崛起之路 第一幕 为了胜利燃烧生命 第二章 1200米,往下跳! 第三节 1200米,跳!

台海争锋 收藏 15 5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85/


虽然新结识了韩天宇这个新哥们,但接下来的日子同样无聊,和我们同屋的那些菜鸟们在完成了地面训练后,也算是勉强完成了“三肿三消,才上云霄”的升华。后面的日子大家整天窝在叠伞棚里反复地叠伞。我们大家都希望升空的那一天早日到来。

过完缩了水的五一“长假”,湖北大地迎来了雨季,湿热的天气笼罩着大家,闷得我们快要喘不过气来。

好不容易盼来一段阳光明媚的日子,这些天风也不大,是新人跳伞的好日子。

五月十二日,是我们的处女跳,在前一天晚上,我们仔仔细细地把各自用的伞兵-9型降落伞认认真真地叠了两遍,在我们主副叠伞员、韩天宇以及老胡反复检查后,才允许上床。那天晚上一直折腾到十一点多。到了床上,我发现班里除了韩天宇,其他人都有些紧张,一个个在床上辗转反侧,我一开始怎么也睡不着,上了几趟厕所,褥子上全是汗。

最后也不知道是怎么迷迷糊糊才睡着的,还做了个梦,梦到我站在飞机上准备跳伞,可舱门怎么也打不开,而我心里也默默地祈祷着它不要被打开。老胡队长在我面前急得满头大汗,大声对我说:“愣着干嘛?还不快过来帮忙?”我正犹豫着要不要去帮忙时,一声现实中尖厉的哨声就把我拉出了梦境。

早晨五点半,我们整理完内务,正准备去吃饭,韩天宇悄悄地拉住我和赵锐,低声说:“别喝稀的,吃点干的就行了!”说完神秘地冲我俩笑了笑。

吃完早饭,一辆解放大卡把我们拉到机场后,我才知道韩天宇为啥要嘱咐我们别喝稀饭。在起飞线,我们一个班一个班整整齐齐地排队坐在马扎上等候登机。这时候,大家虽然都还在聊天,但紧张的情绪正逐渐在人群中蔓延,有些人虽然在大大咧咧地开着玩笑,但脸上却挂着很不自然的笑容;有些人则频繁地上着厕所,每上一次,回来就会换来起哄的笑声,可没过多久,起哄的人群中,也开始有人第二次、第三次去上厕所,而那些死要面子的,则把自己的脸憋得通红。

七点将近,我们十六军的军长,程晓的父亲程中胜也来到机场,观看我们的第一次跳伞。像这种大好机会,老胡当然不能错过,他屁颠屁颠地跟在军长身后,一会儿低着头,含着胸听侯军长的指示;一会儿昂着头,挺直了腰拍胸脯,谁都不知道他又在跟军长表什么决心。

七点过十分,胡队长跑了回来,背着手,面对着韩天宇和我们大家:“刚才军长说了,跳伞是勇敢者的游戏,只有真正的勇士才配当我们空降兵,今天,我们干部要做表率,所以,我们干部班第一批跳!准备出发!”

韩天宇站了起来,整理好伞包的背带,大声喊道:“起立,背伞!”

我们大家整整齐齐地站了起来,背上了伞包,并且互相检查伞包上的各种环锁。最后,老胡和韩天宇又把我们每个人的主伞和备份伞都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遍。

随着一颗绿色的信号弹飘上天空,我们迈着沉重的步伐登上了运五型飞机。

上了飞机,飞行员回过头,说:“左边座位下面有个铁桶,你们谁想吐就吐在里面吧。”

