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风者 第三章 风声初起 [8]

百合浪子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9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96/[/size][/URL] “娘的,眼镜那小子怎么还不来?他再不到,老子就提前被你灌趴下了。”在一家烧烤店里,田浩把一个喝光的空酒瓶放到凳子底下说。 “德行,就你那腐败的酒量,把我们俩捆一块也喝不过你。”尧丰小酌一口杯里的啤酒说。“眼镜被刘总拉去加班了,听他的意思不会太久。” “这还不太久,老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96/


“娘的,眼镜那小子怎么还不来?他再不到,老子就提前被你灌趴下了。”在一家烧烤店里,田浩把一个喝光的空酒瓶放到凳子底下说。

“德行,就你那腐败的酒量,把我们俩捆一块也喝不过你。”尧丰小酌一口杯里的啤酒说。“眼镜被刘总拉去加班了,听他的意思不会太久。”

“这还不太久,老子这五瓶都下肚了。出完差好不容易聚一次,这小子就这么晃点我。”田浩嘟囔着,找了半天没有结果,扯着嗓子喊起来:“服务员,再来十瓶啤酒!”

不远处的服务员听到叫声,白了田浩一眼,不情愿地去拿酒了——这里任何一盘肉的价钱都是上两位数的,而啤酒只有两块,所以这样的饭店就愁的就是遇到混水饱的客人,他们往往消费不了多少钱,却有很大的喝高之后耍酒疯的危险。

“好了,先别喝了,吃点东西成不?就这几盘肉,到现在还没动几筷子呢。”坐在田浩旁边的赵晓蕊一听又要酒了,赶忙劝道;不过不知她是天生就这一副甜嗓子,还是她故意在向田浩撒娇,尧丰听着那有些发嗲的声音,不由地打了个冷战,后脊梁上鸡皮疙瘩滚落一地。

“吃啥?人还没来齐呢!男人说话,老娘们闪一边儿去!瞪眼?噼、噼啾——”田浩嘴里学着声音,模仿着一个最近热播的情景喜剧里的招牌动作,冲着赵晓蕊的方向,在空气里空扇了两巴掌。

要平时赵晓蕊准被这幽默的动作逗乐,可现在她却有点挂不住脸了。这半天她光见田浩和尧丰两个人推杯换盏,却不见他们吃点东西;担心两人喝坏了身子,所以她不停地劝说他们少喝点;可这田浩今天也不知怎么了,脾气爆得很,好几次一句话就把赵晓蕊给顶回去,一点不留面子,整得小姑娘眼圈红红的。

“你们不吃我吃。”赵晓蕊看劝不动了,也懒得再找不痛快,她拿起筷子夹起片牛肉,摊在桌子中间的炭炉上;但显然炉子里的炭火已经不是很旺了,生肉片放到上面半天也不见有热气冒出来。“炭长,加炭!”赵晓蕊怒了。

不多时,提着装满火红炭块的火铲的炭长(当地人对烧烤店负责烧炭的工人的昵称,他们的工作是把买来的炭块烧成火红状态,以方便客人使用)无精打采地走到桌前,把铲子里的炭一股脑地扔进炉子里,然后发泄似地拍平了翘起来的炭棍,随后离去。这种服务态度要在平时老板早就开骂了,可他现在装没看见一样,在收银台眯眼装睡;这也难怪,尧丰他们要的那几盘肉,按说一锅炭就烤完了,可现在都三锅了,肉愣是没动几块,白白耗掉那些正处在涨价峰头上的黑金子——按行规,炭钱是不会向顾客收取的,而最后这些花费都是要店里来埋单,要谁不心疼啊?

“嘭,嘭……”服务员拿来啤酒,并一瓶瓶启开,不过看她的动作,也像是在发着无名火。

“看看,人家都受不了你了吧,还喝?”赵晓蕊待服务员走后冲田浩说。

“咋?咱公司的人哪次吃饭不是来这?够给他们面子了。再说了,我要酒又不是不花钱。他们还没说什么呢,你哪那么多废话?”田浩还满嘴是理地反驳道。

“你!咱们公司的名声就是让你这样人给臭了!”赵晓蕊说完,生气地站起来,奔洗手间去了。

“哎,我说,好歹也是领导,你就这么不给人家面子?”尧丰见只有他和田浩两人,便说。

“上班时是领导,下班了她就是老子媳妇。咋地?”田浩许是酒喝多了,显得很激动。

“你有种,纯爷们,可你发飙也不用当外人吧,人都是有脸的。这可真不是当初追人家的时候了,闲着没事就去显殷勤;好家伙,一追到手立马来个一百八十度。”

“你不知道,她亏我的。这回出差,好几次下班后给她打电话,她旁边总有个男人的声音,还都是同一个人,而且我敢肯定他不是咱公司的。我问她干什么呢,她总是支支吾吾的。我估计这里边准有事。妈的,要我找到那孙子,老子阉了他!”田浩真是喝高了,说话都没谱了。

