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 正文 第八十二章

愤怒的玫瑰 收藏 3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35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351/[/size][/URL] 五 这注定是个不平静的夜晚,李卫以少量的军队,用惊人的勇敢,奏响了一曲惊魂之歌。而小野放弃唾手可得的胜利,挥师北下,又要导演一出惊天动地的屠杀,西河注定要在血雨腥风中重温战争的噩梦。 可惜此刻,北部山区的绝大多数人还沉醉在太平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51/


这注定是个不平静的夜晚,李卫以少量的军队,用惊人的勇敢,奏响了一曲惊魂之歌。而小野放弃唾手可得的胜利,挥师北下,又要导演一出惊天动地的屠杀,西河注定要在血雨腥风中重温战争的噩梦。

可惜此刻,北部山区的绝大多数人还沉醉在太平的梦幻里,他们完全被小野的假象蒙骗了,认为鬼子不敢进攻根据地,以为运河支队完全有能力保护根据地。尤其是特委派来的当家人彭述怀,更是不相信鬼子会进攻,理由很简单:小野在冀州,难道他有分身数?他会放下李卫不管,到手的胜利不要?再说了,现在的运河支队人强马壮,鬼子不是那么容易就得逞的,谁打仗不是雷公打豆腐——专拣软的欺?肖鹏不是在杞人忧天就是别有用心,这个肖鹏,简直让人怀疑是不是共产党。他对小野的尊重,和日本女人不清不楚的关系,都很值得人们怀疑,还有他和李卫的关系也值得商榷。国民党已经不是抗战初期的国民党,搞摩擦,派特务,制造皖南事变,派兵包围延安,把大批的精锐部队安置在后方,这种种迹象都在显示,他们准备打内战。肖鹏不是不知道,可是他仍然我行我素,对李卫一如既往的信任,尽然派出主力部队帮他打伏击,这一切都说明了什么?是该到了对特委提出肖鹏问题的时候了。

就在彭述怀怒气未消的时候,谭洁找他来了。当谭洁走进屋中,看见除了彭述怀还有严世伟,她心中顿时雪亮,难怪彭述怀很快就知道肖鹏回来,难怪他知道肖鹏的很多事情,都是严世伟在作怪,瞬时间,对他的印象十分坏,不由自主的想起了肖鹏的话,立刻对他保持了高度的警觉。

“世伟,你出去一下,我有事情和彭部长说。”

“不用,严科长也不是外人。”彭述怀说。

“不行,今天要说的事,只有我们俩知道。”谭洁一口回绝了,这在她来说还是头一回,口气十分坚决。

“好吧!你上外面待一会。”彭述怀无奈的说,但是脸上明显表现出了不满。“有话你就快说,我要休息了。”见严世伟出去,彭述怀说。

“彭部长,肖鹏是从前线回来的,他的提议是否应该引起我们的重视?万一鬼子真的进攻,我们一点准备都没有,那会十分被动。”谭洁在彭述怀对面坐了下来,虽然她心里特别着急,却摆出一副长谈下去的样子。

彭述怀虽然不满意谭洁帮肖鹏讲话,但是不能像对待肖鹏那样对待她,因为当初谭洁也是特委副书记的候选人之一,他还是支持者,如果不是松树岭失败,她也许已经当上副书记了,潜意识里对她的尊重并没有抵消,所以尽管不高兴,谭洁摆出长谈的样子,他却不能不奉陪。“我们不能因为这个万一,就兴师动众,劳民伤财。”

“不是这么说,在军事问题上,肖队长还是很有见地的。当年的松树岭,不是我固执己见,就不能有那么大的惨败,肖鹏也差一点牺牲,这样的教训一次就致命了。”谭洁叹了口气说,脸色肃穆,试图用自己的伤疤提醒彭述怀。

“失误在所难免,是人就会犯错误,你也不用过度自责,也不能因为这件事就证明肖鹏永远正确,至少在建立根据地的问题上他就十分保守。他总是夸大鬼子的力量,小看人民的力量,这说明他的思想有问题。”彭述怀并没有被谭洁的话所打动,仍然坚持自己的观点。