“老飞,太瞧不起我们了吧,又不是没坐过飞机!”赵锐嚷嚷道。

“赵锐,你给我闭嘴坐下!”胡队长大声地说。

我心想,赵锐这家伙又惹事了,本来飞行员是好意,现在这小子逞强,呆会儿飞行员给我们穿小鞋,会故意让飞机颠簸,使我们中的大部分人晕机。

伴随着螺旋桨巨大的噗噗声,我们乘坐在的那架“空中拖拉机”摇摇摆摆地,像在爬楼梯一般,一个阶梯、一个阶梯地爬上了天空。韩天宇在飞机上用嘶哑的声音,讲解着跳伞动作的最后要领,让我们再次复习跳伞信号。飞机在一千米的高度第一转弯后,不知是飞行员在搞鬼,还是因为自己紧张,二军大那个医学博士开始出现晕机的症状,一开始他的脸苍白得吓人,几分钟以后便开始哇哇地呕吐。

按照序列,他是最后一个跳的,所以坐在机舱的最前面。而我,因为即将走上特种部队连队主官的位置,所以理所当然地排在第一个跳的位置,真是因祸得福,我和第二个跳的赵锐离那种呕吐物难闻的酸味要远一些。可坐在军医博士对面的那位国防科大博士可就遭了殃,只见他铁青着脸,扭着头望着舷窗外面。可惜这样的徒劳并没有多少帮助,没多久,他也开始吐了起来。两个博士抱着一个铁桶不停地呕吐,搅得机舱里其他人也心神不安。

韩天宇对于这种出师不利的局面有些生气。他站了起来,走过去使劲地敲着博士的头盔,大声说:“别他妈的娘们似的!平时不晕,怎么这时候晕?你就是把胆汁吐出来,等会儿老子也要把你给扔下去!给我憋住!”

可惜韩天宇的言语既不能阻止两位博士的呕吐,也不能阻止呕吐物那种难闻的酸味在机舱里蔓延。更为严重的是,呕吐就像传染病一样,从机舱的前方向后方传染,就像接力赛一样。空军工程大学的硕士们开始呕吐了,再接下来,空军指挥学院的参谋也不甘示弱地加入了呕吐俱乐部。可惜机舱里铁桶只有一个,被两个博士霸占后,其他人只好吐在地板上,弄得地上惨不忍睹。令我们大家都没想到的是,连老胡这个伞训队队长都开始吐了,而且他的呕吐物从嘴里、鼻孔里喷涌而出,比谁都吐得欢。

这时,飞行员可能也闻到了臭味,悄悄地戴上了氧气面罩,可我们后面这些还没吐的人可真的都快疯了。

赵锐实在受不了了,站起来拍着驾驶室和机舱中间的隔板,对着飞行员大声嚷嚷:“我的妈呀!真受不了了,真受不了了,老飞,您能不能行行好,开开舱门让我们透透气,我认错了还不行啊?”

韩天宇跑到后面,一把把赵锐拽回到座位上。大声吼到 “给我憋着!”

这时,机舱扬声器里传来飞行员的声音,“三分钟后通场,做好跳伞准备!”

过不了多久,扬声器里再次发出“嘟”-“嘟”-两短声,并伴随着闪烁的黄灯。

韩天宇扣上安全锁,转过身,大声喊:“准备跳伞!”

然后他举起手握拉索弹簧钩的右手,用嘶哑的声音喊:“起立!挂钩!”

我们都站了起来,后面呕吐俱乐部中的大部分人也歪歪扭扭的站了起来,用颤抖的手把拉钩挂上了钢索。

紧张的心理一下子驱散了我拼命想呕吐的情绪。还来不及细想,韩天宇已经拉开了舱门,我们几个摇摇晃晃地放下凳子,向舱门口转去。我掖好伞绳,推好座带,抱紧备份伞,身体正对着舱门,一股冷风扑面而来,吹得我几乎睁不开眼睛,呕吐的心情是被赶走了,但我觉得紧张的心情好像快要把自己的心脏挤出胸腔一般。扑通扑通的心跳声伴随着飞机螺旋桨的轰鸣震耳欲聋。我心里一遍遍默背着离机要领。我还违反要领,不小心地看了地面一眼,看着地面像棋盘一样的小格子,觉得自己的心脏跳得更快了,这时,我既希望韩天宇早一点下达放伞命令,同时,又对离机后的未知世界充满了恐惧。

