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溃坝51名死者一度被瞒报 死亡人数仍为谜[图组]

核心提示:山西溃坝事故的伤亡人数在7天之内9次更新,已从最初的“1死1伤”攀升到9月14日18时的“254死34伤”。期间有51名遇难者一度未列入“死亡名单”,在这30.2公顷的面积上,到底有多少人遇难?至今仍然扑朔迷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9月10日,挖掘机正在清理淤泥。(新华社记者江宏景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9月15日,搜救人员正在对重点区域进行排查。


新华网山西襄汾9月15日电 山西省临汾市襄汾县新塔矿业有限公司尾矿库“9·8”特别重大溃坝事故,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在社会上造成了特别恶劣的影响。目前,国务院事故调查组正在对事故作进一步深入调查,彻底查清违法行为,依法认定相关单位和人员责任。


从最初公布的遇难1人到遇难254人,伤亡人数的每一次攀升都令人揪心;从“因暴雨发生泥石流”到“特别重大责任事故”,事故说法的前后变化扑朔迷离。那么,这次特别重大责任事故到底导致了多少人伤亡?事故发生的背后原因到底是什么?在事故发生的现场,记者进行了追踪采访。


溃坝到底吞没了多少人


位于山西省临汾市襄汾县陶寺乡的新塔矿业有限公司塔山铁矿尾矿库,总库容约30万立方米,坝高约50米。9月8日8时许,该尾矿库突然发生溃坝,尾砂流失量约20万立方米,沿途带出大量泥沙,流经长度达2公里,最大扇面宽度约300米,过泥面积30.2公顷。


事故的伤亡人数在7天之内9次更新,已经从最初的“1死1伤”攀升到9月14日18时的“254死34伤”。那么,在这30.2公顷的面积上,到底有多少人遇难?至今仍然扑朔迷离。


在30.2公顷的过泥面积内,有一个集贸市场,矿区办公楼房,还有部分民宅。


事故发生后的紧张搜救已经告一段落,转入事故调查阶段,但在事故现场,每天还有群众在焦急等待亲人的归来。


事故发生的9月8日早上,正好是塔山矿区的集市,按照当地惯例,附近村庄和矿山的群众都要前来赶集,有的矿工也会在上完夜班后直接来到集镇上。“我早上把孩子送到幼儿园后,和妹妹一起去集镇上卖菜时,大坝冲了下来,整个市场转眼之间就淹没了。”从灾难中逃生的陈克香告诉记者。


“虽然溃坝发生在8时左右,但当时市场上的人已经不少了,因为集镇上的固定摊位少,有很多做买卖的群众一般都会在六七点钟赶来占位置。”陶寺乡一位干部介绍说。


集贸市场附近有一座三层高的新塔矿业公司办公楼,溃坝后被冲走了十多米远。“办公楼内当天准备发工资,不少职工都在楼里。”来自湖北十堰的打工人员张健告诉记者。


记者看到,有一座饭店也被完全冲毁。一位受伤群众反映说,这座楼的人也有不少。


9月8日中午,即事故发生4个小时之后,山西省安监局调度中心和襄汾县委、县政府提供的伤亡数据均为“1死1伤”。这一数字对外公布后,幸存者和现场目击者立即提出了强烈质疑,他们说,当时现场已发现的遇难人数绝不止这么些,只是没有公布出去。


8日深夜,在山西省主要领导和国家安监总局负责人参加的内部情况通报会上,抢险指挥部总指挥、临汾市市长刘志杰说,事故的伤亡人数估计不会超过70人。


10日晚,临汾市领导在向有关方面汇报遇难者人数为128人时,当场受到安监总局负责人的质疑。“根据我们所掌握的情况,远不止这些。”这位负责人指出。


到14日18时,已确认的遇难人数为254人。当时,事发现场到底会有多少人?“这是一个矿区,外来打工的人很多,里面到底有多少人,真是说不清楚。”一位群众一边摇头一边对记者说。


当日,山西省襄汾尾矿库溃坝事故搜救工作从大规模的翻掘转入对重点区域的二次排查阶段。在部分失踪者家属的提示和指导下,搜救人员对已经搜寻过一遍的过泥面积进行重点区域第二次排查。新华社记者 燕雁 摄


51具遇难者一度未列入“死亡名单”


事故遇难人员从12日17时的178人死,到14日零时40分对外公布的254死,31小时内新增死亡人数76人。抢险指挥部解释说,其中,有51人不是这一时间段新增的死亡人数。也就是说,12日17时以前,这51名遇难人员已经被发现,但没有被统计到对外发布的遇难者名单中。


那么,这51名遇难者都是谁?遗体去哪里了?


