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督梦游记 都督梦游记 战地恋歌

du35979 收藏 0 107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7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71/[/size][/URL] 战地恋歌   老山前线,强子率领着他的侦察小分队在莽莽丛林中行进,此行的战斗任务是摸清越军在前沿的哨卡位置。强子是这个侦察分队的队长,他一双黑黑的浓密的眉毛下面,是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眼睛虽然大,确实一双单眼皮,目光显得沉着冷静,脸上的线条棱角分明,略显厚重的嘴唇使他多了些许稳重感。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71/


战地恋歌

老山前线,强子率领着他的侦察小分队在莽莽丛林中行进,此行的战斗任务是摸清越军在前沿的哨卡位置。强子是这个侦察分队的队长,他一双黑黑的浓密的眉毛下面,是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眼睛虽然大,确实一双单眼皮,目光显得沉着冷静,脸上的线条棱角分明,略显厚重的嘴唇使他多了些许稳重感。

丛林里静悄悄的,空气仿佛凝结一般,有点沉重,战士们彼此可以听到沉重的呼吸。新战士小毛端着冲锋枪走在队伍的最前面,突然,小毛象中了邪一般,或者说仿佛被电击了一样,停住了前进的脚步,就象一尊雕像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强子知道他遇到麻烦了,挥挥手,示意其他人隐蔽。强子蹑手蹑脚走到小毛身边,眼睛盯着小毛的脚下。小毛的汗滴已经从脸上滴落在那双军用胶鞋上,他的脚下赫然踩着一个地雷!

强子指指小毛,摆摆手,又指了指自己,表示小毛不要动,他来拆除地雷。强子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地蹲下身来,用手轻轻地扒开地雷上的浮土,掏出军用匕首小心翼翼地拨开地雷上的保险装置,用眼神示意小毛将脚移开,就在小毛将脚移开的瞬间,强子迅速地将保险栓插进保险装置。小毛移开双脚之后,双眼紧闭,牙关紧咬,等待着死神的判决。此刻的时间似乎凝固了,过了许久,小毛缓缓地睁开双眼,看见强子正在他的面前冲他微笑。小毛长长地出了口气,在鬼门关打了个转转回来了,忽然间小毛感觉有点冷,那是内心深深地感受到死亡威胁后真切的感受。同时他也感觉心头很暖,有这样生死与共的战友并肩作战还怕什么呢?

小分队继续在潮湿的森林里行进,浓密的树叶遮住了百分之八十的阳光,微少的阳光穿透树冠。一缕缕地照射在小分队队员的脸上、身上。二虎此刻的心里有些想家,想起老家的那些山山水水,老家的林子也是这样茂密,二虎还清晰地记得孩提时经常去森林里捉迷藏的事情,森林里的阳光也是一缕缕的,色彩斑斓。小伙伴在林子里嬉戏玩耍,阳光也映在脸上、身上。可此时,为了保卫祖国,二虎所在的部队开赴老山前线,穿梭在森林的二虎怎么也找不到孩时在森林里玩耍的感觉,心中感受的是对越南侵略者的无比仇恨。

在远处前面不远的无名高地上,隐隐约约有人影晃动,传来阵阵的话语声。小分队迅速卧倒匍匐前进,强子那出望远镜,镜头里出现了三个越南军人,正在肆无忌惮地聊着天,时而叽里哇啦,时而哈哈大笑。强子移动了一下望远镜,出现了一个修建在半山腰的工事,里面做着的军官正悠闲地抽着烟。强子掏出本子,详细地纪录下越军工事的位置,画好坐标,军队战斗建制。纪录完,强子再一次拿着望远镜确认一遍,突然,在敌军指挥所左下方突起的岩石下面钻出一个人!仔细一看,那不是什么岩石,而是敌人的暗堡!强子倒吸了一口凉气,好玄啊,这么重要的情报没掌握,那后果太可怕了!

