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弹嗖嗖 子弹嗖嗖 第四十七章

怀旧连长 收藏 7 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5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53/[/size][/URL] [内容简介] 先是中山门,水西门被毁,后光华门接踵陷落。 大队日军从各门涌入,逐巷扩展战果,与守军展开激烈的巷战,逐街逐巷地争夺,一时间,城内大乱,阵前的山沟里小径旁,到处是两军的尸体,钢盔,枪械,车仗,一时两军的阵线也是犬牙交错,战成了白热化的胶着壮态,田仲平带着自己的队伍退守雨花台,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553.html


先是中山门,水西门被毁,后光华门接踵陷落。

大队日军从各门涌入,逐巷扩展战果,与守军展开激烈的巷战,逐街逐巷地争夺,一时间,城内大乱,阵前的山沟里小径旁,到处是两军的尸体,钢盔,枪械,车仗,一时两军的阵线也是犬牙交错,战成了白热化的胶着壮态,田仲平带着自己的队伍退守雨花台,倚托山崖布阵,田仲平说,“弟兄们,咱们的弹药不多了,省着点打,擒贼先擒王,专瞄那些穿马靴,披绶带,挂指挥刀的小鬼子打啊,那些狗日都是中级军官,把他们给干死了,鬼子的队形就乱了,乱了就好收拾了。”经田仲平这一提醒,很多士兵尤其是那些阻击手纷纷将准星瞄准了这些对象,这招果然灵验,嗖的一声,一个躲在崖石后边的阻击手照准了一个披着绶带的鬼子军官射出了愤怒的一枪,子弹夹着劈开空气的声响,一弹中的,将那军官当场打死,再看前边半山腰的冲上来的鬼子的队伍立时就散了,田仲平一声高喊,”哒哒哒,所有的轻重机枪,冲锋枪,长短步枪,一起冲着山下开火,一阵暴雨似的子弹倾泻而下,山腰上的鬼子们顿时被打得晕头转向,哭爹喊娘,纷纷掉头鼠蹿。田仲平派出的大刀队,拦腰将这帮鬼子给截住,举刀就是一陈横劈,很多鬼子的还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就已经尸首分家。

但这种局部的胜利,并无法从根本上扭转中国守城部队已定的惨败局势。日军的九路大军已相继涌入城内,一拨刚被压下去,另一拨又会接踵而至,无穷无尽,无休无止。眼看包围圈在一点点收小,中国守军的战士们已经筋疲力尽,唐生智万般无奈,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终于亮出了蒋介石给他的撤退令,蒋介石在临坐飞机离开南京的时候,告诫唐生智万不得已,不可出示撤退令,以免造成不必要的混乱。为了防止撤退令一出造成大的混乱,唐生智的确做出了一些详细的安排布署,规定:野战部队向城南皖渐赣地区突围,突围后靠拢第七战区部队,而司令部、炮兵、战车兵、运输兵、通信兵、宪警部队并义勇军、补充兵及战人员分六批渡江,到浦口靠拢胡宗南第一军,渡江指挥官分别是佘念慈,邵有昌,萧山令,宋希濂何志浩五人担任,唐生智还安排卫兵,用了五百现款买了二十桶汽油,等司令部一撤出,就火烧南京城。

尽管做了以上安排,可撤退令一出,问题还是出现了,并且局面一下子混乱得不可收拾。正当撤退令下达之时,日军的前锋已从光华门、水西门、中山门冲入城内,虽然人数不多,可足以扰乱军心,城外的各路人马唯恐被孤立,纷纷退回城内,这样一来,城内的守军就被冲散,也开始纷纷撤出阵线,整个南京,城内秩序顿时大乱,一时间官不知兵,兵不识官,直接导致撤退令根本下达不到各部队,本应该向南突围的野战部队除了第六十六师、第八十三师外,其余各路皆未接到撤退命令,都以为江边有船等着接送呢,纷纷涌向下关码头,千军万马,人呼马咬,整个南京一下子就乱了套了,大路小路塞满了人员车辆,行动极为困难,尽管宋希濂率部封锁挹江门,甚至下令用机枪扫射,可终究也无济于事,这一拨刚被打回去,下一拨又涌了上来,甚至有人开始从城墙吊下绳索,顺着绳滑下逃命,人的情绪几近疯狂。连唐生智的车队也给人群挤在了半路,动弹不得,唐生智只好打电话调来田仲平率部护送他到江边煤炭港海军码头,终于到了江边码头,田仲平一看,我的妈呀,眼前的情景简直混乱到了极点,灯火阑珊的江边,到处是人头攒动,数十万的人堆集在一起,大人小孩,士兵,老百姓,你挤我拥,黑压压的沿江挤拥着,江中却只能几只小火轮,二三百只民船在来回往返运送,每往返一次,足足得花一个小时,每当有船靠岸之时,成千上万的人潮水般争相上挤,很多人被挤落江里,甚至有些士兵为了争船,相互开枪射击,光线凄迷的江面上,到处混杂着叫骂声,哭喊声,枪炮声,一些没有挤上船的人情绪已经失控,有人已开始用石头、刺刀,钢刀等各种工具,砍断电线杆,有的士兵还爬到了房顶,折掉房顶的椽子和顶梁,甚至卸下门板,几乎一切能漂浮的东西都被拉扯出来,投到江上,然后一些会水不会水的人们竟相跳上那些用尽全力搜索到的漂浮物上,奋力晃动双臂,迎着江浪,驶向江心,起风的江面上,突然浊浪涛天,那些在漂浮物上行进的本来就显得渺小得成了黑点的人们,在一个浪头打来之后,就彻底消失。

