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刃(暂名) 上部 第32章

hawk735 收藏 23 14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26.html


入夜后,破庙外淅淅沥沥下起小雨,饥寒交迫的两个人紧紧相依,用对方的体温替自己取暖。

“六哥,他们会不会追上来?”周云呢喃道。

“暂时不会,不过天亮后就不好说了。”望着逐渐熄灭的火堆,钱溢飞的眉头拧成个死结,“现在不止你们一处,共产党和二处也不会放过我。”

“那该怎么办?”

“没有办法,看来……不得不使用苦肉计了。”

“苦肉计?”

“对!”看看怀里的佳人,钱溢飞悠悠说道,“在一处,除了田向荣、齐东邻,还有谁知道你身份?”

“六哥,你到底想问什么?”

“你一向隐讳较深,所以就连共产党也不认识你,对么?”

点点头,周云略有所思道:“一处有几个老部下能认识我,可在我找你之前,已下令将他们秘密处决。”摇摇钱溢飞的脖子,周云得意地说道,“我把自己档案也偷偷销毁了,连张照片都没留下,呵呵!这也算是未雨绸缪。”

“这就是说,现在一处只知‘菊’,却不知‘菊’究竟是谁,对吗?”

“应该是这样,不过……”周云微微一皱眉,“不过在中美合作所,你们二处见过我的人也不少,想瞒过他们……恐怕要难了。”

“二处的事情你不必担心,老郑知道该怎么做。”

“你是说……郑耀全会把那些人全部……”

“不错,凡是见过你的人,都会被秘密处决,这是我和他交换的第二个条件。”

忍不住打个寒颤,周云怯生生问道:“那……那徐四哥呢?”

“他不会有事,不过这辈子既不能乱说,也不能乱动,恐怕会老死在合作所。”

“噢……”

“他和我一明一暗,以后我要通过他才能和老郑取得联系,也只有他知道唤醒我的办法。否则……我就是一根断线的风筝。”

低头沉吟片刻,周云忍不住连连打起寒颤:“二处会相信四哥不乱说么?”摇摇头,心有余悸又道,“估计四哥的家人已在别人掌控下……唉!你和我,只要被找出其中一个,最终都还是难逃一死。”

钱溢飞没吭声,他死死盯着火堆,眼睛里突然闪出一凛寒光。

“六哥!你……你想做什么?”

话音未落,钱溢飞突然推开周云,一头扑向火堆……

“六哥!!!”一阵撕心裂肺的惊叫传来,焦臭味迅速在破庙中弥漫。当周云手忙脚乱从火堆拽出厉声惨叫的钱溢飞时,一向以冷酷坚毅而自居的她,立刻被吓得六神无主。

“啊……啊……啊……”凄厉的惨叫在山谷中徘徊激荡,他的指甲,深深抠进周云那白皙娇嫩的皮肤。

“六哥!你这是何苦呢?你……你是不是脑子傻了?”望着焦黑面容上那层层的水泡,周云再也抑制不住钻心般的悲痛,抱着几欲昏厥的钱溢飞,放声恸哭,“六哥……呜呜呜……你若有个三长两短,还叫我怎么活?你为什么要折磨自己?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呜呜呜……”

“认……认识我的人……太多……不得不毁掉……保证你安全,这……这就是我和郑……郑……交换的……第……第三个……条件……”脑袋一歪,被周云紧紧握住的手,慢慢垂落……从此,他保存在军统秘密档案中的那张脸,再也不见了……

“六哥……”紧抱住昏死过去的钱溢飞,泪如雨注的周云哭得是昏天黑地,“大不了咱们一起死,可你这是何苦呢?为了不连累我,你这样值吗?你叫周云今后该如何做,才能对得起你六哥!”

天亮时分,一个女人踢掉高跟鞋,扯掉旗袍下摆挽成绳子,将一个面裹厚布昏迷不醒的男人,紧紧背缚在柔嫩的后背。她拄着树枝,步履蹒跚着,一步步走向那高高的山岗。雨水夹杂汗水润湿了她那柔美的长发,汇成小溪,淅淅沥沥淋洒在身后的山路。牙,咬了再咬,泪水擦了又擦,实在挺不住时,她只是默默说着一句话:“六哥……周云不会离开你,这辈子都不会,陪着你生,陪着你一起死……”

雨越下越大,在枝叶摇摆的“沙沙”声中,隐隐传来阵阵凄凉婉转的悲鸣……


钱溢飞消失了,在多方势力积极查找下,仍然渺无音讯,就好像从空气中蒸发了。他到底是死是活,已成为国共双方共同关注的话题。

“六哥不见了……六哥不见了……他到底出了什么事?”捏着手下送来的情报,冷汗一滴滴溅落在杨旭东那中校肩章上。

赵简之叹口气,神色愈发凝重:“老杨,据罗大舌头所说,在破庙中只发现一堆灰迹,还有双高跟鞋。除此之外,并无任何线索。”

“放屁!连那废物的话你也信?他除了吃喝嫖赌还能干什么?我不管!不管!你告诉他:三天之内,若还找不到六哥的确切消息,我不管他是谁,立刻枪毙!”

