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都市是人类的化石

shurafan 收藏 24 216
导读:以工具形态为标准划分,人类社会可分为“旧石器时代”、“新石器时代”、“青铜器时代”和“铁器时代”;以生产形态为划分标准可以分为“狩猎游牧时代”、“农业时代”、“前工业时代”、“工业时代”和“后工业时代”;以居住形态为划分标准可以分为“乡野时代”、“城镇时代”和“都市时代”。大城市尤其是大都市,是人类进化的一个重要阶段,是位于人类文明之树顶端的硕果。如果说恐龙留下了骨骼、脚印和蛋这三件化石作为自己来过地球的证据,那么人类所留下的上捡东西则是城市、工具和书籍。 我是喜欢都市的,越大越喜欢。一个渺小的个体,

以工具形态为标准划分,人类社会可分为“旧石器时代”、“新石器时代”、“青铜器时代”和“铁器时代”;以生产形态为划分标准可以分为“狩猎游牧时代”、“农业时代”、“前工业时代”、“工业时代”和“后工业时代”;以居住形态为划分标准可以分为“乡野时代”、“城镇时代”和“都市时代”。大城市尤其是大都市,是人类进化的一个重要阶段,是位于人类文明之树顶端的硕果。如果说恐龙留下了骨骼、脚印和蛋这三件化石作为自己来过地球的证据,那么人类所留下的上捡东西则是城市、工具和书籍。


我是喜欢都市的,越大越喜欢。一个渺小的个体,看似会被巨无霸的都市吞没,但只有在浩瀚无边的海洋里匿名潜水,才能充分体验到只有自在的快感。与乡野中的自由自在相比,这是一种更加鲜活、更加私人化、蕴含着更多变化的只有。所以当我所在的城市大踏步的向大都市迈进的时候,我是十分欢跃的。在这座规模不断扩大的城市漫游时,我常常会萌发这样的念头:即使我们这一拨人类毁灭了,也没什么关系,因为我们已经留下了伟大的城市遗迹,公地球上后起的智慧生命发掘,好让他们羡慕我们。


我是赞成所谓“隔离发展”的,也就是说,有些地方既然打算建成大都市,就要向纵深发展,城市建的越大越好;而对于一些偏远的乡村,这建设的越少越好,尽量保持其原始状态,或者干脆让其“荒”着,而把那里的人口都迁移到大都市去。这样“隔离”起来的好处是,我们只改变了地球表面一部分的环境(当然是极大的改变),而保留了另外一部分地方(所占比例更大)的原生态。最为可怕的结果,莫过于每个乡村都变成千篇一律的小镇,每个小镇又变成千篇一律的小城市,这就把整个地球的面貌弄得面目全非了,其中必然隐含着灾难性的生态危机。


由此看来,大都市对于人类的可持续性发展是十分重要的,说句煽情的话,它是以自己的“忍辱负重”,承载着整个人类的命运。套用波普的理论,人类建设大城市的过程也是一个不断“试验”的过程,其中有着许多成功和失败的教训。大体上来说,必须解决好两大矛盾。


一个是“可展示性”和“可享受性”的矛盾。城市不是好大喜功的载体,也不是展示给谁看的面子工程——谁要以城市作为个人的面子,那他最后一定会失去面子。城市应该是给在城市中呼吸、劳作、休憩、繁衍的居民享受的,那么居民从城市中享受到什么了呢?我认为一是自由,二是便捷,三是闲适。如何才能自由?进行户籍改革,加大居民迁徙的自由度,降低准入门槛,善待外来人口,都是其中的应有之义。如何才能便捷?除了不断扩大城市规模外,还要大力发展公共交通,节制公务车和私家车,大力推行网上办公,网上购物和改善邮政制度,让居民尽量足不出户就能办成事情。以上这两项还能在政府的推广下得到解决。最难的“闲适”,所谓闲适就是当人们住进大城市以后,依然对过去那种乡野或城镇生活有着浓厚的留念,还想把过去那种比较自然舒适的生活体验复制一部分到现在。正如叶芝在《茵纳斯佛利岛》中说唱的:“我就要动身走了,因为我听不到那水声日日夜夜轻拍着湖滨;不管我站在车行道或是灰暗的人行道,都在我心灵的深处听见这声音。”纵使身边在怎么繁华,他们总会听到这个山那个湖的召唤声,对于这样一种普遍的怀旧心理,我们需要加以尊重。比如在做绿化时候,是多搞华贵整齐的进口草坪,还是多栽些杂树好呢?再比如是将所有的道路都拓宽,只保留大商场,还是保留一部分街巷、胡同、小商店好呢?建筑学家张永和提到一个城市的“可漫游性”就属于“可享受性”的一个分支。他说:“以前居民吃过晚饭,溜达着就上了街,每隔不远就有一家小店,碰巧了也买点东西,更重要的是出了门,不一定是很有目的,而是享受城市。”但在国内的一些大都市里,高楼大厦拔地而起,立交桥纵横交错,在获得现代化的同时却不知不觉丧失了可漫游性。


二是“可构造性”和“可生长性”之间的矛盾。这方面一个典型的失败例子就是巴西首都巴西利亚。巴西利亚是1965年在巴西高原中部规划新建的首都,城市的平面形状像一架飞机,曾被成为城市规划史上的里程碑。但这座从头到家都是崭新的城市建成之后,却暴露出很多问题,巴西利亚的空间尺度只与汽车相匹配,在建筑与建筑之间的巨大空隙中,行人根本找不到自己的位置。澳大利亚建筑师休斯毫不留情的把巴西利亚称为“一个乌托邦式的噩梦”。相比之下,脏乱不堪的里约热内卢反而给人一种非常亲切的感觉。可见城市和人一样,是能够自然生长的。在某些时候,我们要尊重城市的自然生长性,尊重社会的自主性。有的地方看起来脏乱,但并没有必要彻底推倒重来,只要适当加以修整,这些地方就会越长越好,让人们居住起来既随意又舒服无比。在地球上最好看的东西还是那些自然的东西。


享受城市,某种意义上就是享受只有、活泼和多样的人性化。城市是人类建造出来的,应该成为人来最自然、最美丽的作品,而万万不能走到人性的对立面,以至于成为人类的敌人。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