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一、 爱情观


(一)善恶决定爱情。从拜玉儿出现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依依决不会和燕藏峰走到一起,依依就如她的名字一样,是那种爱的死心塌地,而又是为自己心爱的人绝不委曲求全的人,在现实生活中太难找了,或许这就是文艺世界的美好,特别欣赏她坚持的一贯做法:不离不弃,为自己心爱人所做的一切,心甘情愿。而这样的一个女孩,恰恰会让男人时时的产生一种恐惧感,如《诗经·上邪》中的句子: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阵阵,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在这里,男人看到的不仅是美和感动,还有恐惧,燕藏峰也看到了这点,所以他才难以给她一个承诺,如果这人是拜玉儿,他早就许诺了。因为拜玉儿是那种拿得起放的下的,而爱也是没有善恶的,明知拜玉儿和赫连霸的关系,燕藏峰依然无法抹去心中对拜玉儿的爱意。


这是我看到第十二集写下的感受,在我的预想中,刘依依、燕藏锋、拜玉儿,三者的关系,只有燕藏锋和拜玉儿没有因为善恶观念而爱上彼此,他们的可能性最大,但我不知道,这里的编剧除了有很强的善恶观念外,还有一个英雄救美的情结。


(二)英雄救美的故事。简单说来,这种爱情观认为,英雄救美,不是被美女爱上,就是英雄自己爱上了美女,或者是彼此爱上对方。执行任务时的任天行在刘依依有生命危险时将其救下,而爱上了这个“猎物”,同样的,剑雄在将燕藏锋救起的那一刻,也爱上了这个憨厚老实的人。燕藏锋眼见刘依依将被歹人欺负,而出手相救,而被其爱。这是英雄救美,而被美女爱上的故事。还是燕藏锋,发现拜玉儿身中剧毒,而冒着生命危险,兄弟反目的情势将其搭救,而彼此爱上了对方。逍遥郎和无心更是在一次次的相互营救对方的过程中互生爱意而终成眷属。




这个故事,还是理想成分多些,现实生活中这样的机会恐怕不多吧,但现实中的人还是会有会这样一个情结,也就是,我尽量在他最需要的时候多帮他一些,让他怀着感激的心爱上我,但爱偏偏又只是一种感觉,一种难以鸣说的感觉,说爱很神秘,我深信不疑,并不是你对他越好,他就会对你越好,否则,何来“距离产生美”、“爱上冷美人”之说呢?




(三)因为爱所以爱。如果说燕藏锋对拜玉儿的爱上是一见钟情的话,那么,燕藏锋对刘依依的爱却是因为爱所以爱。




现实中,因为爱所以爱的可能性更多,所以,刘依依、无心成功了,而拜玉儿、任千行失败了。但是,并不是说,因为爱,就一定会爱,那也要看是以一种什么样的方式爱,是不择手段,还是以心爱人的喜欢的方式?这就使爱出现了两种结果,无疑,拜玉儿和任千行采用的方式便是他们心爱人所不喜欢的。




(四)得不到爱情,死是最好的归宿,这是《魔剑生死棋》的另一个爱情观,这个观念表现得有些隐秘,但我还是把他挖出来了。拜玉儿眼看燕藏锋注定和刘依依在一起了,终于萌动了为心爱人的幸福,拼出最后一口气,因为她活着只会更加的痛苦,而赤雪也终归是要死的,只是以一种什么样的方式死罢了。因为她们都得不到自己爱的人。或许,这是最好的归宿,无怪乎编剧的冰冷笔调,因为,守着一颗孤独的心实在太难活了。不自觉地,我也同意了这种爱情观,这在看《连城诀》的感受中得到了印证,我会觉得丁典比狄云幸福,因为他的爱很完美,他爱的人给了他最完美的爱情,他可以安心的解脱了,倒是狄云活着很痛苦,当他想起戚芳来,想起那些恩恩怨怨,这种滋味不是一般的人能承受的起,当然,承受相同滋味的人还有令狐冲、李文秀、陆无双姊妹、华筝、殷离、小昭等等。




二、文艺学观点


摩仿说。文艺学认为,文学来源于摩仿,当然这里的摩仿对象是现实生活,而我要说的是别的文艺作品,算起来,这是二次或者说是间接摩仿。


少林高僧教燕藏锋练剑气一节,有可能摩仿张三丰教张无忌太极剑法一节,也有可能二者各不相干,因为他们都出自禅宗。其中,前者出自禅宗的名相和无相。少林高僧问燕藏锋看到了什么,燕藏锋说什么也没看到,如果他说看到了什么什么,那他便还停留在具体的象当中,而什么也没看到,便是达到了无相的境界,要达到这一境界,必须心如止水,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燕藏锋做到了这一点,这时练出来的剑术便能化无招为有招,无招胜有招。再看张三丰教张无忌练剑一节,张三丰教完张无忌,问记下了多少,张无忌却说:忘了一半,再练,又问,现在怎么样,无忌说:全忘了。禅宗除了有教义“教外别传,不立文字,直指人心,见性成佛”外,还有寻牛图,大意是,先寻牛,找到牛时,人牛两忘。很自然的让人想起,道教的追求目标:天人合一,这是佛教与道教结合的部分。功夫只有练到这个境界才是最高的,武功招式、内功心法全融到了血液中,变成了身体的一部分,不可分割,难怪《神探狄仁杰》第三部有李元芳失忆但仍会武功,因为李元芳是一位真正的高手,其武功已到上乘境界。