强子又认真地搜索了一遍,确认再没有暗堡了,重新拿出本子,标上了暗堡的位置。任务完成,小分队沿着来路返回到驻地,回来的路上没有碰到什么危险,大家的心情也高兴了许多,一路上,小毛似乎有话要说,但始终没有说出口。到了我军的控制范围,大林竟兴奋地吹起了口哨,因为这是他和小毛第一的侦察任务,这回分配到强子的侦察小分队,对他俩来说是很荣耀的事情,在后方集训的时候,大林和小毛就听说强子的侦察分队是全军属一属二的标兵分队了,多次圆满地完成艰巨的任务,终于能和强子他们并肩战斗,能不让大林兴奋吗?

强子回来后将侦察结果上报司令部。就在侦察分队的队员都在休息的时候,小毛找到了强子。小毛用感激的眼神望着强子说:“队长,谢谢你救了我”。强子用宽阔的大手拍了拍小毛的肩膀,“傻兄弟,换了别人也会一样去做的,因为,我们是亲密无间的战友”!小毛咧咧嘴,心头一酸,眼睛红了起来,有种想哭的念头。“队长,你看我第一次执行任务就碰到这样的事情,影响了咱们的侦察,我….”小毛内疚地说。强子爽朗地笑了起来:“小兄弟,我第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还不赶你呢,你表现的很镇定,你要一慌,雷要是炸了,那样我们的任务才失败了呢,”“再说我们是一个战斗集体,我们要永远在一起,哪怕牺牲了,我们也要死在一块”!“下次有任务的时候千万要小心,注意观察。”强子语重心长地叮嘱了小毛一番。

根据侦察分队带回来的情报,很快司令部制定了进攻无名高地的战斗计划,一营负责正面攻击,迫击炮连主攻暗堡,争取第一时间端了他的暗堡,扫清进攻的障碍。由于侦察分队准确的情报,战斗进行的很顺利,以伤亡极小的代价拿下了无名高地,团里给侦察分队记了全团嘉奖,并上报师部为侦察分队请集体三等功。

晚上的时候,侦察分队接到嘉奖的通知,小毛和大林兴奋地跑进防空洞,手舞足蹈地欢庆着。强子也很高兴,打开平时舍不得吃的牛肉罐头,围在用弹药箱子搭成的桌子周围,共同庆祝这个令人振奋的消息。就在强子他们欢庆胜利的时候,宁静的夜空被炮火划破,一道道亮光刺破长空,一颗颗炮弹落在强子他们的阵地。是敌人恼羞成怒地进行报复行动,炸药的威力震得防空洞里尘土飞扬,轰隆隆的响声震耳欲聋,强子掸了掸身上的尘土,笑着说:“敌人为我们放礼炮呢,我们就在这礼炮声中庆祝我们的胜利!”“为了今后取得更多的胜利干杯”二虎说。说罢,大家举起军绿色的茶缸,里面是象征性地到上了水,大林、小毛、宏伟、大亮,二东、二虎、强子齐声说:“干杯”!水在缸子里激荡起来,甚至溅出的水花蹦到了大家的脸上。

战地的夜晚是很宁静的,特别是炮击过后,显得格外的平静。强子一个人来到防空洞外,战壕里,阵地上没有鲜花,偶尔有几棵小草顽强地在炮火中活着。地上的月光是那样的温柔,强子仰头看着夜空中的那轮矫捷的明月,发现今天月亮圆了。许多可爱的战友再也看不见圆月了,强子心中暗暗地惆怅。月缺了可以重圆,可人死了就不能重生,是可恶的越南侵略者打破了这个世界的安宁!本来我可以安稳地在部队服役,或许,现在可以找个恋人了。花前月下是多么浪漫的事。但国家需要我们来保卫,国家才能安宁,人民才能无忧无虑地过日子。为了保卫亲爱的祖国,许多战友正是生命中最灿烂的年华就付出了可贵的生命,而我现在居然还想着谈恋爱?强子摇了摇头,苦笑着继续独自想着心事。

