蓖麻花 书评 蚂蚁也是虫评《蓖麻花》----战火之下小人物的命运

芳草人家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64/


《蓖麻花》----战火之下小人物的命运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评《蓖麻花》 作者:芳草人家 书库链接:http://book.tiexue.net/Book/14364/ 主人公:毛妮、周正堂、货郎、杨名刚等


已经两次评过芳草人家的《蓖麻花》,一开始是因为有铁血书库的推荐,才有了机会更早地关注这部小说。然而,从最初的为完成任务而看,到后来彻底被小说中人物各自不同的命运所吸引,以至于,到现在已经是三评《蓖麻花》,不知道芳草人家会否在我的乱侃中猛撞显示器呢?哈哈,这就不是我要关注的了。


俗话说得好,倾巢之下,岂有完卵;国之不存,民已何安?有时候,你不得不感叹,人的生命与命运并不掌握在自己的手里。无论是杨名刚还是货郎,或者是毛妮,从本质上来说都是最最善良、最最正直的普通人,只不过在那个特定的战争年代里,他们的生命与命运却都掌控在他人的手中。而那个年代的很多人,特别是小人物和穷人,却又都是生活在这样的阴影之下。


从《蓖麻花》一开始,可以见到一直以来毛妮的命运都足够悲惨,可毛妮同样也是非常幸运的。先有货郎救她于小日本的淫爪之下,又有杨名刚救她于伪军的枪口之下。两位对毛妮都有着救命之恩的男人,是毛妮生命中,除周正堂以外最要紧的两个男人了。而作为真正丈夫的货郎与为救毛妮母子而假扮夫妻的杨名刚,无一不是对毛妮有着一份赤热的情萦。所以,面对毫无音讯的丈夫与救命、救子之恩的杨名刚,毛妮是喜忧参半,悲欢共存。


杨名刚的故事同样悲惨,这还得从吴家老爷给杨名刚下的套开始。吴华生与冯远桥之间的怨仇,是两个男人情感与事业上的对抗。《蓖麻花》中,芳草人家并没有详细讲述吴、冯两人结怨的始末,但可从两人各自对下人回忆忆讲话中得知一二。吴华生对冯远桥来说有着夺妻之恨与夺财之仇,无论哪一样,都可以说不共戴天。而冯远桥为报复吴华生,其所实施的报复计划更加显得心狠手辣。吴家大少奶奶、吴家二少爷,这些人的悲剧虽然有吴华生给起的因,但也是冯远桥给结的果。由此因果之间的报应,却完完全全地改变了杨名刚等人的命运。


作为一个男人,我同样非常能够理解货郎的心情。在吴家大院,当看到天佑哭叫着倒在为救吴华生而伤在冯远桥枪口之下的杨名刚身上大叫“爸爸”时,非常能够体会货郎作为一个男人内心的那种酸酸的痛。继而更有货郎对毛妮不辞而别,这一切,非常自然地显露出货郎那种真实的内心冲突。芳草人家在这里对于人物心理上的塑造,我认为无疑是非常出彩的。至于有个别朋友批判货郎心胸太过狭窄,遇事不分青红皂白。我个人认为,这只是因为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去看待小说中的人物,总是理想化地让人物都显得胸怀博大,而现实中,真的有几个男人能做到如此?好在货郎终于回头,与毛妮母子团聚。只是在这前后承接处,作者芳草人家对于货郎怎样回到毛妮身边有点交代得太模糊,前后心态的变化有点突然。


最终,随着战争因小日本的投降而改变了整个局势,而吴华生与冯远桥之间的对抗,也因为小日本的投降而提前分出胜负。而这对于刚刚团聚的货郎与毛妮来说,又是一次命运的转变。


《蓖麻花》这部小说,到现在为止,基本上看完了免费章节。惭愧的是,那些闪耀着金光的东西不多。可能对于VIP章节,我无法再及时的跟进阅读了。只想等到作者芳草人家,能赶紧地解禁一二,一解挂念小说中主人公毛妮等人的命运之心结。


《蓖麻花》芳草人家笔下,我们最能见到的,就是类似这样一些小人物的故事,并不多见英雄式的大人物,而或许只有这样的故事,才更贴近于我们内心,才更能溅起我们心中的涟漪。当我们感慨这些人物命运的转变并且由此而叹长吁短时,也正是不知不觉地将自己的思维融入作者为我们营造的小说氛围中,才能更深切的去体会作者写作的意图与内涵。


芳草人家的这部《蓖麻花》,可以说是书库中难得的优秀小说之一。从作者细腻的文笔之下,让我们感受到的却是一些最真挚,又最感人的故事。有别于一其他一些战争体裁类小说,《蓖麻花》对于纯粹战争或是国恨的描写所占的篇幅相对较少,而是通过塑造不同的人物命运,去解析国运及时局的变化,从细微处入手,正是作者芳草人家写作的强项。




作者回复:关于杨明刚死后货郎终于回头与毛妮母子团聚一处前后的承接点处货郎心态变化,我没有用过多笔墨进行交待,让读者和蚂蚁有了货郎变化得有些突兀的感觉,这一点简单地说几句。在写货郎愤而离去痛彻心肺地回到白马山,我只用了货郎在山上独处几天的时间空白和他在千佛山上听到毛妮的哭诉后夫妻抱头痛哭时的一句对话,


“你还要扔下我们母子逃走吗?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不走了,打死我我都不走了,没有你们我活着还有啥意思呀。”来处理这一变化的。“没有你们我活着还有啥意思呀”,货郎的这句话正是他和母亲打听到毛妮母子南下后一路寻找,历尽千辛万苦乃至货郎娘病死他乡货郎追随冯远桥于白马山上忍气吞声这一切付出的归根之处,毛妮母子是失去一只胳膊的货郎对生活的所有寄托和希望以及自己命运悲欢的来源点,虽然吴家发生的一幕让他当时无法接受,可白马山上几天的冷静以及那样一种骨肉亲情难以割舍的情愫和对“家”的期盼还是让他回到了千佛山上,亲耳听到了毛妮的哭诉,明白了事情的前后来历,知道自己误解了同样历尽万苦苦苦等待自己的妻子。


之所以这样来处理是觉得有时过多的笔墨反而是多余的,与读者朋友和蚂蚁商榷。


还有蚂蚁提到收费章节解密一事,因为《蓖麻花》实体书还要过些时间出来,考虑到出版社的一些要求,所以一直没有解密,后面内容也停止了更新。不过实体书一旦出来我会将所有章节解密让读者朋友们看到完本的《蓖麻花》的,请蚂蚁和朋友们再耐心等待一段时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