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就知道为什么无川不成军

国民革命军川军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位于四川省首府成都市东郊一个十子路口的街心花园中,纪念碑及塑像凸现悲壮之气,使人浮想当年数十万四川袍泽慷慨赴死,舍身救国的壮举。

国民革命军川军部队当年就是从这条纪念碑对着的大道步行出川,加入到伟大的抗日战争中。

三千铁骑守孤城“今天我们出川抗日,是为了挽救国家危亡、民族生存而战。愿与各位共赴时艰!”1937年秋,王铭章在出川抗日前举行的誓师大会上慷慨陈言。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王铭章主动请缨,带领122师出川抗日。

川军22集团军王铭章等四个师1937年出川时,四月余间,步行1500公里,始到达山西抗战前线。草鞋量我河山大川,对当时的中国军人来说并不是难事。其后,122师转战晋东、鲁南,英勇杀敌,战功卓著。

一九三七年底,日军占领南京以后,为了沟通南北战场,遂沿津浦路南北对攻,企图攻取徐州,徐州会战开始。津浦路北段因韩复榘在日军进攻面前不战而退,济南、泰安、曲阜等地弃守;形势万分危急。第二十二集团军奉令急赴鲁南,增援徐州作战。

为达成徐州保卫战,王铭章将军临危受命死守滕县,面对十倍于我、挟飞机大炮坦克疯狂进攻之敌,王将军率三千“草鞋加步枪”的川军将士,给予日寇迎头痛击。当时已是隆冬,川军将士多是单衣,不习北方天气,处境极为艰苦。但王铭章将军全军抱定以死殉城的决心,拼死血战,坚守三天三夜。战场上,炮弹如雨、硝烟漫天,血流成河。战况之惨烈,牺牲之慷慨,足以憾天地而泣鬼神!在中日战争史上写下最为悲壮的一页。王将军身中数弹,以身殉国,王师长英勇殉国的消息传到城内,受重伤的数百名士兵以他为榜样,宁死也不落入敌手,于是互相以手榴弹自炸,全部壮烈牺牲。

王铭章为保卫滕县流尽了最后一滴血,是台儿庄会战中中国方面牺牲的最高指挥官。滕县保卫战自1938年3月14日早晨开始,至18日中午结束,共4天半,计108小时。122师伤亡5000余人,进犯的日军伤亡也十分惨重,死伤达4000余人。

滕县死守为我军完成战略合围赢得了宝贵时间,也使日军第十师团受到极大损失,最终才使震惊中外的台儿庄大捷得以实现。徐州会战的指挥官、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将军高度评价说:“若无滕县之苦守,焉有台儿庄大捷?台儿庄之战果,实滕县先烈所造成也!”?

死讯传来,举国同悲,王铭章将军灵柩经武汉重庆运回新都,沿途万人空巷,民众挥泪送行。时中共领袖毛泽东、朱德、周恩来、董必武联名敬献挽联,“奋战守孤城视死如归是革命军人本色,决心歼强敌以身殉国为中华民族争光”。朱德、彭德怀、周恩来联名撰赠挽联:“一旅守孤城,为民族解放事业牺牲,真是炎黄子孙,流芳青史;万人兴义愤,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将使沦亡大地,复兴中华!”

“死”字旗出川

“国难当头,日寇狰狞。国家兴亡。本欲服役,奈过年龄。幸吾有子,自觉请缨。赐旗一面,时刻随身。伤时拭血,死后裹身。勇往直前,勿忘本分!”

1943年,号角声声。连续6年遭受日本轰炸,整个四川满目疮痍。行人衣衫褴褛,天地一片灰色。这是8年抗战最为艰苦的一段岁月,这是抗日前线极度缺乏兵源的紧张关头。

四川安县,老父王者成伸出颤微微的双手,为即将出征的儿子王建堂披上了“死”字旗。在那个大大的“死”字旁边,正是上文这段令人动容的四字诀。

同年,新津县82岁的老父高尚奇,将3个儿子全部送上抗日前线。这样的事迹在?这片山河破碎的疆土决不罕见。正是怀着这种必死的决心,整个四川义不容辞地将自己的热血男儿们送出了一个个仅剩老弱妇孺的家庭。8年间,遭受重创的四川竟然奇迹般地涌现出一支共计近300万人的川军队伍。

战至最后一人

“男儿立志出夔关,不灭倭奴誓不还,尸骨何须桑梓地,人生处处有青山!”1937年少城公园,川军纵队司令唐式遵立下这样一番誓言。而这番话,就此成为来不及道别的川军将士的遗言。