直到身边传来一声:“好美的月亮”。打断了强子的思绪,强子才从沉思中醒来。回头一看,是二虎悄悄地站在他的身边。二虎从兜里掏处两根香烟,递给强子一根,“擦”划个根火柴给强子点上,强子深深地吸了一口,“呼”地吐出了浓浓的烟雾,“是啊,月色真美。如果我们不是在打仗就好了”强子说。“对了,二虎,有对象了吗”?强子问身边抬头呆呆看月亮的二虎。二虎憨憨地笑了:“还没呢,”二虎望着强子:“队长,你有吗”?强子笑着说:“还没来得及找呢,狗日的越南就挑起战火了。”两个人都不再说话,只是仰望着夜空,想着自己的心事。要狠狠地教训这些越南鬼子!强子暗想。

第二天清晨,初升的太阳照着阵地的时候。强子揉了揉肿胀的双眼起身,披上衣服,懒懒地打开一罐雪里红的咸菜,吃着压缩饼干,嘴里干干的,噎得强子又想骂这些越南鬼子。强子正吃着早餐,忽然,团部的通信员小张匆匆地跑了进来。队长,团长和政委找你,叫你马上去一趟!什么事这么急啊?强子嘴里嚼着饼干含糊不清地问小张。“不知道,看样子有重要任务,看来很急”。小张说道。“有任务?”强子的眼睛亮里起来,“走,小张。去团部。”

强子急忙扣上衣服扣子,匆匆地和小张向团部走去。

小毛悄悄地问二虎:“老兵,你看这次什么任务啊?这么急”?二虎沉着脸道:“不知道,问那么多干嘛?赶紧收拾装备”!小毛一脸的没趣,嘟嘟囔囔地准备出发的装备。大林正端着枪擦拭,抓紧了擦枪的动作,这边二东和宏伟他们一言不发地收拾着东西。二虎则想着小毛提出的问题,是啊,什么任务呢?

“报告”!强子站在团司令部的门口洪亮地说道。里面传来团长浓重的四川口音:“进来”!强子迈步走进团指挥所。指挥所坐落在半山腰,是半隐蔽的掩体,强子走在进入指挥所的通道,头上是绿色的隐蔽防护网,强子心想:“这回的任务一定很艰巨”。走过通道,来到山洞,山洞里面,团长和政委,还有作战科长正围在军事地形沙盘前研究,另一边电台的滴答声正忙碌着,作战参谋在挂着的军事地图前紧张的测算。

团长郑卫国看见强子来了,向强子招招手,让强子来到沙盘前,用手指着105高地四周,说:“强子,你看,师部来了紧急命令,命令我团拿下105高地,将战线推进30公里”。“团里的意思是敌方阵地情况我们不熟悉,需要你们侦察分队带回来详细的资料好制定作战计划”强子仔细的聆听着。“这次的任务非常艰巨”孟政委接着说道。“你们要穿越敌人的三道前沿防线,才能抵达105高地”。“那里估计是敌的一个团兵力,要详细纪录下敌指挥部的位置和阵地地形图”强子说:“保证完成任务”!郑团长拍了拍强子宽厚的肩膀,“我相信你们侦察分队一定能完成任务,但千万要注意安全!”“你们可是我们团优秀的侦察兵啊,损失不起的”孟政委感慨地说道。“请首长放心!我一定安全地把战士们带回来”。

二虎他们已经收拾妥当,小毛早早地站在洞口等着强子回来,迫切地想知道队长带回什么样的任务。二虎在洞里默不作声抽着烟,二东躺在铺上闭目养神。洞口传来小毛的带着稚嫩的喊声:“队长回来了,队长回来了”。大家急忙起身来到洞口,远远地看见强子魁梧的身影正向这边走来。

小毛迎上前去,急切地问:“队长,什么任务”?大家也用期待的目光注视着强子。强子摆了摆手,“走,里面在说”。大家鱼贯地跟着强子进入防空洞,强子让大林把军用地图拿来铺在弹药箱上说:“大家都过来”。二虎、小毛他们几乎脑袋碰着脑袋围在一起,目光随着强子的手指看着军用地图,强子指向敌方105高地说:“团部交给我们的任务是查清该高地驻守的兵力以及布防情况,关键是我们得穿越三道防线,任务很艰巨。”二虎说:“我们要制定了详细的计划怎样越过防线,而且不要出现问题”!二东说:“看来我们得在夜间行动了”。强子指向地图果断地说:“我们先制定一下行动路线”!大家互相发表着行动的建议和意见,很快,侦察行动的方案在强子的脑海里越来越清晰了。讨论完行动计划,强子让大家分头准备,等待晚上行动。