谭洁看看表,快下半夜二点了,时间已经十分紧迫,眉头不仅骞了起来,通过松树岭的失败,她从骨子里认识到了时间的重要性,假如事实真像肖鹏说的,鬼子在今、明两天一定会进攻,那么拂晓或者早上的可能性就最大。就算他们从现在开始准备,时间也来不及,何况还要做彭述怀的工作,但是她又不能采取肖鹏的办法,真是急得火上房啊!“肖鹏不只是这一件事判断正确,他的确对小野的脾性摸得很准。就说上次在张庄开群众大会,我们都认为冒险,只有他一力主张在张庄开,事后证明他对小野的脉膊摸得很准。看起来冒险的事,结果最平安不过。”

“就算他在和小野的斗争中取得了经验,可是小野现在在冀州,难道他有分身数?”彭述怀感到谭洁为了帮肖鹏说话,有意在神话肖鹏,不知不觉露出了讽刺的语气。

“从冀州到西河并不用多长时间,何况鬼子有车。”谭洁苦笑的说,她的耐性也快撑不住了,因为她知道,肖鹏一定急得火上房了。

“就算小野有车,鬼子要集中这样大量的部队,兵器、粮草也不是说来就来的,我们会得不到消息?”彭述怀不觉提高了声音。“同志,肖鹏这样做,无非是想证明他的高明。这个人个人英雄主义思想太严重了,你可不要上当。”

“不是的。”谭洁真的急了。“小野这个人做事很周密,他会在我们绝对想不到的时候,就把一切准备好了,往往当我们发现的时候,一切都变成事实了。而且他的部署从来都是他自己知道,不到最后时刻,谁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因此我们的情报工作,总是不能及时的,把最重要的东西送来,这就是小野的厉害之处。”

“你不会为了帮肖鹏,故意夸大小野吧?”彭述怀说。

“我们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看我是这样的人吗?”谭洁苦笑的说。

彭述怀想想,也觉得谭洁不会,因为他自认对谭洁还是比较了解的,知道谭洁一向是很自负的。“好吧,我同意马上下通知。可是几百个干部,住在几十个村子里,就算现在开始通知,也不是短时间内能办到的。何况怎么将他们集合,通过什么渠道走,目的地是那哪里,谁来护送,是一个不剩的走,还是留下一部分,这里的问题多了,总要开个会研究一下,要不鬼子还没来,自己就先乱了。”

“时间不允许了,我看先这样,先把名单上的人撤出来,他们是最危险的,如果有时间,咱们再撤出所有的干部。至于地点,谁来护送,这到不成问题,肖鹏早就做好了准备。”谭洁说,虽然她知道这么说,彭述怀会不高兴,但也只能说到这里,因为肖鹏再三叮嘱,有些事情不到时候,不能让彭述怀知道,倒不是防备他,而是因为严世伟就在他身边,他知道了,说不定严世伟就知道了,她又不能告诉彭述怀防备严世伟,没有证据啊!

果然彭述怀不高兴了,鼻子里哼了一声。“你们既然一切都安排好了,只管做就是了,何必多此一举。”

谭洁听了只有苦笑,她又能怎么样?不过不管怎么说,彭述怀终于同意了,这就是胜利。因此她告别了彭述怀,出去准备了。片刻之后,寂静的靠山村开始出现了喧哗,灯笼火把也点了起来。

在一间不大起眼的房子里,肖鹏把中队长以上的干部都召集起来,部署这次反扫荡的工作,包括杨万才他们。窗帘是严严实实遮盖的,屋子里点着电磁灯,墙上挂着军事地图。来参加会的干部,大部分是从被窝里被薅出来的,有的人进屋半天了,还是睡眼朦胧,靠拼命抽烟让自己的脑袋清醒。一眼没和的肖鹏却远比他们精神的多,脸上的神色中,虽然有着疲倦之色,双眼却炯炯有神。“把大家从被窝里拽出来,肯定不是愉快的事,不过总比脑袋被砍掉了愉快。”肖鹏开始说话了,但是话语让人听着不舒服,叽叽喳喳的人群停止了喧哗,都用诧异的目光看着肖鹏。“我可不是吓唬大家这一次,狼真的来了,至于是今天来,明天来,小野说的算。”

