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平遥山间--有一座谁也不敢动的墓

不可一日无此君 收藏 8 176

不知道为什么要写这篇文章,但胸中一直有这样的冲动,一直撞击着我的思维欲罢而不能止。直到昨天,当我看到那团明月的时候我觉得我必须得写了,为了自己的承诺,也为了远方的朋友。

很多人认为山西人精于计算且狠抠我只能微笑以对,因为作为习北京人很少有人比我更了解山西,且不说在那里我有近千个学生,就是能坐下和我喝酒的朋友也不下一二百,他们的热情简直有如一团火。

两个人开始喝,散了的时候全村一半的男人在这里了[当然,这种村子一般不会很大]

我朋友张仕是我最强劲的酒友,山西地高风冷男人不喝酒很难站起来撒尿,因为不喝酒的男人会被人看不起的。

张仕是民办教师,我们在一起喝酒的机会也就很多,喝酒不只是交情越喝越厚,且能让你知道人们心底很多不愿意让人知道的秘密。

那个时候很流行黑色幽默,说,有三个人要去二十五楼,但电梯停电了,只好爬楼梯。为了防累决定每个人讲一个惊悚的笑话。等两个笑话讲完三个人已经到了二十三楼了,嘿!该你了!那人慢慢转过身来道,这个故事太惊悚了,我把家门钥匙忘在车里了。

那个时候我们就是靠这个东西下酒的。因为实在没钱买下酒菜。酒酣耳热我突发奇想,换个聊法以坻抗门外那呼呼的北风。

老张,你这辈子干过什么最令你后悔的事?

老张大眼珠子转了半天道,还真有一件,我铲了一个人的坟。他顺手摸了摸前额上的疤,结果让我一二大爷用铁锹劈了一下,到今天我都后悔不迭!

为什么?我实在不解,祖坟是很重要但已经挨了一锹还有什么可后悔的?再者说了---

那是个八路军的坟!

张仕说的很沉重,而且说完之后便是大口的喝酒。我当然想知道来龙去脉,否则我这一晚上也不会睡好,更何况外面呼呼的西习北风让我一个人怎么对付这墁漫长夜呀。

你知道农业学丈寨吗?屁话,是中国人就知道!更何况老李来自中国的心脏。

记得当时流行这样一句话,全国学大寨,大寨在山西,山西怎么办?我们公社的口号是迎头赶上。我们村为了多开荒多种粮向荒山要地向老天要粮成立了青年突击队,并选我做了突击队队长。

老张这段历史我还真不知道,只知道他是共产党员。

我就是那个时候入的党,为了要地我平过坟,也锯过树但成绩平平,这时候队里有人给我出主意,说,西山老崖底下有十几亩地,稍微整整能出来二十多亩,当时我心就一动,如果真能整出二十多亩那我的指标就完成了,只是那地方离村子太远有七八里路所以才荒废掉了。说干就干第二天一早我们带上干粮就出发了。

到了老崖沟我兴奋坏了,拿眼一看就决不止二拾多亩少说也得四十亩地。我当时下令放火,让几个人把沟口清理好不要跑火就好。

大火过后一切都清津亮亮的了,只是地中间有一个极大的坟少说也占了七八分地。把他刨了,我告诉弟兄们,有人嘀咕说,这可是八路的坟。我当时年轻不禁勃然大怒,八路怎么啦,八路也要为国家建设做贡献!平!!

我第一个冲上去,才挖了一锹土就听有人破口大骂。逑大个东西你是没王法了!只见我二大爷一拐一拐的提了把铁锹冲我扑了过来,抬手就是一铁锹,血当时就下来了,这还是我跑的快要不然非让他把我劈死。我回头一看有六七百口子,全是老头老太太恐怕是一个公社的老头老太太全来了。

二大爷追不上我坐在坟头前嚎啕大哭起来,这些老头老太太有磕头的,有作揖的还有抢过铁锹往坟上添土的。我印象里我爷爷死的时侯我二大爷也没这么哭过-----

张仕如木雕一样坐在那里,瓶里也没有酒了,我知道今天晚上是不可能知道结局了,好在明天没课有一瓶酒他也就全招了。夜里这东西说了几次梦话。

老李!老李!!我从梦里醒来见张仕已经穿好衣服两只眼睛贼亮。李老师你想不想去看看那坟?

现在去太早了吧?我看了看窗户纸刚刚发白走吧?

我们从学校后的小路上山,张仕还扛了一把铁锹在暮色中向东逶迤而行。

----------------------

终于到了老沟崖崖顶,我一屁股坐了下来,整整五个小时我们才走到这里。往下一看头晕目眩,好高的崖。

这是一个半圆型的台地,这么好的地在平遥山区很难见,但都种上树了,苍松翠柏很是幽静。而这些树木中间则是一个占地一亩有多没少的巨大坟冢。就是这里了,张仕道

这东西一路没话,这句是到这里的第二句。

我们到这里用了多长时间?

五个小时!

有人只用了两个小时过去叫一个时辰。谁?我目瞪口呆,这不是神话吧?

就是他!张仕用手指了指坟冢。他就是从我们学校跑到这里,然后拉着鬼子从老崖上跳下来的。

那是四四年的八月十六,咱们山西人非常看重这个节日,虽然那年月没有什么好的,但粗粮细做不过是添点喜气。傍晚来了一个八路军,年岁不 大但跟村里的家家都很熟,乡亲们送来了油面靠姥姥热情的看着他吃,刚吃了两碗我二大爷跑了进来[他那时是民兵小组长]说,鬼子马上就要进村了。

两个人从现在的小学校[注,原来是庙,敌伪得时侯是村公所]跑出来抬枪就打,那时只有这个办法拖住鬼子让群众转移,可巧八路身上背着一个皮的公文包,日本人以为是八路的大官便死命的追。我二大爷跑了十多里路跑不动了,被八路同志藏到沟里,小鬼子就从我二大爷头顶上追了过去。二大爷是个楞头青竞然在鬼子屁股后头跟着,竟然杀了两个日本伤兵还捡了五条三八大盖混了个民兵英雄。这是后话。

八路跑到沟崖实在跑不动了[崖边上全是和着血吐出来的油面靠姥姥],子弹也打光了或许日本人想抓活的被他逮着机会,拽着两个日本人一块跳了崖。就落在这块地上。

全镇无一伤亡,后来才知道这伙鬼子就是想乘中秋偷袭我们镇子,说来也巧连崖下摔死的正好被八路干掉十六个。鬼子迷信以为有神保护我们这个镇子,吓得再也没来过!

当天夜里我二大爷叫了几个小青年把八路的尸首背回家里,第二天向财主借了棺材又要了地吹吹打打把他安葬了。但是没人知道他姓什么,镇上人有说姓王有说姓崔但还是不知道名字。

我现在才明白张仕叙述的时候为什么只说八路原来他根本不知道这个救了三千多人的八路叫什么。

李老师,我知道你是有能力也讲义气的人,将来你肯定要回北京的,只想您帮忙打听打听这位八路的姓名,俺们也好给他立个碑呀!!!说完沉重的给我跪了下来。

一九九三年我回到北京,也和原太原军区司令的儿子探讨过,也给我回过信。平遥地区属晋绥军区,逢日寇扫荡我们经常成建制的牺牲,所以这件事太难了。

我辜负了朋友的希望,今天在这里写出来算是代朋友立个心碑吧!!!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