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602.html



民国三十年(1941)二月六日农历正月十一 法国维希郊外


在柏林,国民革命军第七十八集团军的代表团在柏林高调的与德国政府会谈的时候可不止卫平一个人在欧洲忙活,这不,为维希郊外的一座美丽的中世纪庄园里,漂亮的张秋小姐正一身旗袍的坐在壁炉旁,而他的对面坐的则是现在法国政府的领袖——贝当元帅。


虽说历史对于贝当的评价不尽相同,可是却无法掩盖一个事实,那就是,这位法国元帅绝对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贝当是一个天主教农民之子,普法战争期间,年仅十五岁的他便与许多法国少年一样拿起武器为他们的皇帝,为他们的国家而战,战争结束后的 1876年加入法国陆军1878年毕业于法国著名的圣西尔军校。1888年毕业于高级军事学校,曾任该校战术教官,积极主张防御作战。在1914年开战时,贝当是一个正待退休的上校,战争开始后被升为任旅长、师长、集团军司令,先后参加马恩河会战和阿图瓦、香槟等战役。


1916年2~5月,任凡尔登要塞司令,在带有决战性的凡尔登战役中,固守要塞,战功卓著,成为法国英雄,被称为“凡尔登的救星”。后任中央集团军群司令、法军总参谋长。1917年5月取代尼韦尔任法军总司令。翌年晋升为元帅。战后,任最高军事委员会副主席。其间,一度兼任陆军总监。后来又任防空总监、陆军部长。力主构筑马奇诺防线 ,实行消极防御。


在二战爆发后,老元帅被法国的政客们当作是救心丸使用,可是面对法国已经崩溃的局面,面对已经无法收拾得惨剧,面对那些只顾这争权夺利的政客,老元帅没有选择抵抗,他选择了任何的一个职业军人都不愿意选择的道路——投降。对于他个人,其实有很多的选择,去美国、去英国、去非洲,不管是去哪里,不过是到了哪里,贝当元帅都将受到上宾的待遇,可是呢?为了人民、为了国家,他没有走,他选择以一个“叛国者”的身份留在法国,希望凭借自己仅有的声望与能力来维护法国,这也是后来历史上戴高乐不顾一切的赦免贝当的原因。


老了,真的老了,已经八十五岁高龄的老元帅真的有些老态龙钟了,在壁炉边盖着毯子坐在那里和我们许多人家里的老人都没有多少区别,眼神中少了许多的锐利,多了些许的迟钝,动作多少也开始有些麻木,但是,贝当元帅毕竟是一个有着强劲的体魄的军人,即便是古稀之年,精神头还是有的。


“张小姐,老实说,你的年纪和我的曾孙女都差不多,可是你们两个人在选择道路的时候却做出了截然不同的抉择。”看着对面的张秋,贝当元帅不禁想起了自己那不懂事的小曾孙女,其实张秋的年纪实际上要比贝当的曾孙女大许多,只不过是欧洲女孩发育的太好了吧。


“谢谢元帅阁下的赞赏,其实有时候我也希望可以做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小女孩,无忧无虑的过日子,可是实际上呢,我们的国家正在承受战争的洗礼,内忧外患不断,在这样的情况下,只要我的血液还没有冷就一定会为了国家,为了民族尽自己的一份力的。就好似元帅阁下您一样,为了法兰西国家和法兰西民族,你抛弃了自己的荣誉,坚定的留在了法国不也是一种艰难的抉择吗?”高高的帽子谁都喜欢,张秋把贝当的帽子戴的高高的才好谈其他的。


“张小姐,谢谢,谢谢你的这番话,你知道吗?现在的法国人民都称我是叛国者,很多人恨不得把我杀掉吃我的肉,可是他们谁又知道我从一开始就主张对德国发动主动地进攻呢?我是一个崇尚防守的人。可这并不表示我不会进攻,早在1938年底的时候我就已经开始制定对德国的先发制人的打击的准备了,可是呢?这个混蛋的政府居然将我调离了。直到他们坚持不住了才又把我请回来,可是我能做什么呢?什么也做不了,我只能用投降为法兰西保留一点点地元气。”贝当元帅十分无奈的说道,似乎现在就是一个老人在向一个完备讲述自己的历史,。


“可是,元帅阁下,我一直以来都不是很明白,为什么您不走呢?以您在法兰西军队中的影响力与地位,不管您是去英国、美国或者是法属北非您都将受到礼遇,可是您却留下来了,投降难道就不能让别人来做吗?”


