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战 正文 第十章 刑场

夕阳古道 收藏 2 7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121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1213/[/size][/URL] 腊月二十三的松山县城街头,人山人海。人们冒着零下三十多度的酷寒,不是出来欢度小年或是办置年货,而是来看热闹。 十字街口的雪地上,惹人注目地摆放着一把崭新的张着口的大铡刀。锃亮的锋刃闪着明晃晃的寒光,令人望而生畏。 铡刀四周的倭国兵、皇协军、警察端枪维持着秩序,恐吓围观的人群。 午时一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13/

腊月二十三的松山县城街头,人山人海。人们冒着零下三十多度的酷寒,不是出来欢度小年或是办置年货,而是来看热闹。

十字街口的雪地上,惹人注目地摆放着一把崭新的张着口的大铡刀。锃亮的锋刃闪着明晃晃的寒光,令人望而生畏。

铡刀四周的倭国兵、皇协军、警察端枪维持着秩序,恐吓围观的人群。

午时一到,一辆摩托车从倭军警备队部向十字街头驶来,警察局长坐在上面冲围观者大喊大叫:“靠后、靠后,马上来了!”

开道的摩托车后边是倭军警备队长山田次郎乘坐的汽车,同乘汽车的还有翻译官和倭军曹长及几名倭国兵兵。山田次郎临时决定亲自监斩,他想用公开斩首田虎、谢老三和谢博闻的方式恫吓敢于同皇军对抗的自卫队和老百姓。

汽车过后,三辆大车缓缓过来。头一辆马车上绑着田虎。他刚毅不屈地昂着头,目光炯炯地迎视围观的男女老少。第二辆马车上拉着谢老三。他脸上尽是伤,嘴角上还流着血。可他含笑向围着看的人们点头致意。第三辆车捆着谢博闻,他老泪纵横。

这几天来,吴汉在娘娘沟收拢了不少青松岭的弟兄和谢老三的手下。此时的人群中,吴汉、张大勇、田妮、傅雪等三十多名自卫队员分散于各个地方,互相了望,瞅着马车往街口走。几个老百姓望着田虎、谢老三和傅博闻,低声议论着。

马车路过野味斋前,瘦掌柜忙端着有酒有菜的方盘挤出人群,走到车前把方盘置于上边,倒满一碗酒冲田虎举起:“当家的,黄泉路上仇化友,请你喝下洗心酒。”

“谢了。”田虎张嘴,大口喝着,洒洒在身上。

后车上,野味斋的厨师、伙计也给谢老三、傅博闻送去一大碗酒。他们喝着。

马车又走到一家百货店门前,掌柜的拿出一块大红布,走到田虎的面前:“当家的,一腔热血满身红,阴间阳世你英雄!披上。”他说着给田虎披上大红。

“谢了!”田虎动情地望着百货店掌柜的。

谢老三、傅博闻也被披了红。

马车继续往前走,吴汉瞥一眼街口铡刀旁仁立的倭军警备队长山田次郎、倭军曹长、翻译官、警察局长,把头上的貉皮帽子往下压压,随着人流往十字街儿涌去。

马车到十字街儿站下。警察局长望一眼披红的田虎、谢老三和傅博闻,望一眼手握军刀,态度严峻的山田次郎队长,哑着嗓子冲手下的人喊:“给架下来,准备开铡!”

“我自己会下。”田虎轻蔑地望一眼警察署长,双脚一跃,从车上稳稳当当地落到地上。谢老三也是如此轻松地跃起、落地。傅博闻的腿则在不停地打着哆嗦,他被人架了下来。

顷刻,十字街两边的买卖家,都点燃预备好的鞭炮。爆竹震天炸响,纸屑飘飞落地,白花花地铺了一层。开铡前鸣炮,既是为死者送行,也是为了驱邪。

鞭炮声响毕,田虎向各家买卖店老板点头致意说:“老少爷们,各位掌柜的,我田虎如今要上路了,要是从前有得罪诸位的地方,一笔勾销……”

“铡!”倭军警备队长山田次郎不容田虎再说下去,抬起握军刀的右手,冲警察局长往下一压。

警察署长见主子下令,忙让两个刽子手去铡田虎。

“滚开!”田虎不等刽子手近身,自己从容不迫地走到铡刀前躺下,将头枕在刀枕上,望着刽子手,吼道:“来!铡吧!爷爷眨一下眼睛都不是爷们!”