三、几个有趣的地方



跌崖情结。当我认为燕藏锋从崖下出来,武功一定会高的深不可测时,下面情节的出现,我才发现,我错了,这个剧中的跌崖、误入秘道都没使情节和主人公的性格发生转折和大的变化,燕藏锋还是那样,还是那样容易被骗,这个时候,我发现他的性格是扁平的,自始至终,他都代表着正义,而作战经验也没有明显的提高,谈到形象的鲜明性,还没有他的对手任千行形象,到是任千行具有了圆形人物特征。从这个意义上说,似乎可以解释为何刘依依始终只喜欢燕藏锋,因为刘依依自己也是扁平型的人物,自然,拜玉儿就是圆形人物了。




结婚情结。当看到燕藏锋和刘依依准备结婚一节,我就在想,这个时候,对手、情敌拜玉儿那拨人该出现了,果然,任千行来了,而婚礼不得不取消,我疑这个情节有些模仿《倚天屠龙记》之嫌,但看到后面,我打消了这个看法,人家一场不同一场的结婚画面展示给你看,你还敢说是盗取别的作品吗?只是,过多的结婚画面会让人产生一种反感,因为搞笑也不是通过这种方式就可以达到的,这正如剧中出现的一些如“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类的词语,只能让人觉得此剧不严谨,作品的现代味绝不是通过几个现代词来达到的,更重要的是里面的思想。




游戏视觉。《魔剑生死棋》改编自游戏,所以在剧中人物每次展示武功与人决斗时,都像极游戏中的大招,如霸王拳、风神怒、雷神怒、迎风斩、分身魔影、先天罡气、一剑隔世等武功,这使画面变得好看精彩,而剧中的武功秘籍几乎达到随处可见,也很符合游戏画面,这或许是玄幻类武侠与新派武侠、传统武侠的不同之处。




四、几个感悟的句子和感悟的地方




1.赛华佗对逍遥郎说,做人不要横刀夺爱。


2.当燕藏锋要当着刘依依发誓时,刘依依说不要发誓,如果有什么不测,我宁愿自己去死。很是感动啊,这样的一个女孩。


3.剑雄让燕藏锋:把铸剑诚的一切,包括我,当成一场梦。


4.人生的失落,不是失去,而是得到却不快乐。


5.剑雄说:你能否吻我,我想记住你的味道,下辈子再来找你。


6.除了真爱,其他人一文不值。


7.拜玉儿说:世界上心地善良,有正义感的人多了,难道我都要嫁吗?


8.逍遥郎做事太沉不住气,这是不成熟的表现,在拜师学艺时,更显得有些幼稚。作为大丈夫,要能屈能伸。


9.做人,要对得起自己。


10.伏笔:官御天的对赫连霸说的话,别得意的太早。


11.燕藏锋说,他要退出江湖,当别人已经分析了厉害关系,他还一次次的说要退出,这有些逃避责任之嫌,而在寻找剑尊的过程中,也太容易放弃,这不是我的榜样。


12.是不是要到死后去会爱她,这是逍遥郎对待无心的矛盾之处,而无心就真的去做一件事:我要让你永远记得我。


13.有一种东西,越清香,越美丽,越毒。


14.刘依依潜意识里还是喜欢英雄的,他爱上燕藏锋,便是因为他的正义感,而当燕藏锋要退出江湖时,她也鼓励燕藏锋除恶完毕再退隐吧。


15.也许先入为主吧,当看到赛华佗的武功实在不行时,被别人玩弄来玩弄去的,想起《雪花女神龙》来,那里的赛华佗可是一等一的高手,还是那个精彩吧。


16.自来名医脾气都有些古怪,是不是小说家都一个个写来不再想创新,还是现实中的名医果真如此。我是看见两个赛华佗都有“三不救”了,而《魔剑生死棋》中的赛华佗的武功不高,脾气也就没《雪花女神龙》的赛华佗怪了,也多多少少的违背了他的“三不救”原则。


17.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18.到第十二集,才把铸剑城引出来,真够大胆的笔法,后面又引出无心、姚元圣、五毒圣手和死心门,只是,他们间的恩怨关系处理的并不是很好。


19.剑雄说:他活不成,我也不活了,刘依依也这样说。这是有情人的痴情表现。


20.燕藏锋和剑雄吟诗赋辞一节,我纳闷,是为了要照顾广大读者的阅读水平,还是编剧就只有那么一点水平,中国的古典诗词中那么多的好句子,怎么就弄出那么几句不伦不类的句子来啊?无论表达什么意思,作为少主身份的剑雄,在那种语境下,朗《琵琶行》都有些欠妥。


21.阴阳相克,没有什么武功是绝对厉害的,这和之前武侠中的天下无敌的一些说法,到底哪一种说法更正确一些?