夜晚很快就来临了,在天刚擦黑的时候,强子命令侦察分队的队员检查装备准备出发。大家仔细地检查了一遍所需要带的装备,确认没有什么遗漏。强子发表了任务前的讲话,强调大家在夜间行军所要注意的事项,队伍不要发出声响,禁止一切光亮等要求。随后,强子下达了出发的口令。

月光下丛林有着凉凉的感觉,侦察分队的战士们在悄悄地行进。只有脚踩在地上发出沙沙地响声,几乎没有任何动静了。那轮斜挂在天边的月亮,发出柔和的银白色的亮光。偶尔有小动物在四周被惊得窜了出去,小毛被突如其来的响声吓了一跳。

月光下丛林有着凉凉的感觉,侦察分队的战士们在悄悄地行进。只有脚踩在地上发出沙沙地响声,几乎没有任何动静了。那轮斜挂在天边的月亮,发出柔和的银白色的亮光。偶尔有小动物在四周被惊得窜了出去,小毛被突如其来的响声吓了一跳。

很快到达了敌人的第一条封锁线,在山谷中流淌而过的小河在静静的流淌,小河的对岸是一道长长铁丝网,刺网上隔三差五的还悬挂着罐头盒子。强子命令二虎、小毛掩护,其他人在强子的带领下过河。侦察分队的战士们将枪横跨在肩上,挽起裤腿光着脚迈入冰凉的河水中,河水刚好没过膝盖,冰冷的河水刺骨的令战士们痛彻心扉,咬着牙迅速上岸,找好隐蔽地形,强子招手让二虎他俩过河。

匍匐在铁丝网前,二虎拿出老虎钳子备加小心地剪断铁丝网,把铁丝网剪成一个半米长的通道,战士们紧跟在二虎的后面穿过了封锁线,月光下没有看见敌人,原来这是一道无人把守的防线。

经过一片开阔的草地,一座小山前。是敌人的第二条封锁线。大约驻扎着一个连的阵地上,哨兵在来回地巡逻,枪械反衬着月光,瓦蓝瓦蓝的。强子示意二虎拔掉这个钉子,二虎从腿上拔除军用匕首,悄悄地接近哨兵寻找着下手的机会。

强子他们紧握着冲锋枪,紧张地注视着二虎的一举一动。哨兵来回地度着方步,丝毫没有感觉危险正悄悄降临,在他走进二虎藏身的地方,只见二虎一个箭步飞身跃起,左手捂住哨兵的嘴,右手的匕首寒光一闪,干净利落地结果了哨兵,可怜的哨兵连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就一命呜呼了。

二虎挥挥手,侦察队员敏捷地穿过了敌人阵地。敌军的其他人还在呼呼地睡着大觉,对于有人穿越阵地毫不知情,天亮的时候,越军的指挥官才发现,昨晚的哨兵被干掉了,有人来过阵地。

再说强子他们的侦察分队,顺利地越过了第二道防线以后,来到一片开阔地,开阔地的尽头就是一座小山包,那是敌人的第三道防线。天蒙蒙亮的时候,强子指挥着他的侦察兵们,隐蔽在一片浓密的草丛里,将各自伪装隐蔽起来,吃了点随身携带的干粮,养精蓄锐,准备夜晚的到来。

天很快就亮了,中午的时候,太阳的光线照射的很强。战士们开始受到蚊虫的侵袭,肆虐的蚊子叮起人来毫不含糊,顷刻间,战士们的脸上,露出的手臂上都留下红红的肿块,而且奇痒难耐,战士们忍受着蚊子攻击的同时,还要注意蛇的侵袭,蛇在南方的丛林、草丛里是司空见惯的,有的蛇毒性极强,咬上一口,很快血液凝固要了你的命。

