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革中,我两次差点被打死[第一军团]

我是磊哥 收藏 31 3476
导读:[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8_9_17_19707_7919707.jpg[/img] 我和表哥的疯狂:在田里面收完谷草后合影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8_9_17_19708_7919708.jpg[/img] 我和表哥的疯狂:在田里面收完谷草后合影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8_9_17_19709_7919709.jpg[/im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和表哥的疯狂:在田里面收完谷草后合影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和表哥的疯狂:在田里面收完谷草后合影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满手的伤痕





[原创]老屯子的故事之一:九十七岁的齐祖祖[第一军团]


前几天外婆生病回一趟外婆家,帮外婆农忙之后我和表哥表姐一起去屯子东面探望了齐祖祖(我们这儿叫爷爷的父亲一辈叫祖祖)。齐祖祖九十有七,在孙子的照顾下生活。由于在解放以前齐祖祖是民国时期的警察局的一个队长,小城和平解放以后齐祖祖也就抱着为社会主义做贡献的满腔热血转为了人民公安的一名队长继续从事着他所喜爱的除暴安良,并打算为中华民族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添砖加瓦。


由于解放前齐祖祖曾在国民党政府任职,后来在一系列的左反右反的政治运动中他没少被波及。特别是在文化大革命时,齐祖祖数次几乎被那群疯狂地小兵给活活打死,后来齐祖祖被下放改造继续接受折磨。好在70年代初期,在当时齐祖祖公安局的徒弟、也是当时我们小城一个造反派的头头的鼎力帮助下齐祖祖以年老重病为带着妻子又回到了阔别多年的农村生活,直至现在,不过不幸的是齐祖祖的原配在文化大革命结束的前一年就在无比的惊恐中去世了。


齐祖祖返乡的时候母亲刚好读小学,那时候母亲头上还有两个哥哥,外婆实在无力支付学费,当时或多或少也有一定的重男轻女思想,所以外公外婆便打算不让母亲读书了。那时候母亲每天都上山割草、捡狗屎在农业社挣工分。直到齐祖祖听说之后主动将学费送到外婆家,母亲才有机会踏进校门。所以,只要我回外婆家母亲都会让我买点水果什么的去看望他老人家。以感谢他当年对母亲的无私援助。


说实话,其实我对齐祖祖很有感情,但是有时候也很烦躁他老是提“想当年”的事情,刚开始的时候听的人那是热血沸腾,可是要是老听啊,你就会觉得那是一种折磨,足以让人头痛欲裂!


和以往一样,每次到了院子外面我都会叫:“齐祖祖,您家的瘟狗儿死了没有。”呵呵,但凡是我这样叫,里面的人只要听见都会笑着道“哟,磊磊来啦,快进来。我马上把狗拴好”。我之所以这样叫,是因为小时候我一个人来看齐祖祖听他摆故事时被他家的黑狗在屁股上咬了一口,屁股上现在都还有好大的一个疤在,所以但凡是听见有人说这话就准是我一点错不了。以前我这样叫了之后会等齐祖祖将狗杉拴好了我才敢进,但自打16之后我便再也没怕过了,只要有狗敢冲出来对我叫,我就敢狠狠地用各种家伙奏它们!这可是当年齐祖祖看着我那白嫩嫩的屁股上流着鲜血心痛得所特批的。


想在不比当年了,齐祖组已经九十七了,身子骨虽然还不错,可是已大不如从前。所以当我走进院子的时候他还刚从门口的竹制躺椅上坐起来。看得出,齐祖祖的精神还是那么好,梳得整齐光流的头发,炯炯有神的双眼依旧是能够感觉到慈祥。


礼物放进屋,客套话毕。齐祖祖和以往一样用他那热乎乎的双手紧握着我的左手又不紧不慢道“磊磊啊,你们现在的生活条件好的多了,你怎么比我小时候还瘦啊?一百零几斤啊?”、“要注意身体,听说你经常上网啊?听他们说上网是有瘾的,就好比那时候抽鸦片的一样。哎,想当年我还是民国##警察局一个警员的时候,有我、我们的马头、老王头还有巡逻队的十多号人我们一起端了**烟管,你不知道那才叫大快人心啊。我们胸前还带着大红花照了相的呢。我就真不明白,为什么现在的警察就不管管你们上网,看看你多瘦啊······”