“哒哒哒……”突然,四周枪声大作,十字街头一片大乱。

“快开铡!”警察局长见势不好,冲刽子手一吼。

“哒哒哒……”子弹扫向十字街,两个刽子手还未按铡刀就中弹倒地,死在铡刀旁。与此同时几个倭国兵和警察,也脑袋开花倒下。

倭军警备队长山田次郎见有人劫法场,急忙抽出战刀,哇哇叫着组织反击。倭军曹长领着一队倭国兵闪电般地围过来,护着铡刀,护着山田次郎,仓皇举枪向四外射击。野味斋饭馆的瘦掌柜抱起一个小男孩,还未来得及跑,就双双倒在血泊之中。

翻译官寸步不敢离开山田次郎,见倭国兵、警察、皇协军纷纷死在枪下,又见躺在铡刀上的田虎坐起来,忙对惊慌失措的警察局长喊:“你快开铡!快开铡!”

警察局长像是才醒悟过来,忙跑到铡刀旁将田虎死死扶到铡刀上,唤一警察来开铡。

混在人群中的吴汉掏出两把二十响盒子炮,频频向倭国兵、警察和皇协军射击。见警察局长去按住铡刀上的田虎,让一警察来开铡,“啪”地一声,将警察击毙。

吴汉的口中打了一个唿哨,一匹枣红马冲了过来,吴汉飞身上马,双枪齐射,左手枪击中倭军警备队长山田次郎,右手枪击毙了翻译官。枣红马跑到大铡刀前,他探下身子一伸手将田虎挟起放到马上.然后飞马跑出人群。这时,谢老三、傅博闻也被解救了出来。

田妮、张大勇、傅雪等人见山田次郎和翻译官被吴汉用枪打死,望一眼乱了营的倭军、皇协和警察,喊道:“弟兄们,杀呀!统统地打死!”

自卫队的弟兄如同下山猛虎,猛烈地向敌人射击。田妮一枪击倒负隅顽抗的倭军曹长,田虎已被解开了绑绳,参加了战斗。他翻身上了一匹战马,催马到十字街口追上要逃命的警察局长。他身子一跃跳下马,抓住被扑倒的警察局长,拖到铡刀下,几个自卫队弟兄上前将其按住。田虎亲自握刀,含泪大叫:“为我兄弟报仇啊!”

“咔嚓”一声,警察局长的头被铡掉了。

自卫队的弟兄杀红眼了,将山田次郎、翻译官、倭军曹长及一些死尸全拖到铡刀前。

“全铡!铡、铡!”田虎大喊着抬起刀把。

“咔嚓、咔嚓,咔嚓……”随着铡刀的抬起、落下,地上的人头滚动,血流成河……

几天后的清晨,娘娘沟的村口,吴汉翻身上了一匹马,对来送行的田虎、田妮、谢老三、张大勇等人挥了挥手,说道:“送君千里,终有一别。兄弟们,后会有期。”说罢,催动马匹。随着马蹄声渐渐远去,吴汉消失在茫茫雪原。

几天来,吴汉始终在思考:上天安排他来到这里,也许就是要他承担起某种使命。但在莫云山的作战,纯属民间自发性的抵抗,得不到政府的任何支援。那意味着,无法及时地补充兵员、弹药、给养。更关键的是,他看不到这里人民的支持。因此吴汉决定离开莫云山,去寻找完成使命的途径。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