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绿色军营爷们的梦 《六》 师长拿机枪扫我们(版主已阅)

列兵二锅头 收藏 76 4103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当兵那年的秋季,在杨村的军区靶场上,我们全连查一点儿被一个"发神经"的老兵吓成神经病,

共和国陆军史上险些在一瞬间整出一百二十几个成建制的"横路敬二".

话说那次实弹射击是我当兵时的第二次,也是最后一回.虽说同属于北京卫戍区,我们机

械化部队标准就比别家高:每次实弹射击,步枪二十发,冲锋枪三十发,轻,重机枪各一百发,

每个兵还能摊上五发手枪弹和十发机枪弹;在城里各大中直机关站岗值勤的警卫兵一年也就

摊上十发,更甭提那时候在京城修地铁,做工程的汽车兵,工程兵们,除了站岗连枪都摸不着.

射击程序是:步枪十发跪姿射,十发卧姿射;冲锋枪俩弹夹各压十五发,立姿射一夹,换弹夹卧

姿射一夹----单手换弹夹我们那时候就练过:左手握枪上护木枪身横置,枪托抵在左大腿根部

(卧姿时不用),右手四指握住实弹夹上部,大拇指高过弹夹,拇指弯曲按着第一发子弹,用拇纸

关节顶弹夹锁扣,食中指关节向前顶开空弹夹,实弹夹插入枪身后用手掌拍击弹夹底部(卧姿

时可将枪立直,用弹夹轻扣地面,但这样做通常会挨骂,因为会磨花弹夹).--怎么样,专业吧.

