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黄而遇浓烈而终 倒数第三天 倒数第三天,2:00之前。

玄烨号航母 收藏 0 2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size][/URL] 倒数第三天,2:00之前。 政委和刘庆,还有杨兴荣,三个人坐在卧室里,相互的看着,大家感觉都有很多话要说。此时的402房间倒也安静,杨兴荣觉得比刚才要好的多,也许是因为政委和刘庆回来了,他俩要比那些万寿路派出所的警察给自己的感觉要安全可靠的多。 “刚才这里什么情况啊?”政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




倒数第三天,2:00之前。



政委和刘庆,还有杨兴荣,三个人坐在卧室里,相互的看着,大家感觉都有很多话要说。此时的402房间倒也安静,杨兴荣觉得比刚才要好的多,也许是因为政委和刘庆回来了,他俩要比那些万寿路派出所的警察给自己的感觉要安全可靠的多。

“刚才这里什么情况啊?”政委问杨兴荣。

“还是早的事了呢,我见你们不打电话,我打给你们也是不在服务区,我就按照您说的就报警了,第一次警察来了以后我们就进来了,里面什么人也没有,后来警察把我也带回派出所了,说我谎报警情,之后我说了您的事,他们很紧张的样子,就把我又带回来了。这次一进屋就觉得这里家具摆设全变样了,之后,有一部分人出去了,我们就听见门外客厅有动静,我们就把这间屋子的门关上了,我们很害怕,后来就听到卫生间里的声音,你们就出现了。”

“你第一次进来时是什么样?”政委继续问道。

“和舒梁描述的一样。”

“是家具摆设吗?”

“是啊。”

“大门锁着呢吗?”

“第一次来的时候门没有锁,木门锁着的,是被踹开的。第二次来,里外门都是锁着的,而且木门完好无损,根本就没有被踹过的痕迹,里面的家具位置也都变了。”

“之后呢?”

“之后我们就在屋子里等着,你们就来了。”

“。。。。。。”

“政委,我们现在干什么?”刘庆也问道,因为他在这间屋子里坐着感觉到浑身发冷,他很害怕这里的环境。

政委环顾了一下四周,其实他也不知道应该做什么,政委忽然觉得这个时候在这里似乎什么也做不了,本来是来找无瞳怪人的,结果舒梁丢了,现在异常尴尬的呆在这里,无瞳怪人的影子都没有。

“我们等等舒梁吧。”政委说道。

“舒梁?”刘庆心里非常没底。

“是啊,要不然我们怎么着?”

刘庆也没有了主意。

政委看了看表,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

时间此时此刻倍显尴尬。

忽然,402房间的大门有动静了。是防盗门被拧动的声音。

众人都屏住了呼吸,政委掏出了枪,站起身,打开了卧室门,向客厅走去。刘庆和杨兴荣也都跟了上去,谁都不想自己一个人呆在这间卧室里。

。。。。。。



舒梁渐渐的像睡着了似的,失去了知觉。任由着秦芳在他身上做着各种各样挑逗的动作,直至最后,秦芳把舒梁的手反捆在床头,像躺倒的耶稣一样,秦芳则坐在了舒梁的身上,上下套动着,扭动着自己穿着性感内裤和吊带黑色丝袜的臀部和雪白修长的大腿。

舒梁没有想惊醒自己的意思。

就这样享受着秦芳的折磨。

。。。。。。

“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有一个声音在舒梁的脑海中回荡着,他知道这是自己的声音。舒梁的表情很难看,一点儿也没有因为男女之事得到什么快感,他听着秦芳的喘息声和呻吟声,自己心中也在低沉的喘息和呻吟,这是一种对于恐怖一无所知的叹息。到底是谁在折磨自己,还要用这么香艳的方法。

秦芳一直带着墨镜,配上黑色的吊带丝袜,倍显妩媚的野性,她的双唇已经距离舒梁很近了,在寻找着舒梁的面颊。舒梁的双臂被反绑在床头,无法动弹,任凭着秦芳在自己身上肆无忌惮的施展着各种撩人的姿势。

秦芳的身材很棒,这一点舒梁一直是记忆犹新的,这次也不例外,只不过因为秦芳的装扮而变得更加性感,性感已经波及到了秦芳的每一个毛孔。舒梁想伸手去摸了,可是双臂被捆着,他试图挣脱,被秦芳看出来了,她淫笑着看着舒梁。