“别人?除了我有谁有能力让整个法兰西的军队和人民放弃大规模的抵抗?那些笨蛋政客?算了吧,张小姐,只有我才有能力让法国退出战争,虽说这并不光彩,可是我的人民还在,我的国家还在,工厂、城市还在,几百万随时可以组织起来的战斗人员还在,只要有这些,加上法兰西人民骨子里的那份骄傲,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民族就永远不会灭亡。”贝当十分骄傲的说,这些理由一直以来都是支撑着他的动力。


“可是元帅阁下您并不甘心失败,所以你就秘密的支持在法属北非的拿破仑四世的法兰西第三帝国,就好像你通过我们公司将大量出口到中国的粮食等物资遗失在北非的海岸一样吧?”其实通过全面的接收波兰国家的情报网络,七十八集团军也接收了与许多欧洲国家进行高层联络的渠道,这就使得我们张秋在某些场合可以畅所欲言。


“张小姐,法兰西需要的是英雄,我就是在为这个民族早就一个英雄,我不行了,老了,招牌也到了,可是北非的哪个年轻人不同,他年轻,有朝气,有能力,有才华,可能的话他可以带给法兰西国家五十年的国运,这就是我需要的,我需要这个国家在最不可能的情况下取得更大的胜利,这也就是这一次我找您来的目的所在。”贝当终于说出了自己紧急约见张秋的目的。


“元帅阁下,从我个人的角度,我是十分愿意为您效劳的,不知道您需要我做点什么事情呢?”张秋霞着说道。


“张小姐,你应该很清楚,在过去的五十年中,法兰西的兵工厂似乎就没有一天停止过生产,所以说在现在的法兰西国家的军火库中存放着近乎天文数字的武器装备,其中一部分先进的武器装备让德国人拖走了,可是他们中的绝大多数还在,所以大量的老式武器还在德国人的监视下进行销毁,可是这个速度是永远也无法抵消法兰西秘密储备的速度的,现在的问题是我们怎样将这些武器是用掉,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张小姐。”


“我当然明白元帅阁下的苦心,您这是想让我们帮助您将这批武器也遗失在法属北非的海岸是不是?”


“张小姐,你知道吗?和聪明人打交道是最舒服的,这一次我希望张小姐能够在北非遗失足够一百万军队使用的武器装备,作为回报,法兰西的兵工厂会以废铁的价格出售给贵国同等数量的武器,不知道张小姐的意思怎样?”倒不是贝当大方,反正德国人早晚都要销毁这些东西,还不如让这些东西有点价值。


“那就谢谢元帅阁下的慷慨了,不过您也知道,足够一百万人装备的武器想要遗失在北非的海岸是一件十分不容易的事情,所以作为掩饰,我们希望可以从法国进口一批设备,不知道元帅阁下是不是也愿意帮忙呢?”法国武器?不要开玩笑了,在武太行的眼睛中法国生产的常规武器和垃圾差不多,即便是运回了国内大多数时候也只能作为储备封存在仓库里。


“购买设备?张小姐,以你的能力,购买设备这样的事情应该不会求到我这里吧?”贝当很清楚张秋的能力,现在的欧洲几乎没有什么东西是张秋得不到东西。


“如果那么容易办到,我哪里会来麻烦元帅阁下您呢?我们已经订购了法兰西国家境内几乎所有能够买到的发电设备用于恢复国家的电力供应,可是中国太大了,人口也太多了,所以说,我们希望元帅阁下可以改造者名单上的几处老旧的电厂并将替换下来的设备出售给我们,当然了,我们会使用德国马克或者是美元支付给贵国新设备的款项。”恢复中国的电力供应只是一个幌子,在另一边武太行取得了大量的生产离心机的核心技术,这就需要大量的电力供应,所以说武太行希望在最快的时间内,最好是苏德战争爆发前将电厂建起来,这就使得张秋无法等得及新设备的出场,所以除了购买了整个欧洲的库存设备之外我们也开始购买正在运行的电厂的“报废设备”


