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儿女英雄传 九、崛起 266、结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8/

266、结局

李至将大家关切的眼光看在眼里,心里面也是百感交集,自己阴错阳差的来到这个动乱的时代,靠着一点点超前的历史和知识,以及大量的偶然和这些中华精英的协助,成就了眼前的局面,可惜的是,世界上从来就没有十全十美的事。自己白检的这个身体实在没办法再继续正常运转下去了,不过,就算能正常运转下去又如何呢?治大国如烹小鲜,必须小心翼翼、如履薄冰,不是仅靠热情和冲动就能成事的。自己从开始到现在,一直都战战兢兢、小心翼翼,怕的就是一旦有任何的行差踏错,就会一失足成千古恨,回天乏术。自己的能力和见识,最大的作用应该是给大家开个头,给这些真正属于这个时代的精英们开启一扇窗户,支出一条经过实践检验的道路,减少他们的困惑和少走些弯路,地球是圆的,缺了谁都会运转下去,是时候将接力棒传给下位选手的时候了。

想到这里,李至艰难的笑了下:“各位,能和大家一起走到今天,是我的荣幸和……和光荣,你们……你们才是真正的时代英雄!现在的局势大家都……都比我还清楚,你们就讨论决定吧……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和大家一起商议了……该来的总要来的,该告别的时候总该告别的,不过希望……希望各位到时候也象个英雄一样,不要学小儿女,惺惺作态……那个太没英雄气概了。”

在座的都是目前最高权力中心的人,对李至的身体情况自然清楚,既然连犹太医学家都认为目前全世界最先进的医学在中国,而中国的医学家们都束手无策,那么就只能面对现实了。不过多年来,大家一直习惯了李至先知般的神奇能力,总能在对手反应之前就提前预备,让对手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在他离开之后继续带领民族一帆风顺的走下去,谁都没有把握。

眼看着有的人就要从眼角滚出大颗的泪珠,蒋百里连忙稳住自己的情绪,强压下心中的酸楚,强颜欢笑道:“大家不要担心李至吧……你们可别忘了,这家伙可是……可是神仙啊,什么困难能难住他?我们继续商议吧!大家说啊……都不说?那我可就点兵了,朱道兄,你谈谈军事上的情况。”

朱道偷偷的抹了下眼角,在这个厚道勤勉的将军心里面,一直把李至当成自己亲兄弟一样看待,当然,这个兄弟总是那么出人意表,不过这正是做哥哥的最该骄傲的地方!所以无论什么时候,朱道总是尽全部的能力,去完成兄弟定下的目标,现在,这个总是战无不胜、无往不利的兄弟,却也逃不脱命运的宿命!既然如此,就按他说的,让他安心的告别吧!

百感交集的朱道站起来平静片刻后到:“现在德国利用三个师的机械化兵力,摧枯拉朽的碾平了曾经胶着的阵地,过去曾经吞噬了双方百多万士兵生命的战壕在战车面前根本不堪一击。现在德国先锋部队的刀锋距离法国首都巴黎不足三天的距离,现在德国已经将后勤的部分力量转移到了英吉利海峡方向,正在海峡附近储备物资,预备在迫使法国投降之后立即渡海攻击。”

“形式对同盟国很不利嘛,”蒋百里接着道:“如果我们不及时插手的话,德国就会实现他们的战略目标了,击垮英法两国,然后和和我们谈判,保护既得利益。”

“英国现在也意识到了形式的严峻,所以才不惜代价的想获得我们的支持!”彭岚连忙道:“窦纳乐现在急的头发胡子全白了,根据他转达的英国政府意思,愿意以任何价格以最快的速度获得我们的支持。俄国的革命党现在基本获得了国内主要城市的控制权,但沙俄和资产阶级的反抗非常的剧烈,革命党压力很大,现在需要我们提供大批的武器装备,他们的代表已经到京城很久了,而且带来了他们组织的最高指示,表示可以立即就双方的领土恢复到《尼布楚条约》的状态进行谈判。”

