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了了关于辽沈战役的一段历史疑惑

读书略有心得 收藏 43 1292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笔者在若干年前看关于辽沈战役的军史,只是知道在营口最后逃窜了一部分国民党的军队,关于对这部份漏网之鱼,不知是那一支部队,而且不知是如何逃窜的。当时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找不到这方面的资料,很多年来已经忘了此事;前两天好友佐治小子写了篇解放军失利的帖子,又勾起笔者对往事的回忆,于是查了一些资料,总算是明白了,在此写出来,与笔者同时代的历史发烧友一同解惑。毛泽东在给林彪的电报中已经几次提到营口重地,但是由于林彪忙着攻占锦州,围死长春,监视廖耀湘兵团,没有来的及顾及营口之要地。

辽沈战役中,第52军的军长是刘玉章,请看维基百科对刘玉章的介绍:


刘玉章(1903年11月11日-1981年4月11日),字鳞生,绰号“刘光头”,陕西兴平人。

据言,国民党有两个光头,一个是蒋介石,一个就是刘玉章。

1925年考入黄埔军官学校第四期步兵科,毕业后于1926年参加北伐战争。率部参加1930年的中原大战,参与讨冯之役;又随25师师长关麟征参加1933年古北口之役,共负伤两次。历任排长、连长、营长、团副等职。抗战期间,先后参加台儿庄战役、武汉会战和瑞昌防守战,时升任团长。1939年9月,刘率团参加长沙会战,升旅长兼长沙警备司令。1941年52军由湖南至广西入云南,负责滇南守备;此时关麟征军长打破学历资历的界限,将刘玉章提升为52军第二师师长。1945年抗战胜利,率师入越南受降河内、海防的日军。是年10月底,52军奉命由美国第一舰队的特遣运输舰队从越南涂山港北运,与11月13日抵达秦皇岛,11月16日出山海关。与13军合作攻占绥中、新城、锦西等地,至11月26日入锦州。1946年3月,苏军撤离沈阳,52军随即占领沈阳,与林彪部激战于摩天岭,五天攻克安东,有“常胜将军”之称。1946年冬,52军主力25师在南满被共军歼灭,师长李正谊被俘。1948年4月刘玉章接任52军军长一职。9月22日,刘玉章被晋授陆军中将。辽沈战役进入白热化时,蒋中正在北平圆恩寺行邸召集傅作义、卫立煌、杜聿明开会。刘玉章认为锦州“守且不足,攻更危险”,不愿归廖耀湘指挥西进。刘亲自到沈阳经东北剿匪总司令卫立煌批准,受命先占领营口掩护后方。10月31日刘玉章指挥所部逐次登上海轮撤往葫芦岛。


原来如此,刘玉章是林彪,刘志丹,陶勇,唐天际,李运昌,伍中豪等人的同学,在解放军中的林彪,尽人皆知,智慧过人,才华出众,为解放军中第一帅才,在东北与国军二大主力新一,新六,及其它精锐如52军,71军,13军周旋激战,最后解放东北全境,率百万大军进关。在四期国军名将有五大主力之首七十四军军长张灵甫,十八军军长胡琏,新一军军长潘裕昆,第五军2OO师长高吉人,后升任二兵团第70军军长。五十二军军长刘玉章,第八军军长李弥,等等。其中张灵甫,胡琏,高吉人,刘玉章均为陕西籍黄埔将领。


刘玉章是个读书人,笔者看国军将领的回忆录诸如《辽沈战役亲历记》等回忆录时,此次读刘玉章的回忆文章时,觉得刘的文学水平是很高的。但是,在平常生活中刘玉章却是极其粗鲁的人。有个例子竟是入了维基百科:有一次部下认为分配物质不公,有怨言,到刘处理论,刘玉章听到部下的来意,大骂说:“我爱你们,我是鸡巴,你们是鸡巴毛,拔哪一根我都疼,我对谁都一样,绝对公平,都他妈鸡巴毛给我下去!”这一骂,部下都忍俊不禁,都被骂服了,遍身舒泰的下去了。[2]


刘玉章有陕西人的通病,不会巴结上司,遇事情没有手腕,直来直去,脾气暴躁。所以,在军中是从排长到师长一步不拉的凭战功升上来的。关麟征是主要提携刘玉章的领导,当时提携刘玉章时周围的人都有怨言,但是对刘玉章带兵打仗的本事又不得不服。但是随着关麟征得罪了陈诚失势,刘玉章也升迁很慢。直到1948年4月因攻击东北解放军有功,才升为第52军军长,军衔是少将。