凇沪战场,日本飞机大炮一轮轮地狂轰滥炸,硝烟弥漫的战场上,“一个连只有一挺轻机枪和五六十支步枪”的川军26师毅然迎击。战友牺牲了,捡起他的武器继续战斗;枪柄松脱了,用麻绳绑紧顽强抗敌。7日7夜的惨烈战争,川军26师数次成功击退日军的进攻,成为凇沪会战成绩最好的5个师之一。然而,由4000多人组成的26师,在此战之后仅剩600令人,伤亡85%以上。

同样是凇沪战场,川军20军804团恶战一夜,终于收复失掉的阵地。而全团官兵仅剩营长1人,排长4人,士兵120令人。

台儿庄战役,抗战重要转折点之一。川军122师与日军在滕县展开巷战,师长王铭章壮烈殉国。其后,全师官兵拒不肯降,不惜以手榴弹与入城的敌人同归于尽。滕县一役,122师击毙日军4000余人,而该师5000人战至最后一人,几乎全部牺牲。原国民党政府代总统李宗仁曾在回忆录中写道:“川军以寡敌众,不惜重大牺牲,阻敌南下,完成战斗任务,写成川军之魂!”

八年抗战,作为大后方的四川省,为抗战作出巨大贡献和牺牲。川军出川达300万之众,伤亡64万!参战人数、伤亡人数居全国之冠!

川军是这样炼成的

脚蹬破烂的草鞋,身着破旧的军装,肩背土制步枪,胸挂四川土造“麻花手榴弹”,上了年岁的老人或许还记得当年300万川军的代表形象。仅仅凭借这些只能“打土鸡、兔子”的劣质装备,从四川腹地走出的川人在战争最前线虽伤亡惨重,却前仆后继、毫无惧色。

在这支装备简陋却热血沸腾的川军的大后方,正是那群生活艰辛的四川父老在无私地贡献自己最后一丝力量。

1944年春,少城公园。“成都市各界民众献金救国大会”上,一支特殊的献金队伍令全场寂然。衣不蔽体、瞎眼跛脚,这是一群举步维艰的乞丐。他们一个挽一个,踉踉跄跄地把乞讨来的铜元、镍币全部叮叮当当地投进“救国献金柜”里,然后蹒跚下台。全场热泪奔涌,群众再次纷纷解囊,掀起新一轮献金高潮。

正是这样一个大义凛然的四川孕育出这样一支铁骨铮铮的川军,正是这支视死如归的川军用生命证明四川人民的铁血忠魂。

无川不成军

这是一支装备低劣到不堪使用的军队,这是一支给养短缺到“几乎没有”的队伍。然而,就是这支严格说来都算不上正规军的川军队伍,硬是凭着顽强斗志与牺牲精神闯出了?“川军能战”、“无川不成军”的巨大声名。忻口战役、台儿庄战役、淞沪战役、南京战役、武汉会战……炮火硝烟之中,川军的草鞋踏出一个个坚实的脚印。

他们中的大部分人目不识丁,他们也很难讲出什么慷慨言辞。身逢乱世,他们本能地投身到一场伟大的卫国战争之中,他们之中还有一些曾经背负着参与内战的骂名,在这个国家民族的生死关头,为国家领土与民族独立而战,真正唤醒了他们作为一个军人的使命与荣誉。他们体内火一样的激情与宁死不屈的精神,甚至令敌寇也不得不折服。

2001年4月24日,名为盐谷保芳的83岁侵华日军老兵专程来到川军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前祭扫。在曾经顽强抵抗日军炮火的英勇川军面前,盐谷保芳俯首鞠躬,向四川人民谢罪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乌鸦飞翔 在第9楼的发言:
楼主的脑给洗得不错,小平的央视传记看过吧?旁人吹捧说川军厉害,连他老人家都不好意思了,说湘军厉害。

没有文革怎么样?改革加十年,40/30,也不至于跨入强国吧。

麻烦你,川军不行?腾县血战有湘军吗?明朝在朝鲜半岛对日作战,不仅仅征调江浙步兵队,山西步兵,关宁铁骑,还从遥远的四川征调山地步兵,怎么不见调湘兵?

不是纯心吵架,麻烦说话不要一棍子打死.湘军厉害主要是曾国藩时期.要说单兵,还是甘陕先秦之地的兵员战斗力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