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朔:泰、马、台现民主乱象 很值得警惕

sunsky2020 收藏 1 126
导读: 2008-09-16 14:45:58   中评社香港9月16日电/政论家南方朔昨天在明报发表文章说,民主应追求,但忌将它本质化和无限伟大化。发生在马来西亚、泰国、台湾的近事,就很值得警惕。   先说马来西亚,3 月国会大选,执政的“国阵”大败,再加上反对领袖安华的复出,以及“九一六变天”的可能,最近马国政情真是混乱与野蛮兼而有之。   文章指出,在混乱的部分,乃是“国阵”怕自己人倒戈,硬是用“集体绑架”的方式把自己这边的49 名国会议员带到台湾度假;反对联盟的“人民公正党”则为了策

2008-09-16 14:45:58


中评社香港9月16日电/政论家南方朔昨天在明报发表文章说,民主应追求,但忌将它本质化和无限伟大化。发生在马来西亚、泰国、台湾的近事,就很值得警惕。

先说马来西亚,3 月国会大选,执政的“国阵”大败,再加上反对领袖安华的复出,以及“九一六变天”的可能,最近马国政情真是混乱与野蛮兼而有之。

文章指出,在混乱的部分,乃是“国阵”怕自己人倒戈,硬是用“集体绑架”的方式把自己这边的49 名国会议员带到台湾度假;反对联盟的“人民公正党”则为了策反而一路直追,于是“国阵”的42 人又仓皇的跑到香港。

这种国会议员级大人物的闹剧,真让人叹为观止;而除了混乱的这部分外,执政党为了保卫政权,终于再次舞出《国家安全法》,逮捕了部落格“今日马来西亚”的站主拉加彼特拉、《星洲日报》记者陈云清、在野政党华裔议员郭素沁。虽然陈云清旋即获释,但此举旨在挑动族群关系,吓阻反对势力及巩固自己内部的企图至明显。

文章指出,而马来西亚的此种动作已是老招了。1987 年逮捕林吉祥就已有过先例。开发中国家所谓的“民主”,在政权转移这个问题上充满了凶险,为了保卫政权而不择手段早已成了常态,从公然作票、自导自演冲突 悲剧、抓人到杀人,种种伎俩,早已罄竹难书。马来西亚的这些野蛮闹剧,其实还算是小场面,如果不加制止而变成大场面,野蛮闹剧就会变成残酷闹剧!

而发生在泰国的事,或许到了9 月17 日首相人选出炉会告一段落,但回顾过去一年的混乱变化,泰国确实付出了极大代价。前首相他信确实有其能力,但特权贪腐及逃税确也情节严重,遂有了都市中产 阶级的“黄衫军”运动,最后军人政变,他信下台。但政权复归民选后,他信势力继续当权,新首相沙玛一路偏袒他信,甚至让他信夫妇弃保潜逃,于是“黄衫军” 再起,甚至出现“反他信”的“黄衫军”和“挺他信”的“红衫军”的街头对打。最后沙玛下台,但其势大,又再被提名为首相,于是抗争又再度蓄势待发。

文章指出,所幸沙玛还是到了最后关头知所节制而放弃首相,动荡才出现好的转机。但泰国混乱经年,街头运动不断,单单8 月份,即因混乱扩大,甚至连观光地点的机场被占领,而损失巨大。近代泰国,政变频仍,到了现在又群众街头运动不断。幸而它还有个人民信奉的国王普密蓬担负 起“最后仲裁者”的责任,因而乱后还能定。而今泰王已垂垂老矣,一旦泰王逝世, “最后仲裁者”不再,泰国若“乱”就很难再有“定”的可能。他信宁愿流亡也不愿返泰受审,他在等的就是泰王逝世后的新局面。

因此,泰国在付出国家混乱、经济萎弱、观光停顿、损失逾千亿美元的代价后,暂时可望回稳,但泰国从此即可望进入顺境吗?则言之尚早。亚洲民主多陷阱,军人不安于军营,社会具有某种无政府的情绪,而政客则倾向于滥用权力;最关键的乃是当政治动荡,亚洲不易出现稳定的“终极仲裁者”。泰国的考验,也是许多其他地区的考验。

文章指出,而发生在台湾的事,则是另一种情况了。台湾过去由“硬威权”、“软威权”、“民主化”,这样一路走来,由于经济基础深,中产阶级庞大,社会稳定度较高,因 而大规模的野蛮与动荡可能性不高。但台湾由于社会歧异度大,而且众声喧哗, “有效的领导”遂变得格外重要,如果缺乏“有效的领导”,社会就会凝聚力不足,而让整体台湾在静默中慢慢的退步。

台湾的稳定性,使得人们冷漠犬儒,过去10 年政治坏风气始能大行其道,这也是今年“三二二”大选变天的主因。台湾变天,所反映的乃是对“有效的领导”的期待。

不过, “有效的领导”谈之容易,行之则难, “有效的领导”必须在大问题上做出决断,但决断却容易不是得罪这个就是得罪那个。因此,当代政治研究遂发现的确已出现一种“不领导的领导”,意思是说领导 人为了避免不讨人喜欢,遂在大问题出现时不表态,把自己放在一个安全的位置上,等着社会上吵出一个结果,这时候才根据形势而做出选择。问题在于当领导人把 领导所需的“决断”用“选择”所取代,他贪图“安全”的结果,也就失去了做出好“决断”时会带来的被“尊敬”。而除了失去了被“尊敬”之外,这种决策模式 还注定了不会是最好的决策:(一)当一个问题出现,设若领导者不根据视野及愿景而及早做出决断,那个问题就会愈说愈分散,可驾御的问题就会变得不可驾御, 最后一定是社会群体里发言权力最大、利益牵涉也愈大的一方最成为主流,而这种见解在全面性及高度上必然不足。

(二)做决断乃是一种历练,当开始时为了不得罪任何一方而求安全,不做决断,这就等于他渐渐失去了做决断的能力,而不会做决断。

而目前的台湾,吵闹了好几个月的所谓“马英九的领导力”的问题,其实也就是民主政治里“有效的领导”为什么在有些社会、有些阶级会那么困难的问题。有些社 会,媒体发达、人民喧哗、政客容易动辄得咎,于是就会出现一种只当好人,什么人也不得罪,什么事也不抢在前面,凡事不决断,只是一味突显自己好人特性的政 治人物。上个星期,台湾为了救经济,在政策上举棋不定,变来变去好多次,最后是在救股市房市上着墨极多,显然是受到股市房市分析师极大的左右。这些措施公 布后,好评不多,恶评不少,反而更强化了“领导力不足”的印象。台湾的民主经验,最先造成的是“坏领导”,接着又出现“不领导的领导”,民主和“有效的领 导”不必然可以成对的出现。设若民主不能带来好领导,这种民主不就失掉了光彩吗?

民主多障碍,许多民主反而会造成倒退,甚至还会让人不民主时代产生乡愁。由亚洲近日来的3 种乱象,不正提醒了我们要对民主更加戒慎与努力吗?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