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距离空中支援与中国空军

2008-09-17 10:07:47 中华网论坛 [大 中 小] 发表评论

近日,一则俺国出现陆空联合指挥所指挥空军对地面部队直接支援的新闻特别引人注意,这不便标志着俺国空军近距空中支援能力的提高也从侧面反映了俺国整体联合作战能力的提高,

近距离空中支援(CLOSE AIR SUPPORT –简称CAS 港台翻译为密切支援或者直接支援)与空中优势、空中遮断并称现代空军三大作战任务。其出现在一战,当时飞行员从简陋的飞机向地面扔迫击炮弹、手榴弹可以视为这种作战形式的雏形,同时一战由于火炮、机他、铁丝网、战壕组成的防御体系也让进攻方一筹莫展,为此军事家需要这样一种作战力量;能够通过迅速的机动寻找对方的防御薄弱环节,打开突防口后又能够迅速向对方纵深发起攻击从而动摇前沿防御体系。一战中出现的坦克被视为这种力量的最佳体现,但坦克也需要在一种快速的火力支援手段来完成作战任务,这样同样在一战参加战争的飞机因其速度快,不受地形限制、控制区域广大、攻击火力强而被授以重任,这样战争形式就是纳粹德国的闪击战,而坦克和俯冲轰炸机就是闪击战代表。不过问题随之而来;在高速的飞机上飞行员根本就无法分清地面的目标是敌是我-实际上这个问题至今仍旧困扰着各国,并且能够快速机动的装甲部队让这种问题更加突出。解决的方法就是有人在地面能够“告诉”飞行员哪些是敌哪些是友,这便是战术航空控制小组(tactical air control party-TACP),其最初由飞行员和通讯兵组成,和地面部队的先头部队行动,当地面部队需要空中支援后负责将坐标和敌我界限及其他情况提供空中编队。并对攻击结果进行评估。由于TACP要求低,机动灵活,所以这种形式一直保持到现在,并且在新世纪采用新的技术进行充实和提高,这就是美国的"战术空中控制小组改进"(TACP-M)就是利用现代信息技术来装备TACP。让其可以直接将目标的数字信息上传给攻击机。

TACP虽然比较简便,但其缺点也十分明显;其只能观察目视距离,控制区域十分有限,虽然可以坐车但其装备的通信系统的距离仍旧受到限制,由于其经常在前沿执行任务,又被对方视为高价值目标而易受到攻击,这样人们再次将目光投向天空,这样就出现了坐飞机的TACP,不过他们的称呼变成了“前线空中控制官”( forward air controlLER -FAC),1950年美国在大田组织第6147战术空中控制中队(Tactical Control Squadron-TCS),最初只有2架L-17观测机和3名飞行员负责配合第24步兵师行动,在最初的行动中,每架飞机控制10架F-80飞机,据说在最初的行动中取得了摧毁朝鲜人民军17辆坦克的战绩,这样美国空军开始扩大第6147TCS的规模,并且换装T-6飞机,FAC的出现也衍生了一个问题就是其执行区域范围的扩大让其与地面指挥所的联系发生困难,特别是在朝鲜这样的多山地形,这样 1951年初第6147TCS得到一架C-47通信中继机用于保持FAC与地面指挥所的通信,最初能信中继机变成后来的机载战场指挥系统(Airborne Battlefield Command and Control Center-ABCCC)这样FAC-ABCCC-JOC的整体战场指挥控制体系的初步形成。由于FAC的成功运用让美国空军在朝鲜战场的近距离空中支援作战能力大为提高,其负责的作战任务也由最初的目标搜索与指示发展到了救援、炮兵控制、机除支援等,据说李奇微曾经亲自坐教练机到志愿军战线后方进行侦察。为此美国将第6147TCS升级为大队(6147th Tactical Control Group-TCG)下辖三个中队;第6148、6149、6150战术空中中队,后来第6150战术空中控制中队由第第942前线空中控制中队接替,在第6147TCG中有两个属于FAC中队,一个TACP中队。美军在朝鲜战争取得了FAC支援CAS的经验为其在后来的越南战争大规模运用打下坚实的基础。