“来就来呗,反正咱们手里的家伙又不是吃素的。”有人小声嘀咕着说,他的话引起了一片嗡嗡声,很多人是赞同的。最近他们没少和鬼子、皇协军交手,觉得他们也不过如此,不值得大惊小怪。小野的故意示弱,的确给许多人造成了错觉,认为鬼子的力量早已今非昔比。

肖鹏听着下面的议论,看着一张张桀骜不驯的表情,真正感到了危险。具有傲骨的队伍是强硬的,但骄傲的队伍是虚弱的,他们面对对手的强大,一下子会被打回原型,经受不起失败的考验。他本来是准备长话短说的,但是部队这种娇气,让他感到了某种危险。如果不能尽快的制止或者调整,当战事面临不利的局面,就会兵败如山倒。“行了,什么时候变成老娘们,叽叽喳喳的。”肖鹏挥挥手,打断了下面的吵嚷。“任何对对手的轻视,都要付出血的代价,何况我们根本没有这个资格。有一件事我可以告诉你们,李卫和他的别动队被鬼子围住了,全军覆灭是一定的,他本人生还的希望也是万分之一。试问在座的各位,谁的部队能赶上别动队?”

别动队的战斗力大伙是知道的,肖鹏的话的确让大家震惊了,一时间,屋子里鸦雀无声。

“妄自尊大是愚蠢的,当初我反对公开的建立抗日政府,你们在座的很多人都不支持我,因为你们不清楚,至少在西河,鬼子的力量比我们强大的多,我们还没有公开叫板的资本。“肖鹏阴沉着脸说,很是对手下人不满。盲目的乐观,恨不得一下子进入社会主义,证明了这支队伍素质的肤浅。“很多人乐观是因为我们的队伍扩大了,人多了。可是你们忘了,这不是冷兵器时代,不是靠队伍中有几个张飞、赵云之类的豪杰,靠人海战术数就可以包打天下的时代。鬼子是用现代化武器武装起来的,弹药充足,训练有素。我们呢?天天拿着枪瞄准,实弹射击少得可怜,因为我们子弹要留着战场上用,而真正的战场上是需要实力的,不是空喊几句口号就能解决问题的。这一次杨万才的大队帮助李卫的别动队打阻击,前后不到半个小时,他的大队损失了近一半人数,杨万才,是不是这样?”

“是!鬼子的火力太猛。”杨万才站起来说。

“你们听见了,他的大队是我们支队中,战斗力最强的,可是都无法和鬼子的正规部队抗衡。”肖鹏接过话去说。

亲耳听见杨万才这么说,几乎所有的人才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纷纷的把头低下了,收起了骄傲的面孔。

肖鹏看到了这一情景,知道说的差不多了,即要让他们正确的认识鬼子,又不能把他们吓回去,因此话锋一转。“不过,我们也不能妄自菲薄,因为我们有我们的优势。”

本来已经十分沮丧的干部们,听见了肖鹏后面的话,又纷纷的抬起头来,眼里露出渴望的目光。

“很简单,和鬼子钻山沟,打游击,不跟他们玩阵地战,鬼子的大皮鞋远不如我们的布鞋灵巧。鬼子不熟悉山里的地形,用我们的优势和鬼子的劣势抗衡,我们才能立于不败之地,这一点,请你们记住。”说到这,肖鹏看看表。“时间很紧了,你们回去后,马上把部队叫醒,做好战斗准备。所有的重物资,全部藏起来,弹药全部带上,听侯命令。下面我命令……”

肖鹏的任务刚刚分配下去,正要最后强调一下,门像是被一阵大风刮开了,脸色苍白的秋菊闯了进来,头发蓬乱,眼含泪水。“肖队长,李卫他们被鬼子围住了?”

肖鹏没有想到秋菊会这么快就知道李卫被围,而且闯到了这里,一时竟无语了,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件事对热恋中的情人,打击太大了,他怕秋菊承受不了。

秋菊一看肖鹏的表情,心中全明白了,但她还是报着一线希望的问了一句。“李卫他们有没有突围的可能?”

肖鹏很想骗她说有,又不忍心让她带着虚假的希望活着,就摇摇头说。“基本上是没有。”

秋菊怔怔的看着肖鹏,泪水断了线的珠子似的往下落,掉头就往外走,却一下子昏倒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