什么九四年的田建x镇了全世界的特种兵,这活儿咱八十年代的中国步兵就熟。

排以上军官射击科目是:手枪单手立姿八发,步枪,冲锋枪立卧姿各十五发,轻机枪卧

姿二十发,但在这以前我们要看场子,战士以班为单位进入靶位站成一排,班长报告人数,

枪械员(我连有两位士官级的老兵,专门管理本连的弹药和枪械修护)在副连长监督下分发

弹药,各人将实弹压入弹桥或弹夹后开始射击;射击时正,副排长站在队伍两边,手拿皮带

监视,严防个别士兵将枪口有意或无意的瞄向枪靶以外的目标造成意外伤亡事故;连长指导

员站在几米远的后面,短枪上膛提在手里防止意外。你问我拿着皮带干嘛?勒人的。每回打

靶前一天,排长们都要到连部突击集训,从炊事班借根擀面杖当枪给一个人拿着,其他人从

背后制服他。卧姿射跪姿射时从背后用皮带勒颈双手回拉令其无法呼吸,额头死顶住对方后

脑勺,全身压在对方身上令其趴在地上不能动;站姿时不用皮带,从背后靠近,一手锁喉,

另一只手抓对方握枪手腕向后倒,倒地后双腿缠绕对方腰部,使其无法翻身或站起。(怎么

样,刑警队的也不一定会这手活。一下午轮着当“鬼”(拿枪的人),抢着当“人”(制服

对方的),打得是七混八素,练得是人人带伤,玩的是兴高彩烈。第二天又紧张的要死。


兵爷们天天盼着打枪,可对从小就玩枪的我来说有点儿是受罪。每声枪响,那声音就象

是针狠狠刺着你的耳膜,刺得你鼻子发痒,耳膜发疼,牙床发酸,几天里满脑袋里都是发“

几----”的高频躁音,会重听,连睡觉都不踏实,你射击只听自己的二十声枪,我站在那儿

听全排的六百多枪,还不算我自己的四十多响,我能好受吗?还有,每打一枪,枪托象十几

磅的大锤一样砸你的肩窝,先痛后痒最后麻,很多新兵最后几枪脱靶,都因为疼的不敢顶住

枪托造成的。(我还见过一个兵,因疼痛全身缩成一团,脸太贴近枪身,结果被枪的后座撞

得鼻血长流)。再者,卧姿射时冲锋枪弹夹长,不能象步枪那样架在麻袋包上,只能用双肘

顶地托住枪,射击时的后座力将你的两肘在地下一遍一遍的蹭,还能把沙子小石头压进你的

皮肉里,回去后得找人帮你拿针往外挑。那次实弹射我们都很紧张,因为二百多米外的看台

上坐着师长以下一大票人观看我师第一连的表演。

问题出在最后几分钟,连续两个排级干部,可能是想早点结束,轻机枪射击二十发就来

一个长点射,一把全干出去了,报靶结果只有两,三发上靶(轻机枪和步枪要求不同,二百

米胸靶,子弹打上就算中)。下一个是我,刚趴下把五六式班用轻机枪的弹鼓装上,盖起枪

上盖,拉动枪拴,就听连长喊停。回头一看,观众席上下来一帮人,吵吵嚷嚷的冲过来,领

头的一个脑袋花白的嗓门最大,边走边摔军帽,扒上衣,挽袖子,满嘴口沫横飞,走近了我

听出来,是川话----和我老爸一个调----就是骂太快了听不清,“。。。熊兵。。。敢在老

子手下打滚龙。。。。贼老二。。。”等冲到连长面前将胸前的望远镜摘下往他怀里一扔,

说了一句"cuo!“,几步迈到机枪靶位,一掌把我推出几步远,用脚踢了一下枪托喊:”给

捞自钻慢!“(给老子装满)然后看了我们一眼吼着”犬脸给捞自派两列亨堆,免儿堆免儿,

脸脏自倒月儿该捞自咱嘴猴。快!“(大家能听懂吗?)我们排成两列横队,面对面站好,

相距不到三米,连长指导员排在最远处,四川老头趴在地上,在我们两列人中间端起机枪,

瞄着靶,喊了一句”豆捕虚董!“枪拴一拉堂!堂!堂!---堂,堂,堂,堂,堂!干

起来了!我当时吓得满脸血窜到脚下,全身从头到脚身子尽量向后弯,贴紧裤线伸直的手指

握成了拳头,意识中天地间只有三个感觉:枪声在响;子弹从我们两排人中间飞过,弹头带

起的热风吹的我裤管儿飘呀飘;这老头疯啦!几排枪响过,老头儿爬起来跪在地上喊:”逗

给捞子岁下渴!“连长一声”卧倒!“调都变了,我们全体趴下,比摊在地上还快!侧脸偷

看着他,老头机枪端平,从右到左在我们头顶来了个扇形扫射,堂。。。。。。!这下热风

改吹我的后脖颈子,我直想撒尿。。。。听到连长喊起立,我们才敢哆哆嗦嗦的爬起来--有

人还爬了两次。老头子---我师二号首长,打过解放战争,抗美援朝的老兵---站起来,一把

将衬衫背心从头撸下,露出凸起的肚子,左手大力的拍了三下胸膛对我们喊:”砍哈子,哥

捞自泽菜蒜个兵!“我们看到副师长苍白的皮肤衬托下,右肩窝处已被枪托砸出一个渗血的

紫印子。。。


我们全傻了,全被镇了,全被雷了。后来我们排队离开,后来我们上车,后来我们到家

,后来我们下车在操场列队,全都象机器人一样,整个一百多行尸走肉,我看着面前一张张

没有表情的脸,想着我也差不多,只是在排长的责任驱使下哑着嗓子吆喝自己的兵。------

全连离”横路静二“没多远了。

还好,是连长的偏方把我们救了。他命令我们把枪架到司令台前,成两排面对面站好

。我心想你干吗,也想扫我们一把?扫就扫。全连面对面站好,就象一群木头人。连长指导

员在我们中间站着,只听连长一声喊:”都看我!你面前站的就是你的对手,拿出老一连的劲

头来,一个对一个,给一我-打!“说完扑上去和指导员抱在一起摔起跤来。等到指导员爬起

来叫着“我操你姥落的”把连长再次搬倒,我们才醒过梦来,声嘶力竭的喊了个”杀一----

“扑向对面的那张脸。操场上打成一团,发力的吼声,不匀的喘气声,身体着地的

闷声,很快的又听到骂人声,什么脏话都有,南腔北调,越骂越起劲儿,越骂声越高,我们

又都活过来了,我们又开始兴奋了,我仿佛回到了青岛海滩,要向对面的陆战队讨回我的门

牙,争回我的老脸,我他妈的摔呀。。。连长指导员喊劈了嗓子才把我们叫停住,队列前连

长指导员军容不整,满脸满身的土,淌着汗,爆喘着粗气,可一脸是不怀好意的奸笑说:”

好。。,都给老子还魂儿啦,。。今天这场架谁也不许记仇,谁没完没了的,。。。我处分

他。各班带枪回营房,。。晚饭后所有安排取消,整理装备,洗澡洗衣服,。。。。解散!

。。。文书扶着我点儿,指导员下他娘的黑手,。。还有,你有没有看见刚才谁踹了老子一

脚。。。。“

后来我和当过兵的老爸聊起此事,心里为师座这样操练我们,他自己会不会有麻烦而担

心。老爸吸着我敬上我珍藏的”大重九“,咳过几声以后说:”你这烟存了多久?都返潮了。

。。恩,这算军中违规使用枪械,罪名不小;可卫戍区没有军长,师以上就是司令员,你要

和上级关系好,政委帮你,下边没有人上告,又没伤人,顶多就是个通报批评,警告处分;要

是团,营一级的,回记大过,降职;要是你们连长干的,马上抓起来军法审判;如果是你个

小排长,指导员有权当场毙了你,他还能拿个二等功。 ”

听听,什么世界啊?!老爸我鄙视你,还有你那个副师长老乡!“大重九”还我。。

。。。

本文内容于 2008-9-17 9:29:58 被小编Z编辑

6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