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野史:雍正会武术,谁也挡不住

zw0224 收藏 2 290
导读:雍正不但是个神秘人物,他还是传奇人物。在中国历史上的帝王里面,雍正的知名度即使不排在前三,也应该是位居前列的。雍正之所以出名,民间的传闻可谓是功不可没。在这一节里,就特选录几则与雍正继位相关的野史传闻,以飨读者。      《清朝野史大观》卷一里,有暗指雍正屠弟的野史故事,姑录如下。故事说雍正年间,桐城某书生给宫中一个有头有脸的太监作塾师,宾主相处颇为融洽。做了几年后,书生有一天对太监说,自己想进宫看看,长长见识。这个太监在宫里也是有点地位的,听后便满口答应了下来。没多久,太监便准备了内庭供奉人员的腰牌

雍正不但是个神秘人物,他还是传奇人物。在中国历史上的帝王里面,雍正的知名度即使不排在前三,也应该是位居前列的。雍正之所以出名,民间的传闻可谓是功不可没。在这一节里,就特选录几则与雍正继位相关的野史传闻,以飨读者。


《清朝野史大观》卷一里,有暗指雍正屠弟的野史故事,姑录如下。故事说雍正年间,桐城某书生给宫中一个有头有脸的太监作塾师,宾主相处颇为融洽。做了几年后,书生有一天对太监说,自己想进宫看看,长长见识。这个太监在宫里也是有点地位的,听后便满口答应了下来。没多久,太监便准备了内庭供奉人员的腰牌和衣帽,打算让那书生冒名进去参观一下。


进去前,太监对书生千叮万嘱:呆会进午门的时候,门口的侍卫可能会乘人猝不及防的时候,突然高声呼啸,要不是经常进去的人,往往会吓得惊慌失措。这时要是被吓到了,往往要被那些人严厉盘查,要是答错的话可能就性命不保。到了宫里面,每进一个门的时候,侍卫们都会来个这样的突然袭击,但是越往里走,防备就越松。大概这些想进来的人已经过了几道门槛了,必定是经常入宫的,戒心也就小了很多。书生听后唯唯答应,两人便进了宫,太监带着书生到宫中花园好生游览了一番。


游了一会,两人便往回走,准备出宫。走到中间,路边有个亭子,亭子里有个床塌,太监说,这里是皇上经常休息的地方,趁现在没人,我们也在这里稍坐一会,不过呢,只能休息一会,就怕万一皇上突然来的话,到时怕连躲的地方都没有。


正说着呢,两人突然听见一阵嘈杂声,好像有一群人要过来。太监大惊,说道:“不好,好像皇上要过来了,这下可怎么办啊?”两人情急之下,太监只好让书生赶紧躲进床塌的腹内。书生被吓得脸色发白,慌乱当中也只能躲了进去,幸好床塌不是十分的紧密,躲在里面可以透气,还可以从板缝微微看到点外面的动静。


不一会儿,雍正带着些人气势汹汹地走了进来。进来后,雍正便盘腿坐到了床塌之上,太监赶紧上前伺候。随后,便有几个力士牵了一个人过来,此人已被拷打,面上惨无人色,但仍可看出是公子王孙一般的人物。雍正命其下跪,而此人拒不下跪,反恨恨说道:“你难道就不念一点手足之情吗?曹丕称帝后迫害弟弟曹植,但也没有将他置之死地。你搞阴谋夺得皇位,设计陷害储君,怕众兄弟不服,想对我们斩尽杀绝,你就不怕众口纷传,史家记上你一笔吗?”


雍正大怒,命太监上前掌嘴,又令力士将其手脚反绑,随后从怀里掏出一个药瓶,里面的药粉色如白雪,狞笑着逼那人吞下,那人不从,雍正便令力士强掰开他的嘴灌下去。紧接着,雍正命人找来一个大瓮,将那人杀了碎尸后丢进去,然后又往里面倒药粉,只听到瓮里吱吱声作响,一股臭味弥漫开来。书生目睹了整个过程,被吓得是冷汗直流,整个场面鸦雀无声,针掉下来都能嗡嗡作响。


众人脸色煞白,雍正却志得意满地坐在炕沿,丝毫不当回事,自顾自地慢慢品茶。大概过了有十来分钟,雍正伸了个懒腰,命人打开大瓮查看一下。力士看后,掩嘴报告说:“化了。”雍正听了便捂着鼻子走过去查看,力士把瓮口微微倾斜了一下,只见里面全是紫黑色的臭水。雍正看后,悻悻说道:“骂我啊,看你还能骂我吗?来,你们把这瓮臭水赶紧倒进御沟,让他和污水为伍。”力士听后便抬了瓮出去,雍正则哼哼冷笑几声,也就起身走了。


