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警察之罂粟花开 罂粟花开 第81 重重杀机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01/


另一个是中年男子,尖嘴猴腮,目光阴晴不定,一脸阴鸷,可能长时间弓腰的关系,背有点驼。他身穿缅甸传统服装,用一条布巾以一定格式扎在头上,这叫戴“岗色”,上身则穿没有衣领的对襟式长袖短衫,下身穿着五光十色的纱笼,就像我们说的围裙一样。这些穿起来看似有些邋遢,却方便凉快。

巴颂指着尖嘴猴腮的中年人向冷睿介绍道:“这位是郭丁伦,缅甸人,是我们的接待处处长。我由于工作忙,由郭丁伦处长负责冷先生的吃喝玩乐。”

丁伦弓着腰,一脸堆笑着恭谨地说:“冷先生,久仰大名,幸会幸会,貌丁伦有礼了。”

说是“久仰”,连“短仰”的意味也没有。说是“幸会”,语气听上去虽热情,但阴阳怪气的,只有不想会见的意思,怎样也听不出有“幸会”的意思。

冷睿微笑着,说:“吴丁伦不须客气,朋友一回生二回熟。”对方的名字他听也没听过,所以没有说“久仰”“幸会”之语,也暗指对方“久仰”和“幸会”自己什么呢?

巴颂称尖嘴猴腮的中年人为“郭丁伦”,而他自称为“貌丁伦”,冷睿却称他为“吴丁伦”,什么意思嘛?

原来缅甸人无姓氏,只有名字,一般人在自己名字前冠一称号,以区别其性别,辈分。男人或晚辈自称为 “貌”,称前辈为“吴”,称平辈为“郭”。女人通称“玛”,年龄大的称“杜”。常用的尊称中,“郭”意为“兄长”,“吴”除了“叔伯” 之意外,还有“先生”的意思。此外,名字前面还可以加其他一些尊称,如“波”(意为军官),“塞耶”(意为老师),“道达”(英语“博士”的译音),“德钦”(意为主人)等等。缅甸人喜欢扎素色头巾,称为 “岗包”。

巴颂指着满脸横肉的大汉对冷睿说:“这位是危买,是冷先生的侍从。危买虽然长得凶悍,但办事勤快,有什么事,尽管吩咐他干。”

呵呵,侍从?监视虫吧!

冷睿说:“巴颂总管,既然小姐已经安全归来,我的任务已经完成,我要告辞了。”

巴颂摆手兼摇头,哭丧着脸说:“冷先生,你这不是为难小人吗?华大亲口吩咐小的要隆重款待冷先生,一定要留住冷先生,冷先生还是等到华大办事回来后当面和华大说,不要我们这些做手下的难堪。”

说话够婉转的,意思是冷睿你不能离开这儿,至于华大是不是不在当地,傻子也能听出是托词。冷睿你什么时候能见到华大,就等时候吧。

华沙为什么要留住冷睿,但又避而不见呢?这其中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或者危险呢?

冷睿好像没有想这么多,一脸愉快地道谢。

三人坐上一辆小车,直奔果敢。

缅甸掸邦第一特区果敢,这虽只是一个小地方,却拥有果敢大庙、木瓜寨银塔、大水塘土司德政碑、抗日阵亡官兵纪念碑等人文古迹,向人们展示着这里曾经的叱咤风云的历史。穿过门楼,沿平坦的公路行13公里,就到了掸邦第一特区果敢的一个繁华小镇。

这片土地期盼着有更多的人来领略粗犷的原始风貌,浏览多民族的风土人情,投入未知世界的怀抱。历代枭雄在此叱咤风云,逐鹿问鼎,造成长期的战乱和政治真空,终成过眼烟云。坎坷的历史,为这个地区留下了诸多人文古迹与传奇故事。

如果说缅甸在整个中南半岛处于十分重要的地理位置,是就其在国际交往中的意义所提出的话,那么,在其国内,掸邦不论从地理位置,还是经济发展,以及对于政治的作用等方面,对缅甸政府均是举足轻重的一个地域。然而,由于缅甸“社会主义道路”发展模式的挫败,对于这样一块如此重要的战略区域,自从 50 年代以来,掸邦的大部分地区尤其边境地带,基本处于放任自流各自为政的状态,即使在今天依然是这样。中缅边境线总长度的 4.6% ,其余地段,仍由与政府达成“和解协议”的 6 支武装力量所控制。政府官员进入这些武装控制的地区和口岸,事先要经过割据武装领导人的批准。在这些割据武装的辖区,除果敢有不多的缅军驻扎外,其它地方缅政府的军事人员不准进入。这不是天方夜谈,而是实实在在的现实。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