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赵统新传 第一部 初回三国 第一部 第一百零一章 又要有一场好战啊

guohj92 收藏 11 8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5/[/size][/URL] [内容简介] 看我闷闷不乐,庞统师叔还是很关心我,就私下问我: “统儿,想什么呢?是不是考虑到人心问题了?” 我点点头。 “师叔,我是很痛苦,战争到底是为了什么?我们杀来杀去的目的是什么?” 庞统师叔笑笑,向那些浮屠像努努嘴。 “问他啊!一饮一啄皆为定数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35.html


看我闷闷不乐,庞统师叔还是很关心我,就私下问我:

“统儿,想什么呢?是不是考虑到人心问题了?”

我点点头。

“师叔,我是很痛苦,战争到底是为了什么?我们杀来杀去的目的是什么?”

庞统师叔笑笑,向那些浮屠像努努嘴。

“问他啊!一饮一啄皆为定数啊。”

庞统师叔很狡黠的说。

“那师叔你的意思是,我们生来就是杀人或被人杀了?”

我没好气的反驳。

“统儿,师叔和你开个玩笑而已。我这么多年也看到那么多流血,心也麻木了,总想隐居山林,不染这世事。哪怕是坐在那些浮屠前诵经也行啊。”

这时,山上的旗子随着风在扑拉拉的飘动,我忽然想起后世著名的禅语来,就问在旁边的邢道荣:

“邢将军,你说那是旗动还是风在动啊?”

邢道荣看看那旗,想了想,回答说:

“旗在动。”

接着又摇了摇头。

“不对,风在动。”

紧接着又是一摇头。

“是旗动。”

旗动、风动念起了没头,把他自己也闹糊涂了。

我心有感触,念着他的旗动,风动,不由的顺嘴流出后世有名的偈语来。

“既不是风动,也不是旗动,而是心在动。一切由心。”

邢道荣听着我的心动,忽然呆住了。嘴里也在念叨:

“心动,心动。”

“统儿,入了心魔了吧?”

庞统师叔在旁边说了,我猛然惊醒。

“师叔,我明白为什么要杀来杀去了。杀即不杀。”

庞统师叔也愣了。

“杀即不杀?”

我很肯定的点点头。

“师叔,别人为何杀来杀去我不知道。我知道我的目的,我参加战争的目的就是为了以战止战。最高境界就是孙子兵法当中所说的不战而屈人之兵。”

庞统师叔笑了,拍拍我的脑袋,什么也没说,只是用很异样的眼光看着我。

到了晚上,我又来到庞统师叔的住处,一见庞统师叔,庞统师叔就拍拍身边的地方,示意我坐下,然后自己给自己倒了一壶酒,眼皮也不翻,边喝边对我说:

“小子,养兵为何?为人嫁妆!为虎添翼,反噬自身。小小年纪就怕了?”

“师叔,统正是此意。请师叔示下。”

“唉,傻孩子,你的心太软了。这几年,我见你虽然喜赚人钱,似乎一副商人样。战场之上貌似勇武无敌,杀人越野,可从你待那些俘虏的方式我也看得出你想什么。西凉的泰虎营、高宇的陷阵营、沙摩柯张嶷带领的五溪飞军,你给了他们新的力量,而且你或许具有或大或小的影响力,也许有事时,这些人也能为你下死力。他们有了这股力量后,你知道他们的目标是什么?可当你和他们冲突时?这三支军队还会死心塌地有哪些人跟你走?你大伯父、你师父知道你对这些人的影响力后会怎么想?会怎么待那些人?”

我嗯了一声。

“师叔,这也是我最担心的啊。”

“孩子,目标统一,自然一致。张角虽然失败了,可为什么那么多人跟他走?还不是为了一口饭,为了一个梦!”

“师叔,……”

“不要说了,你还小,不要着急。饭要一口一口吃,吃快了,小心噎着。有师叔在,不必担心。睡觉去吧。”

又过了几日,邢道荣不知怎的,看我的眼神越来越怪,弄的我直发毛,我就问他怎么回事,他连连摆手号称没事,不过还是吞吞吐吐的问我:

“小将军,洒家信佛教,为佛道之人,还杀过人,你怎么看?”

我也没加思索的回答说:

“邢将军,我佛慈悲亦惩恶。”

邢道荣又手舞足蹈了。

“我佛慈悲亦惩恶。哈哈哈。那你是不禁止我信佛了?”

“邢将军,我何时说过禁佛啊。每个人都有信佛的自由,你不要取强迫人家信就行了。”

邢道荣又点点头。

“这就对了。”

真是莫名其妙。看着邢道荣那么大个的人晃晃地走了,我不禁摇摇头。

我刚指点了沙摩柯一路近身搏斗招法,忽然有斥候来报。

“报,又一队吴军正向零陵城杀来。”

“报,桂阳、长沙皆已落入吴军之手。”

“可知领兵之人为谁?”

