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逐强梁 第六章 鱼龙混杂 044 兄弟夜谈

宋五 收藏 5 1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53/


神秘人声称如果七寨联盟能借机打一下榜山南霸天,另有礼物送上,而且数量决对不少于这单货物,这令七个山寨的大头领都乐屁了,也令满脸笑看到希望,在榔桥县城城外的势力中,数南霸天、王大麻子和他满脸笑实力最大,但自从上次王大麻子让南霸天端了南山老窝,算是杆屁了,就剩下他和南霸天争霸了,但他知道,他不如南霸天,他也害怕哪天南霸天率人马平了他的狐狸岭,而这次,神秘人出面联络了包括狐狸岭的七家山寨,这势力可就不输于南霸天了,满脸笑轻轻一笑,这回可以终于可以独霸榔桥县城城外了。

可谁知正在要击溃宋一牙之时,突如其来的一顿乱枪打得各山寨狼狈逃窜,没办法,他也只好撤出了战斗,他叹了口气,这回可算是和南霸天结下梁子了,回到山寨后,满脸笑迅速召集各大头领会面,详细地布置了防守,他妈的,还真是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啊!


就在满脸笑收起他那招牌似的满脸笑容,紧张地防守之时,榜山上迎来了他们尊贵的客人,宋一牙在榜山有着至高无上的荣誉,因为正是宋一牙奠定了榜山的独尊地位,众土匪如群星捧月一般,将张逵与宋一牙二人拥到上座,大摆宴席,共同庆贺张逵荣任城外抗敌总指挥,张逵也乐得合不拢嘴,一则终于摘了土匪的帽子,二则又收了一百条枪、一万块洋元,令他榜山的地位更加牢固,当然,张逵也知道这一切都是宋一牙的功劳,所以席间更是对宋一牙推崇有加,就连陈五与严西娃也被他硬拉上了主桌,还有一个原因是二人也算是张逵的师弟。

酒至半酣,于楼子又想起被满脸笑枪杀的兄弟于叉子,不禁悲上心头,端起一碗酒,走到陈五的眼前,“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惊得陈五连忙起身,双手扶住于楼子的肩膀,道,“陈首领,俺兄弟的仇就托付给您了!您就是俺于楼子再生父母!”说罢双手举起酒碗,定定地看着陈五。

宋一牙脸上的伤已经包扎了一下,一条绷带贴在脸上,于楼子此番动作令宋一牙热泪盈眶,而陈五想用手拉于楼子起来,却发现于楼子暗暗用力,硬是跪着,知道于楼子心意,便也“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接过于楼子的酒碗,一仰脖,“咕咚咕咚”喝了下去,用力将大碗掷在地上,大声道,“于司令,叉子兄弟走了,今后,俺陈五就是大哥的兄弟,是大哥的亲兄弟!叉子兄弟的仇俺说报了就是报了,十天之内,给大哥一个交待!”

众土匪哪见过如此阵势,早已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张逵一仰脖,喝干了碗中之酒,站起身来,亦高声道,“楼子兄弟,你有福啊!有福啊!兄弟们,把酒都倒上,为了楼子兄弟和陈五兄弟结拜,咱们干了!”

深夜,宋一牙和张逵细细说起这段时间在城内的情况,当然隐去了杀死史士绅之事不谈,谈到宋一牙想让陈五和严西娃到山上来,高兴得张逵直拍大腿,当下便道,“两位兄弟先做俺的护卫,等到陈五真要是把满脸笑活捉来,俺就提他当副司令,对了,兄弟这样做不算辱没了两位兄弟吧?”

宋一牙想了想,道,“陈师兄说要活捉满脸笑,应该问题不大,这样吧,为保万一,明天大哥派人去城里请顾师兄和许师兄来,陈师兄的安排,俺没啥意见,只是严师兄,俺觉得还是让他到一大队去当个队附什么的,这样,也多和底下的兄弟们多接触接触,对咱们的大事有好处!”

“行,就这么办!对了,兄弟,你说陈五兄弟咋那么胆大,硬是要十天之内活捉满脸笑,嘿嘿,说到底,俺也没这个把握啊!”张逵见主意已定,开始唠起了家常。

“大哥,你是不知道啊,陈师兄不仅双枪打得准,武功更是一把好手,再告诉你一个事,许师兄、顾师兄可都是以一当百的硬茬子,许师兄的大刀、顾师兄的少林长拳可都是师出名门啊!”宋一牙道。

见宋一牙把家底子都亮了出来给于楼子报仇,张逵感动得满脸通红,拉住牙子的手,道,“为了俺的兄弟的仇,兄弟你把家底子都拿出来,这叫哥哥如何是好?”

“大哥说话这可见外了,咱都是穷人,穷人不帮穷人,还指望着谁来帮呢!”

“兄弟说得再理,说实话,俺越看兄弟越象这个。”张逵用手比划着“八”字,边盯着宋一牙,眼睛放出了光。

宋一牙连忙摆手,他知道还未到亮明身份的时候,便道,“这个兄弟可不敢当,不过,听说这个也是帮着穷人办事的主儿。”

“对了,兄弟,知道不?现在咱这也有这个了。”张逵压低了声音道。

宋一牙闻言不由得身形一振,他虽然早有预料,但听到由张逵口中说出,还是有些振惊,“真的,真的有这个了?”

“咱也是听手下兄弟们说的,但不知道这个真的在哪,最早听说有这个的是一个兄弟,他老家的娘托人捎信说,这个给他家送了米,那时俺也有些不信,后来,又有几个兄弟说了此事,俺就半信半疑了,于是,俺就派了几个亲信兄弟下山查访,还别说,真还查到点信,这不,你就来了。”张逵压着兴奋低声道。

“大哥,都有什么信儿,跟兄弟也讲讲。”

张逵坐直了身子,严肃地道,“那哥就跟兄弟说说,听说这个啊,有百十来号人,个个手持双枪,就是这个,大镜面盒子炮,领头的是个漂亮姑娘,那家伙啊,枪打得那叫个准,怎么说呢,就跟陈五兄弟差不多吧。这个啊,虽然没在哪个山头上,但哪个山头都有他们的脚印,说到哪就到哪,要是哪家遇点灾,或者说让地主恶霸欺负了,保准第二天,就能收到这个给的米什么的,那欺负人的地主恶霸也保准让这个也平了,就咱们山上,也有好几个兄弟偷偷地下山,想参加这个,结果呢,垂头丧气地回来了,连人家的影也没摸着,这几个兄弟虽然是逃兵,但人家想去当这个,俺也没怪他们,反而从他们中提了两个队附,兄弟,你说,这个怎么那么神啊?你说,咱要也想参加,人家能不能要咱啊,就咱这点能耐,恐怕连给人家提鞋,人家都嫌咱手指头粗呢!”说着,还真个举着手指头看起来,看了一会儿,越看越觉得自己粗手笨脚,没有什么希望,不禁叹了口气。

宋一牙听张逵如此神化八路军,感动好笑,但一想到目前部队如此隐蔽,倒是真难与之联系,还真是个愁心事,也叹了口气。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