“这不可能!”贝当元帅轻轻的扫了一下桌子上的小纸条立即说道,倒不是贝当元帅不愿意帮忙,只是贝当元帅发现张秋的这张单子上几乎涵盖了法国三分之一的电厂,这还不算什么,由于这些电厂大多数时候都是在提供生产所使用的动力电,一旦出售了这里的发电设备就意味着整个法国一半的重工业企业的停产。


“难道尊敬的元帅阁下就这么希望法兰西的工厂为侵略者生产杀人的武器?”张秋沉声说道。


“我!”贝当无语,他怎么不知道现在法国的工厂几乎都接受了德国的订餐位德国生产各种物资,而这些东西又直接的或者是间接的支持了德国的战争机器的运行。


“元帅阁下,大型发电厂的定期停机检修也是应该的,再说了,法国不是还有很多的民用电力可以调用吗?您难道就你不希望北非的法国军队更早的地得到您支援的这批武器装备吗?”


“张小姐,这是威胁吗?”


“元帅阁下,不要开玩笑了,我一个小姑娘家家怎么能够威胁得了叱咤风云的法国陆军元帅呢?”张秋抛出了一个十分“委屈”的表情。


“好吧,我答应你!”贝当永远也不会知道从某种意义上他加速了中国核武器的发展速度,使得武太行不再担心自己手中的四枚核弹用完了以后就几十年没有核武器可以使用了(由于只携带了四颗核弹的核装药穿越,所以武太行目前手中只有四枚核弹)。


“谢谢元帅阁下的帮助,中国人民是永远不会忘记是阁下为他们带来了光明的。”


……


民国三十年(1941)二月六日农历正月十一晚 荷兰 阿姆斯特丹 皇宫


在过去的一年的时间中,在威廉敏娜女王的带领下,荷兰国家和人民终于避免了被德意志第三帝国奴役的命运,可是新年的到来却没有给荷兰带来多少好的希望,这不,现在的威廉敏娜女王就在发愁呢。


原来,荷兰是一个以农业为主的欧洲国家,工业并不发达,重工业就更加的不敢恭维了,所以说以其本国的工业实力很难为军队提供足够的武器弹药的补充,现在还可以,可是一旦再一次爆发大规模的战争就很难说了,加上英国现在对荷兰并不友好,这就使得荷兰从海上得到武器和原材料的补充变得十分的困难。


至于陆地上,四周都是德国以及其仆从国,虽然荷兰与德国已经签署了停战协议,可是这并不表示德国机会让武器装备轻易的流入荷兰,现在荷兰从欧洲得到的武器大多数都是使用高价从一些有背景的人物手里买来的,价格嘛,自然是高得离谱。


就在威廉敏娜女王为上哪里找钱来购买更多的武器装备的时候,首相吉尔来到了皇宫,“我伟大的女王陛下,我刚刚收到了我们的东方朋友来的一份电报,我估计女王陛下会感兴趣,所以说我就赶来了。”吉尔首相的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容。


“什么事情?我得首相,我已经很久没有看到你的笑容了。”


“女王陛下,中国人愿意为我们提供足够五十万人使用的武器装备和配套的弹药,而价格,是十分合理的价格,我们的财政完全可以承受的价格!甚至,甚至不需要出钱的合理价格。”


“中国人?我的首相,我不是很明白你是什么意思?”


“女王陛下,我们的迪克少将的部队在中国遭受了惨重的损失,光是人员损失就高达两千五百人,武太行将军决定每人支付一万美元的抚恤金,而这批武器就是顶替抚恤金给我们的,我觉得很合适,就答应他们了!”


“很好!吉尔,你做得很对,但是也不能亏欠这些家属,每位家属再送去和一万美元等值的国家债券吧。”毕竟这是人家的卖命钱,虽说荷兰已经抚恤过了,可是威廉敏娜女王可不是那种贪图小利的人。


“不过女王阁下,中国人还有一个附带的条件。”


“附带条件?我的首相,说来听听?”


“中国人希望可以接手王国在亚洲,美洲,非洲等地区的情报网络,作为回报,他们将支付给我们一亿人民币的中国国家债券。”其实吉尔首相很清楚,由于战争的影响和财政的问题,除了欧洲和北美,荷兰国家的情报网络已经几乎停滞了,这样下去,即便是不给中国人也会自动的瓦解的。


“好吧,我的首相,这件事情你就全权负责吧!至于一亿美元的中国债券,让国家银行出力吧!”


“是!陛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