在现场负责遇难者身份核查工作的临汾市公安局局长安占功解释说,有51具遇难者的遗体没有经过法医组的程序直接被家属领走了,所以造成这51人没有被统计到遇难者人数之中。他说,这一情况是指挥部在12日晚核实被认领遗体的人数时发现的。


在事故现场,遇难者遗体的处理要经过“现场搜救组-法医组-善后处理组”三道程序把关。安占功说,在发现问题后,指挥部开始追查,结果发现,有57具遗体未在法医组履行清洗、拍照、DNA取样等程序,就在现场由家属直接认领回家。后来,其中6名遇难者的家属担心领走遗体影响赔偿金的发放,又陆续把遗体送回了殡仪馆。


51具死难者遗体,没有经过法医组处理而直接经善后组由家属领走,是工作疏漏,还是另有隐情?抢险指挥部有关负责人说,遇难者家属领走尸体时履行了以下程序:家属提出申请、村委会干部证明死者身份、领走遗体时家属签了认领单。


这一说法说明,这51具遗体是经过事故善后处理组同意后被家属拉走的。


临汾市领导说,出现如此大的统计数字出入,原因可能有多种,其中不能排除转运人员与交接人员的工作衔接存在漏洞,也不排除是某些部门或个人故意瞒报、漏报死难者人数。


据了解,山西省委接到抢险指挥部的报告后,省委主要领导批示要求认真核查,实事求是,决不包庇。


14日晚,记者从襄汾县有关部门了解到,襄汾县政协一副主席、县公安局一副局长和事故发生地的陶寺乡一名领导等3人因涉及这一问题,已经被有关部门审查。


“暴雨引发泥石流”的说法和气象资料不符


对于溃坝事故发生的原因,国务院事故调查组正在进行深入细致的调查。但是,当地对事故原因说法上的前后矛盾和疑点,已经引起从当地群众到国务院调查组的注意。


9月8日上午溃坝事故发生后,记者立即向山西省安监局调度中心进行核实,得到的答复为,根据临汾市报上来的情况,8日8时左右,襄汾县陶寺乡塔山矿区因暴雨发生泥石流,塔山矿区一座废弃尾矿库被冲垮,有群众被困。


“暴雨发生泥石流”的消息公布后,当地一些群众认为这个说法根本不符合实际情况,“纯粹胡说”。


记者在事发地采访时,当地村民说,事故发生前几天还很旱,没有下过雨,也就是9月8日那天早晨下了一点点小雨,“不知道哪里来的暴雨”。


陶寺乡一位农民说,8日7时多,他和妻子从陶寺村开着三轮车上山,去市场卖衣服,这时候下了一小阵毛毛细雨,一切正常。


当时到底下雨没有?下了多大的雨?记者采访了临汾市气象局。


据襄汾县气象局提供的资料,9月份以来,襄汾县只有7日至8日的一次降水,从7日20时至8日8时降水量为1.5毫米。据监测,从7日8时至8日8时矿区周围4个县的24小时降水量分别为襄汾县1.5毫米、浮山县1.1毫米、翼城2.8毫米、曲沃0.9毫米。


“两天之内出现这样的降水量,可能连地面都湿不了,根本不可能说成暴雨。”中国气象局专业人士15日说。


襄汾县委宣传部部长董凤妮在第一时间对记者说,这次事故是暴雨引发的泥石流,后被网友戏称为“董暴雨”。


针对暴雨引发泥石流的说法,国土资源部门领导和专家专程到现场予以勘查,并当即否认了这一说法。


“凡是到过事故现场的人,谁也不相信这会是一起自然灾害,或者是地质灾害。”当地一位专业人士说。


孟学农辞去山西省长职务 王君任山西省代省长


在9月14日下午召开的山西省第十一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五次会议上,王君被任命为山西省副省长、代省长,同时接受孟学农辞去山西省省长的请求,免去张建民山西省副省长职务。


搜救工作转入重点区域排查阶段 未发现新的遇难者遗体


新华网山西襄汾9月15日电(记者 邹伟、李志晖)记者从山西襄汾溃坝事故搜救现场了解到,从15日开始,搜救工作从大规模的翻掘转入对重点区域的排查阶段。从14日18时到15日18时,没有新发现遇难者的遗体。 (本文来源:新华网 作者:谢登科、刘铮、吕晓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