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韩国再演“仁川登陆” 怀念麦克阿瑟

文章提交者:atlas41 加帖在 猫眼看人 [凯迪网络] http://www.kdnet.net


韩国再演“仁川登陆” 怀念麦克阿瑟


(记者文龙综合报导)9月15日是“仁川登陆”58周年纪念日,那场在韩战史上著名的经典战役再次成为民众谈论的焦点。韩国海军于本月9日举行演习,重现仁川登陆,在整个演习开始前,韩国指挥官亲自向美国麦克阿瑟将军雕塑前敬献花圈。此次韩国军演“仁川登陆”,再现了58年前麦克阿瑟亲自指挥的那场杰出的战役。


58年前的9月15日,“联合国军”7万余人,在釜山背后240公里的仁川登陆成功,夺占仁川地区,一举扭转了美军在朝鲜战争时期的被动局面,这就是举世闻名的“仁川登陆”战役,也是美国将领麦克阿瑟的成名之作。在整个仁川登陆作战中,美军伤亡203人,朝鲜人民军伤亡和被俘人员共有1,594人。


“仁川登陆”事件背景


力排众议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后不久,鉴于朝鲜半岛的战局和战场上美军的处境,麦克阿瑟力排众议,经杜鲁门总统同意后,决定在朝鲜的仁川港登陆,以摆脱当时战场上的被动局面。


麦克阿瑟认为,仁川登陆就是一场1:5000的豪赌,他押宝的关键就是正因为仁川极不适宜登陆的地理特点,使人民军判断美军不可能在此登陆,所以人民军在这一地区的防御异常薄弱。


美国最高军事领导当局,最初对麦克阿瑟的侧后登陆方案是全力支持的,但当得知登陆地点是仁川时,就突然来个180度的大转弯!布莱德利五星上将认为仁川登陆简直就是一场孤注一掷的赌博,所以特地派陆军参谋长柯林斯上将、海军作战部长谢尔曼上将和爱德华空军中将专程前往东京,企图说服麦克阿瑟修改登陆地点。


在一片悲观情绪中,麦克阿瑟举了1759年英国人在加拿大突袭的例子,正是英国士兵爬上了别人认为根本不可能爬上去的高岸,才使法国人的守卫猝不及防。仁川正是出奇制胜的地方。他说他相信海军胜过海军相信自己,因为美国海军在二战的多次两栖作战中曾经克服了很多困难,海军肯定可以在仁川登陆中胜任。别的地方虽然登陆的危险性小,但价值也小。而仁川登陆可以把敌人的腰部斩断,敌人漫长的战线就会因此而瘫痪。至于第八集团军能否冲出釜山的防御圈,麦克阿瑟更认为不是个问题,他认为美国士兵们的顽强斗志会很快证明这一点。最后麦克阿瑟说:“仁川之战绝不会失败,并且必将胜利,它将挽救十万人的生命。”


9月8日,焦虑不安的麦克阿瑟终于收到了美国最高军事当局的回电:“同意你的计划,作战计划的主要精神已向总统报告。”围绕仁川登陆的决策争论终于尘埃落定。


兵贵神速


为了精确掌握陡峭海岸的确切高度,美军派出了侦察机在特定时间进行航空拍摄,并派出了人员进行实地侦察。在积极开展侦察的同时,美军还多次派侦察机对仁川一带进行侦察。


与此同时,杜鲁门也确定了主攻的部队:海军陆战队第1师。留在本土的第1师师长斯密斯接到命令后,马上行动起来。他与代理师长鲍泽一起到处搜罗人员和装备。他们以海军陆战队的行动速度和效率,在短短的10天内就神奇地把队伍扩充了一倍。1950年8月12日,他们出发了,于9月初和另一旅会合,重新组成了海军陆战队第1师。它与一个步兵师、一个工兵营、一个空降团和李承晚的海军陆战队四个营编成第10军,共70000多人,连同第7舰队的海军舰艇232艘、飞机318架构成了“联合特遣兵团”。


与此同时,美国一名气象研究专家通过仔细观察,终于给麦克阿瑟递交了一份相当准确的关于仁川岛的水文资料:9月15日、10月11日、11月3日是仁川仅有的三个汛期。有了这一准确数据,麦克阿瑟将军的心事终于见到了一半希望,兵贵神速,就选在9月15日。


声东击西


为了给金日成留下一个错误的印象:美军登陆必在群山港无疑。麦克阿瑟采取种种欺骗行为:自9月5日起,美军派出自己的攻击空军与海军,向群山港及其周围的地点诸如桥梁、铁路、公路反覆轰炸,并派出精锐的两栖登陆部队在离群山港不远的荒岛上进行登陆演习;到了开始突击的前一天,各登陆演习部队还不断地发出各种让朝鲜方面能够收到的假电报。这一切的确让朝鲜军队大为上当,不但派出精锐之师火速往群山港一带增援,而且还匆匆地从北部抽调一个师的兵力至群山港。