时间似乎过的太慢了,漫长的使人感觉要窒息。强子感觉嘴唇干裂,咽了咽口水,摸了摸身边的水壶,里面还有点水,拿起来小小地喝了一口,润湿一下干渴发痒的嗓子。四周看看了战友,他们都在炎炎烈日的烘烤下,忍受着高温和蚊虫的折磨,汗水将衣服沁湿,体温又将衣服沓干,草绿色的衣服上留下一道道汗渍,竟然起了一层白花花的盐卤!多么可爱可敬的战士啊,强子心想,战友们,祖国为你们骄傲,人民为你们自豪!

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终于,太阳在西边逐渐下沉,留下一轮火红的夕阳。强子指挥着战友们向敌人的第三道防线奔去…

天黑了下来,月亮刚刚升起,景物有些模糊的时候。侦察分队在夜幕的掩护下,在开阔地向第三道防线悄悄逼近。

第三道防线位于开阔地尽头的一座小山,大约40、50米高的样子,山坡舒缓,光秃秃的没有一棵草的不毛之地,没有什么可供隐身的地方,山顶上是沟壑纵横的战壕和一个个掩体。看来,侦察兵们想通过这道防线非得插上翅膀不可。防线的后面,就是高高的105高地。强子紧皱着眉头暗想:“这是什么鬼地方啊?这该怎么办”?

二虎和大林他们也默默不语,用询问的目光看着他们的指挥员。望这不远处的105高地,看看四周的地形,强子决定绕过第三道防线,到105高地侧翼的山地进行观察。虽然要走许多弯路,但可以确保不发生意外,看情形如果一味地穿插过防线,被敌人发现侦察任务就要前功尽弃了。

强子把战友们召集在一起,说了绕路侦察的想法,大家一致赞同。趁着夜色大家绕过第三道防线,向105高地左侧山地行进。

当侦察分队气喘吁吁地爬上侧翼山地的时候,105高地在月光下展现在大家面前,在银色的月光照射下,105高地上象铺满了一层白纱,阵地上的情况看的是清清楚楚。105高地是附近最高的山峰,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山脚下是一道铁丝网,在半山腰敌军组织了密集的碉堡掩体,封锁了可以进攻的路线,山顶上的阵地和山腰的阵地形成了立体交叉的防护体系,可以说布防严密。敌军指挥部就建立在山顶一片树林的旁边,居高临下,便于指挥。通过阵地规模强子判断,这最少是一个团的兵力,或者是一个加强团。强子详细地纪录下敌方阵地的情况,标注好指挥所、战壕、碉堡的坐标,完成了侦察任务,示意大家可以撤离了。

在月色下,强子和他的侦察兵们圆满地完成了侦察105高地的任务,大家心情很愉快,但丝毫没有放松的感觉,因为他们还要穿越敌人的封锁线,不把情报按全地送回司令部,他们的任务就没完成。大家急急忙忙地赶着路,想趁着天黑,及时地穿越敌人的第二道防线。

在东方亮起鱼肚白的时候,强子他们返回到第二道封锁线。看见哨兵在伸着懒腰,打着哈欠。这正是偷袭哨兵的好时机!强子果断地出击,以天兵突降地出现在哨兵的背后,双手锁住敌人的脑袋,用力一扭,只听清脆的一声,“喀”敌人的脖子被扭断了,正当强子回头招呼侦察队员的时候,一声清脆的枪声划破了清晨的宁静,强子的胸口,喷射出一股鲜红的液体,倒了下来。

就在强子中枪倒下的瞬间,二虎手中的冲锋枪也嗒嗒地响了起来,在离强子不远的地方,一个敌军也一头栽倒。原来,敌人已经知道有人穿过了防线,特意安排了暗哨,就在强子攻击哨兵的时候,暗哨隐藏在角落里向强子发射了罪恶的子弹。