“老杨!你冷静冷静!枪毙罗大舌头管个屁用?那就能保证六哥安全吗?如果六哥根本不想让人找到,你着急又有什么用?”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杨旭东真是急了,他食指点着天棚,在屋里团团乱转,“他把自己兄弟都给我了,还会算信不过我?六哥是什么人?啊?他是什么人?他害过自己兄弟吗?啊?他撇下过自己兄弟么?这话你放在别人身上我信!可你要敢说六哥……”掏出手枪往桌面上狠狠一拍,“我杨旭东敢用脑袋和你对命!”

赵简之也急了,是男人都有三分血性,他两眼血红,不甘示弱地掏出枪,大声叫道:“妈个X的!二处上下只有你杨旭东担心六哥?难道我赵简之就不是六哥的兄弟?你瞪什么眼睛?我告诉你杨旭东:要论谁跟六哥年头久,谁和六哥更亲!有我赵简之,还轮不到你杨旭东!不服是不是?不负咱就操家伙外面说话!”

“奶奶的!谁怕谁呀?和我杨旭东叫板,你他妈还不够格!”转身紧走几步,一脚踹开房门,指着泥泞的场院,杨旭东咆哮道:“给老子出来!今天谁服软,今后就别站着撒尿!”

这可到好,保密局两位头头为个失踪的钱老六,居然不顾身份大打出手。照毛齐五的话说,那就是老六带过的兔崽子,现在全疯了,除了把他们枪毙,根本没办法叫他们消停。

保密局快要炸了庙,而中统呢?中统老板被蒋中正叫过去,先是劈头盖脸臭骂了几个小时。当蒋中正骂累了,饿了,想起该吃饭的时候,中统老板那张脸上,早已没有了人色。顶着一身臭汗,灰突突钻回自己那一亩三分地,中统老板立刻召集手下,把老头子泼在他身上的怨气,又完完整整倒给那群一脸霉气的属下。随后,这些灰头土脸的属下,又各自返回驻地,把那些还在睡梦中的下属,怒气冲冲“请出”了被窝……

局势越来越复杂,国共双方的胶着,已不仅仅停留在正面战场。面对国民党内部那种种丑态,零号却连半点儿笑容都露不出来。接到有关钱溢飞的最新消息后,零号冷静地询问段国维:“他果真消失了?你们没有扩大搜索范围?”

“该做的我们都做了,就差没出四川。说来也奇怪,他到底能去哪儿呢?连保密局、中统都没他消息。”

夹着香烟,眉头紧锁,零号一言不发。

“老孟,看来凭咱四川一地之力是不行了,要不……咱们请示省委上报中央?举全国之力,我就不信找不到他‘鬼子六’!”

“只有这样了……”点点头,将香烟按在灰缸中狠狠拧灭,“现在,已不是咱们丢不丢人的问题,而是尽早发动群众,彻底铲除这个祸害!否则,我们将是对党犯罪,对人民犯罪,对历史犯罪!”

几个星期后,由中共中央签发的1946年“密”字X号令正式下达四川省委。内容不详,只是有心人在结尾处看到十六个红字:“就地击毙,格杀勿论,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三个月后,1947年2月,从山城城关码头的渡船上,走下个年轻女人。她身着蓝布棉袍,足蹬一双圆口绊带布鞋。她很漂亮,属于那种被男人一瞥,就能深深印在心里的女人;她很憔悴,岁月的沧桑深深雕琢在原本娇嫩的脸颊上;她扭过头去,默默望一眼身后衣衫褴褛相貌丑陋的疤面随从,目光中隐隐流露出无尽的酸楚……

一个满身污秽面容呆滞的孩子跪在码头,哆嗦着弱不禁风的身体,高举着双手,在他膝前那口破碗中,零零洒洒填着几块毛票。

一串晶莹剔透的口水滴落在碗中,孩子那含糊不清的唇齿中,隐隐呢喃着:“爸爸……爸爸……”身体剧烈地抽搐,乌黑的小手伸向阴霾的天空,“血……血……好多的血……爸爸……流……好多的血……”

女人的眼睛湿润了,她站在孩子身边,手帕在指间反复纠缠,直至将白皙的手指拧成青灰。

疤面汉子悄悄走到她身旁,看看她那充满苦涩的愁容,慢慢摘下毡帽,从夹层中摸出十块纸币,轻轻放进孩子的碗中……“走吧,”一声叹息,疤面汉子低声说道,“咱们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女人没说话,双手捧心,慢慢跟在疤面男人身后,一步一回头,眼里全是泪。

“爸爸……血……血……流……好多好多血……”

一缕阳光从乌云裂缝中挤出,洋洋洒洒,照在城关码头那遍布垃圾污物的水面。波光粼粼,水面一荡一漾,将两岸锦绣的江山,映出无数个碎片……

1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