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督梦游记 都督梦游记 老房子

du35979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71/


老房子永远是记忆中那温暖的港湾,随着年龄的增长,岁月的变迁,房子换了又换,可对老房子的情感却历历在目。

出生的时候,是租的房子,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印象,只是从妈妈的嘴里,了解一些当时的概况,虽然有屋子住,可那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家,不是我的老房子。

在4、5岁的时候,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家。爸爸在第一小学上班,当时正好要盖家属房,所以在城西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有了2间一面青的房子,那就是我的老房子,我儿时的光阴都是在这座房子里度过的。

依稀记得刚刚搬过来的时候,我家西面只有2家邻居,再往西边就是庄稼地了,虽然有点远在郊区的感觉,但那却是我的乐园。夏天,和邻家的伙伴一同到田野里抓蝈蝈,用麦杆编制成精美的笼子,笼子里面养着抓来的蝈蝈,挂在屋檐下,听蝈蝈的叫声是很快乐的一件事情。家西面不远,有一个人们挖土脱坯形成的黄土坑,也是我们经常光顾的地方,年头多了,积水在那汇聚成一个水坑,许多孩子夏天就在里面洗澡,说是洗澡,其实就是玩水,北方的孩子大都不会水,我更是十足的旱鸭子一个,只能望水兴叹了。有一次,还是经不过水的诱惑,也和玩伴一样,战战兢兢地进入水中,刚高兴一会,不小心滑到在水里,只觉得嘴里猛然灌进了几口黄水,噼里扑咙地在水里挣扎,好不容易站了起来,头也晕了,眼也花了,从此再也不敢玩水了。冬天,黄土坑依然是我们玩耍的天地,从坑顶到坑底,白雪铺盖了整个土坡,形成了一个天然的滑道,我们拿着自制的爬犁,从坡上飞速滑下,或坐、或俯卧,经常弄的“人仰马翻”,棉衣棉裤被雪弄的湿了,却乐此不疲,直到家里人来叫吃饭,或是天黑得看不见了,才依依不舍地回来。

在老房子的院子里,也有许多乐趣,院子里面家里种了一些小菜,浇水是我和弟弟最愿意做的劳动了,互相用水嬉戏,在快乐的笑声中,完成了浇园子的任务。在院子的一角,有一个鸽子笼,是我亲手做的,里面养了别人送的两只白色羽毛的鸽子,那可是我和弟弟的宝贝,天天照看着,有时候就蹲在笼子旁边,观察鸽子,鸽子“咕咕”的叫声、柔顺的白羽,带给我无数的遐想。可是有一天,鸽子却死了,是一对双双的死去,我和弟弟好伤心,为此,还掉下了眼泪,怎么处理鸽子呢?和弟弟一商量,决定将它们掩埋在院子里,让它们还能陪伴着我们,于是,挖坑、培土,郑重其事地将一对鸽子下葬,并为此还难过好多天。

有时候,也将一些琐碎的小玩意也埋在院子里,好像是珍宝一样珍藏,说好等来年的时候再挖出来。可等到第二年想起来的时候,却怎么也找不到了那些“珍宝”。不知道是不翼而飞,还是遗忘了埋藏地点,现在看来很幼稚,但毕竟那个年代远没有现在这么多玩的东西,但童年的乐趣却一样的充实。

参军的前一年,家里将房子翻盖了,成了三间砖房,长大了,院子不再是我的乐园了,一天到晚和朋友出去瞎疯,老房子也成了吃饭、睡觉才回来的地方。当兵三年的时光里,老房子成了我魂牵梦绕的地方,无数次的梦里,老房子清晰地出现在面前,屋里桌子上摆满了飘着香气的饭菜,爸爸妈妈弟弟一家人,其乐融融地围坐在一起。此时,老房子成了思念的标志。

退伍回来,在老房子又住了两年,家搬到了小二楼。以后,成家了,有了自己的家,自己的房子。住在单元楼里,我的孩子没有了院子、田野的感觉,也自然体验不到父辈儿时的乐趣。而此时的我,偶尔会想起老房子,那个我居住了快20年的家,也时常会想起,我的童年时光......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