在辽沈战役中,刘玉章在和东北解放军的战斗中,胜多败少。外表大大咧咧的刘玉章带兵练兵很有一套,粗中有细,很多战术和练兵方法独有心得, 在东北跟林彪部下作战时,这些战法影响了解放军的打法。1946年2月9日,著名的主力王牌军新6军廖耀湘登陆秦皇岛,挺进锦州。杜聿明顿时鼓舞,下令沿铁路线发起新一轮进攻。 刘玉章的部队仍然是国军的主力 ,对我军由陈云萧劲光萧华领导的南满造成了强大的威胁。特别是是在摩天岭战斗后,刘师步步逼近,使我军在南满地区节节退却。二十一日,开始拂晓攻击,刘玉章夺取警戒阵地后,继续仰攻,最后至短兵相接,白刃搏斗,敌我双方,伏尸壕内,比比皆是。摩天岭战斗绵亘余脉八十余里,苦战两日夜,解放军终于抵挡不住,刘玉章打开进出安东的唯一门户。这是刘一生中的得意战斗。


这一时期刘玉章部队作战有几个特点:

1.指挥官位置超前人人奋勇当先作战,战斗间,那里危险就到那里,各级指挥官在战备行军时的位置,向前推进一级,即连长要在尖兵排先头,前卫营长要在尖兵连先头,团长要在前卫营先头,师长亦在前卫团先头,因此对前方的情形地形,提前明了,把握战机。

2.‘当面指示重于命令下达’:使部下彻底了解情况,以期贯彻,加深其责任感,2师内‘师长总有办法的’说法。

3.全面督战,在火在线,谁退人人都可以打死他。

4.三不打,看不见不打,瞄不准不打,打不中不打;

......

我军在战役中的经验,总结过52军第二师(刘玉章师)的作战特点:守备和野战均较暂二十一师为强,一般军官指挥能力较好,守备中能组织反突击,有一定突击力。一般战斗狡猾,见形势不利及早逃窜。林彪四野后来总结的很多作战原则,都是从一次次和刘玉章这样强硬的对手血战中摸索出来的。国军中并非尽是酒囊饭袋,林的对手空前的强悍,对手强悍,林彪才在以后变得更强悍!

48年初,国军在彼长我消中渐渐龟缩,新五军遭受挫败。刘玉章后来总结说:国军由失去‘面’的掌握,而至‘线’的处处中断;更由‘线’的中断,而形成‘点’的孤立;渐渐各个孤立的‘点’, 剩下长春、沈阳、锦州三据点。看到廖耀湘眼高于天,且好吹功,刘玉章不服一来是廖耀湘黄埔六期,比自己低两期但是却升到了兵团司令,二来是看不上廖耀湘的指挥,认为这个吃过法国面包的将军打仗不行。于是刘玉章直接向东北总司令卫立煌要求脱离廖兵团的建制,愿意改由卫直接指挥。卫立煌当然求之不得,当下答应并向蒋介石报告。老蒋也知道廖耀湘这样的外国军校留学生指挥不了这些打了几十年仗的老兵油子,不服指挥,所以也就格外恩准,批准刘玉章的请求。随后东北剿匪总部部署第52军驻守沈阳至营口段,{给了刘玉章一个绝好的差事}这个偶然的决定使52军在廖兵团全线崩溃时可以自行定夺,避免了陪葬的命运。


锦州被解放军攻克!