“报将军得知,为东吴都督吕蒙。”

庞统师叔折扇一摇,摇了摇头,嘴里说:

“唉,这个吕蒙啊,鲁肃刚死,你就沉不住气了。”

怎么回事?我看看庞统师叔。

庞统师叔边摇扇子边说:

“统儿,我以前不是告诉过你,当年鲁肃曾说只有全取荆州,东吴才能全据长江之险,进可攻退可守,天下三分之势而成。但前几年,曹操势大,东吴不得不先任你大伯父取下南郡、长沙、桂阳、零陵等荆州几郡作为休养生息之地。虽然鲁肃在你大伯父占领西川之后讨要过几回,但并没有成功。特别是你关二爷单刀赴会后,曹操大兵南下,再加上鲁肃的劝说,孙权才不得不先把此事放在了一边,全力防备曹操南下。可现在鲁肃已死,曹操亲率大军和你大伯父对峙于汉中一带,而荆州大军也集中于你关二爷麾下,屯于荆州北部,防备曹军南下,你大伯父和二伯父均难以无法分兵东顾,吕蒙真是挑了个好时候啊。”

张苞在一旁听了,豹眼圆睁,大声说道:

“军师,那我们也不能让这家伙占了我父辈辛辛苦苦打下的地方啊。”

“张苞,稍安勿躁。此吕蒙乃是孙权自周瑜、鲁肃之下头号战将,自幼参加讨伐百越,胆大出名,少年时曾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以前不爱读书,自从孙权劝过他之后,他发愤研习兵法,可谓文武双全。当年鲁肃曾告诉我,有一次他多日未见吕蒙,见面之后一交谈,让鲁肃是大吃一惊,吕蒙就开玩笑的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能让鲁肃吃惊可不是一般水平啊。他此次亲征,看来是势在必得啊。不过,他不可能知道我们在此,苦头他是吃定了。”

庞统师叔说完,我们就在沙盘上推演吕蒙的战事和我们的应对措施了。

商量好之后,我们尽起这五溪飞军,往东而去。零陵现在太守是郝普,上次刘备伯父任命的刘度因祸害百姓甚惨,被人称为天高三尺。高宇一开始还不明白什么意思,庞统师叔就让他去挖个坑,高宇还能纳闷,我问这个问题,为什么要挖坑啊。他很是疑惑的刚挖了几下土,豁然明白。地被刮三尺,天岂不是高了三尺?有一次刘度在出巡时被当地百姓射杀,此地没了太守,刘备伯父就派张飞三爷手下的郝普来此地任职。说起郝普,张苞认识,而且还很熟,此人还抱过小时候的张苞,据张苞说,他小时候曾经骑在郝普脖子上,尿了人家一脖子。张苞说郝普此人乃南阳人士,自幼习文练武,喜学那忠义之士。中原大乱时,他和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拖家带口搬到了古城。在那里筑城自保。后来张飞三爷兵败徐州后,一路西行,也到了古城。当时张飞三爷只有五六百人,来到这小城下,看看城上既没曹军旗号,也无袁术等人旗号,似是无主之城,就欲打马进城,在此城歇歇脚,补充一下军需粮草。谁知刚到城下,城内冲出一彪人马,穿戴也不整齐,根本就不是什么正规军的样子,张飞三爷千军万马见得多了,岂能在乎这些人。两支人马也没报名,张飞三爷举矛就和那支人马的领头者战在一起,可能是张飞三爷连日逃命奔波没有休息好,那人竟然和张飞三爷战了100余个回合还没分胜负。那人也好生佩服张飞三爷,就趁二马错蹬之时,跳出圈外,举刀问张飞三爷:

“我乃郝普,你是何人?我看你弓马娴熟,为何为匪抢我古城?”

张飞三爷哈哈大笑:

“哈哈,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乃燕人张飞张翼德是也。”

郝普一听,很是不相信,就问:

“可是虎牢关下大战吕布的张三将军?”

张飞三爷一捋颌下钢须,沉声答道:

“正是你家张三爷。”

郝普一听,赶紧滚鞍下马,来至张飞三爷面前施礼:

“郝普有眼无珠,不识张三将军真身,还望将军恕罪。”

张飞三爷也一愣,怎么打着打着,突然变的这么快啊,细问之下,才知此地土匪横行,经常有来骚扰的,起初他们以为又是土匪来了,才也不搭言,上来就战。郝普早就听说张飞三爷的事了,一向深为佩服,此次相见,死活要跟着张飞三爷了。张飞三爷也正好没有去处,就随郝普进了古城,郝普做了他的帐下部曲头号将领,张飞三爷在此地休养生息,顺便到处打探刘备伯父的消息,后来就找到了孙乾,知道了刘备伯父的消息。刘备伯父听孙乾说张飞三爷在此,就赶了过来,关羽二爷也过五关斩六将来到此处,还在城下斩了曹军追来的大将蔡阳。巧的是我父亲和母亲也在古城附近相识相知,结为了夫妻,后来巧遇周仓,也展转见到了刘备伯父,他们四兄弟聚到了一起。

刘备伯父入川后,郝普当时病了,就被张飞三爷留在了荆州,刘度死后,张飞三爷知道郝普文武双全,就向刘备伯父推荐郝普来零陵任职,刘备伯父也见过郝普,知道郝普的才能,就同意了,这样郝普才到了零陵人太守了。

此地离零陵走的话有大约两日的路程,算算探马来报的信息时间,估计吕蒙也应该快要到城下了。为了让郝普知道外面已有援兵到达,我和庞统师叔就让张苞带着200骑兵先行,速速杀进城里,报与郝普得知。张苞领令之后,带人赶快走了。

边走我边想,看来又要有一场好战啊。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