蒋百里看了下李至,见李至鼓励的眼神,定神之后道:“对大家说的情况,在一年前我们就制定了相应的应对措施,并且正在逐步的落实施。首先,我们的由南海第而护卫舰队保护的十艘万吨货轮已经抵达了大西洋,为了保密的需要,这次绕道非洲去的,最多半月的时间就能抵达英国。这次带去了大量的单兵火箭筒,能有效的对付战车,另外还有60架对地攻击机和60架战斗机。我们的初步想法是先到达英国,法国就任由德国人占领,然后我们的主力投入之后,从奥匈帝国攻击前进,这边从英国渡海,以我们绝对优势的海空力量,这些都不难办到。这样就实现了我们削弱欧洲整体实力,获取最大战争红利的目的。至于俄国,由于欧洲各国尤其是英国对革命党的仇视,战后他们肯定会联合起来打击压制的,现在我们可以大量的提供轻武器给革命党,但对抗战车的武器绝不能给他们,反正现在他们对抗的白俄军也没有战车,他们也不需要。”

等大家都商议的差不多的时候,李至鼓起精神道:“现在的世界局势基本按照我们预想的发展……而我们未雨绸缪,这次获取最大的发展机遇是没有问题的……我最后想给大家说两点,一是世界各国之间的丛林法则,弱肉强食是最基本的规则,半点心软都是要不得的!二是国与国之间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共同的利益!作为国家的决策者,需要做的是在维持平衡的情况下获取自己需要的最大利益……只要我们一直清醒的认识到这两个基本规则,今后的发展是没有大问题的……”

在欧洲战场上急急败退的同盟国军队已经被打的丝毫没有斗志,德国军队顺利的击垮了法军的抵抗,轻松的将巴黎收入囊中,部分法国政府人员逃到英国,组建了流亡政府,留在巴黎的则直接投降了德国。原本一直想参战的美国总统随即在国会的压力下发表了不参战的声明,所有人都对同盟国的前途不看好,认为德国很可能赢得这场战争,当然前提是中国没有什么伏笔,但依照那个先知一般的李至一贯的作风,难道真的没有预先的考虑吗?

英国政府内部也分裂成作战派和媾和派,坚持继续打下去的一派坚持的理由就是中国已经参战,取得胜利是迟早的事,而且中国已经答应出售20个师的机械化装备给英国,自然能轻松击败三个师的德国机械化军团,这对英国维持战后的全球霸主地位非常重要,一旦求和,就等于放弃了几百年来的日不落帝国。媾和派则以法国的快速陷落为证明,指出英国能否抵抗到中国军队的到来,曾经抵抗了德军近一年的战壕,在德国机械化军团的攻击下,三天就土崩瓦解,除非中国在半月内能抵达英国协助抵抗,否则一切都是免谈。

最后英国皇室和首相共同平息了这场争论,因为从窦纳乐和中国政府签订的条约来看,除中国政府在出售的武器上价格昂贵一点,并且要求用黄金支付外,只要求英国政府让出中东地区的控制权,并且同意在耶路撒冷建立一个犹太人国家之外,对英国的全球殖民地并没有过多的要求,甚至连英国在亚洲最大的殖民地印度都没有任何要求,连和南华平分的苏门答纳岛都表示英国可以继续保持存在。这样的条件,让英国政府大喜过望,换成和德国谈判,英国的全球殖民地估计得被抢去一大半。而且中国表示,第一批武器装备和空军将在最多15天抵达英国本土,怎么都会抢在德国渡海之前稳稳守住英吉利海峡。面对这样有利的局势,英国人怎么会放过?不但能保持大部分的殖民地,而且作为欧洲坚持到最后并且战胜德国的唯一国家,以后在欧洲的盟主地位只会被大大的加强。虽然有的人也怀疑中国如此的大方,是不是暗地里还在打什么算盘?可惜的是,仍他们想破脑袋,都不会想到中东在几十年年后的地位。