在辽沈战役中段,毛泽东和中央军委即已经几次提到营口重地,但是由于林彪忙着攻占锦州,围死长春,监视廖耀湘兵团,没有来的及顾及营口之地。

同时看到营口是逃跑路线上的重地的也有杜聿明,10月27日,蒋介石召杜聿明到北平商讨对策。蒋起初想调海军运输舰将葫芦岛的部队海运营口登陆策应廖兵团从营口撤退。杜认为要将葫芦岛的部队运到营口,至少也要一个星期。在这一周内,廖耀湘兵团要是还存在的话,就可以自己打出来退到营口,否则一两天就完了。再把葫芦岛的队伍调去,等于送死。他建议蒋介石赶快调船把营口的部队撤退。蒋最后同意调船撤离营口的第52军,同时命周福成指挥第53军、第6军207师死守沈阳,并派杜聿明到沈阳召集周福成等部署沈阳防务。当天中午,杜聿明由北平飞沈阳,途中命令锦西各部队停止攻击,退回锦西既设阵地,严防解放军反攻。晚上,杜聿明飞到沈阳,与卫立煌研究如何巩固沈阳防务或撤退营口。根据卫立煌介绍的情况,杜聿明也认为沈阳国军的确进退两难,只有照蒋介石的命令,叫周福成指挥现有部队死守沈阳。但是当晚,钟伟率部已经攻进沈阳铁西区,杜聿明告诉卫立煌:沈阳怕是守不住了。第二天,杜聿明回到葫芦岛,着手部署撤退营、葫的部队。卫立煌也于30日乘飞机离开沈阳。


锦州被解放军攻克之后, 刘玉章的52军在10月26日、27日接到卫立煌2份电报:一是回归沈阳,二是固守营口。刘玉章这个老狐狸一看就明白:沈阳目前已经成死地,自己没有必要陪葬,于是就在营口备战,严格保密军队的行动,使得解放军竟然不知道有这样一支悍军悄悄隐藏在营口。林彪击溃廖耀湘兵团之后,以主力直扑沈阳,同时惊醒营口方向有漏洞。于是急派七纵邓华、八纵段苏权、刚在锦州活捉了范汉杰的九纵詹才芳及辽南独二师星夜兼程南下营口。沿途张贴标语:“解放五十二军!活抓刘光头!”29日,段苏权先头一营,全部乘马,既未搜索,亦不疏散,由牛庄向营口前进,午后抵达石桥子阵地前,竟不料刘玉章25师在严密荫蔽下,近至最近距离时,突然奇袭,前卫部队几全部遭到击灭,30日晨,八纵、九纵、长江支队,全力猛扑营口阵地。这时侯,后有大海,是极其典型的背水一战,前有超过52军三倍的解放军挟胜之师,不是鱼死就是网破。刘玉章胆大包天,以攻为守,我军因远袭疲劳,未带重武器等原因,战斗不利,我9纵25师师部被攻破(巧合的是:解放军第25师PK国军的第52军25师),后来9纵25师被俘约一千七百人,还被缴获不少机密文件。根据东野内部战史说,25师被俘1700人。

10月31日黄昏,九纵25师与敌小股警戒部队交火,追击至石桥子。五个团被一个加强营堵住,规定时间内未克!这时国军海军总司令桂永清亲自率领的海军乘重庆号到达营口外海,但同来的商船只有三艘,船上只有立锥之地,挤得像沙丁鱼罐头。刘玉章担心混乱,上船之前格令:各排班长须在先头,到达上船入口处时,连排班长即停止,监视本连排班士兵,依次全部上船后,再随后最后一人跟进,营团师军长,同此类推,各部队特务营连,分别在码头各轮上船入口处,分两列对面排列,中间仅容一路纵队通过,严格遵守,违者当场格杀勿论。到上午十时,52军军部及25师大部居然井井有条的登船撤离。但是2师倒霉,装载2师的运兵船起火,但仍然有五六百人想办法乘机帆船到达葫芦岛。11月2日,解放军第7、8纵队和独立第2师也陆续到达营口。随即和第9纵队一起发起进攻,仅三十分钟就突入市区,消灭掩护登船的国民党军后,立即以炮兵团和各种火力对正在登船的国民党军猛烈射击,有1艘商船被击沉,船上所乘人员或烧死或淹死。在此战中第52军逃出的军队大约一万人,其余14000余人被歼灭。解放军还缴获大炮八十八门,汽车六十六辆及大批军用物资。刘玉章称这次撤退为东北的‘敦克尔克’大撤退。


不服指挥,严格保密, 攻守得法,冷静撤退,刘玉章还是有些办法的。


至此,笔者算是弄明白了这个多年的疑虑,在此与同代人交流。




刘玉章的战后回忆录节选:

所谓:「宋人议论未定,而金兵业已渡河矣」;既则蠕蠕行动──每日行程二十公里,抵达新民后,又为破坏林彪军补给基地,抽分军力,前往彰武,而致兵团,屯兵多日,实急其所缓,明知我锦州守军,兵力单薄,比较完整而堪战的部队,仅约两个军,本军暂五十四师亦居其一,在X军压倒优势的包围攻击下,想见其必难持久,然赴援兵团,却狐疑无为,以致贻误良机。尤有甚者,锦州失守后,竟又以沈阳空虚为由,欲行折返,经上峰怒斥,严命必须收复,乃不得不遵命,再行西进,终以一再往返延误,正好予林以调整部署的大好时机。故当廖兵团主力,沿北宁路北侧,进出黑山县附近,企图经义县攻击时,X早已洞悉行径,且已预筹妥备,以骑兵部队,乘隙窜入我大军之中,到处扰袭,摧毁其指挥中枢,破坏其通信系统,乘其纷乱之际,徒见其处处被人海围击,痛哉!数十万大军,竟在数小时内全部崩溃,如此无用,夫复何言!


是役,本军未列入西进兵团序列,奉命为特遗支队,掩护西进兵团左侧,经海城、大石桥进攻营,占领出海港口,打通海上的交通,我于十月二十一日召开作战会议,决定就现态势,以第二十五师,经腾鳌堡,向营口攻击前进,本夜,以驻鞍山的第七十五团,在腾鳌堡亘鞍山之线,广正面占领阵地,严密封锁消息,使辽南X军,无法探知我军动向;第二师,经鞍山、海城、大石桥,向营口攻击前进;军部及直属部队,在第二师后跟进。


翌二十二日拂晓,开始行动,二师以郭永团为前卫,郭团沿途,击破海城及大石桥之匪后,于二十四日下午一时许,到达营口;以张晴光团为左侧支队,因山地道路崎岖,复数次攻击受阻,于黄昏前方抵营口,第二十五师,以张文博团在右,刘明奎团在左,沿途击破牛庄匪之抵抗后,先于同日上午九时进入营口,计由辽阳至营口,近三百华里,沿途且战且行,而于两日半之时间内,沿途奋战,全军到达目的也,不谓不速,倘我西进兵团,亦能以同样速度行进,则约四天即可赶到锦州附近,相信战局,与东北前途必也大为改观了。




海运撤退


西进兵团,沿北宁路北侧,攻击黑山县时,本军曾于十月廿六日,奉命派第二师代师长尹先甲,率五、六两团,由田庄台附近渡过辽河,准备进出盘山、沟帮子,攻击匪之侧背,策应西进兵团之作战,该处为辽河近海处,河幅很宽,无轮渡及其它舟楫,仅能利用小民船操渡,因此费时费事,二十七日渡河完毕后,先头搜索部队,已达盘山以南,与林彪接触,主力亦已开始前进时,忽奉卫长官十万火急电,以西进兵团失利,命本军连夜兼程到达苏家屯集结待命,我一面令第二师归建,一面先派一部向沈阳前进,当日午夜,第二师回渡完毕,正拟放弃营口率军北上,又奉卫长官电令,辽西匪主力,直扑沈阳,鞍安已陷X手,饬本军固守营口待命,我除令向潘阳前进部队归建外,速令各部队,在原地加紧备战,另由二十五师派一个营,据守营口北之石桥子「据点」前进阵地。


林彪击溃我西进兵团后,以主力直扑沈阳,其第九纵队李运昌部,则径向营口急进,沿途张贴标语:「解放五十二军!活抓刘光头!」此时,;林彪第八纵队,及长江支队,亦由盖平向北移动,二十九日,匪先头一营,全部乘马,歌唱言欢,得意忘形,似入无人之境,既未搜索,亦不疏散,由牛庄向营口前进,及午后抵达我石桥子阵地前,竟不料我守军在严密荫蔽下,待其接近至最近距离时,突然以炽盛火力奇袭,其前卫部队几全部遭我击灭,当晚我调整部署:


一、大石桥人力输送团(步兵团编装),撤回营口。


二、营口主阵地,全部交军师直属部队接替。


三、两个师之各步兵团,均分别控制。


次晨,林会合其第八纵队、长江支队,全力猛扑我营口阵地。斯时也,后有大海,前有超我三倍之强敌,背水为阵,置之死地而后生,此亦即我军在东北最后奋战之时机,终于一举粉碎来犯X军,以五个团全面反击,斩获三千余众,余溃退十余里,我未行乘胜紧追,以期养精蓄锐,各部队复进入原阵地,及其机动位置,遭此两次重大打击后,显然自须喘息,迅予整备,不致即行贸然进犯也,但我午夜自忖,胜则胜矣,而此局部暂时的胜利,又何补于大势的扭转耶,除心情万分沉重外,仍作更积极之作战准备。