二东,小毛,大林他们也几乎同时跃身而起,二东迅速背起强子,向前冲去,二虎、小毛、宏伟则端着枪向闻风而起的敌人扫射,掩护二东他们撤离,枪声激烈,惊飞了丛林里栖息的鸟,很快,二东就背着强子消失在丛林里,二虎他们边打边退,在撤退掩护的过程中,宏伟腿部也中弹负伤,大林架着他在从林里赶上了二东他们。

此时,强子面无血色,胸口的鲜血染红了衣服,任凭大家焦急的呼唤,强子都没有应答,他已经昏迷过去了。二虎急忙拿出急救包,将强子的伤口处理好,又给宏伟包扎了一下腿部的伤口。小毛和二东这期间用树枝做好了一副担架,将强子安放在担架上,抬着强子向我军的阵地飞奔

阳光温暖地照在野战医院的营地,这里相对来说没有战场的硝烟,确也透出些许紧张忙碌的气氛。

野战医院是由一座座绿色的帐篷搭建的,红红的十字印在绿色帐篷上十分醒目,时而有护士出入。宁静时常被送来的伤员所打破,这时候医护人员是最紧张的工作了。

文静刚刚给伤员换完药,赶紧将换下来粘满污血的纱布清理干净,又急忙把换下来的被褥拆洗。在早晨微风的吹拂下,文静边晾晒着洗好的东西,时不时用手捋顺一下被风吹乱的秀发。当文静晾晒完抬头向远方眺望的时候,看见了一辆吉普车速度极快地向营地飞奔,车后扬起的尘土象滚滚的乌龙,在车身后紧紧缠绕。

文静知道一定是来伤员了,肯定伤势很严重。文静急忙向医生的帐篷跑去。帐篷内,张医生正在研究病例,王医生和小李,一个年轻的护士长说着伤员的情况。文静匆匆地进来说:“外面来了辆飞快的车,可能有重伤员”!


医生们放下手中的工作,一起奔向营区门口,同时,王医生告诉小李和文静,“快!去手术室准备”。文静和小李答应一声,迅速去了手术室。医生们则来到门口等候,吉普车这时候也一路狂奔地赶到,在医生们的面前,一个紧急刹车,嘎然而止。车上跳下来两个军人,打开后车门,抬出一个胸部让鲜血染红并且昏迷不醒的军人,这就是侦察分队的强子!

医生们顾不得问,急忙指挥他们将强子抬进手术室。文静她们已经准备好了手术器械,等待着伤员。战士们将强子抬进手术室后,医生们开始了抢救工作。

拆开纱布,胸口的鲜血早已经凝固了,由于出血过多,强子的脸象白纸一样的吓人。弹孔正是由左胸射入,情况十分严重。王医生说:“看伤员的血型”!小李解开强子的衣襟,在里侧兜口袋上的红戳上,看见写着:X部侦察分队,姓名:许永强,血型:A。

“糟了”小李说:“我们的A型血已经用完了,向后方调集的报告发出去了,但今天还没送上来”。

王医生问:“谁是A型”?来的两名军人说:“我是B型”“我是AB”。怎么办?“问医护人员!”医生果断地说。

“不用找了”一个声音说道。原来是文静,文静说:“我是A型,抽我的吧”。“好,马上进行手术!”王医生命令。当手术顺利的进行时,文静的500CC血液缓缓地流入强子体内。幸好,子弹擦着强子的心脏而过,竟然没有伤害到器官,只是流血过度,差点要了强子的命!医生都赞叹说:“神奇啊,太幸运了”。

手术顺利地完成了,强子被安排到护理病房,虽然他还没有醒过来,但文静的血已经起了作用,强子的脸色恢复了红润。

强子慢慢地,有些费力地睁开眼睛,视线有点模糊,首先看见的是草绿色帐篷的顶,当视力恢复些了,强子看了看四周,原来躺在医院的床上,强子下意识地想坐起来。当强子挣扎着的时候,胸口撕心烈肺地疼痛刺激得强子额头冒出了细密的汗珠,这时候一个幽雅的身影走近,温柔的声音委婉动听,“不要动,你刚刚苏醒,要卧床休息”。强子看了看床边的护士,她是那样的美丽,强子笑了:“我还活着”。

“你已经昏睡了两天了,你的命真大,子弹穿透胸口竟然没有伤到心脏”!那个美丽的护士说道。强子笑了,说:“你叫什么名字?”