随着船队到达英国,同盟国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因为胜利的曙光已经出现。中东地区的南华机械化师充分发挥空地一体的优势,对奥匈帝国的战线进行了大纵深的攻击收容,完全瓦解了敌人的斗志,轻松击败了十倍于己的敌人。让伴随作战的英国殖民地军队收容战俘都忙不过来,只得将战俘中所有的普通士兵全部释放,只留军官。犹太雇佣军也抵达了耶路撒冷,并牢牢占据了周围的地区,先期抵达的犹太移民也组建了数万人的民兵武装,虽然装备和战斗力无法和犹太正规军相比,但和奥匈帝国的军队比起来,装备水平和作战理念却超过了他们,成为中东地区实力最强的武装力量。

随着战场局势形势一片大好,李至的身体却越加的虚弱下去,身边的人都明显的感觉到,他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候,说不定今天睡过去就再也不会醒来。

李至在时断时续的昏迷中,在周围人的担惊受怕中渡过了最后的三个月时间,他自己当然非常的坦然,对这个世界来说,他李至本身就是多余的,连在这里渡过的岁月,都是上天偶然的恩赐,现在上天要纠正这个错误,有什么不可以的呢?虽然许多人都对他离开之后的发展心中忐忑不安,但李至自己却一点都不担心,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几十年,属于自己的时代已经过去。

蒋百里现在天天忙碌于各地发回的报告中,每天都要工作20小时,还得在秘书的强制要求下才会休息一会儿。对他来说,李至将如此沉甸甸的责任交到自己的肩上,如果不能做到尽量的完美,如何对得起那些奋斗在前线的战士们?如何面对李至?

秘书悄悄的推开门,走到蒋百里面前,满脸的惶恐。

蒋百里认为是秘书又来催自己休息呢,轻声道:“小刘,现在还早,等我处理完这几个文件就休息好不好?”

“不……不早了,都凌晨3点了……代总统,总统……总统好像出事了!医院刚刚通知的……你还是过去看看吧。”

“什么?”蒋百里惊的将手中的笔都掉到了文件上,弄黑了一片。虽然心里面早就知道这一天,但当这天真的到来的时候,仍然无法面对。

沉静片刻后,蒋百里强忍悲痛道:“小刘……你……你赶紧通知其他人,我……我马上赶过去!按照总统的交代,绝对保密!”

等蒋百里赶到医院的时候,蒋秋长等人早就等候在那里了,李至养病的别墅附近比平时加强了戒备,上百名久经沙场的暴风突击队战士们守卫在周围,机场的战斗机也分批升空警戒,守卫部队的最新型战车也进入了出发阵位。而让医院最忙碌的是,现在连朱慕兰也因悲伤过度在紧急抢救中,特别从前线赶回的朱全带着几个当初在山寨起家的兄弟满脸悲凄的守在门口。整个别墅被悲伤和绝望的情绪笼罩着,每个人眼眶都是湿润的,大颗的泪珠随时都会滚落,这些经历过无数次生死的军人们即使面对死亡都不会有任何的动摇,可面对李至的即将离去,却无法压抑自己激动的情绪。

病房的门被轻轻的推开,医生强忍着悲痛,轻声道:“总统醒了……你们轻点进来……”

被抢救过来的李至苍白的吓人,连动下手指都非常困难,不过看到蒋百里和蒋秋长等人进来后,精神好了许多,连苍白的脸上都浮上了些血色,所有人都知道,这不过是回光返照罢了,心中更加的悲怆,都强忍着。

突然间精神好了很多,李至立即感觉到自己的大限已经到了,这就是所谓的回光返照吧?无所谓了,反正自己对这天的到来已经等了很久,既来了就坦然面对吧。目光从所有人脸上扫过之后,开口到:“各位兄弟哥们……我老李……要翘辫子了,不好意思,没法和大家分享咯……”

