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9月11日,下同)下午,前外交部部长、现任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主任委员,素有“诗人外交家”之称的李肇星到重庆大学演讲。他用机智风趣的语言、平易近人的态度征服全场,一个多小时的演讲,近20次被掌声打断。



李肇星因犀利的语言风格,被称为“铁齿外长”。昨天,他兴致勃勃地给学生讲起了外交场上的几次经历。



有一次,他和美国一位领导人会谈,对方说,我对中国“侵略”西藏感到非常不满。李肇星立刻问他,你了解西藏的历史吗?对方摇摇头。李肇星说:“我可以向您解释,但您理解起来可能会有点困难,因为西藏被划入中国版图的时候,还没有美国这个国家。”


说到这里,台下响起了长久的热烈掌声。



遗憾没和钱钟书见面



由于教师节刚过,李肇星主动聊起了他就读北京大学时发生的种种趣闻。当时,著名美学家朱光潜、外国文学研究家闻家驷等都是他的老师。“排队打饭、图书馆抢座位,一不留神就能碰到个名人。”



李肇星说,当时他非常钦佩著名学者钱钟书的学识,一直和他有书信来往。一次,他在信里表达了想到钱钟书家里去拜访的愿望,却被喜欢清静的钱钟书一口回绝,让他有些生气。后来,钱钟书给他寄来一本自己的文集,其中一段用红笔勾出来的话,让李肇星开怀大笑:“如果一个人觉得鸡蛋好吃,又何必非要见下这个蛋的老母鸡呢?”



后来,钱钟书逝世,李肇星都一直没能和他见面,这也成为李肇星心里的一个遗憾。


外交妙语倾倒学子



李肇星因犀利的语言风格,被称为“铁齿外长”。昨天,他兴致勃勃地给学生讲起了外交场上的几次经历。



一次记者招待会,记者请他评论一下陈水扁夫人因经济原因被起诉的事件。李肇星回答:“地方官员家属的经济问题,不属于外交事务。”



让学生席地坐身旁



昨天,可容纳700多人的报告厅被挤得水泄不通,所有过道都坐满了人。



李肇星一上台,就做出一个意外的举动:把因为没座位只能站在门口的20多个同学,通通请到主席台上,让他们在自己的座位两旁随意席地而坐。此举让台下学生既惊讶又羡慕,全场爆发出欢呼和掌声。



随后,主持人要对李肇星的生平做简介。当主持人说到“他是一位刚直、儒雅、出色的外交家”时,李肇星扭过头去,连连摆手,说了好几个“没有”,显得非常不好意思。



“看到今天竟然来了这么多人,我激动得把准备好的话都忘了,只有胡说几句了。”一句朴素的开场白,一下子拉近了李肇星和学生的距离,又一次赢得了掌声和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