崛起之路 第一幕 为了胜利燃烧生命 第一章 我的平静生活 第一节 初入军营

台海争锋 收藏 37 1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8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85/[/size][/URL] 初入军营 我们中的大部分人不是生活在幻想中,便是生活在回忆中。那些从战场上回来的军人,大多归属为两类人,一类人整天回忆着战时那段最恐惧、最难熬,战后却觉得是生命中最精彩的部分,为了纪念,这类人中有很多,还会将其经历述著文字;而另一些人,却进行着徒劳地努力,试图将这些回忆永远地驱赶出自己的脑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85/


初入军营

我们中的大部分人不是生活在幻想中,便是生活在回忆中。那些从战场上回来的军人,大多归属为两类人,一类人整天回忆着战时那段最恐惧、最难熬,战后却觉得是生命中最精彩的部分,为了纪念,这类人中有很多,还会将其经历述著文字;而另一些人,却进行着徒劳地努力,试图将这些回忆永远地驱赶出自己的脑海。然而,无论是哪一类人,当他们置身于炼狱般战场时,没有哪个,不是像在酷热沙漠中的行者一样,渴望得到一丝凉风似的,怀念着战前的平静生活。

我李拓出生在一座美丽的江南小城,成长在一个普通的知识分子家庭中,和所有的男孩一样,从小就喜欢一切与战争相关的东西,但唯一不同的是,我似乎能够把自己的理想坚持得更持久一些,或者像我的初中密友刘剑豪,在同我商量填写高考志愿时,得知我要去军校时所说的那样,“一个可怜的、晚熟的孩子到高中毕业时,仍然理不清理想与现实的边界!”就这样,在那年炎热的八月,我怀着一颗真诚的、不带丝毫杂质的拳拳赤子之心,背负着浪漫主义的情怀走进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的一所地面院校。

然而,理想与现实之间的落差总是巨大的令人瞠目结舌,来到学校以后,我才发现自己所学的所谓军械专业,将来毕业到部队以后,所从事的岗位是像工人一样,拿着扳手螺丝刀在机场维修飞机,沸腾的心刹那间浸入了冰水。

人一旦失去希望、丢失追求以后,堕落似乎也就有了非常充分的借口。最初的激情熄灭以后,我在大学四年里,彻底抛弃了从前的理想,像许多军校学员一样,日复一日地混着日子。什么“电路与磁路”、“模电与数电”等等专业课的教材,对我来说简直就是天书一般。好在那个时代的军校本来就不是能够让人安安静静读书的地方,从大一到大三,每天早晨例行地完成出操、跑步后,便是到课堂去,直挺挺地坐在那里,美美地睡上一觉,下午我们作为免费的劳动力,不是帮这个教员搬家、就是帮那个队干部装修房子,有一段时间学校为了给培训的国外学员盖教学楼,竟然派我们去挖土方、打地基。在那个房价暴涨的时代,我们也会自嘲说,学校是为了让我们这些学员,在毕业以后,能够在寸土寸金的房地产领域有一技傍身。

大二那年,我一米八的身高外加天生发达的运动细胞,终于有幸被队长和教导员这两位“伯乐”发现,为了自己所谓的政绩,他们假荣誉之名将我从“工地”和“菜地”中解放出来,逼着我每天跑五公里、跑四百米障碍,外加队里免费奶粉和方糖的合力,总算是锻造出了我结实的身体,还有勉强说得过去的军事素质。投之以桃、报之以李,最后我很争气地在运动会上给队里捧回了几块“金牌”、“银牌”什么的“荣誉”。

在刚过去不久的北京奥运上,我们国家健儿们挥洒的汗水和拼搏精神,为运动员这个职业赢得了全国人民的尊敬。所以,当我成功地将自己“农民工”的社会地位提升为“运动员”以后,在队里享受的待遇也随之与时俱进,作为平民子弟的我竟然被赋予副区队长这一头衔,混进骨干队伍,并且也可以与那些干部子弟们平起平坐。伴随着我“社会地位”的提高,更加难能可贵的是,在下午和晚上,我也总算拥有了可以自己支配的时间。从那时起,我竟然迷上了小说,特别是一种叫做架空历史的小说。从欧美的《龙枪编年史》、《修玛传奇》,到日本的《银河英雄传说》,再到我们国内的《九州》系列,剩下的时间,我沉浸在自己的幻想国度。大学四年的时间,我们中的绝大部分人就像提线木偶一般,混混噩噩地虚度着时光。

临毕业前,按照我自己的愿望,本来想回到江南的家乡,但有一天,队长和系主任突然问我:“李拓啊!你平时给队里和系里作了这么多贡献,有没有意向留校啊?我们学校需要你这样的人才啊!现在系里和学校计算机教研室都想要你,你考虑一下,有什么问题来找我们谈。”

听了以后,我自己也拿不定主意,就跟家里商量,没想到,我那异常崇拜教师职业的父亲一听到这个消息,竟然非常坚决地支持我留在学校,当一名“军校教官”。而我个人也觉得,在大学混个安稳日子也挺好,就自说自话地跑到办公室,对队长说:“队长,你让我留校吧,我家里面同意了。”

队长望着我,微笑着说:“好,好,很好,你先回去吧。”

就这样,在临毕业前,别人都在狼奔豸突、上窜下跳地忙于跑分配时,我却像个没事人一样,天天看看影碟、打打游戏,读读小说。

毕业前一天晚上,我们全队站在俱乐部里等候队长宣布命令,当念到一半时,从队长嘴里蹦出:“李拓,毕业去向,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空军第12师36团。”

记得当时,队长念完后还好像似笑非笑地看了我一眼,这个命令也让我惊讶地目瞪口呆。直到坐在开往部队的火车上,我才受人点拨,了解到原来留校是要送钱滴,搞分配是要送礼滴。像我这种不开窍的,没让去新疆、西藏已经充分体现出学院的和谐及队长的仁义了。最后,我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学着赵本山大爷的口音说:“俺可真是让队长和系主任这两个东北佬实实在在地给煮啦。”

这就是我的整个大学生涯,现在回忆起来,在那段人生本该最灿烂的那段大学生活里,我们这些准军官们除了学会怎样踢正步以外,同时也学着怎样成为一名建筑小工、一名搬家工甚至是一名养猪种菜的农民,军校把我塑造成了一名社会主义新时期光荣的工人或是农民,更确切地说,是二者的集合体——农民工。而我们未来在战场上,即将以生命互相碰撞的对手们,却正在西点陆军军官军校、在安纳波利斯海军军官学校、在斯普林斯空军军官学校发奋苦读。我们之间的差距似乎正是在那个时候形成的,但是,那段貌似荒诞的日子却也是一段宝贵的经历,大学那四年是我们脱胎换骨的四年,在艰苦的劳动中,我与来自五湖四海的同学,特别是那些来自农村的战友形成了深厚的友谊。“生活”无情的钢刷把我们这些城市孩子高高在上的自我优越感刷洗得干干净净,也使我清清楚楚地感受到,无论是城市人还是乡下人,在特权阶层面前、在隐性世袭的子弟面前,我们表现同样得同样无力。然而,正是我们这些千千万万无力的人,构成了我们这支军队强有力的臂膀,我们才是这支军队真正的脊梁,我们才是这支军队强悍战斗力生成的根本源泉。那四年让我们清清楚楚的认识到我们到底是谁?

1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