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9月16日电 在纽约证交所,交易员和负责场内交易的证交所管理人员在周一早上8点左右就来到了办公室,比平常提前了约一个小时。他们是来测试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场内交易子公司的系统。美国《华尔街日报》见证了华尔街混乱的一刻。现将原文摘要如下:


上午9点左右,纽约证交所监管部门主管理查德•凯撤姆(Richard Ketchum)与高盛管理人员莅临现场检查,以确保交接平稳进行。几分钟后,纽约泛欧交易所集团首席执行长邓肯•涅德劳尔(Duncan Niederauer)与负责交易的副手劳伦斯•雷博维茨(Lawrence Leibowitz)也从通往“garage”交易厅的转门中走了出来。


9:30。当开盘铃声响过后,交易所内立刻一片紧张忙碌。雷曼的股票今年以来已经下跌了90%以上,但周一早盘又下跌了95%,至0.18美元。在美林(Merrill Lynch)的交易席位,交易专员墨菲(Patrick Murphy)的周围一片混乱。在纽约证交所场内,每只股票都在一个具体的席位上交易,由被称为专员的一位交易员负责。




墨菲嘴里喊着,“等一下,伙计”,一面将目光从人群转向电脑屏幕,对某一价位的买卖指令进行撮合。由于周末期间以很高的溢价接受了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的收购,美林股票的开盘价应会大大高于上周五的收盘价。到底开盘会有多高呢?“20.22美元”,墨菲喊道。围在他周围的20多个经纪人对着话筒喊出了这个价位,然后匆匆散去。


而另一方面,交易所对公众的报价也出现了“延缓”,在开盘后的几秒钟内就有创纪录的83000个交易指令涌入市场。许多指令都来自于恐慌性抛售金融类股票的投资者。


保险商美国国际集团(American International Group)早盘下跌了50%,交易员则在与证交所管理人员争论价格为何不能更新得更快一些。负责协调的交易所管理人员带着对讲机走来走去,解决问题,并向经纪人解释一些报价迟缓的原因,这也使道琼斯工业股票平均价格指数下跌300点用了几分钟的时间才显示出来。


这些问题到9:40时就消失了,交易运转正常,其中包括雷曼兄弟专员正在测试高盛新接入系统的席位。


纽约泛欧交易所集团的雷博维茨说,金融服务业以外的朋友一直在打听这次动荡对总体经济和他们自己的生活意味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