唐生智看到眼前的混乱场面,一时也是无计可施,“撤退令不是明明作了详细的安排了吗,这场面怎么还是混到了这种地步?”

副官一脸的悲伤,却又无可奈何的把情况回报了一遍,唐生智沉默了半天方开口道,“我唐某带兵数十年,大大小小的战争经历了数百场,只以今天这次失败最为狼狈,我对不起国人啊!”

逼官说,“司令,时间紧迫,上船吧。”

唐生智长叹一声,“唉,走吧。只是我要各位记住战争不是在今日结束,而是在明日继续。我要今日所有看到这场面的诸位记住今日之耻辱,为今日牺牲的三军将士百姓复仇。”说吧,唐生智又是一长叹,“上船,”众人将其搀扶上船。

夜里十点多钟,船到浦口,唐生智率众登岸行至花旗营,却突遭日本国崎支队前锋的伏击,田仲平率部队奋力杀出一杀血路,死保唐生智,掩护队伍折道向东,朝扬州进发。一路上天黑路陡,唐生智已年过半百,又长时间的养尊处优,身体发福,再加上前不久刚大病一场至今还未康复,所以走了一段路之后,已是张嘴大喘,双腿如灌了铅一样,迈不开步,田仲平派人从一山村农家找了辆拉粪用的地板车,那地板车的牛屎还没有全干,散着浓浓的牛粪的臭味,刚一开始,唐生智是说老天爷也不愿意坐上去。以他唐生智的身份,想想就是在几天前,他还是何等的威风,座下的座骑那可是从国外进口过来的高级小轿,而现如今你让他坐这沾着牛屎的地板车,这不是纯心埋汰人吗?可谁又有更好的办法呢,不坐,行,那就跑着吧,又咬牙走了几里山路,唐生智实在是不撑了,咬咬牙,说,“仲平啊,车呢?”

田仲平说我让一个士兵在后边拉着呢,唐生智又是一声长叹,“拉过来吧,我实在是走不动了。”

田仲平心里直骂,操,你这不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吗,这个节骨眼上能有个车坐就不错,你还装哪门子的逼啊,有本事,你别坐啊,可这话嘴里能说吗,就吩咐士兵把车拉过来了,扶唐生智上了地板车。

唐生智带队一撤,日本军队随于于1937年12月攻陷南京城,在城里进行了惨绝人寰的大屠杀,南京城三十多万人被害,当时的一个日本记者目击了日军在南京的暴行,他写道:“码头上到处是焦黑的死尸,一个摞着一个,堆成了尸山,在尸山间五十到一百个左右的人影在缓缓移动,把那些尸体拖到江边,投入江中,呻吟声,殷红的血,痉挛的手脚,夜哑剧般寂静,给我们留下了极深刻的印象。”

南京失陷后,日本法西斯越发加紧了对中国的进攻,而国民政府却单纯地依靠政府和军队的片面抗战路线,根本无法阻止日军优势火力的疯狂进攻,接着徐州等地也相继失守,当年十月,广州、武汉也被日本占领,至此,中国失去了华北,华中,华南大片领土,日本基本上占领控制了中国的外围海岸线、重要铁路主干线及其他的重要的铁路支线及一些吞吐量较大的港口、码头。但日本方面它自身的问题也接踵而来,迫于战线太长,兵力,财力,物力,和我国抗日根据地的严重威胁,日军基本上停止了对正面战场大规模的进攻,而中国方面,正面战场的连续败退,抗日力量又非经过一个相当长时期的艰苦斗争不能打败侵略者,于是抗日战争进入了战略相持阶段。

南京失陷后,大后方素有雾都之称的重庆成为战时的陪都,于是中日进入了暂时的对峙状态。

而田仲平一时也无法回到山西,只好暂时留在湘西和江南敌后山区开展游击战争。

国民政府经过几个月的努力,一些重要的工厂、学校也完成了迁移,西南联大在云南昆明成立。

于是这才有了田仲平经过多方打听之后发电报给郝海东要接小怡回云南读书这一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