22.当燕藏锋生命危及时刻,剑雄、拜玉儿两拨人相继去找赛华佗,这种写法很值得一学。


23.现代味,赛华佗对别人讲解的听觉、视觉、嗅觉、味觉神经等等词汇很有现代味,拜玉儿对铸剑诚城主展开的心理分析,像极了以前的那些说客游说,也像极了现在的心理战术。




五、 挑点毛病



(一)内在不妥之处


1.赫连霸一行三人挑战官御天。这个地点是在官御天的老巢,而他们竟然成功了,这显得有些不可思议,如果按照前面赫连霸与官御天副将的商议,在军中挑起内讧,让军心动荡,没有上去助阵,使官御天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这还罢了,可是,这些官御天都知道,而且还和众将士合演了一出戏,让他身边的叛徒顿出原形。看到这里,观众可能都会认为赫连霸一行是必死无疑了,但却让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们胜了,就凭他们三人胜了官御天的一个大型帮派,这未免让人有些难以相信?按照官御天的性格,就连他身边的人,他都把他们当成棋子,也算的上杀人不眨眼的人了,在那个危难时刻,他是没有理由要亲自动手和赫连霸大干一场的,完全可以把手一挥,让众将士为他拼命,虽说那些人的武功也不高,但好汉难敌四手,这个道理是谁都懂的,但自始至终都没有看到他发动过一兵一卒来反围剿过赫连霸,他的那些棋子都还在,而主帅却已挂了,这不仅让人有些怀疑这编剧的水平,虽然这可以解释为官御天是诈死,他要隐藏自己的实力,但后面的赫连霸的大败乃至丧命又作何解释,按理来说,后面的官御天武功再高,他要面对一个他已经失去多年的帮派,要抢回去都绝非易事,决不是简简单单的武功胜过赫连霸就行,这里,编剧和演职人员都是当局者迷吧,他们所谓的各大帮派到底在哪,为什么画面很少给过他们,而他们自己的弟兄又在哪,这些群体的作用在哪?他们的存在并不能只用来虚张声势,“生死棋”并不是在故事开头和结尾给人展示两人拼棋的画面就完了,而是要扣入到故事的方方面面。




2.燕藏锋其人。燕藏锋在被其结义兄弟打下山崖后没有任何变化。不说他的武功会有怎样的变化(因为《魔剑生死棋》走的并不是跌崖然后学到神奇武功的路子),但他的经验总该提升一些吧,对人的防范心理。如果这次的跌崖是因为武功不高或对其兄产生的松懈意识,那还想得通,那第二次的被其兄打入水中,就有些说不过去了,要知道,他的武功已经高出其兄,唯一可以解释的是他在无防备状态下的战斗,但他毕竟跌了一次崖啊,亲爱的编剧,对于一个跌过一次崖的人,内心不可能还平静的没有一丝涟漪,如果是这样,那他便不值得一写(而他又没走石破天和郭靖的路子),也不应该有这么多的女孩子喜欢,因为一个不能自我保护的人,谈何保护心爱的人?




3.依依的性格变化。如果说燕藏锋的性格变化太过缓慢是刻意表现他善良的本质,那么,依依的性格变化太过突然,又作何解释?依依的出现嫣然一个刁蛮公主,但自爱上燕藏锋后马上变得温柔无比起来,难道爱情的力量真有这么大?




依依是作为和拜玉儿相对立而存在的一个人物,一个温柔,代表正;一个刚烈,代表邪。如果我要来表现这两个人,我会让依依完全不会武功,也不会让她有开篇泼辣霸道的一面。直接以一个柔弱无骨兼端高雅纯洁坚毅的性格出场,这好过如电视剧开篇的一幕,因为让刘依依会一点武功不起什么作用,不足以表现人物性格和推动情节发展。




(二)几个穿帮镜头


1. 剑雄在冰室营救燕藏锋时,发现有人来过,就问哑仆:“是玉儿吗?”哑仆点头。其实,这个时候的剑雄,根本不知道,冰儿就是拜玉儿,她那样问,应该是编剧的疏忽。而这时,有人来冰室,说:“城主,少主,城主请你去大殿一趟。”这里,前面一个城主应该是口误。


2. 当拜玉儿在食神居帮忙做家务时,不小心把衣服弄湿了,刘依依说,去我那换一件,而换出的衣服竟然就是刘依依在铸剑诚穿的那件红色衣服。


3. 当燕藏锋一行人被官御天抓起来时,官御天说我不喜欢和别人谈条件,我喜欢威胁别人,而燕藏锋竟然问对手拿什么威胁他,这不明摆着吗,他竟然还问的出来,汗!


4. 无心去至尊盟找拜玉儿说让拜玉儿接受逍遥郎的爱,这有一个疑问,至尊盟岂是能来去自如的地方,况且,无心的武功并不高,还是在大白天的。


总之,《魔剑生死棋》,闪光之处很多,但也有不足之处。说的不好的地方,望请谅解。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