在越南战争中,由于美军面对是越南游击队,其混杂于平民之中,没有固定的根据地和作战区域,加上越南的高山和丛林为其提供了天然的屏障,这样美军的近距空中支援必须保持快速响应,精准打击才能发挥较好的作用。1961年根据第13号空军作战计划-2226-61:美国着手在越南建立完整的空中支援体系;包括空中指挥中心和两个空中支援指挥中心,建立空中联络官和前沿空中控制官队伍,其中空中支援中队-后来更为直接空中支援中队负责整个空中支援的指挥,包括作战计划的制订、目标的排序和攻击机队调度等,美国在越南战争共投入4个FAC中队;第19、20、21、22中队,由第504航空支援群统一指挥,机型也包括O-1/2,OV-10和OV-1。目标搜索手段也由原来的目视发展到包括目视、雷达、红外/微光等多种手段,并且FAC的座机也加装了部分武器让其具备自卫和攻击目标的能力。另外与其配合的C-47中继机也变成了EC-121电子监视机,其整体作战体系的配合更加紧密和完善。根据有关资料,美国空军在越南的飞行架次中侦察与监视任务占了一半以上。不过尽管FAC在越南战争中运用广泛,不过美国空军仍旧认训到其局限性,越战中的FAC是在有绝对制空权且对方防空火力几乎为零的情况下执行任务的,而在未来的中欧战场上,其不便要面对强大的前苏联空军还要面对拥有完善防空火网的前苏联地面部队,这些速度缓慢,缺乏自卫系统的FAC的生存能力着实让人不能放心,并且其采用目视观察,其观察能力仍旧十分有限,控制区域也很小,而实际上即便越战后期面对装备了SA-2和SA-7的越南人民军时美国空军更多采用F-100F和F-4B拥有FAC任务,这些飞机被称为“快速前沿空中控制”,-FFAC。而即使这些飞机在中欧战场也容易受到对方的攻击,解决的办法就是能够在对方防区外发现目标,这样E-8 JSTAR“联合星”就登场了,其利用机载相控阵雷达在数百公里外对对方进行探测,探测区域也大大增加,并具备全天候作战能力,更为重要的是由于机体空间增大,可以容纳机载指挥控制系统,这样可以实现探测、指挥系统的统一,减少信息传达的节点的环节,不过由于造价昂贵,加上目标细节仍旧需要现场确认,所以美国空军发展系列无人机如“捕食者”和“全球鹰”来深入敌我进行侦察。不过这些无人机在高威胁环境下的生存能力仍旧低下,所以在90年代美国空军仍旧将一部分A-10用于前沿空中控制任务。其型型号也变为A/OA-10。随着A-10机队的缩减,近年来美国空军也计划将一部分F-16执行行类似的任务。