进犯石桥子之先一日,国防部派来两艘中字号运输舰,我料当为接运本军撤退之需,即令所有非直接参战人员及辎重,依计划先行装载。翌日经激战后,海总参谋长马纪壮将军乘太康号来,并携最高统帅令,饬本军海运转进,嗣海军总司令桂率真将军,又乘重庆号到达营口外海,我乘小艇登舰面谒,并与马参谋长商讨装载问题。马意以仅有商船三艘,容量不足,主张牺牲部份人员,我坚持不忍将同生死之官兵,轻易拋弃,结果我以人员不须坐卧而一同站立之要求,达成协调。


返部召集团长以上开会,我指示:


一、本(三十)日,林倾全力向我营口外围,作猛烈之攻击,均被击溃,尤其在白庙子附近,遭我猛烈反击,除一团长被击毙外,余在溃退中损失惨重,谅今夜明晨,不致轻易再犯。二、命两师于营口外围,原作战地境线内,各选五个要点,每点派兵力一排据守,担任撤退上船之掩护,各排另配大卡车一辆-俟守备至今夜十二时后,迅速乘车驶往码头登轮。三、各部队在十一时半以前,除掩护排外,上船完毕,带不走的东西,一律破坏,有机密性的文件,检查焚毁,船位分配,及上船次序时间等,由参谋长会同各单位有关幕僚商定之。四、各部队上船前,军师特务营连,分别在码头各轮上船入口处,分两列对面排列,中间仅容一路纵队通过,严格监督上船人员,秩序之遵守,及陌生人混入,违者当场格杀勿论。五、前往码头上船途中,各连排班长须在先头,到达上船入口处时,连排班长即停止,监视本连排班士兵,依次全部上船后,再随后最后一人跟进,营团师军长,同此类推,我最后乘小艇上太康号,登船完毕后,所遗车辆,用手榴弹炸毁引擎,骡马因不忍枪杀,任其所之。


我全军之能安全上船,主要在击溃X之进犯,其次得力于驻守太平山为军担任掩护的辎重营,X到达白庙子后,该营陷于包围,苦战竟日,坚守不屈,营长王有道壮烈成仁,官兵三百余名,亦同归于尽,诚为「血肉长城」,以生命为我全军做了最大的奉献,当不让「上海八百壮士」专美于前矣。


此次撤退中,我想起了「敦克尔克」之役。


各单位上船完毕,待命发航之际,忽第二师所乘的宣怀号轮起火,陡见浓烟弥漫,火光冲天。好在船未离岸,人员尚可纷纷撤离。惟炮兵营装于舱底,惨痛损失自在意中,后据报第二师下船人员,均自动保持建制,井在码头附近,占领阵地,防匪袭击,其临危不乱,时时不忘战斗的精神,可圈可点。


我目睹宣怀号起火,然而我是在太康号轮上,焦灼如焚,徒呼奈何。各轮于夜一时启航出港约二十华里,在辽河口左岸西炮台,原有旧遗工事,军初到营口时,我曾派兵一连连长王德贤据守,并令侯程达团长转饬该连先行搜集民船,俟各部队乘轮通过后,即乘民船自行撤离,但当我所乘的太康号通过该处时,舰上海军见该处有部队,马参谋长疑为X军,即令舰上发炮轰击,经我再三解说阻止,均未置理会,我痛心非常,有如身陷贼船之感。


出海后,我被请登旗舰重庆号,将撤退经过报告桂总司令,第二师的情形仍在存亡不卜,澈夜不能入睡。次日至葫芦岛,下船时见到第二师代师长尹先甲,该员身为师长,在营口上船时,不但未按规定,竟然抢先上船,及后船上起火时,则又置部队于不顾,最先下船,并独自另登他轮,而逃之夭夭,提前先抵葫芦岛,我非常不屑其人,彼见我有不悦之色,竟乘机即潜往北平,「患难见义节,板荡识人心」,尹先甲在本军经历悠久,致我失察,不意稍经危难便暴露了懦怯卑劣的表现,良可叹也。在葫芦岛,我谒见了杜长官,是晚后续轮艇陆续到达。


我遭遇过不少艰困忧伤之事,从未轻易弹泪,但这次宣怀号起火,眼看多年同生共死患难弟兄,陷于无助的死地,或将作毫无价值的牺牲,不觉澘澘泪下。
















1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