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袖珍艇历险炸“高雄”

ljxwly1987 收藏 0 167
导读:1945年7月30日夜,新加坡海峡口外的洋面上漆黑一片,一艘圆木状的小艇正披浪行驶,它就是英国海军的XE-3号袖珍潜艇。该艇的艇长是弗雷泽海军上尉,艇员有史密斯海军中尉、一等兵马金尼斯和二等兵里德。 艇长弗雷泽站在袖珍潜艇上,全神贯注地搜索着前方水域,指挥着XE-3艇向前行进。 天空蒙蒙发亮,海面上晨风拂拂,微波荡漾。弗雷泽手举望远镜,新加坡港就在前面了。水道开始变窄,港内,日军的交通艇正在来来往往。此时,只要袖珍艇稍有闪失,就会暴露目标。弗雷泽不敢大意,他升起潜望镜,负责导航和搜索目标;

1945年7月30日夜,新加坡海峡口外的洋面上漆黑一片,一艘圆木状的小艇正披浪行驶,它就是英国海军的XE-3号袖珍潜艇。该艇的艇长是弗雷泽海军上尉,艇员有史密斯海军中尉、一等兵马金尼斯和二等兵里德。

艇长弗雷泽站在袖珍潜艇上,全神贯注地搜索着前方水域,指挥着XE-3艇向前行进。

天空蒙蒙发亮,海面上晨风拂拂,微波荡漾。弗雷泽手举望远镜,新加坡港就在前面了。水道开始变窄,港内,日军的交通艇正在来来往往。此时,只要袖珍艇稍有闪失,就会暴露目标。弗雷泽不敢大意,他升起潜望镜,负责导航和搜索目标;史密斯密切注视着深度计,保持小艇在潜望镜深度行驶;里德则全神贯注,根据弗雷泽下达的舵令操艇。


XE-3艇已驶向港内深处。通过潜望镜,弗雷泽忽见一艘满载水兵的日军交通艇驶来。他赶紧降下潜望镜,躲了过去。交通艇开走之后,弗雷泽重新升起潜望镜。沿着敌艇的行进方向,他找到了这次行动的目标——日本重巡洋舰“高雄”号。他迅速测定了航向和距离,然后命令下潜。


XE-3艇贴着海底向前蠕动,企图钻到“高雄”号底部施展拳脚。弗雷泽眼盯手表,计算着时间。30分钟过去了,袖珍艇仍未找到目标舰。马金尼斯小心翼翼,操艇缓行。忽然,艇艏猛地撞上了重巡洋舰的圆舭上,发出了吓人的响声,如同一柄重锤敲打着一个空心钢壳。袖珍艇身子一歪,险些翻覆。连续几次,XE-3艇都撞在了重巡洋舰的外壳上。整整花了40分钟,弗雷泽才得以如愿,找到了一个比较理想的位置。


在“高雄”号长满海藻、贝壳和藤壶的底部,蛙人马金尼斯足足爬了半个小时,才布好6枚磁性固定附着水雷和5个高爆炸药浮筒。XE-3袖珍艇开始准备从“高雄”号底部抽身撤走。然而,意外发生了,XE-3号像被什么东西卡住了,动弹不得。弗雷泽下令采取紧急措施:给水柜注水,让袖珍艇下沉,不行;又排水让小艇上浮,还是不行;他又下令小艇全速向前,接着,又全速后退。但是,折腾了半天,XE-3袖珍艇丝毫没有动弹。


大家都很着急:“再这样下去,一旦水雷和高爆炸药浮筒爆炸,大家都要和日舰同归于尽,要是被日军发现,结果更不妙。”弗雷泽看看史密斯和里德。两人光着臂膀,浑身都已是大汗淋漓。就在这时,XE-3又发生了意外,它猛地向后窜出,不住地扭动身子,浮出了水面。弗雷泽大惊失声。小艇和日舰近在咫尺,一旦被日军发现,那就注定难逃厄运。幸运的是,日舰竟全然没有察觉。XE-3袖珍艇紧急下潜,重新潜入港底。弗雷泽试图保持艇的平衡,但左舷仿佛被一只巨手往上拖似的,难以控制。直到这时,他才明白了究竟。原来,在他释放左右舷的浮筒时,左舷浮筒未能放掉。马金尼斯匆匆出艇。他前后只用了7分钟就抽掉了固定浮筒的螺栓。


XE-3艇这才如释重负,很快恢复了平衡。它上浮到潜望镜深度,平安赶回了出击点。21时30分,他们布下的水雷和高爆炸药浮筒全部起爆,将日本“高雄”号舰体炸开了一个长18米、宽9米的大洞。已是在苟延残喘的日舰完全丧失了出海作战的能力,只有困居港内,束手待毙。


日本投降后,英军扣留了“高雄”号,次年10月29日,又将它炸毁在马六甲海峡。XE-3号袖珍艇奇袭“高雄”号取得完胜,艇长弗雷泽和蛙人马金尼斯还因这次行动获得了英国军人的最高荣誉——维多利亚十字勋章。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