“林文静”文静答道。“你可以叫我文静”。

“文静?”强子喃喃地说,心里想多美丽的名字。“对了,我是怎么来的?”

“你的战友用车送来的”,“来的时候你已经非常危险了”文静说。

“谢谢你们把我救了过来”强子真诚地说。

“你好好休息吧,先别说那么多话了,有事情叫我”文静说罢,转身离开强子的病房。强子两只眼睛望着帐篷顶,回忆着受伤的那一刻.....

二虎和团里请了假,来到野战医院来看望强子。

强子这时候还呆呆地望着蓬顶,想着中弹后是二虎把他背起来的,然后就失去了记忆,任务完成了吗?人员伤亡的情况怎么样?他突然喊了起来:“护士”!文静听到强子的喊声急忙从外面跑了进来。问到:“什么事”?强子说:“有我们部队的消息吗?”“我要回部队看看,我的任务还没完成呢”!

强子挣扎着坐了起来。“不行!你伤口还没愈合,不能下床!”文静制止着强子,强子粗暴地推开文静:“你懂什么?!我的任务很重要!我要知道完成没有!”文静一下子被推倒了,坐在了地上,委屈的泪水顺着漂亮的脸旁流了下来。但文静没有怪强子,而是站起来继续劝强子。正在这个时候,二虎来了,上前按住强子,“队长,我来看你了!”强子一看是二虎,情绪稳定下来,急切地问二虎“任务完成了吗?”“完成了!已经将情报送到团部了”二虎说,“团里正制定作战计划呢”。

强子舒了口气,文静这时候已经悄悄地退出了帐篷。二虎责怪起了强子:“你不应该这么对待护士啊!太不象话了,人家是为了你好啊”强子不好意思地笑了:“我是着急啊,想知道我们任务完成情况啊”

“着急也不能这样,再说,你知道吗?她还是你的救命恩人呢!”二虎说道。“什么?”强子说,“告诉我怎么回事”?

二虎将抢救过程,医院怎么没有了血,是文静给强子输血的情况说给了强子。强子一听,一拍大腿:“嗨!我真不应该啊!”强子由于用力过猛,抻得伤口又开了,血丝染透了纱布,强子疼的直皱眉头。二虎急忙找来文静。文静的眼睛还红红的,二话没说帮着强子换好了药。强子不好意思地看着文静,欲言又止,换完药文静走了出去以后,强子还有没将话说出来。

二虎和强子又说了一会话,强子也知道了负伤后的情况,二虎告诉强子安心养伤,就告别了强子返回部队。二虎走后,强子又陷入沉思......

文静这几天来给强子换药,没有多少话语,强子也憋着说不出来。

有一天晚上,强子突然发烧了,脸热的通红,文静急忙给强子打了退烧针,在一旁守护着。强子的眼睛紧闭着,红红的脸庞象熟透的苹果,迷糊中的强子说起了胡话。文静从强子断断续续的话语中,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强子好像在表达对自己的喜欢和感激之情,文静不禁绯红了双颊。

天亮的时候,强子的烧已经完全退了,人也从迷糊状态清醒过来,看见文静趴在床边睡着了,强子知道,是文静陪护了他一个晚上,使强子更加感到不安。

强子仔细地看这熟睡的文静,这还是强子第一次这么近、这么认真地看着一个姑娘。文静长长的睫毛,红红的小嘴是那样可爱,只是脸色有些憔悴,乌黑的头发有些零乱。强子忍不住把挡在文静脸上的秀发拂起,想清楚地欣赏着文静的美丽。这个动作惊醒了文静,强子红着脸,下意识地收回了手。文静没有感觉到强子的尴尬,急忙问:“你醒了,感觉怎么样?”说着起身拿来体温计,给强子测试体温,强子象一个孩童般,安静地配合着。