每当齐祖祖说这些的时候我都是顺着他的意思往下说,时而会问一句为什么,后来怎样了。看见他盯着我看的时候我就会回答道:嗯,就是。如此下去,往往半天时间是会过得很快的。


有些由于意识形态或者说是思维观念造成的很多彼此的不同观点,我也不回去刻意纠正,否则不把那个问题解释清楚别想走,可是解释清楚往往都是我对他说:哦,我错了齐祖祖。呵呵,齐祖祖很固执的,凡事都要较真,但凡是你和他耗上了你就会不停的给他解释为什么,这是什么、那是什么。哎,就好比我说上网一样,他老人家和农村里面很多没出过门的中老年人一样认为,并坚定不移的相信——上网就是瘾的,上网就是不道德的!哎。记得前年春节我回家时将笔记本带了回去,厚着脸皮、不厌其烦的给他介绍了什么是电脑,然后怎么上网,什么是上网,上网的作用等等。费了我一天的时间他总算明白了,但是固执的他依旧坚持——电脑可以用,但是网上的坏人太多了,不要上网。我倒,我问他你又不了解凭什么这样说?他说,你去问问我们屯子的,有哪个不说上网坏?我晕。


齐祖祖还有一个毛病就是不照相,而且是弄死不照,谁照他跟谁急。用他的话说就是:只要他没死就不允许任何人给他照相,否则只要被他发现一定和他没完。很小的时候就听齐祖祖说其中的原委。他有一次被批斗的时候,作为曾经有“反革命暴行”的他被宣传成了“潜伏敌特”的典型,后来省报社来了一名记者,那名记者不知为何在齐祖祖头戴三尺高帽的站在批斗台上接受贫苦工农“揭发”的时候拍了一张照片。看见有记者为他照相有些小虾子兵马上高呼“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现在人民政府已经为反革命份子照了遗照,我们要马上枪毙这个反革命”。据齐祖祖回忆当时他真的吓懵了,就因为一张照片差点莫名其妙的连命都丢了。当时要不是公安局的人护着他,他早就死了。这倒不算,更让他对照片产生恐惧的还在后面。在下放改造的时候齐祖祖一个人住在牛棚里,有天红卫兵小将给了齐祖祖一本《毛泽东选集》,要他对着伟大领袖毛主席好好反思自己所做过的暴行。也不知何故,该书的毛主席画像居然掉了,而且当时大家都没有发觉。约莫两个小时过后红卫兵小将回来居然发现齐祖祖将伟大领袖毛主席的画像踩在了脚下!这还了得!这可是现行的反革命行为!不容齐祖祖一句分辩,几个小将当时就要将齐祖祖打死向毛主席、向全国人民交代!或许好人会有上苍的庇佑吧,也或许齐祖祖命不该绝,当时他在公安局带的徒弟也是当时的造反派头头来了。这个造反派头头念在当年齐祖祖对他有着救命之恩便通过种种关系让齐祖祖返乡了,不过此人最后还是在一次武斗中被人打死了。说到此处齐祖祖都会叹一口气。


打这以后,齐祖祖一提到照相就火大!照照照,老子跟你龟儿两哈!老子命都差点遭照脱!


呵呵,虽然现在可以用手机和数码相机照相而且非常方便、隐蔽,但是出于尊重他们家族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就是在老人家面前任何人不许照相。出于礼貌我也从来没有偷拍过齐祖祖的照片。


每次依依不舍的离开齐祖祖家的时候齐祖祖都会拉着我的手对我说“多吃点饭,看你瘦得那样子;别老是上网,上网是有瘾的;有空多回来看看你外公外婆和我;下次来别买东西来了,你父母挣点钱也不容易,况且你现在又没工作;有女朋友了么?设么时候带回来让老头子看看,你再不带回来我可就没那个眼福了······”有时候这些话听起来很烦,很让我觉得不耐烦,但是内心深处更多的是感动,偶尔还会伴随着盈眶的热泪。善良的老祖祖啊,您坚强的走过了九十七年的坎坎坷坷,经历了九十七年的风风雨雨,依然是那么的善良!虽然岁月另您老爽快不再,但是您那份善良之心仍旧继续照亮着这我们内心深处的黑暗!保重啊,齐祖祖。您一定要突破一百岁,在您百岁大庆的时候我一定会带女朋友回来看您!


齐祖祖身上有着许许多多的故事,有时间我会整理一下发表的,希望战友们多多指点。

本文内容于 2008-9-19 9:33:18 被我是磊哥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