综上所述,就可以发现CAS是一种看似简单但干些复杂的活,从最初的单兵加电台到JSTAR和数据链这些高科技的东东,其复杂性在于申请由地面基层单位发起经过联合空中指挥所再到空军基层部队,由后者来执行,经过两大军种多个指挥层次,其中任何一个环节出问题都会影响CAS的效果。而即便拥有最发达技术的美国来说CAS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如上世纪90年代美国在本宁堡进行空地联合演习,一架攻击机就将激光炸弹直接投向指示器造成多人损伤,而本世纪初由于TACP发错座标,参加演习的F/A-18直接将炸弹投向地面的新西兰士兵,而因为情报迟滞及其他原因而放弃的作战任务比比皆是,由于CAS最大一个特点就是委托式指挥,授予TACP和FAC很大的权力即所有进行其控制区的飞机都要由其指挥,从某种方面来说CAS最初由德国发展和完善也是由于先天的基础,如普鲁士建立的军官团和其主动作战的精神是其的催化剂。这样TACP和FAC必须有较高的能力,所以现在TACP已经实际上成为特种部队的一员,而FAC多由经验丰富的飞行员组成为了避免由紧张造成话音传递的误差,从90年代起美国在CAS任务中引入信息技术;即利用IDM将目标信息直接上传给攻击机,为了进一步扩展信息传递补的范围在波黑战争中,美国进一步试验了利用MOTO公司的“铱”卫星系统在为CAS提供信息支援。目前美国在推进军事事务革命(Revolution in Military Affairs -RMA)的基础上进一步提高CAS的信息传递,RMA一个例子就是伊拉克战争对于萨达姆一次斩首行动,从获取情报到白宫批准到轰炸机投弹中间只有不到10分钟的时间,而情报却在国家最高当局和最基层单位进行了多次的交流。其传递速度之快令人瞠目,而以高速数据链和电子认证为基础的RMA必将给新时期的CAS提供强大的支撑。此外妨碍CAS不仅仅是技术,还有传统观念甚至利益碰撞,如地面部队当然想建立自己的空中支援力量以避免对空军的依赖,这当然会让地面部队在国防预算中得到更大的份额,而空军更多抱着会飞的都属于我的想法,实际上60年代美国空军和陆军就曾为CAS的主导权发生过争执,陆军希望得到固定翼近距空中支援飞机,而空军则强烈反对,最终是膀子会转的归陆军而不会转的归空军。有趣的是这个争执和体制无关,前苏联也曾将陆航划归空军管辖。而陆军又成立自己的航空兵。

尽管CAS出现时间不短,但对于俺国空军却是全新的课题,尽管空军有强击机部队,也曾参加过一江山岛作战和演习,但其作战任务多属于进攻前的火力准备而不是直接对地面部队提供支援,无可讳言;CAS的长期的缺乏实际上反映着部队技战术水平的落后,实际上从50年代的反教条到60年代大比武军事冲击政治再到70年代的9。13事件后对空军的整肃,部队的现代建设长期处于停滞不前甚至倒退的情况中,到80年代地面部队进行步、坦、炮、工诸兵种协同作战已经是力不从心,而以歼6为主体的空军在强敌面前能够夺取某些时间、某些地区的制空权已经是谢天谢地冽,进行跨越两个军种的CAS的确是件奢侈的事情,进入90年代后随着俺国综合国力的提高,部队质量建设的开展,部队整体作战能力有了明显的提高,形成CAS能力已经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在探测系统方面,俺国在机载SAR雷达领域取得了明显的进展,在多次水灾中出动SAR飞机对灾区进行探测,空军已经拥有一架类似JSTAR的加装了SAR雷达的TU-154MD飞机,这表明俺国空军已经初步具备防区外大面积对地探测能力,以ASN-206为代表的无人机也已经装备部队,运-8高新工程的三号机从外观看具备卫星通信系统和多种通信手段,可以确定是与EC-130机载战场指挥控制系统相类似的东东,这些为俺国空军的CAS任务提供雄厚了物质基础,在成都军区一次联合演习中首次出现了类似TACP的对空引导组,并且其装备类似TACP-M的PDA引导系统,可以直接将资料上传给攻击机,

至于俺国的FAC,本猪觉得担当这个角色的可能是传说中的强-5F,前面已经提到过美国空军也将A-10用于FAC任务,而B-52在有机载光电系统的情况下仍旧装备了LITENING吊舱,用于发现较远距离上的活动目标,所以尽管强-5E装备光电转塔可以执行LGB的制导任务而仍旧有强-5F这个型号的原因,实际上FAC也有为制导炸弹提供目标指示的任务,象OV-10这样的飞机就装备了激光目标指示系统。从未来东南战区的情况来看,由于对方拥有较强的防空能力,所以需要象强-5F这样的飞机执行类似“快速前沿空中控制“的任务,而机载自卫系统也让其在高威胁环境中有较高的生存能力。

所以能够执行CAS让人感觉可喜,但更加庆贺是其背后俺国整体作战能力的提高和部队作战思想等方面的转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