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枪手粟裕放走叶飞

--王必成谈南阳事件

张雄文

1935年2月,中央红军正在长征北上途中艰难跋涉的时候,粟裕、刘英率红十军团余部组成的挺进师进入浙江西南地区,开展艰苦的游击战争。



10月间,粟裕、刘英在福建寿宁县和叶飞率领的闽东特委会师。随后,闽东特委和刘英、粟裕领导的浙西南政委会通过协商,组建了闽浙边临时省委,刘英任书记,粟裕任组织部长,叶飞任宣传部长兼团省委书记。刘英、粟裕、叶飞三个人经常分开活动,省委的实际工作由刘英主持。


此后,受"左"倾冒险主义肃反扩大化的影响,浙西南和闽东两部互相错抓错杀了人,彼此发生误会,产生了矛盾。



刘英出于本位主义,一直想"统"掉闽东,多次要求叶飞到临时省委工作,以便将其调离闽东,真正统一临时省委的军令政令。粟裕认为这一举措不妥,对坚持闽东游击根据地和协调两个地区的关系不利,也不符合当时组成临时省委的初哀,因此不赞成。刘英却坚持己见。



在浙西南、闽东和另一块根据地闽北三地的负贵人中,闽北领导人黄道是党内很有威望的前辈。在和中央失去联系的情况下,粟裕认为只有他才有办法解决和纠正刘英的错误。因此,1936年2月,粟裕托偶然遇见的闽北军分区政治部主任给黄道带信,希望他来主持建立闽浙赣临时省委。刘英以前虽也给黄道写信联系过,但知道粟裕给黄道写信后却大为不满,并引起了粟裕恐慌。




1936年2月,粟裕建议叶飞去闽北独立师和黄道联系,叶飞接受建议后,到闽北向黄道汇报了闽东和浙西南的斗争情况,并且详述了和刘英在斗争方针上的原则分歧,建议成立闽浙赣临时省委。请黄道任书记,统一领导闽北、闽东、浙南的斗争。




黄道说;"如果你们本身不能解决问题,闽浙赣临时省委也就无法成立",并建议叶飞先退出闽浙临时省委,如此,“才能接受闽赣临时省委领导。”




叶飞有些担心不符合组织原则,问今后如和中央接上联系后,打起官司来怎么办?




黄道说:“我一定替你们证明。”




叶飞返回闽东后,在闽浙临时省委会议上向刘英报告了和黄道的会合,并向他汇报了黄道的意见。




刘英满口承认浙西南工作的错误,但是不同意成立闽浙赣临时省委并由黄道任书记,并居然提出要叶飞担任闽浙临时省委书记。




这是叶飞更不敢答应的,会议不欢而散,叶飞便宣布闽东特委退出临时省委。




同年三月,刘英还写信给叶飞,说临时省委已决定叶飞兼组织部长,闽东特委设副书记一人,再次要叶飞来省委。




这个决定实际是撤掉了当时的组织部长粟裕,而事前事后,粟裕本人根本不知道,直到几十年后见到材料才清楚。可见,刘英既想把叶飞从闽东调开,又想撤掉粟裕这个组织部长。




1936年秋,刘英以临时省委的名义,给活动于闽浙边境的粟裕粟裕带信,令他乘与叶飞见面的机会,把叶飞押送省委,并派来一支武装监督执行。




粟裕不知道究竟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十分吃惊,总觉得双方的矛盾应当在党的会议上来解决,不应采取对敌斗争的手段。但他出于尊重刘英的领导,未能坚决抵制,还是执行了这一命令。




不久,粟裕约叶飞到南阳会面。在一起吃晚饭的时候,粟裕命令将叶飞、陈挺抓了起来。




当晚,在押解叶飞赶往临时省委的途中,巧遇国民党军袭击,叶飞趁机逃走了。




粟裕一到刘英处,立即被捕。罪名有十七条,第一条是伙同叶飞、黄道攻击刘英,分裂省委;第二条是私放叶飞。



经过一周的反复思考,粟裕从全局着想,否认了第一条,但对其他罪名做了违心的检讨,刘英才放了粟裕。



此后,粟裕和刘英分开活动。互相之间心存戒备,必须会合时,也各自带着武装。



80年代末,叶飞开始撰写回忆录。是不是把和自己的多年上级粟裕有关的“南阳事件”写进去,叶飞有些犹豫,曾找老战友王必成商量。


王必成没有正面谈看法,却讲了一个故事:“1962年粟总在上海治病。大病初愈,陶勇建议出去活动一下,就安排了韩先楚、王建安陪粟总一起去打野兔。一到目的地,果然有一群野兔,韩先楚眼疾手快,举枪就射,打中一只。其余的野兔,四处惊逃。粟老总随手一枪,把逃得最快的一只大公兔打死了……而其他人,包括我、陶勇、王建安以及自己赶来参加活动的许世友,都没有击中目标。”




王必成说完,看了看叶飞。


显然,王必成是告诉叶飞,当年,粟裕真要杀你,你逃得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