“体温正常了”文静说道。“要好好休息,多喝点开水”温柔委婉的声音在强子的耳畔响起,强子的心不禁一颤。望着文静转身离开的背影,强子心头涌起了想让文静再陪他聊聊天的冲动,但强子还是克制住了自己的想法,甚至对自己的这样想法突然感觉有些脸红。

文静这几天总感觉背后有一双火热的眼神在关注着自己,但每当她一转身的时候,那双眼神却消失了,强子的眼睛闪向别处,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文静也开始关注起强子来了,在抢救的时候,文静没有注意强子,在护理的时候也是没有在意,可当她感觉到强子炽热的目光时,她才偷偷地注视起强子来。强子的眼睛不大,皮肤黑黑的,眉毛很浓,脸上的棱角透露出男人的坚毅,略显厚重的嘴唇给人以安全感,文静也开始有点喜欢这个侦察兵了。

强子对文静的喜欢在心中憋了很久,仿佛要爆炸了一样。有一天趁文静换药的机会,强子试探着问文静:“有男朋友了吗?”文静回答:“还没有”。强子心中窃喜,有机会!强子真诚地说:“文静,真的要好好感谢你,如果没有你及时的给我输血,我现在就不能和你说话了”。文静笑着说:“无论是谁,那时候要救人,都会去做的”强子越发感觉到文静的美,不但是外表的,更是内心的美打动着强子。

文静也开始问强子:“你有女朋友了?”强子狡诘地笑了:“有,但不知道人家知不知道,愿不愿意”文静诧异地问:“这怎么说?有女朋友人家还不知道,这算什么有啊?”“你是单恋人家吧。长的什么样?我帮你参谋参谋”文静继续说道。

强子说:“她人长的特别美丽,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红红的嘴唇,对人还特好”文静说:“这么漂亮你怎么还不追求呢?”“她在哪工作啊?”

强子说:“她在野战医院,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说完后眼睛注视着文静。文静突然脸象红霞一般,“怎么是我”?文静丢下正在换药的工作,转身跑出了帐篷。强子看着未换完的绷带,望着文静逃也似的背影,为自己的鲁莽懊悔起来.......

强子的伤势很快康复了,这段日子文静没有什么异常的表现,,还是每天照顾着强子,护理着其他的伤员.

文静没有再提起那件事,强子也不好意思再问.心想:"人家可能不同意吧,我是不是很冒失呢?"每一次看见文静,强子总想问问,可又欲言而止,不知道该如何说起.就这样,到了强子康复出院的那天.

二虎亲自开车来接强子.上次的情报非常正确,强子所在的部队又向前推进了许多,二虎来着强子,是因为部队又面临着纵深深入的局面,部队领导希望侦察分队长及时归队,率领侦察分队再建奇功.

二虎看见强子健壮的身影走出野战医院的帐篷,高兴地冲了上去,一把抱住强子,兴奋地拍着强子厚实的胸膛:"队长,你终于好了!大家都盼着你回去呢!"强子也咧开嘴笑了:"你小子是真的想我啊",一旁站着的文静抿嘴看着这对亲密的战友,良久的拥抱着,待到强子和二虎说够了,文静走上前来对强子说:"祝贺你康复出院"并伸出手来,强子赶紧握住文静的手:"谢谢你这么多天的照顾,要不,我还得躺在这呢".

"呵呵,这不是养大爷的地方,你还是去杀敌去吧"文静说着,松开了手.此时,强子才感觉到手里多了一样东西.

文静美丽的大眼睛看着强子说道:"多保重"脸突然间绯红起来,转身跑回帐篷.强子呆呆地看着文静的背影.直到二虎提醒他上车,强子才回过神来,张开手掌,原来是一方洁白的手帕,上面锈着文静的名字.手帕里面还包着一张纸条,强子展开纸条,上面娟秀的字迹写着:"我等你回来".

强子一下子明白了,文静答应他了.车已经开动了,强子只能回头看着野战医院,野战医院的营区内,文静在向他挥手......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