看着眼前的人激动和悲伤的样子,很多人当场就要哭了起来,李至连忙道:“现在提我最后的三个要求,一是我死后,所有人都不准哭!……必须笑,而且应该笑!因为我……我有理由非常高兴,希望你们也能分享……”

“第二点是千万不要让我的死影响我们的工作和作战……这是我最担心的,现在必须低调处理,战后你们愿意怎么做都行……”

“……第三就是将我火化后的骨灰分两处安葬,一处是南海最南端的岛屿……另外一处是和俄国革命党确定条约之后的北面边境……我希望不管是你们,还是后世子孙,千万不要把我的安身之处丢给别国……那个国家敢越过我的骨灰,就揍他娘的……”

“是!”所有人都高喊起来:“谁敢让总统和我们民族分离,谁就是我们不共戴天的敌人!”

“好!好……”李至笑着点头道:“这样最好……我很累了……大家都出去吧,做好自己的工作……百里和秋长兄留下,咱们说说悄悄话……”

等大家都含泪退出后,李至对蒋百里和蒋秋长示意俩人在床边坐下,艰难的笑道:“对我的来历,你们……你们一定很奇怪吧?”

蒋百里艰难的点点头:“根据档案资料和调查结果……总统的来历非常的清楚,一切都很正常,不正常的是你在闯关东的路上大难不死之后,和朱红朝老先生他们奇迹一般的崛起!那个时间是个巨大的转折点,之前的你是个再普通不过的中国少年,之后的你是个神奇的先知,如果说昔年诸葛武侯真的能上知五百年后知三百年的话,总统你只会超过他……”

“呵呵!”李至难得的笑了下:“你们心中的疑惑我知道……不过我不告诉你们,就把这个疑问永远的埋藏在心里吧……我好想睡觉……真累啊!”

说着李至真的闭上了眼睛,呼吸也慢慢的的停止了下去,蒋秋长和蒋百里愣愣的看着逐渐平静的李至,再也忍不住,“啊――”的一声哭喊出声。

门外的人立即明白了怎么回事,都跟着痛哭起来,朱全等几个直接晕倒在地。

“喂――喂――你们二个……”

正在伤心欲绝的蒋秋长和蒋百里突然听到有人发出声音,片刻之后才发现本来没有了呼吸的李至又睁开了眼睛!俩人顿时楞在那里,这家伙怎么死都死不老实啊?连忙把头凑到李至面前。

“别那么近……太暧昧了……我喜欢美女靠近些……”

俩人连忙收住眼泪,又惊又喜的看着李至,巴不得这家伙立马生龙活虎的跳起来。

“嘿嘿……不好意思,不是故意折腾你们的……叫外面的不要哭了,听着烦呢……”

等外面的人从大悲中回过神来的时候,李至这才慢条斯理的道:“……真他妈亏啊……死的不甘心……其实我最大的理想是娶6个漂亮温柔的老婆,周一到周五轮流换……周日休息的……这个理想看来实现不了……好了,这次是真的死了……不会再来来回回的折腾……”

说完,李至慢慢的闭上眼睛,不管周围传来的悲凄之声,心里面郁闷的嘀咕:“……真不知道这死后会怎么样,说不定自己这边一闭眼,那边的我就会从梦中醒来……根本没有被雷霹死,只是在医院里面做了场大梦呢?古有庄生梦蝴蝶,谁知道自己会不会是梦一场穿越呢?人生原本就是梦一场,不过到底什么才是梦什么才是真实呢?”

李至去世的消息一直被严格的保密,直到战争完全的结束之后,全世界都为之震动。

十年后的南海和北疆,成为世界其它国家军队不敢触碰的高压线,这里举行了全世界最早的一次核武器爆炸演习。之后每年南海和北疆都会举行中国军队代号为“守卫”的最大演习,军人们用行动宣告着中国不可触碰的底线,同时也宣告着一个超强的国家维护自己领土的决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