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血浮玉 正文二 第十节 城市山林 烽火燃爆

zhouzhonfu 收藏 1 2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36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360/[/size][/URL] 南荷轩亲点了八个家中兄弟较多的徒弟,各持刀枪,疾奔山顶。他们绕过修筑碉堡的伪军,施展轻功,穿过灌木丛,来到山顶。两队交叉巡逻的鬼子在荷枪实弹的严阵以待,好象知道今天有灭顶之灾似的。南师傅冷静地观察大楼周围的每一个设施和一草一木,当他发现房顶上有若隐若现的绿叶晃动,便对众弟子说:"如果我们从地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60.html

南荷轩亲点了八个家中兄弟较多的徒弟,各持刀枪,疾奔山顶。他们绕过修筑碉堡的伪军,施展轻功,穿过灌木丛,来到山顶。两队交叉巡逻的鬼子在荷枪实弹的严阵以待,好象知道今天有灭顶之灾似的。南师傅冷静地观察大楼周围的每一个设施和一草一木,当他发现房顶上有若隐若现的绿叶晃动,便对众弟子说:"如果我们从地面打过去,无疑是以卵击石,结果是恩人救不成,反搭大伙性命。你们看这房顶后面有树叶晃动,就说明这楼后身,有株参天大树。我们马上悄悄行动到大楼后面,通过大树分别进入五楼,四楼。注意进去后逢鬼子就杀,然后寻找敌人武器,一般敌人的武器库都在顶楼。取得武器后,你们掩护我带恩人转移,然后我再回来与鬼子作生死较量。但大家要记住,这伙鬼子一定要全部杀光,否则,他们不知道要吃多少我们的孩子。''


众弟子心领神会地点了点,便迅速而轻快地朝楼房后侧移去。到了楼后面他们发现,真的!有一棵参天的白果大树,而且枝繁叶茂。巨大的树干从下往上都直抵该楼的窗口。树外面就是山顶的边缘,被敌人用电网罩着。南师傅轻轻地舒了一口气,因为他知道敌人巡逻是不会到这里来的。训练有素的八位弟子齐整整地站在尊师面前,注视着南荷轩的锐利的眼神,忠情忠义的南荷轩此时此刻已欲说无言,良久才从嘴里嘣出:"保重!''两字。然后便敏捷攀上树干,众人立即随后窜上树枝。南师傅一马当先,从树上轻巧一跃就上了五楼的窗台,只见他用手掌朝窗框轻轻一推,整个窗体便顿时无声脱落,他悄然翻进楼内,将窗体轻轻放下,四徒弟也落在身边。另外四人也从四楼窗口进入楼中。


南师傅伍人顺墙往里摸去,只见两个憨头憨脑的人,用中文对话。"天天都吃人肉,就今天没吃成,还怪想的慌。唉!你说,人肉好吃?还是猪肉好吃?''

"其实都是人的心里作用,以前我们谁也没吃过人肉,到了这里来,第一次吃人时,心里十分难受,害怕!好不容易将一块人肉硬吞到嘴里,不由地一阵狂吐,把黄胆都吐出来了,害得我一天未敢喝一口水,吃一粒米。后来森田太君用刀逼着我吃十块红烧人肉,如吐出来就把我煮了。说也奇怪,我一下子吃了十二块,竟然安然无恙。没想到现在一天不吃人肉,就想得慌,吃什么都不香。真害怕这场战争结束,真害怕离开这人肉丰富的中国。''


"是啊!人是万物之灵,其肉也是万物之不及的美味啊!起初我认为人吃人是可耻的行为,是违反人类基本道德的恶劣行径。但仔细想想天下法则也不是以人吃人为基础而设定的吗?如资本家,它们无情剥削工人,榨取工人阶级的血汗,过着纸醉金迷的日子,而工人却在死亡线上挣扎,根本没有基本的生存条件和权益。这就是变相的人吃人,他们的行为比我们还恶劣十倍。他们是在慢慢地吸工人的血,而工人只有等待体内血源枯竭而无声息的死去,政府,官吏,绅士,恶霸,那一个不是如此,下层的人民永远是待罪的羔羊,只有任其宰割,所以人吃人是人类的本性,你不吃人,人家马上就来吃你。吃吧!不吃白不吃!不过,森田君做的也太具体化了,呵呵呵!''

