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将帅——克拉克 上将(美)

景麒121 收藏 0 511
导读:马克•韦恩•克拉克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8_9_17_18225_7918225.jpg[/img]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8_9_17_18226_7918226.jpg[/img]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8_9_17_18227_7918227.jpg[/img] [img]http://pic.itiexue

马克•韦恩•克拉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Mark Wayne Clark,1896—1984),美国上将。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曾任美国陆军地面部队参谋长、美国第2军军长、北非登陆盟军最高副司令、美国第5集团军司令和第15集团军群司令等要职,战后曾任联合国军总司令兼远东美军总司令。

1896年5月1日,克拉克出生于美国纽约沃特敦的军人家庭。从语法学校、拉西恩学院的初级学校和高级学校毕业后,因父亲前往驻中国天津的美国第15步兵团任职而远离父母的克拉克进入布雷登预备军校,决心走父亲从前走过的路,考入西点。

获得推荐的克拉克于1913年6月考入位于纽约西点的美国军事学院,与后来均成为美国陆军参谋长的约瑟夫•柯林斯和马修•李奇微成为同班同学和亲密朋友。集父亲的勤奋稳健和母亲的丰富想像于一身的克拉克,通常凌晨4点就起床学习,以求广博的知识积累;刻苦训练,军人素质养成获得“很好”评语;参加体育活动,犹喜网球、高尔夫球和乒乓球。不过如果仅就考试成绩而言,克拉克是难以列入优秀学员之列的,因为他的成绩在139名毕业学员中名列第110位。

1917年4月,克拉克从西点毕业,获得少尉军衔。两个月后,以中尉临时军衔被任命为驻佐治亚州的11步兵团E连排长。8月,临时军衔晋升为上尉。同年12月,因病休假达六个月的克拉克被任命为K连连长。

克拉克于1918年5月随美国远征军来到法国,参加世界大战。6月12日晋升为营长,但两天后即因在作战中负伤而住院治疗。同年8月,出任美国第1集团军补给处参谋。次年4月,改任安特卫普陆军军邮局局长。

克拉克于1919年5月返回美国,三个月后赴驻明尼苏达州的第49步兵团任职。同年11月,其永久军衔晋升为上尉。次年3月,转赴内布拉斯加州任职。1921年1月,克拉克被任命为根据陆军部长的指示而实施的平民军事训练计划“肖托夸旅行”的队长。

1921年11月,克拉克来到华盛顿,成为助理陆军部长办公室销售促进处处长助理,从事出售陆军财产及和平时期不再需要的设施的活动。1924年5月17日,与莫琳•杜兰在华盛顿结婚。同年7月,考入位于佐治亚州本宁堡的步兵学校接受高级培训,1925年7月毕业,前往驻加利福尼亚州普勒西迪奥的第30步兵团任连长。次年1月,克拉克因患胆囊炎而住进莱特曼陆军医院,接受治疗达三个月。

素以要求严格和作风严肃著称的团长弗兰克•博尔斯发现了克拉克的才能,认为他很有培养前途,遂于1926年春季任命克拉克为陆军消费合作社军官,实际上就是他的非正式副官,予以言传身教。1928年春季,晋升为驻怀俄明州拉塞尔堡的第4旅准将旅长的博尔斯任命克拉克为该旅执行官。博尔斯在年度评语中称不负所望的克拉克为“可望获得最高成就的军官”,业已达到胜任上校军衔的水平。 1931年,克拉克得到医生的警告:因患有器质性心脏病而不适于野外服役。但克拉克无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都没有被疾病吓倒,其工作能力和工作成效历来为上司所肯定。1933年1月,晋升为少校。

1933年8月,克拉克进入位于驻堪萨斯州利文沃思堡的陆军指挥与参谋学院深造。当时该院负责培养未来的军长、师长和高级参谋人员,课程强调战区部队的组织、补给和机动。克拉克在此获益不浅。1935年9月毕业,来到得克萨斯州的第2师(师长博尔斯少将),出任主管作战训练处的助理参谋长。同年10月,随着博尔斯升任驻内布拉斯加州克鲁克堡的第7军防区司令,克拉克改任该防区主管情报处和作战训练处的助理参谋长以及主管平民预备役的副参谋长。1936年8月,经过博尔斯的大力推荐,克拉克进入华盛顿的陆军军事学院深造。

次年7月,分配到驻刘易斯堡的第3师,出任主管情报处和作战训练处的助理参谋长。因为师长和参谋长年事已高,克拉克得以放手试验他所赞同的战术理论和野战观念,并经常与当时在该师任旅长而稍后升任陆军参谋长的乔治•马歇尔讨论作战训练计划。在此期间与艾森豪威尔有过一面之交,但两人一见如故。任内组织指挥第3师实施卓有成效的训练和演习。1940年7月,克拉克晋升为中校。

克拉克于1940年8月调任美国陆军总司令部参谋,1941年6月升任主管作战训练的助理参谋长,8月晋升为准将,同年12月出任主管训练的副参谋长,成为陆军总司令部参谋长莱斯利•麦克奈尔在组织指导部队训练方面的得力干将,他对大批军官的指挥能力和部队的作战能力了如指掌。1941年12月珍珠港事件发生后,美国陆军参谋长马歇尔要求克拉克推荐10个有能力成为作战与计划部部长的准将人选.