太监送驾回来后,急忙把书生从床塌内放出,又问他:“今日之事,你都看见了吧?”书生牙齿格格直响,说:“都看见了。”太监脸色一沉:“今天的事情,要是有一点点泄露,你我都死无葬身之地。今天我当值,现在赶紧送你出去,有事情明天再说吧。”书生此时恨不得立刻长翅膀飞出此地,便战战兢兢地随着太监出了宫,感觉如同新生。回去后,书生心想没事了,便偷偷地把刚才看到的全记录了下来,写好后藏在破棉衣里,便忐忑不安地等太监回来,一夜无眠。


第二天,太监回来,脸色惨白,他对书生说:“先生真是祸由自作!昨日我当值,只盼着皇上不问,或不知,这样就相安无事了。不料昨夜晚膳刚完,皇上突然问:‘日间炕内何人?你真是大胆啊!’我急忙跪地碰头,上奏说是我的亲戚,只是想进来看看。皇上大怒,命杀先生,我也实在是没有办法。我能够做的,就是等先生死后,送你的灵位回你的故土而已。待会就有宫人要来查看,先生还是尽快料理吧。”书生听后大哭:“事已如此,还有什么办法?看来也只能做个异乡之鬼了!”太监随后便掏出一粒药丸,让书生服下。书生死后,太监假称其因病而死,把他的遗物寄送回其老家。


几个月后,书生的家人检点遗物,在破棉衣里发现了书生的绝命书,这才知道书生的真实死因,但是,这件事关系宫禁秘密,如有泄露,恐怕会招致满门抄斩,因而一直不敢为外人道。


雍正的特务统治在清朝的皇帝里面也是出了名的,他夺得皇位后,怕别人不服,便在各省设置秘密侦探队,大搞特务统治,处处都是无间道。由于特务遍布,手下吏民一举一动都在监视当中,常常有官吏因渎职而被诛,老百姓要说朝廷坏话的话,往往也要被责罚,弄得朝野肃然,谁也不敢欺诈雍正。官员们常在一起偷偷的议论,这些特务太厉害了,大概都是些飞檐走壁的家伙,不然他们怎么会什么都知道呢?


《南亭笔记》卷一里说,某省新上任的巡抚颇有政声,有一天下班后在家里与夫人女眷等玩接龙的牌戏,玩了两圈下来,忽然发现一张么六牌不见了,怎么找也找不着,没办法只好放弃了。没过多久,朝廷命令某巡抚立刻来京,于是他便立刻赶到北京去见雍正,雍正也没啥大事,不过随便问了几句,然后就让他回去尽心尽责,保一方平安。正当某巡抚叩完头要出去的时候,雍正突然又把他叫了回来,然后从怀里徐徐拿出一物,呵呵笑道:“差点忘了,这是你家的东西,现在还给你吧。”某巡抚定睛一看,顿时大惊失色,冷汗直冒,原来雍正给他的东西,竟然就是前几天打牌丢失的那张么六牌!


雍正六年上元节的晚上,内阁官员大都回家过节了,有内阁供事蓝某,因为值班独留阁中。蓝某穷极无聊,一个人对月独酌,忽然有个身材伟岸、衣服华丽的男子走了进来,蓝某以为他是内廷值班官员,便赶紧起身相迎,另拿出酒杯向他敬酒,那个人倒也不客气,也就欣然就坐。随后,两人一边喝着小酒,一边聊天,那人问蓝某:“你作什么官啊?”蓝某说:“不是什么官,只是一般打杂的。”那人问他的名字,蓝某便告诉了他。


那人又问:“你具体做什么的?”蓝某说:“不过是收发文牍罢了。”蓝某问:“你们同事有多少人啊?”蓝某答道:“四十多人。”那人问:“现在都哪去了?”蓝某说:“今天过节,都告假回去了。”那人问:“别人都回去了,你干吗留在这里啊?”蓝某说:“朝廷公事严格,若都回去了,万一有突发之事,恐怕要担责任。”那人笑笑道:“当这个差,有什么好处吗?”蓝某说:“将来差满,有希望做一小官。”那人便问道:“作小官开心吗?”蓝某说:“要是运气好,到广东随便某河道为官,那就爽了。”那人很惊奇,便问:“河道处当官有什么好开心的?”蓝某说:“你不知道,河道上舟楫往来,多有馈送啊。”那人微微一笑,点头称是,随后又喝了几杯,便告辞而去。


第二日,雍正上朝的时候,问诸大臣:“广东河道可还有官职空缺?”手下大臣查后报告说:“有的。”雍正呵呵笑道:“让内阁供事蓝某去补缺。”大臣们觉得奇怪,怎么皇帝亲自管起一个小官的事情来了?宣旨大臣去内阁的路上,有个领路的太监偷偷地把昨天的事情告诉了他,此人才恍然大悟。蓝某接到圣旨后,很是吃惊,他自己也是半天没明白怎么回事。