“怎么?你想上来了吗?”秦芳的话音十分挑逗。

“我,我,是的。”舒梁不知所措的回答。

秦芳的下身依依不舍的离开了舒梁的身体,带走了温热和湿润,她去解开了捆着舒梁的绳子。绳子刚刚被解开,舒梁就一下子用双手紧紧的抱住了秦芳,一把就把秦芳按到了身下,一种原始的力量从舒梁身体里迸发出来,他从现在才开始享受交媾的过程,秦芳的表情由于那个墨镜而变得十分神秘,可以看得出她是满足和快乐的,但是看不出她的眼神。

舒梁的手摸到了秦芳的墨镜,他一边抽动着自己的下身,一边想冲动的摘掉秦芳的墨镜,但是他害怕摘下墨镜之后,看到的是一副没有瞳孔的恐怖眼眶。可是,舒梁的手还是继续着动作。

秦芳此时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舒梁的手,她抱着舒梁的腰间,尽情的在享受着冲击带来的一次次的快感。舒梁终于一下子就把秦芳的墨镜摘掉了,舒梁看到了,也傻眼了。

秦芳的眼睛微微的闭着,这是女人高潮时特有的表情,但是舒梁却可以清晰的看到那一双明亮的眼睛,秦芳有瞳孔。

舒梁没有按捺住自己下身的冲动,在最后一次异常用力的撞击之后,一股热流涌入了秦芳的身体。舒梁一阵冷颤般的抖动之后,趴在了秦芳尚在激烈喘息的身体上。

舒梁闭上了眼睛,他的大脑难得的能有此时的安静。

忽然,舒梁感觉到一阵冷风,自己的下半身觉得非常冷,他急忙睁开眼,眼前还是那一片草地,面前还是那一座假山,自己趴在草地上,秦芳不知去向了。

舒梁揉了揉眼角,有眼屑,难道自己睡着了,舒梁一睡觉就会有眼屑。2007年的1月10号,那是梦吗?还是自己又恢复了的一段记忆?

“秦芳!!!”舒梁大声的喊着。

“秦芳~~~!!!”

没有回答,也没有回声。

草地上依然是黄昏的样子。

舒梁靠在假山石上,远眺极目的远方,那是落日的地方,可是不论时间怎么流逝,这里永远是黄昏。没有人的时候,舒梁这两天经历过了好几次了,可是只有这次是觉得异常的空洞和无奈。

舒梁摸了摸自己的下体,没有任何异常的感觉,那说明自己是在梦里,而不是刚刚和秦芳又一次的做爱了,他想起了杨华提醒自己的一句话,杨华说自己和秦芳不仅仅是那两次。可是秦芳为什么会选择了枉死地狱呢?

正当舒梁无限踌躇的时候,他感觉到有雨滴滴落在了自己的面颊上,难道要下雨了吗?舒梁抬头看着天空,虽不能说是湛蓝吧,但是也没有云彩,可是哪来的雨滴呢?一滴一滴的滴落在了舒梁的脸上、头顶上。

舒梁站起身,他寻找天空中滴落的雨点,没有云彩,怎么感觉像是天空在哭了呢?舒梁也和天空一起忧郁了起来。

“是谁在哭吗?”舒梁抬头问着天,他的心情也非常低落。

“是谁在哭吗?”

正好有一滴滴落在舒梁的嘴唇上,他伸出了舌尖儿,舔了舔嘴唇,果然尝到了那种眼泪的苦涩滋味。

“这是谁的眼泪?”

“我知道这是眼泪!”

舒梁转着圈,继续问着天空。

谁的泪水会如此苦涩呢?舒梁认定了这是泪水。舒梁想起了殷月,他觉得殷月一定会哭的,因为他觉得殷月和自己是阴阳两隔的人了,舒梁想到这里立刻对自己刚才和秦芳的一段经历也好、回忆也罢,感到了羞愧和悔恨。殷月是爱自己的,而自己却爱着秦芳的身体。自己能做到爱一个女人,却又爱上和另一个女人做爱吗?有的人可以,舒梁不行,至少现在不行。

“殷月!是你吗?你在天上吗?”舒梁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说出这句话,可是他感觉到有人一直在注视着他,他感觉那就是殷月,也许是殷月在哭。

“殷月!你在哪里啊!!!!”舒梁大声的喊向了天空。

。。。。。。


“是我!”

舒梁站住了,他听到了声音。

。。。。。。






待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