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蛊毒

冬夜小雨 收藏 18 527
导读:[color=#6C7E60][size=16][B] 毒:指(对身体或精神上)有害的性质或有害的东西。孔传云:“荼毒,苦也,不能堪忍虐之甚。”意思就是:那种荼毒肆虐的痛苦,不堪忍受到了极点。 蛊,是人工培养的毒虫的总称,就是器皿中毒虫竟食、最后剩下的集百毒于一身的至毒之毒虫,这条毒虫被用来作蛊种,它产下的卵将被用于下蛊。下蛊则是一种近于巫术的放毒术。据载:“漳汀间常有蛊毒,中者多至陨命,祟之绝奇酷者也。”这里所说的祟,指的是巫术,也就是说蛊是一种最厉害、最恐怖的巫术。下的蛊使人

毒:指(对身体或精神上)有害的性质或有害的东西。孔传云:“荼毒,苦也,不能堪忍虐之甚。”意思就是:那种荼毒肆虐的痛苦,不堪忍受到了极点。

蛊,是人工培养的毒虫的总称,就是器皿中毒虫竟食、最后剩下的集百毒于一身的至毒之毒虫,这条毒虫被用来作蛊种,它产下的卵将被用于下蛊。下蛊则是一种近于巫术的放毒术。据载:“漳汀间常有蛊毒,中者多至陨命,祟之绝奇酷者也。”这里所说的祟,指的是巫术,也就是说蛊是一种最厉害、最恐怖的巫术。下的蛊使人丧失自制力而加以控制,类似催眠,其实就是一种心理作用吧?蛊惑即“以蛊惑之”,使人迷惑不明真相,混淆视听。

在所有的蛊中,金蚕蛊最出名,据说是不惧水火兵刃,最难除灭,也最狠毒。什么是金蚕蛊呢?民间的说法是,将多种毒虫如毒蛇、蜈蚣、蜥蜴、蚯蚓、蛤蟆等等,一起放在一个瓮缸中密封起来,让它们自相残杀,吃来吃去,过那么一年,最后只剩下一只,形态颜色都变了,形状象蚕,皮肤金黄,便是金蚕。也有说是,把十二种毒虫放在缸中,秘密埋在十字路口,经过四十九日,再秘密取出放在香炉中,早晚用清茶、馨香供奉。这样获得的金蚕是无形的,存在于香灰之中。放蛊时,取金蚕的粪便或者香灰下在食物中让仇敌食用。据说下金蚕蛊把人害死后,可以驱使死者的魂魄为其所用。养金蚕的人,必须在“孤”、“贫”、“夭”三种结局中选一样,法术才会灵验,所以养金蚕的人都没有好结果。

为了使蛊毒效果达到随心所欲,在实施下蛊之前,下蛊者还需要将自身与蛊种在灵性上“融为一体”,通过两个生灵的信息交融来实现,祈祷和咒语是必不可少的,气血的交融也不可或缺,比如苗族女子会用自己的经血喂养蛊种。下蛊者与蛊种在灵性上“融为一体”之后,蛊种的后代就也会携带下蛊者的灵性信息,就会听命于下蛊者的驱使。

若有哪个男儿跟苗女互生爱慕暗结恩情,而该男儿如果始乱终弃,惹得痴情苦恋的苗女情绝心伤,那么,该男儿的命运将是凄惨的,最终会死在这苗女的“夺命情蛊”上。

古代江湖中人有使毒放蛊的,利用这心狠手辣的偏门奇技毒害他人,达成自己的目的。这些人大都是邪派恶人,为武林正道所不齿。当然也有写书者对个别使毒放蛊的高人赋予了别样深情,寄托了某种愿望,在那似邪却正的胸怀里,施予着大爱仁心。某人每每看武侠小说里那种描述,总忍不住暗骂作者的故意偏激,拿捏把玩着我们纯洁的善良和美好的幻想。

上述乃有形之蛊,依赖物质毒害消灭对手或使之丧失生命力,毒且如此,那非物质的无形之蛊,其毒害又该如何?

白居易《新乐府.古家狐》:“何况褒妲之色善蛊惑,能丧人家覆人国。”男人把丧国之责归咎于女人的美色,真还不是老白的首创。早在吴越之争,就利用了西施的美色媚惑之蛊,达到了复仇和赢取战争的目的。是以,美色之蛊,男人宿命!古今中外的历史以其令人难以否认的众多事实,一再证明其似是而非的“真理”。可是,这种蛊毒,却也是男人们自己欲罢不能心甘情愿的纠结,如飞蛾扑火,一再地演绎着那些“风流鬼花下死”的正反剧。

以看似光明正大的言论,鼓吹而魅惑草民受众,造成非正常的潮流,以求达到自己不能见光的政治野心。《容斋逸史. 方腊》:“迨徽庙继统,蔡京父子欲固其位,乃倡‘丰亨豫大’之说,以姿蛊惑。”发生在近现代的复古版本,我们又何止听闻一回两回?

我们当代社会海内外,那些经济的、主义的、观念的、思潮的、宗教的各种战争此起彼伏,无非是,各种不同的民族信仰和国家利益,站在己方的角度和挑战利益他方的主观意愿,在纷繁复杂的“蛊毒” 里纠结。当然,我是非常坚定的民族主义者,我绝对站在生养我的土地上,怀着龙的赤子之心。

探讨那么宏大的话题并不是某人的意愿,总是不自觉要逃避那些沉重。某人觉得在自我的空间里,多谈无益,也不好玩,就喜欢坚持在“下里巴人”里,寻找一些小的“阳春白雪”,独自偷着乐。

曾经痴迷地徜徉在金庸大侠的武林奇情里,悲伤着那些为情毒深深凄绝的多情人。我个人认为,情毒最苦莫过于小龙女和杨过了吧?金老爷子安排了多么干净纯洁的氛围,让一对单纯似白纸的人儿日久生情,却又把那种爱情推入污浊的险恶江湖,更甚的是还要把小龙女施以玷污,这已是让人痛彻心肺!这还不够,还要让深爱的两个人都中情花之毒。如果在两个没有爱意的男女之间,这种情花就不能释放毒效。而深爱的两个人越是相思越是苦恋,这毒效就越是浓烈,越是让人痛不堪言。读书到此,我已是对金老爷子五体轰伏,崇拜得无以复加了,他老人家可真是“下蛊”高人啊!生生把他书里的情男爱女以及书外的铁杆粉丝,折磨得痛彻心扉!!

曾有朋友告诉我,说他中毒了。问中的是什么毒捏?他说是自己宿命里的那束目光啊,说他已经深陷在那种疼痛的欲罢不能里了……呵,我想,那种蛊可能就是一如当年徐志摩同志诗里“最是那一低头的娇羞……”吧?

有修为奇高的过来人说:对于个人,最毒莫过于情蛊!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08-9-16 19:20:35 被冬夜小雨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