南师傅的四个徒弟听了后便一阵恶心,顿时火就上来了,他们用象闪电般的速度,飘然站两鬼子的面前,便使出了看家绝活{夺命封喉锁},轻松地送两鬼子上了西天。他觉得还不解恨,便两人一组,一人拽住鬼子的双脚,一人双手握紧鬼子的下腮,用力一拔,顿时两鬼子的人头便血糊淋落到他们的手上。就象到田里拔萝卜一样轻而易举。这时五个守军火库的鬼子,听到动静便奔来,当他们看到这万分恐怖的一幕时,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小便失禁,想逃跑,可自己的腿再也不听使唤了。南荷轩冲上前一掌便砸碎一个鬼子的脑壳后,对弟子说:"一个不留,全部消灭。''早就满腔怒火的四徒弟,见从前不许打人的师傅,竟然下了杀人的命令,便立即冲上前去,迫不及待地灭了这帮吃人的恶魔。


南荷轩叫一个弟子守住通向五楼的通道,楼梯。其他三弟子去找军火,自己便观察楼内的环境布局,原来整个大楼中间是个大天井,从楼上能看到下面的一切。便暗自窃喜,这时弟子们搬来四箱手榴弹,和六把德式冲锋枪放在他的面前问:"师傅!您会使吗?''南荷轩拿了一把枪,摆弄了半天,然后无奈地摇了摇头。他又拿起一颗手榴弹问徒弟们:"你们谁会玩这个?''一个弟子底气不足地说:"师傅!你又没有教过我们,我们昨会啊!''南师博顿时汗就下来了,怎么办呢?这时从楼梯间传来一阵脚步声,四弟子刚要奔去阻击,只见南荷轩说:"不要紧张,你们师兄弟将恩人救出上楼来了。''


果真不出所料,四楼进入的南师傅的弟子,杀了四楼的几个鬼子,救出了江世波,除留一人把守四楼外,其余三人护着江世波上楼来了。江世波衣衫褴褛,遍体鳞伤,但仍坚强地一瘸一拐地在人搀扶下走来,南荷轩急忙迎上前去,双膝跪地说道:"这位英雄,侠肝义胆,舍己救人,令人敬仰!不才南荷轩有礼了。''世波忙躬身扶起南荷轩,便说:"路见不平,理应出手,才是江湖正道,尊师也是义薄云天之人,我也十分感激您的恩德,我们还是赶快商议如何灭了这帮魔头吧!''于是,大家也不客套了,江世波便把打枪和扔手榴弹的方法告诉他们。


特别中队队长王拥东和一名队员也被伪军掳去修筑碉堡,等到了中午开饭时,四面的民工全集中在一起吃饭,王拥东才发现,少了江世波和小郭,经找东面民工打听才知道,他们己经上山了。于是王命令队员,吃午饭甩掉伪军,陆续上山,山顶丛林集中,统一行动,探个究竟。午饭后乘朝各工地返回时,队员便隐藏灌木丛中,等伪军和民工走远后,便纷纷上了山顶。王拥东对大家说:"现在敌情不明,不能鲁莽行动,江世波和小郭肯定落在敌人手上了,马上大家悄悄从后面摸进楼内,主要任务是救出我们的战友,不可与敌人恋战。如找不到他们,立即返回这里集中,等天黑再行动。''于是,他们便从大楼后面,用各种隐密的方法钻进楼里。

滕秀山川匆匆地吃过午饭,便与森田说:"你对哪两个送饭的来历有什么想法?''森田吞下了最后一块人肉,忙答非所问地说:"好吃!谁也想不到人类最美味的佳肴,还是自已同类身上的肉!哈哈哈!''滕秀山川不满地看着他说:"如你再沉醉在人肉的回味中,说不定,中国人马上就把你做成肉圆吞了.''森田满不在乎地说:"生来只有大日本皇军吃支那人的肉,那有支那人吃皇军的道理,我告诉你,吃我森田肉的中国人,还没有出生呢!''


"骄军必败,水满则溢。我们虽然占领了大半个中国,但决不能轻视中国人的智慧。你们的花泽大佐够有能力的吧!还不是拿一个破邮差陈洛尘一点办法都没有。到头来还不是请我们暗探队出马!说实话,至从中午看到那两个送饭的,我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赶快随我去审讯那个该死的送饭人。''森田看他一脸严肃,话的声音虽不大,但字字句句摄人魂魄,不免有些莫名其妙的恐慌。忙丢下饭碗,随滕秀山川上四楼提审江世波。


南荷轩守在四楼的弟子,当听到零散而杂乱的脚步声后,忙冲上五楼报告师傅。南荷轩一脸镇定,叫徒弟拿来刚才撕下的鬼子血淋淋的人头,和拖来的无头尸,送到四楼楼梯口。江世波便叫大家帮忙,把十箱早打开后盖的手榴弹运到四楼,然后每人配两支早就压满子弹的冲锋枪。一切准备就绪,大家一起来到四楼,严阵以待。楼下来了二十几个鬼子,森田走在队伍中间,滕秀山川却走在最后,当鬼子从三楼登上四楼楼梯一大半时,南荷轩立却扔出两颗血肉模糊的鬼子人头,一个正好砸在森田的头上,森田忍住疼痛,定神一看,立即吓得疯疯癫癫,大叫"救命''拔腿就跑。滕秀山川忙拔出手枪,临空一放,说道:"冲上去,谁害怕就枪毙,快上!''话音未落,两尸无头尸落在前面鬼子的眼前,他们便不顾一切的往楼下挤去。滕秀举起枪毙了两个被吓破胆的鬼子。