“至于吗?没准是客户呢。”尧丰觉得田浩这话说得有点过了,赶忙劝道。“晓蕊她怎么看也看不出是那样的人啊,你就别瞎琢磨了,让她知道了多不好。”

“我没跟她说,现在还没证据,老子不干那傻事。但我绝对不放过他们,我一定要把这事弄清楚了。”田浩还是一股死不罢休的样子。

“得,我看你是喝多了,烧的。”尧丰也懒得跟他讨论这事,便换了话题:“对了,听新闻说,你出差那地方死了个人,还挺惨的。”

田浩一听,显然精神了很多。“你还别说,我真看见了。好象是个龟国人,脖子被剌(la,二声,方言,割的意思)开了,死的地方飚了一地血,够惨的。不过没人可怜,现在的龙国人,看见龟国人都恨不得冲上去擂两炮。”

“估计又是哪个脑袋狂热的家伙干的。”尧丰笑道。

“咋叫狂热啊,这帮牲口绝对该死,当初把咱龙国折腾成啥样子,拍拍屁股滚蛋了还死不认帐;现在又跑到咱的地面上,凭兜里有俩臭钱,到处装大爷,作死!”田浩说着,还用拳头狠狠地往桌子上砸,仿佛说的是他的杀父仇人。

“好了,好了,都什么岁数了,还整得跟愤青似的。理智点吧,光骂能让国家强大吗?亏刘总还说你有头脑呢。”

“这怎么算没头脑?人总该有点自己的想法吧?国家之间不会有永久的和睦,只有永久的利益,龟国始终是威胁龙国利益的一个隐患,所以为了永恒的国家利益,我们必须居安思危。就是刘总在这,我也这么说!”

“要跟我说什么啊?”正说着,刘天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两人回头,见他们的刘总带着宫健峰走了过来,到了桌边,毫不见外地拽过把椅子坐下。“好你个耗子,刚回来就想着喝酒。出差报告写完了么?明天我要看啊。”

“不是,越权了吧,刘总?我的出差报告是要给我们部长看的。”田浩一改刚才的义愤填膺,嬉皮笑脸地说。公司里的人都知道,刘天向来没架子,与员工相处很随和,所以大家在他面前说话也都放得开;而田浩跟谁说话都是满脸笑,因此,他跟刘天在一起总是没个正形。

“废话,你们部长看完了不还得转到我手里?”刘天说着,从兜里掏出烟,刚甩给尧丰一根,田浩便把烟盒从刘天的手里抢了过来。

“哇塞,极品软云啊!刘总,赏根呗?”田浩满脸堆笑地说着,没等对方同意,他已经从烟盒里拿出一根,塞进嘴里。点上之后,他还啧啧地赞叹:“好烟就是好烟,一点不刺激嗓子。”

“咳——你小子今天嚣张啊!就不怕我们丫头收拾你?哎,对了,丫头呢?”

“刘总,你也来了?”赵晓蕊从洗手间里出来了。

“怎么不欢迎啊?”刘天转过身,说。“哎?丫头,眼睛怎么了?通红的,哭了啊?”

“没,眼睛让烟给熏的。”赵晓蕊涩涩一笑,坐回到田浩旁边,低着头,不再说话。

刘天狐疑地看看她,又看看田浩——这小子现在不笑也不说话了,就知道闷乎乎地鼓烟。傻子也看得出来这里有事,刘天又看看早来的尧丰,后者无声地耸耸肩。

“你们这是唱哪出呢?耗子,是不是你欺负我们丫头了?我可告诉你,晓蕊这丫头可是好姑娘,你要对不起她,我可不饶你!”刘天说,而田浩似乎没听见一样,除了不停抽烟就没别的动作。“哎,我跟你说话听见没啊?别抽了,丫头眼睛都红了,你还抽?把烟掐了。”

田浩无奈,狠狠吸了口烟后,把剩下的半截扔到地上,踩灭。而赵晓蕊还低着头,两只手放在腿间,互相抠着,她的眼睛里似乎还有泪水在滚动。

“呃……其实没什么。”尧丰见冷场了,只好说:“眼镜没来,田浩就说等人到齐了再吃东西。等时间长了,晓蕊饿了,所以他们就拌了几句嘴。没事的。”

“真的?早说啊!”刘天将信将疑,但他也不想再追问下去,便笑着说:“怪我了,把眼镜绑了这么长时间。来来来,人齐了,开吃吧!别说,忙这么半天,我也饿了。”

老总一发话,大家都把筷子拿了起来;席间刘天还有意说了不少笑话,饭桌上的气氛也活跃起来;气氛一活跃,再加上几个人也都饿了,几盘肉很快就被消灭干净;随着不停地要菜,服务员那边的态度也开始缓和了,每每都是笑着把装肉的盘子端上来。

五个人边吃边聊,有说有笑,貌似已经把刚才的不快扔到脑后;而尧丰却能看得出,田浩还是不太愿意跟赵晓蕊接言,尽管后者很体贴地不断把烤好的肉夹到他的餐盘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