1942年8月,克拉克被任命为远征法属北非的盟军司令部最高副司令,负责组织制定详细计划。根据美国总统驻北非的私人代表罗伯特•墨菲提供的情报,克拉克率4名得力军官于10月18日至25日乘潜艇秘密前往阿尔及利亚,代表盟军与法属北非高级军政人员谈判以避免流血登陆。此行充满传奇色彩,取得一定成效,克拉克后来因此获得优异服务十字勋章。同年11月5日,克拉克跟随艾森豪威尔前往直布罗陀开设盟军司令部。11月8日,登陆北非的“火炬”计划开始实施。11月9日,克拉克前往阿尔及利亚与法属北非当局谈判。10日,开始与法属北非高级专员弗朗索瓦•达尔朗海军上将谈判并安排在阿尔及利亚和法属摩洛哥的停火。11日晋升为中将。11月22日签署克拉克—达尔朗协定,法属北非保证援助盟军以对付共同的敌人,盟国则保证解放法国并保留法属北非政权。该项协定得到美英联合参谋长会议批准。

1943年1月,艾森豪威尔根据马歇尔的授权任命克拉克为驻北非的美国第5集团军司令,而马歇尔又向克拉克赋予额外的职责即充当英国首相丘吉尔的首席美国军事顾问。克拉克对这种政治—军事联络工作并无兴趣,但为了第5集团军又不得不经常往返于北非和英国之间。克拉克任命艾尔弗雷德•格伦瑟为参谋长。

西西里战役于1943年7月开始后,克拉克奉命制定进攻意大利本土的“雪崩”作战计划。鉴于较为理想的登陆地区加埃塔在空军可以提供掩护的范围之外,克拉克退而求其次,将登陆地区定为萨勒诺。盟军实施的西西里战役和意大利抵抗力量组织的游击战迫使意大利政府于1943年9月3日签署无条件投降协定。盟军于9月8日宣布意大利投降的新闻。已有戒备的德军迅速将意大利军解除武装,控制 獯罄就痢?

进攻意大利本土的盟军为亚历山大指挥的第15集团军群,下辖克拉克的美国第5集团军和蒙哥马利的英国第8集团军。继9月3日


蒙哥马利


率部渡过墨西拿海峡之后,


克拉克


的美国第5集团军(辖道利的美国第6军和麦克里里的英国第10军)在


休伊特


海军中将指挥的450艘舰船的搭载下于9月9日凌晨在萨勒诺湾实施登陆作战。南线德军总司令凯塞林将所属的8个师中的6个师编组为第10集团军(司令菲廷霍夫),在萨勒诺重点设防。美国第6军遭到德国陆军和空军的猛烈抵抗,军长道利显得有些惊慌失措。克拉克最后只得接受卢卡斯代替道利任军长。直到10月1日,克拉克部才占领那不勒斯。再经一周激战,克拉克才攻至沃尔诺河一线。德军从此线撤退后,克拉克率部于11月5日开始进攻古斯塔夫防线的前哨防线,亦因气候恶劣、公路受损和德军的抵抗强烈而进展不大。11月21日,希特勒下令解散隆美尔的B集团军群,将意大利的德军合编为C集团军群,以菲廷霍夫的第10集团军和马肯森的第14集团军为主力,由凯塞林任总司令。

克拉克从12月2日起在亚平宁山脉发动新的攻势。第1阶段由英国第10军和凯斯的美国第2军(新到)实施,第2阶段由美国第2军和第6军实施。但直到1944年1月,付出惨重代价的克拉克部仍未能到达拉皮多河和古斯塔夫防线的前沿阵地。过分强调“没有安全,就不前进”,给人们带来的教训是极其深刻的。

根据集团军群司令亚历山大的计划,克拉克将于1月20日前后向古斯塔夫防线发起进攻,以英国第10军和法国军的冲击吸引德国第14装甲军大部,渡过拉皮多河出击的美国第2军则趁机进据利里盆地;上述主要突击得手之后,美国第6军便在防线背后的安齐奥实施登陆作战,分散德军力量;主要突击部队乘势突破古斯塔夫防线。

正面的突击成效不佳,安齐奥的登陆则极为成功。鉴于德军对此反应迅速,克拉克命令美国第6军先集中力量巩固滩头阵地,然后向内陆进攻。进入2月,克拉克任命特拉斯科特为第6军军长,而后者不负所望,顽强地挡住了德军的强大攻势。为谋求攻克古斯塔夫防线,克拉克命令美国第2军和新西兰军先后三次对卡西诺发起进攻,均未能成功。因此,对卡西诺的进攻被称为克拉克的“最黑暗的时刻”。1944年12月16日,克拉克继亚历山大之后升任第15集团军群司令,下辖特拉斯科特的美国第5集团军(辖美国第2军和第4军)和麦克里里的英国第8集团军(辖英国第5军、第10军、第13军和波兰军)。1945年3月,克拉克晋升为上将。

克拉克根据亚历山大的意图制定出在雷诺河和波河之间围歼德军的作战计划:英国第8集团军先占领巴斯提亚—阿尔詹塔地区,再打开通往平原的道路,稍后数日再由美国第5集团军发起进攻,向北突进至波伦亚附近。此役从1945年4月9日开始实施,达成了合围菲廷霍夫的德国C集团军群的目标。4月29日,德军代表被迫签署规定5月2日无条件投降的文件。

1945年7月至1947年5月,克拉克出任驻奥地利美军司令。1947年6月,克拉克出任驻普勒西迪奥的美国第6集团军司令。1949年10月,克拉克成为美国陆军野战部队司令,驻弗吉尼亚。1952年5月,克拉克继李奇微之后出任联合国军总司令兼远东美军总司令,指挥朝鲜战争。1953年7月27日,克拉克代表联合国军签署朝鲜停战协定,事后承认自己“成了历史上签订没有胜利的停战协定的第一位美国陆军指挥官”。同年10月,克拉克退出现役。1954年3月至1965年7月,克拉克出任位于南卡罗来纳州的查尔斯顿军事学院院长。

1984年4月17日,克拉克在查尔斯顿去世。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