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悍匪 第一章 第一章 卢沟桥 (二)

天生悍匪 收藏 21 4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8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89/[/size][/URL] “开枪!快开枪!” 陈啸虎的眼珠都急红了,一抬手中的明治30式步枪,扳机连连扣动,一枪一个,小鬼子惨叫着倒下。 陈啸龙哆嗦着开枪,猎枪“轰”的一声巨响,吓得陈啸龙手一抖,猎枪落到了地上。 陈啸虎阴沉着脸爬到陈啸龙面前,狠狠的给了他一巴掌,怒骂道:“连自己吃饭的家伙都保不住,还想打鬼子?别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89/


“开枪!快开枪!”

陈啸虎的眼珠都急红了,一抬手中的明治30式步枪,扳机连连扣动,一枪一个,小鬼子惨叫着倒下。

陈啸龙哆嗦着开枪,猎枪“轰”的一声巨响,吓得陈啸龙手一抖,猎枪落到了地上。

陈啸虎阴沉着脸爬到陈啸龙面前,狠狠的给了他一巴掌,怒骂道:“连自己吃饭的家伙都保不住,还想打鬼子?别污辱了这杆枪!”

陈啸龙拾起猎枪,眼睛里闪着泪光,也不辩解,只是用力一拉枪拴,手指头狠狠的扣动板机,一枪打在一个鬼子的胸口上。

“快看,啸东!啸东还活着!”

不知是谁喊了一句,陈啸虎抬起头来,就见陈啸东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几个鬼子站在他面前,刺刀狠狠的刺向他的腹部。

“啸东……”

陈啸虎哽咽着喊了一声,抬起手中的步枪,愤怒的发泄着心头的怒火。

就要死了吗?

陈啸东苦笑一声,深深的吸了人生最后一口气,怒吼一声:“十、八、年、后,爷、还、是、一条、好、汉!”身子狠命向前一扑,手中的猎刀砍在一个鬼子的胸口上,自己也无力的软了下去。

“啸东!”

几名庄稼汉的眼角都渗出了泪水。

和自己一起玩闹、一起干活、一起打鬼子的兄弟,就这样死去了!

“走!快走!”

陈啸虎虽然杀红了眼,可并没有完全丧失理智,小鬼子已经越来越多了,再不撤,恐怕这几号人都得交待在这里了。

“呜呜,我不走!我要为啸东报仇!”

陈啸龙一边流泪,一边咬牙切齿的装填弹药。

“走!”

陈啸虎没工夫和他扯淡,一手拖着陈啸龙,豹子般迅捷的钻进了青纱帐。

借着夜色的掩护,陈啸虎他们很顺利的离开军营,鬼子们并没有前来追赶。毕竟,卢沟桥才是他们目前的唯一重点。

“啸东,啸东他……”

永定河畔,陈啸龙还是忍不住伤心的哭了起来。

陈啸虎心头也是沉甸甸的,可还是安慰起陈啸龙:“小龙,今天能打死那么多鬼子,啸东也算死得值了!只要咱们还有一口气,就一定能为啸东报这个仇的!”

“接下来,咱们该怎么办?”

说话的是陈烈,这个唯一低陈啸虎一辈的年轻人,是陈老夫子的得意弟子。

“这几天,咱们就埋伏在到卢沟桥的路上,等他们过来,放头打尾!我就不信,这小鬼子还能有多少精力对付咱们!”

狠狠的一拳砸到地上,陈啸虎的拳头上渗出了血丝,却浑然未觉。

“这个主意不错。只是,这样就必须得隐蔽好,别让鬼子给发现了。大家的烟瘾,这两天都给憋着点。”

说完,陈烈端起手中的旱烟袋,顺手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口。

虽然心情无比的沉重,可陈啸虎还是笑了:“陈烈啊!你还说叫大伙忍着点,可你自己第一个忍不住啊!”

这一下,大家回过神来,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嘘!别吵。”

陈啸虎突然趴到地上,耳朵紧贴在地面上,脸色显得极为难看:“奶奶的,小鬼子的大部队开过来了,足足有十辆大车。”

十辆大车,意味着什么,大家心里都清楚。很显然,就凭这五号人,两三条枪,根本不可能给鬼子造成多大的麻烦。相反的,鬼子倒完全有可能把自己这些人给当点心吃了。

打,还是就这样灰溜溜的跑路?

陈烈反转烟袋,轻轻的扣在地上,轻声说:“我觉得,打还是可以打的,只要我们在他们后面放冷枪,他们一追就跑,估计也没有什么大麻烦。”

“可是,鬼子的大炮也不是吃素的,要是对着我们来上那么一两炮,麻烦就大了。”陈啸龙心有余悸的说。

陈啸虎沉默了半晌,一挥手:“打!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互相拉开距离,我就不信鬼子的大炮能把我们全炸了。只要能给守军争取一点机会,就是我们全栽在这里也值了!”

动作迅捷的分散开来,找到一个小土丘隐蔽。才刚刚准备好,就听到大卡车的轰鸣声,带起漫天飞扬的尘土。

小鬼子飞快的跑下卡车,一门门小钢炮架起,对着卢沟桥方向开始轰炸。硝烟弥漫,守军估计伤亡也不小,偶尔也还击一下,发上一两颗炮弹过来,可始终是被鬼子给压着打。

陈啸虎对着陈烈打了个手势,眼睛微微眯起,连准星都不用,直接抬手一枪,一个在后面搬运炮弹的鬼子应声倒下。有那隆隆的炮声掩护,这点枪声,又有谁注意到呢?

陈啸虎他们放了几枪,鬼子似乎察觉了,在军官的指挥,分出一个小队的鬼子朝青纱帐走来,一个个罗圈腿,猫着腰,嘴里叽哩哇啦的怪叫,想要捉住陈啸虎。

子弹咻咻的打在小土丘上,激起无数的泥土与石砾,压得陈啸虎头都抬不起来。

一声枪响,一个鬼子中弹倒下,鬼子们又怪叫连连,分出一半的人马,朝陈烈这头追去。

“跑!”

陈啸虎大叫一声,身子一个滚翻,钻进了高粱地里。只要进了高粱地,那就是陈啸虎他们这此庄稼汉的天地,鬼子再厉害也得低头。

看着陈啸虎他们远去的背影,小队长松岗居然骂了起来:“该死的支那人,狡猾大大的!”

没日没夜的放冷枪,小鬼子可是受够了这份洋罪,随时都可能出现这帮向他们“请安”的农民,让他们防不胜防。你耐心的等他吧,他偏偏不来;不等他吧,他就偏偏出现了。

就算是吃饭时间,他们也要过来“请安”一下,有空顺便帮忙吃点,甚至可能在饭里或者菜里帮忙添加一些肉类,比如死蟑螂、死老鼠之类的。

晚上就更勤了,熄灯一次,半夜还要过来叫起床撒尿,三四点钟最倦的时候,他们也来问候一下,提醒鬼子们早睡早起身体好,免得睡太多了变成猪。虽然,小鬼子和猪也可能是近亲。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