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督梦游记 都督梦游记 失而复得的对讲机

du35979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7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71/[/size][/URL] 1991年春天,我在大队担任报务班长的时候,发生了对讲机丢失的风波。 我那个时候已经是一名老兵,虽然报务班只有我自己,只有在春季、秋季森林防火的时候,才有兼职的报务人员,但不影响我是一个班长的事实。我自己拥有一件小小的办公室,同时也是我住宿的地方,和支队联络工作的时候,这就是机要室,不允许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71/


1991年春天,我在大队担任报务班长的时候,发生了对讲机丢失的风波。

我那个时候已经是一名老兵,虽然报务班只有我自己,只有在春季、秋季森林防火的时候,才有兼职的报务人员,但不影响我是一个班长的事实。我自己拥有一件小小的办公室,同时也是我住宿的地方,和支队联络工作的时候,这就是机要室,不允许别人无事随便地进入,一般的情况下,怎么能发生对讲机丢失的事件呢?这也是我始料未及的。

就在一天的上午,大队统一搞卫生。刚刚分至大队不久的新兵热情地帮助我们这些小办公室的老兵们擦玻璃,来报务室的两名新兵干活非常利索,来了就打水,擦玻璃,收拾屋内的卫生。说实话,由于已经快是三年的老兵了,平时的时候也不怎么注意搞卫生,弄的屋里乱七八糟,幸好有新兵来帮忙,要不我这“猪窝”没年头能清洁起来。

新兵热火朝天地干着,我继续手头的工作,那时候支队配给每个大队三台新型的对讲机,用于和驻地林业局的森林防火指挥部进行通讯联络,这样有利于火情、防火工作的及时沟通,做到警民联手共同为林业保驾护航。办公桌上除了安放着一部单边带电台外,还有一部台式对讲机,另外三部对讲机就放在我的办公桌的抽屉内,只有发生火情执行任务的时候,才由队长、分队长佩带,进行战时的联络。

快到吃中午饭的时候,当开饭的哨声响起,两名新兵的活也快干完了,我说吃完饭再把剩下的活干完吧,咱们现在去吃饭,我办公室就不锁了,你们吃完饭直接来就可以了。新兵下楼了,我将办公桌的抽屉锁好,顺手放在了桌子上,我也急冲冲地去食堂吃饭。

吃完饭后,回到报务室,新兵已经将剩余的活干完。我接着开始了下午的执机工作,由于林业局防火指挥部没有多少的业务和我们联络,(除了有火情发生)我们的台式对讲机基本上处于监听状态,时常里面传来森林指挥部的人员和下面林场联络的声音,并没有和我们部队有什么联络的事情,这样也很好,说明我们辖区没有森林火灾发生!

支队的电台也是例行公事地到点进行联络,没有什么大的事情通知,有的也只是一些小小的事情。我几乎天天这样的状态生活着,习惯了定点定时的作息时间,也丝毫没有感觉将有一场风波来临。

搞卫生过去的第三天,大队的一名新兵突然失踪了!这个新兵恰好是帮我搞卫生的两名新兵之一,领导分析可能因为想家,私自离队回家了,我听了消息也没有在意,毕竟也有忍受不了部队严格纪律和艰苦的训练、略显枯燥的军营生活而选择逃避的事情发生。我回到屋内,不经意地打开抽屉找东西,赫然发现三部对讲机丢失了两部,我的头“呼”地大了起来,那可是每部价值3000多元的军用物资啊,丢失了还得了?!就是队长也要受到处分的啊。我急忙去找正在研究找新兵的队长,“报告”!我站在队长的办公室门口,“进来”!我急忙推开门说道:“队长,咱们对讲机丢失了两部”“这怎么可能?”队长说道。“我也不知道啊,对讲机没有翅膀,却不翼而飞了”。

队长让我别着急,先回去仔细想想这几天都谁接近报务室和对讲机了。我回到报务室,正好队部的通信员小张来了,我和他说起这件事,我说除了前天两新兵来帮我擦玻璃来着,其余没有别人来啊,只有逃跑的那个新兵看见我开抽屉,看见里面有对将机了,但我抽屉锁好了啊。小张问 我钥匙随身携带了吗?我一回忆,刷的冒出了冷汗!我把钥匙随手放桌子上了!我说。小张说,那基本上可以肯定是他拿走的,正好他不愿意在部队呆,顺手牵羊的事情可能做出来。

我和小张基本锁定是逃跑的新兵所为,马上将情况告诉队长,队长一听,也认同并决定明天立刻起程,去那名新兵的家乡,找到那名新兵,情况就明朗了。

第二天,队长和通信员小张踏上了奔驰的列车,去找回逃兵,还有那丢失对讲机的谜底。他们走后,我的心是忐忑不安,可以用度日如年的感觉来形容。日子在煎熬中一点点的过去,虽然只有短短的三天时间,我却象过去了半个世纪。

队长他们终于回来了,带回来了那个逃跑的兵,同时也带回了那两台对讲机。失而复得的心情真是格外的惊喜,兴奋的我难以用语言来说明当时的心情。通过小张的叙述,我了解了整个追逃新兵的过程,我重要想了解他为什么要拿对讲机,怎么到手的问题。小张说这问题也和新兵求证了,原来新兵在帮我搞卫生的时候,看见我的抽屉里有对讲机,他早想要偷着回家了,正好看见对讲机,觉得很好玩,恰好我将钥匙放在了桌子上,他吃完饭先回来的,发现了放在桌子上的钥匙,趁没人就把对讲机偷了出来,先藏在大队的院子堆放的木头垛里,在大队观察了一天,看我没有反应,第三天早晨就私自离队了。

我没有怪罪那名新兵,我知道如果我能够小心的防范,遵守规定将钥匙放在身上,将报务室的问锁好,就不会发生对讲机丢失的事件了,这怪不得别人。

那名逃走的新兵被大队关起了禁闭,我也没去难为他,毕竟我们有缘能从不同的地方,来到同一片土地上同一个军营服役,我何必因为他的无知而难为他?有部队严格的纪律管束他,改造他就可以了。后来,他解除了禁闭,再后来, 他又一次的逃跑,部队只好开除了他的军籍......

而我,从这件事情上也吸取了教训,不能马马乎乎,否则历史还会重演。正如那句老话所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