金日成没有料到,就在他全力以赴地攻打釜山敌军、防备美军从群山港登陆时,另一支庞大的舰队已悄悄地驶向了仁川湾。这支舰队共有261艘舰艇、75,000余名官兵。这只舰队先是隐蔽地穿过济州海峡,继而又经过黄海海域,于9月14日午夜时分抵达仁川外湾。


突袭成功


夜幕掩护下,美军的第一进攻梯队已悄然逼向了仁川港外月尾岛上的守军。当时的朝鲜守军虽然知道美舰可能发起攻击,但未料到攻击竟是如此突然。加上夜色太浓,以致美军突然出现在他们眼皮底下时才开始还击,但这一切都为时已晚。


9 月15日凌晨5时,数以万计的炮弹从美军巡洋舰上铺天盖地而来,十几分钟过后,月尾岛上已是面目全非,到处是一个个深深的弹坑。与此同时,航空母舰上的数百架飞机一齐升空,对毫无防守之力的仁川港朝鲜守军倾泻下了数千吨炸弹,摧毁了守军阵地上的所有防护设施,造成大批朝鲜兵土伤亡。


炮声刚停,美军的陆战队便以迅猛的速度乘坐小艇爬上月尾岛松软的沙滩,继而逐步地向前推进。凭藉武器与人数上的优势,在开战二个小时内他们便一举夺下仁川港的防守基地月尾岛。在此登陆战中,进攻部队伤亡17人,守军伤亡200余人,其中一半以上是被活埋或烧死在洞穴里的,另有136人被俘。


15日下午17时,美军特混舰队开始进行登陆支援炮火准备。炮火预备半小时后,担任登陆作战的主攻部队,美国第5陆战团主力和第1陆战团分别在仁川的船坞地区和城南泥沼地区开始登陆作战。


第 5陆战团主力登陆人员在进攻命令发出后数分钟内就冲到了仁川陡峭的岸边,陡岸的石墙比登陆舰艇首起障板还要高出不少,陆战队员们用事先准备好的梯子向上攀登,很快就冲上了石墙顶端。其间,遭遇朝鲜人民军对登陆部队的反击,进攻部队冒死拚命向陡岸上攀登,许多人中弹倒在岸边水际,战斗进行得异常激烈。


登陆后,该团第1营正在向墓地高地推进,其正对的是朝鲜人民军陡岸防御阵地的中央部队,墓地高地爆发了短时间的激烈战斗。美军陆战队虽压制住了守军火力并成功登上岩壁,但由于激烈的战斗而消耗掉大部份体能,已没有多余的力量向高地顶端冲击了,只能在正面与守在高地上的朝鲜军队保持对峙。另外一部陆战队员则绕过下面岩壁,从被炮弹炸开的豁口登陆上岸,打垮了守军在这里的反击并突进了市内,从后侧冲上了墓地高地。高地上守军只顾同正面的美军作战,没防备敌人从背后偷袭,在处于腹背受敌情况下被迫放弃了阵地,墓地高地落人美军手中。


在仁川港南侧泥沼地区登陆的第1陆战团的2个营基本上没有遇到反击,陆战队士兵们用梯子攀登上5米高的护岸石墙,向市区推进。此时,一支朝鲜军坦克车队正向登陆点驶来,已攀上石墙陡岸的美军没有携带反坦克武器,只好请求水面舰只紧急支援,“加尔凯”号驱逐舰向岸上坦克射击,阻止了朝鲜军阻击部队靠近登陆点。


第1陆战团由于攀登石墙浪费掉许多时间,上岸速度很慢,待全部登陆完毕向内陆推进时,天已经完全黑了。在市区,朝鲜守军从各种建筑物居高临下射击的子弹和投出的手榴弹,使美军士兵不敢轻易行动,只得在黑暗中一边躲避阻击,一边摸索前进。当这支登陆部队推进到距海岸仅不到2公里处的汉城至仁川公路并将其成功切断时,已经是次日凌晨了。与此同时,登陆点东侧地一个小高地也为陆战队所攻克,这样美国第一陆战团虽比预定计划稍迟一些,但也基本上实现了进攻日的目标。


仁川登陆成功后,美军立即向汉城方向突进。9月28日,美军肃清了市区各地的零星抵抗,完全占领汉城,到9月底,仁川登陆的美军第10军和洛东江一线的第8集团军会合后,联合国军全力向三八线推进,9月29日已全线逼近三八线。此时,朝鲜人民军已根本无力阻止联合国军的北进,朝鲜战局来了个彻底的大逆转。


仁川登陆是麦克阿瑟指挥“联合国军”进行的一场近乎赌博式冒险的登陆作战行动,并且取得了奇迹般的成功。这次登陆行动不仅影响到了整个朝鲜战争日后的进程甚至结局,从军事指挥的角度看,也的确显示出“出奇制胜”的谋略之妙,在世界现代战争史上写下了光彩夺目的篇章,同时也为两栖作战模式留下了许多可供借鉴的经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