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岁少女被母亲砍30刀 〖图〗

沧海一笑HA 收藏 4 447

核心提示:9月11日凌晨,北京11岁女孩小月(化名)在家中被患有精神病的母亲砍伤。小月在医院里称,她知道妈妈有病,所以不生妈妈的气。据悉,小月的父母在她只有几个月大的时候就离婚了。两母女相依为命。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四肢缠着绷带的小月躺在病床上。 本报记者王磊摄


京华时报9月17日报道 昨天,11岁的少女小月(化名)从房山区第一医院医护人员和杨驸马庄村村领导手中共接过1800余元捐款。


9月11日凌晨两点多,小月在房山区石楼镇杨驸马庄村的家中被患有精神病的母亲砍伤。目前,小月已脱离危险,母亲被送进精神病院。


少女深夜被母亲砍伤


9月11日凌晨两点多,房山区石楼镇杨驸马庄村11岁的小月仍在睡梦中。突然,一阵剧痛将小月惊醒。朦胧中,小月看到母亲举着一把菜刀正冲她身上猛砍。“妈妈什么都不说,不停地砍我”,小月来不及叫喊,嘴上就被母亲砍了一刀,说不出话来。小月在床上不停地翻滚,盖着被子躲避。


不知过了多久,妈妈终于停手,走出家门。小月无力地躺在床上。小月的母亲跑到一户村民家中,自称砍伤了女儿。这户人家赶紧电话联系小月家的邻居赵先生。


5点30分左右,赵先生跑到小月家。此时,满身是血的小月躺在床上,嘴里发出微弱的声音,“赵姥爷,救救我”。赵先生赶紧通知小月外婆家,众人合力将小月抬上车,送往房山区第一医院。


病母与女儿相依为命


小月的外公说,小月的父母在小月只有几个月大的时候离婚,小月被法院判给母亲,但小月母亲在离婚后不久精神便出现问题。他们也曾经带小月妈妈多方求医,使她的病情得到控制。“平时看起来和正常人一样,只是脾气比较大”。


在小月四岁的时候,小月的妈妈因与父母不和,带着小月离开娘家,在村里租了一间小瓦房居住。母女两人靠每个月小月父亲给的200元抚养费和务农度日。


小月说,平时妈妈很少管她,她中午放学回家,妈妈经常不在,她只能饿着肚子去上学。如果妈妈在家,她还能要些钱买饭吃,妈妈很少给她做饭吃。


虽然小月经常挨饿,但母女俩的关系一直都很好。小月说,她知道妈妈有病,能体谅妈妈,“衣服都是我自己洗,我洗得可干净了”。


小月的班主任李老师说,小月妈妈很少来参加家长会,她对其了解不多,但她多次看到小月妈妈来学校给小月送饭,有时候是两个鸡蛋,有时候是个烧饼,“感觉她妈虽然有病,但是心里还是想着孩子”。


老师眼中的好孩子


在李老师眼中,小月是名品学兼优的好孩子。李老师说,小月曾经写过一篇题目为《我的希望》的作文。文中,小月说:“我希望有好多好多的钱,让妈妈过上好日子。”


“她写的作业可工整了”,李老师自豪地拿出小月的作业给大家展示。李老师说:“这个孩子很独立,一年级的时候我帮她扎了几回小辫,很快她就学会了,每天自己梳头发”。


小月在班里人缘是出了名得好,大家都爱找她玩。看到小月没来上课,班里的几名同学主动去找她,这才知道她出事了。“我劝孩子们等小月病情稳定了再去看她,可还是有好几个同学按捺不住跑到了医院。”李老师说。


一名同学写给小月这样的寄语:“今天又要包新书皮了,我立即就想到了你,以前你包完了就会帮我包,现在你不在学校,我的心里空荡荡的”。


脱离危险不敢回家


小月被母亲砍伤后,被送到房山区第一医院救治。该医院骨科主任王女士说,小月浑身共有30余处刀伤,主要集中在头部和四肢,身上多处骨折。由于刀伤较深,可能会影响孩子以后的神经感觉。目前小月的情况已经基本平稳,但至少两个礼拜才能出院,之后还要进行后续的治疗。


9月14日下午,在医院骨科病房中,小月四肢缠满纱布,脸上的刀伤难掩小姑娘本来的清秀。小月忽闪着大眼睛说,她知道妈妈有病,所以不生妈妈的气,但她不敢回家,怕妈妈再砍她。


目前,小月的母亲陈月(化名)已经被送到房山区精神病保健院医治。


小月面临抚养难题


小月出事后,小月的姥姥、姥爷、舅舅、舅妈等人在医院轮流照顾她,而小月的父亲一直没有露面。当记者问及小月父亲的情况时,小月想了想说,“在去年过年的时候来看过我一次”。


小月的舅妈介绍,小月出事当天,她曾打电话给小月的生父。对方只是问了一下情况,但一直没来医院。


小月的姥爷说,小月的父亲曾要求小月的抚养权,“但是她妈一直舍不得孩子”。现在,小月妈妈没有办法继续抚养,他们老两口也只靠几亩薄田生活,无力抚养这个孩子。


昨天早晨,小月父亲现在的爱人代表小月父亲来看小月,并表示会凑些医药费。记者多次致电小月的父亲,他表示有苦衷,要求面谈,但之后一直拒绝接听记者电话。


目前小月住院治疗已花掉1.4万元,都是姥姥和舅舅支付。医院的王医生表示,不包括后期的美容整形,小月的治疗还需要近两万元。


昨天,房山第一医院骨科的医生和护士了解到小月的家庭状况后,为她捐1200余元。杨驸马庄村大队的领导来看小月,也给她带来村民捐助的600多块钱。小月所在学校大次洛小学的师生也决定在今天为她募捐,帮她渡过难关。而小月的姥姥和姥爷最关心的是,当他们无力再抚养小月时,谁来照顾这个可怜的孩子。


■专家说法


家属可申请变更直接抚养人


中国政法大学诉讼法学研究院副教授谭秋桂说,如果经医学鉴定,孩子母亲确实患有精神病,无力也不宜由其继续直接抚养小月,可以经法定程序变更抚养关系,由小月的父亲作为直接抚养人。但现在小月的母亲因患病不能亲自行使诉权,可先由她的父母或成年的兄弟姐妹向法院提出申请,请求认定小月母亲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同时为其指定监护人。然后,该监护人可以作为小月母亲的法定代理人,以小月母亲的名义向人民法院起诉,要求变更孩子的抚养关系。


小月的伤害是其母亲造成的,医疗费用应该由母亲承担,但小月的母亲有精神病,而且没有收入来源。此时,为小月垫付治疗费用的亲属可以要求小月的父亲支付所垫付的费用,如果其父亲拒绝支付,垫付治疗费用的亲属可向人民法院提起起诉,请求法院判决其父亲先行全部承担小月的治疗费。 (本文来源:京华时报 作者:李铁铮)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