作为第一个离机的队员,按照要求,我手心朝里,抓住舱门的外壁,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防止跳伞队员即使在最后一刻后悔,后面的放伞员也可以把他推出去。如果空降兵抓住舱门的内壁,那么,一旦他改变主意,那么,即使后面十个人一起努力,也无法将他推出舱门,这就是人类恐惧的力量。所以,在我们空降兵,放伞员一旦发现跳伞的人试图抓住舱门的内壁,就会毫不犹豫地把他赶到后面去,让他最后再跳。

几秒钟以后,随着“嘟——”的一声长音,机舱内布满绿色的光芒。韩天宇站在我身边,用鼓励的语气说:“李拓,我知道你是个勇者,不要向下看,眼睛要平视,注意三点就不会受伤,第一、离机要大胆,第二、空中要保持距离,第三、着陆时双腿要并拢!记住了?”

我坚决地点了下头。

随后,韩天宇用一种近似恐怖的歇斯底里语调大吼一声“高度1200米!跳!”并狠狠地拍了我一把,像是要直接把我推出舱外一样。这时,我的脑海里一片空白,按照在地面上无数次所练习的那样,我睁眼闭嘴,机械地把左脚向前跨了一步,踏在机门中央左侧,露出门沿约四分之一,接着猛一蹬腿,右脚迅速跟上左脚,两腿并紧,尽量弯曲上收,心里读秒:“一”、“二”……

还没到三,被引导伞拖出的主伞伞衣很快受力,又过了几秒钟,一朵洁白的伞花绽开在天际。随着双肩感受到的一阵挤压感和全身的震动,我判断主伞开伞正常。

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扑通扑通猛跳的心渐渐地平稳下来,紧紧抱着备份伞的双手也逐渐松开,拉着伞绳,开始微微的调整着方向。在空中,我虽然还是有些紧张,但那种难以用语言形容的满足感和愉悦感很快就挤走了其他感觉。

我后面的赵锐也很快离机,我想他应该跟我感觉差不多。

他在我头顶上方兴奋地大喊,“哥!我在你头顶!他妈的好刺激啊!”

我也异常兴奋地喊道:“我们在飞!赵锐,我们这是在飞吗?”

“是啊!我们是他妈地在飞,我们是狗娘养的空降兵!哈哈!”

我们班所有的人大概都跳了下来,平日里都显得文质彬彬的人,这时在空中都像发了疯似的互相呼喊,互相骂娘!真是热闹极了!

大概是动静闹得太大,地面上的引导员和领导不停地拿着扩音喇叭呼喊,警告着我们要注意安全,要注意动作要领。

可我们全然不理,在那一刻,我感到我已经爱上了跳伞了。

地面上几乎没有一丝风,我很顺利地双腿着陆,并向前跑了几步以释放着陆压力,站稳以后,我抬头向天空望去,一朵一朵的伞花点缀着天空,我觉得今天的天前所未有的蓝。

在着陆场接收战士的催促下,我无暇继续欣赏难得一见的美景,抱着伞走进叠伞棚,迫不及待地准备第二次跳伞。

过了一会儿,我们一班的人全都安全地聚集在叠伞棚里,除了那个医学博士外,其他人都兴高采烈,大家兴奋地分享着自己跳伞的感受,而那个医学博士则脸色煞白,一声不吭地坐在角落里,老胡则在他身边一会儿柔语相劝,一会儿破口大骂,但无论如何“威逼利诱”,博士就是死也不肯再站起来,再次踏上下一个起落的飞机。韩天宇站在一旁,用一种略带怜悯的眼神看着他俩,不知是在嘲笑医生的胆怯,还是在幸灾乐祸的嘲笑老胡的丑态。

(今天码了一天字,更新两节,明天工作比较忙,无法更新,敬请读者朋友谅解。另外感谢铁血帮我做的封面,可惜觉得和小说的内容有些不搭,不知道内容的读者是不是会以为我写的是中国航天事业的崛起之路啊?^-^)


1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