《郎潜纪闻三笔》卷四也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说雍正丁未进士周人骥,以礼部主事前往四川视学,在那里呆了三年,为官清廉,名声甚好。他去四川前,他的上级堂官给他推荐一个仆役,这人做事还算勤敏,主仆相处甚安。


周人骥三年任满后,仆役数次请求先回京城。周人骥说:“我马上就要回京复命了,不如我带你一起走吧。”仆役说:“我也要回京复命啊。”周人骥一时不明白,心想你一个仆役复那门子命,那人见他不解,便告诉他说:“我其实是大卫内监,是皇上特地派来伺候您的。您的政声甚好,我要先期回去禀报。”周人骥当时就被吓得半死,原来这个人是潜伏在身边几年的密探,幸好自己没作什么坏事!周人骥回京后,果然得到朝廷的褒奖,也算是个补偿吧!


最为恶搞的野史传闻,是把雍正描绘成一个武林人士。民间多说雍正为了争夺皇位,收容了大批江湖上的奇材异能之士,以备他日之用,就连雍正自己也是身手不凡。


流传甚广的《胤禛外传》里说,胤禛继位前,喜好饮酒击剑,结交各方朋友,活脱脱乃一少年无赖,康熙对他并不喜欢。据说胤禛经常溜出京城,和剑客力士们厮混,并有结拜兄弟十三人,其中年长者为一武僧,武艺高强,骁勇绝伦,能练剑为丸,藏于脑海中,要用的时候就从口吐出,剑出则矫如长虹,杀人于百里之外,当时号称万人敌。老二水平稍微差点,但也能练剑如芥,藏于指甲缝,要用的时候掷于空中,所向披靡。胤禛虽然没这么高本领,但也跟着这些人学了一些剑术功夫。


康熙病亡前,胤禛带了几名剑客迅速回宫。在此之前,康熙已经草诏“传位十四太子”,当时收藏于一个密室。胤禛得知后,派人设法把诏书偷出。并将“十”字改为“于”字,然后藏好入宫问疾。进去后,胤禛预先在宫门外布置自己的心腹,凡是入宫门的人都加以阻挡。


康熙当时快要断气了,宣诏大臣入宫,但等半晌都无人进来。康熙觉得奇怪,支起身一看,陡然看见胤禛立在身边,康熙大怒,取手边的玉念珠扔胤禛,不想这么一动,就要了康熙的老命。胤禛见康熙已经咽气,便出告百官,说自己已经拿到康熙遗诏,并举念珠为证。大臣们不知真伪,便奉胤禛登极。


其他兄弟后来得知此事后,心里不服,常放出怨言。雍正料这些人群情汹汹,便一不做、二不休,治以严刑峻法,将这些人一一铲除。当时各皇子都收留了一些武林侠士,胤禛害怕自己遭人暗杀,也只得时刻警惕。


有一次,雍正率百官赴天坛祭祀,刚至天坛,突然听见坛顶的黄幕砉然一声,很是奇怪,卫士们怀疑有刺客,赶忙前来护驾。雍正倒颇为镇定,右手一甩,只见一线白光从手中射出,黄幕便唰的一声裂了个口子,一只野狐的头便掉了下来。胤禛得意地对手下们说:“最近这些逆党密布刺客,想暗杀我,我今天有意小试手段,让这些家伙知道我的厉害,就算有刺客,又能拿我如何?”


说是这么说,但雍正对那些刺客还是心怀疑惧。虽然他自己觉得天下剑客多半是自己的羽党,但惟有一僧不为己用,经常行踪不定,亡走山泽,雍正深以为患,欲杀之而后快。但是这个僧人行踪飘忽,难以捕捉。


一日,雍正侦得其位置后,命结义兄弟三人化装前往刺杀,并派遣精兵围守要隘。僧人见三人到后,笑道:“你们三人是受雍正之命来杀我的吗?你们主子现在气数尚旺,我不能与之争锋。但是,他多行不义,屡以私恨杀人,吾今天虽死,但他也不能苟免,一月之内必有为我报仇的,你们可以等着瞧。”说完,僧人便伏剑而死。


这三人带着僧人的首级回去复命,并把僧人说的话禀告了雍正。雍正听后非常害怕,大力加强了宫廷的防卫,并命侍卫们日夜巡查。但仅过一个月,雍正便无故暴死于内寝,相传为该僧人的徒弟所为,也有说是吕晚村(即吕留良)的孙女,女侠吕四娘将雍正之头割去。


野史故事有太多的传奇色彩,大半是荒诞不经,不足深究。不过,从这些野史传闻中,或许也能够从侧面了解到雍正的性格和经历,还有那场储位之争的部分细节。正史和野史相间,两者相互对证的话,未必不是一种接近真相的方法。


1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