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让人尴尬的第一次面试[长城军团]


岁月流转,物换星移,一转眼,参加革命工作已经十来年了。在此期间我也曾跨部门、跨行业的更换过好几次工作,自己既参加过别人组织的面试,也曾经亲自主持过一些招聘活动。然而,不管我作为面试者也好,作为主考官也罢,无论角色是如何的转换,让我念念不忘的,仍然是我第一次面试时候的情景。

大学毕业前夕,为了自己的锦绣前程和心中那份久久不能释怀的梦想,我决定到本市的一家大型新闻机构去求职应聘主持人的职位。

那时候面试对于我来说还是“新媳妇上轿头一遭”,因为我从艺校毕业以后就已经分配到了一个让人艳羡的工作,捧上了一个铁饭碗儿。工作两年以后,我又通过了本系统组织的考察,考上了干部脱产进修班,重新踏进了大学校园。

经过一段时间物质上和心理上的种种准备,在查阅了古今中外一些求职成功或失败人士的资料之后,我开始行动了。

走在去面试单位的路上,我满脑子都在一遍一遍地演练着我被面试的场景:到了求职单位以后,别人会问我一些什么问题,我该用什么样的方式来回答。与此同时,我也没有忘记再检查一下自己的形象穿着是否得体、衣服是否熨烫整齐、系在脖子上的领带结是否打的像模像样、领带夹的位置夹得是否适中。。。

总之,一丝一毫的细节问题我都不肯轻易放过。因为在我查阅的大量求职面试资料里,有太多的因为求职者的个人细节原因而导致的功败垂成事例,徒让人平添了几分落选的遗憾——前事不忘,后事之师,那些成功者和失败者的“前车之辙”,对于我本次的面试活动,则是莫大的参考和借鉴,我可不愿意在细节问题上吃亏,让我所有为之付出的准备工作功亏一篑。

有资料还告诫说,求职者在参加求职面试时,一定还要注意留心观察周围的事物,以防一些单位的考官,为了考验本人的观察力和责任心而问出一些出人意料的话题来。于是,穿行在那家新闻单位的楼宇之间,我没有忘记观察周围的一切:院里一共停放着四五辆新闻采访车,每辆车前的挡风玻璃上都放着一块“新闻采访车”之类的牌子,门口传达室的大爷正在捡拾门前空地上的纸片。。。

上楼梯的时候,我也没有忘记数一数从1楼到主考官所在楼层的楼梯一共有多少级台阶等。同时,留意一下周围有没有别的应聘求职人员,有没有设置供求职人员乘坐的桌椅板凳等,如果有,又有几张?

——这都是我从那些求职应聘应注意的事项材料中获得的经验。(看来我还是做足了准备的吧?)

嗯。。。楼梯一共有八十六级,除我之外再既没有别的求职应聘人员,也没有专门设置供求职应聘人员侯坐的桌椅板凳。整个空旷的大厅,仅仅站立着我一人。

我再一次地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环境:这是一套大两居室改作的办公室,雪白的墙壁上除了进门口悬挂着一部电话机外,再无其他的装饰物。靠里间的一个房门上挂着“书记办公室”的门牌——那就是我要去的地方。脚下的地板被拖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

当我确信周围再无其他任何特殊地方的时候,我稍微的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将它缓缓地呼出去,藉此希望能够减轻我的压力,平静一下我内心那颗因为紧张而怦怦乱跳的心。做完这些,我叩响了书记办公室的门。

房间里传出一个女声:请进!

我推开虚掩着的房门,一位戴着深度近视眼镜的中年女性正低头看着一份文件。见我进来就抬起了头。

“××书记在不在?”我面带微笑,事先已经从朋友那里知道了这家单位负责人的姓名。

闻听此言,她微微一笑:“哦,我就是,请问你是。。。”仍旧是一副和蔼的笑盈盈的面孔。

呀!!!怎么是个女的啊?这可是我未曾预料到的。朋友在告诉我这家单位负责人是谁的时候,也并没有说这位掌管着全市第二大电视新闻媒体的首脑是位女士啊!

我丝毫不敢大意,连忙拿出我准备好的个人资料,毕恭毕敬的递了过去:我是×××,今年大学刚刚毕业,我来应聘主持人职位,这是我的个人资料。

接过我递过去的资料,她没有多言,埋头看了起来。趁这会儿工夫,我再次仔细地打量了她一下:年纪还不到四十岁,上身穿一件红色的短袖职业衫,显得精明而干练。

“你以前有没有这方面的经验?”看完资料后她抬头看我,还是一副笑盈盈的和蔼面孔。

嗯,曾经有过两年这样的经历。

那好,你的材料我们很感兴趣。我们这里的确是很缺男性主持人。你还有没有带着录音录像带之类的资料?

我说:没有。

她说:那好,你先回去,录制一盘录音带过来我们再听一听,如果合适的话,我们就来安排你试镜。

这个面试过程怎么这么简单?我有点不敢相信——原先在脑海里一遍又一遍又一遍演练过的那些种种方案,一个都没有能够派上用场,那些事先设计好的应答词,也一时不知道从何说起了。

即然这次面试已经是这样了,那就和书记告辞吧。

咦,书记姓什么来着?姓张?姓王?姓汪?最后时刻怎么把这茬给忘记了?我的脑门渐渐沁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我只好硬着头皮“啊。。。那好,您忙吧。。。您忙啊。。。”扔下这一句话,我狼狈的逃了出去。。。

后来,由于种种原因,我没能到这家单位上班,倒是进了另外一家更大的电视媒体。再后来由于工作上的关系(因为我们同属于广播电视局的下属单位,我们经常打交道),我和这位在全市新闻媒体系统之间有着“才女”之称的书记在一次会议上相遇,说起那件让我尴尬的面试往事,书记说:是吗?你怎么会这样想啊?那次你面试的细节问题,我都忘记了呢。。。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