江世波看时机成熟,率先投出了二枚手榴弹,南师傅和众弟子也照他的样子,扔出十几颗,"轰!轰!轰!''十几声巨响把三楼整个炸塌,四楼也摇摇欲坠.江世波忙叫南荷轩带众弟子从树上突围,南师傅叫江世波和众弟子先走。一个震动,四楼己坍塌三分之一,江世波说:"我是浮玉战士,荣誉和信仰不允许我撒离,现在这楼只能承载我一人的重量,你们必须下去,但一定要把这帮鬼子全部消灭,否则会吃更多的人。''南荷轩知道犟不过他,便率八弟子含泪撒离,到了地上他们发疯地猛扫狠打,王拥东等听到爆炸声,知道江世波在发怒了,便夺了鬼子的枪,立即投入了战斗。

滕秀山川从死人堆里爬出,在手下的搀扶下,撤到一个比较坚固的房间里,从容地指挥着反击。他把剩下的鬼子分成三组,一组由正面吸引江世波的注意力,然后由多名狙击手从侧面射击,灭掉这个眼中钉。第二组,占领有利地形,消灭地面的对手。第三组,从云台山突围出去,向花泽报告,请速派援军剿灭这帮敌顽。森田也从惊吓中醒来,并要求自己亲自带队突围。


王拥东与南荷轩兵合一处,南师傅谦虚地说:"王队长,打仗我不行!你有什么指示,就请命令吧。''王拥东说:"云台山位于城市中央,四周都有敌人。所以要速战速决,不能拖延。我们把人员分成两组,一组严防死守,决不能放跑一个鬼子。另一组,必须打进楼内,重创敌人。''南师傅主动要求留下阻击敌人。

王拥东从身边仅有的六名战士中抽出四名归南荷轩指挥,自己带着两名队员和南荷轩的七个弟子向楼内发起攻击。他们采用声东击西的战术,从正门佯攻吸引鬼子的注意力,然后从侧门杀入,占据掩体奋力抵抗,把敌人死死地堵在天井里。


江世波在摇摇晃晃的四楼,抓住这次歼敌的良机,便把手榴弹成捆地抛下,顿时,把鬼子炸得血肉横飞,鬼哭狼嚎。滕秀山川被炸得脑袋发怅,过了半天才缓过神来,忙命令道:“集中力量,把楼上的支那人消灭!”于是,鬼子用各种武器对吊在空中的并摇摇欲坠的四楼一阵猛烈的攻击。


鬼子的狙击手己到了二楼准备用冷弹击毙江世波。这时,江世波己钻进军火仓库,拿了两枝冲锋枪和足量的子弹,便从四楼的窗子跃上大树,临下树前他又拉着三颗手榴弹抛向军火仓库,他的前脚刚一落地,只听到一声巨响,残缺不全的木结构的四楼,象一个巨大的火球从天而降,重重地砸在众鬼子的身上,把他们掩埋在废墟之中。


王拥东带领大家冲出掩体,歼灭了早就被吓傻的残敌。江世波冲到王拥东面前,拥东便激动地和他相互拥抱:“世波啊!这次您立了大功了!辛苦了!”江世波迅速冷静下来说:“立即,消灭余敌,赶快组织撤离,我们必竟还在虎口之中。”王拥东忙冲出来找到南荷轩,对他说:"南兄,您赶快带众弟子回家吧!大恩不言重谢,有缘日后定能相见,总之一切珍重!”


南师傅流着热泪紧紧握住拥东的双手,说道:“兄弟!以后有事就吱声,千万别忘了观音庙的南哥哥呵!”这时,江世波收拾了楼里的一切,领着大伙来到这里。南师傅双手抱拳,单膝下跪说:“江大侠!您是我犬子的恩人,南某有礼了。”江世波赶紧搀扶起南荷轩说道:“南哥!情况紧急,就此分手吧,来日我愿甘做小弟,与兄义结金兰。”“你可说话算数!”南师傅望著江世波说道。


江世波真诚地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于是,南荷轩带着众弟子依依不舍地下山去了。王拥东领着七个战士向小郭牺牲的地方,深深地鞠了三个躬,他们内心里装着不舍,装着怀念,装着震撼,缓缓下山。此时,日己西斜,红红的夕阳照在这座残桓断璧的楼上,显得十分的凄凉和壮丽。江世波心里默想:小郭兄弟!哥永远不会忘掉你的,只要我活着,我一定会来看你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