上常常挂着德军坦克的残骸。“为了不被发现和躲避敌军的高射炮,我们在接近目标前必须关掉引擎,滑翔飞行。”娜塔莎回忆道,“当我预感到敌军有所察觉、并准备开炮向我射击的那一瞬间,真是恐怖至极。”


随着苏联红军向高加索推进,德军节节败退,女子飞行轰炸队的作用也就越发突出。她们有时一晚上连续轰炸六七次,在漆黑的夜空往返穿梭,成千上万的德国官还在酣睡时,就被炸得血肉横飞,人们惊恐地称她们为“恐怖天使”。娜塔莎也曾一度为自己消灭法西斯的使命而自豪,并获得了苏联的荣誉勋章,然而她哪里知道,死伤在她们炸弹底下的还有许多无辜的平民。战争的残酷震撼了这位钢铁英雄,然而上级的命令不容她考虑眼前的一切,便又投入到下次战斗中去了。


苏军占领德国之后,女兵们也随部队进驻德国各大城市。德国人对于这些“恐怖天使”的谣言不胫而走,都把她们看作是惨无人道的女杀手和复仇女神。不久,人们便发现这些女孩子和常人无异,却过着一种清教徒式的生活。跳舞和下棋是她们最奢侈的业余生活,也偶尔有几个女兵学着当地姑娘的样子,把长发卷几个卷儿。尽管如此,她们的任务仍然完成得十分出色:每当夜幕降临,即使天气不好,她们也会飞上天空进行10?0次的轰炸。许多法国空军对这些苏联女兵的战绩感到不可思议,对她们的敬佩更是油然而生。拉莎在战场上结识了一位空军飞行员,并与他喜结良缘。然而,女伴们都戏称他们的婚姻充满火药味,没有片刻的温存:丈夫在白天空中作业;妻子在夜晚轰炸敌营。


对于这些苏军女飞行员来说,被俘比死亡更为可怕。尽管每次空战都意味着经受一次生死的考验,但她们的飞机上从不配置降落伞,因为她们具有强烈的爱国热情及民族自尊心,她们宁可战死疆场,也不愿落入法西斯的手心去任人摆布。在一次空袭行动中,八名女飞行员驾驶的飞机被敌人高射炮击中,她们毫不犹豫地驾驶飞机呼啸着冲向敌军阵地,与敌人同归于尽。这使那些以铁的纪律和残忍性格著称的德国兵也闻风丧胆。他们更想象不到,正是这些苏联女飞行员在寒冷的冬夜能连续往返12次不停地轰炸,往往一夜之间就能使他们的城市面目全非。“那些牺牲的英雄们的精神激励着我们去完成他们未竟的事业。”伊连娜回忆起往事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当时除了靠几块巧克力补充热量、几枝香烟来缓和紧张的神经之外,她们脑子里想的只是“起飞,轰炸,返回;再起飞,再轰炸……”娜塔莎对此也是感受颇深,当她作为领航员进行了500次飞行后,终于获准参加轰炸任务。每当她看到地面的德军缩在战壕里惊慌地望着头顶上空的苏联轰炸机时,那瞬间的感受简直是“兴奋而刺激”。1944年夏,越来越多的女兵上前线作战,协助苏军“彻底消灭法西斯”。伊莲娜和她的女飞行员们也连战连捷,攻陷了一座又一座城市。1945年8月9日晚,她们在布鲁姆的驻地睡觉时,被一阵炮声惊醒。当这些姑娘边穿衣服连钻入机舱时,她们被告知这将是她们最后一次任务。于是,在这座距柏林不远的小村上空,彻底停止了西征的步伐,也结束了她们一生中最有意义、最富刺激性的飞行生涯。


在德国各大城市的花园里,这些女兵换下戎装,穿上迷人的衣裙,彻夜狂欢。那些原盖世太保头子们的娱乐厅成了苏联女兵的舞池,在一片欢乐的气氛中,姑娘们度过了一生中最轻松愉快的一个月。


叶卡捷琳娜跟随她当兵的丈夫在占领区一直住到1949年;拉莎成为苏联女兵中的英雄,跟随当机械师的丈夫重返莫斯科,过上了悠闲的家庭主妇生活;娜塔莎退役后完成了她未竟的学业,并成为红军某师部的翻译员;伊莲娜回国后,重新走进校园,去完成她第四学年的物理课程。然而,在课堂上她却往往呼呼大睡,而到了夜晚她才异常的清醒,发狂地研究她的物理学。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她都过着这种昼夜颠倒的日子,也许战争给她带来的影响太大了。


三年的战争中,这些姑娘们完成了23672架次飞行,向敌方阵地投下了10万颗炸弹,战火纷飞的日子使这些苏联女飞行员都不适应安逸和平的生活了。她们不无感慨地说:“我们赢得了勋章,却失去了生活的乐趣与美好的梦想。”她们开始羡慕那些留在国内的女伴们,因为她们都顺利地完成了学业,并建立了美满的家庭,战争阴云在这些女兵心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痕迹。然而,她们对自己的选择却从未后悔过。因为比起一般苏联女孩,她们真正领略了战争的激烈与残酷。同时,她们也感到无比幸运,能够在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中,为保家卫国做出贡献。


在二战结束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她们作为战斗英雄,并没有得到物质上的优待。她们惟一的安慰是在节日期间能佩带勋章出席一些庆祝活动。直到叶利钦上台以后,她们才在经济上获得些特殊照顾。


这四位女战友相约每年在莫斯科聚会一次,尽管战争使她们的青春岁月随炮火而无情地消失了,但她们住在一起时却绝口不提那段耐人寻味的过去,而像四个平凡的苏联老大妈一样,互相交换儿孙们的照片,抱怨物价的上涨及世风日下。她们偶尔也感慨道:“我们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的确,当返回位苏联卫国战争中的女英雄看到美国文化冲斥着市场、物价飞涨而人们还整天梦想过上西方式的生活时,当她们看到新一代的俄罗斯人追求法国名牌时装、英国的摇滚乐、德国的汽车并公然宣称“美国女孩是世界上最棒的”时候,她们心中的酸楚是可以体味到的。世事变迁,沧海桑田,岁月在她们身上刻下了深深的印记,而命运对她们又实在是太不公平了。


娜塔莎现年72年,在彻底结束了飞行生涯后,她静下心来写了一本关于自己战争经历的书,并希望通过美国一家出版社出版发行。


拉莎对这段经历仍然不堪回首,对于外国记者她总是保持沉默。不久前,两名德国电视记者在拍摄一部再现这段历史的记录片《恐怖天使》时,终于使这位75岁的老人打破了沉默,提供了许多宝贵的历史资料。


叶卡捷琳娜在一位朋友的苦劝下,终于下定决心放弃军职,结束了那段传奇而神秘的生活。作为军队翻译,她了解更名的苏联军事内幕,并为那些在二战中牺牲的女兵们感到无比的惋与悲哀。


伊莲娜曾一度搜集整理她所在飞行大队的阵亡女飞行员的日记,并恳请她的母校出版这些史料,以慰藉她部下的亡灵。这位已74岁高龄的原飞行大队队长,回忆起当时那些女伴们的音容笑貌,不禁潸然泪下,对于死亡、爱情、战争与和平,她有着比常人更深的理解。


人们常说:“战争让女人走开。”而这些前苏联女飞行员的经历告诉了世人:女人与战争是密不可分的,女人在战争中表现出的意志和力量更是惊人的。苏联女兵在二战中所发挥的重要作用是不容低估的,我们将永远记住那些在战争中献身的女兵们!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