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黄而遇浓烈而终 倒数第四天 倒数第四天,24:00之前。

玄烨号航母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size][/URL] 倒数第四天,24:00之前。 舒梁家。402房间。 卧室里的几个人相互的看着,客厅外面什么声音也没有。 杨兴荣轻轻的拍了拍带头警官的肩膀,低声的说: “警察大哥,你看我们的身后。” 这句话说的十分阴森,整句话给人以不寒而栗的感觉。 大家按照杨兴荣的说的,都回头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





倒数第四天,24:00之前。



舒梁家。402房间。

卧室里的几个人相互的看着,客厅外面什么声音也没有。

杨兴荣轻轻的拍了拍带头警官的肩膀,低声的说:

“警察大哥,你看我们的身后。”

这句话说的十分阴森,整句话给人以不寒而栗的感觉。

大家按照杨兴荣的说的,都回头看着身后。

。。。。。。

身后的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迷惑。觉得是一面大镜子,可是又不像,是黑乎乎的一片,却能依稀的看到自己站在里面。

走出去的人都不知去向了,卧室里的人都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了。

就是这样,这就是令人恐怖的402房间。

“我们怎么办?”其中的一个警察问道。

“我也不知道,我们等等看吧。”

“我们等什么?”

“大家就是别动就好了,等到什么就算什么。”

“。。。。。。”

几个警察和杨兴荣,都找了各自的位置坐下了,而且把卧室的门关上了,因为感觉到外面有什么威胁,人类的本能,似乎关上了门,就安全了许多似的。谁也不敢走动了,就是相互的张望着,生怕少看谁一下,谁就能消失了。

。。。。。。



当舒梁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忽然发觉,这里是那么的熟悉。

草地,假山石,平静的小池塘。

这是君石苑吗?

殷月呢?

这里要是君石苑,那刚才的政委呢,刘庆呢?

不管怎么说,这里至少有光明。可是现在应该是快夜里十一点了啊,怎么会有这样的光明呢?

舒梁走在草地上,忽然产生出了一种很难得的安全感,感觉着这里才是自己的归宿。

记忆中的这里应该有一座小房子的,可是现在却看不到。舒梁又摸了摸怀里的那两个本子,安稳的放在自己的口袋了。

有了这两个本子,舒梁似乎就会对谜底踏实了不少,即使到现在也没有怎么看,但是他知道,一切就在里面。

政委和刘庆去哪里了呢?刚才那两个声音是谁呢?

舒梁在草地上走着,他顺着自己的记忆走着,可是无论怎么走,都发现自己的身边的景致是不变的。

。。。。。。



一片黑暗的迷茫之中,刘庆和政委都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踹了一脚,几步趔趄的向前踉跄着。

“谁啊?”刘庆喊了一嗓子。

“是我!”这是政委的声音。

“这是什么地方啊?”刘庆问道。

“我们不是在舒梁家吗?”

“刚才您踹我了吗?”

“我还想知道是谁踹的我呢?”

忽然,黑暗之中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你们不是舒梁!为什么要来这里啊?”

政委和刘庆被这个声音惊了一下,四处的看着周围的黑暗。

“你是谁?”政委问道。

“你们不认识我,但是你们一定要记得我!”

“这是什么地方?你在哪里?”

“你们知道了也无所谓,你们来过这个地方。枉死地狱啊!哈哈哈哈!”这种笑声非常刺耳,政委和刘庆都捂住了耳朵。

“这里不是舒梁的家吗?”

“他的家和地狱没有什么区别。”

“什么意思?”

“我要他亲自来这里,哈哈哈哈哈,是不是啊?刘庆!”

刘庆被叫了一声,自己的心中陡然间就倾斜了,他想起来了,这是那天自己在政委办公室里上网时出现的那个声音。他叫自己的名字,仿佛是在提醒刘庆关于他们之间的约定。虽然什么也看不到,但是刘庆还是感觉到了,政委看了他一眼。

“你怎么认识他?”政委问了一句。

“哈哈哈哈!我怎么不认识他?!”

刘庆的手臂上突然有一只手抓了过来,政委紧接着说:

“刘庆,是我,别害怕!”

安静了。忽然又没有了声音。

正当政委和刘庆在寻找的时候,那个声音又出现了。

“好了,你们在这里也已经待得太久了,哪来的回哪去吧!”

“到底什么意思!你到底是谁?”政委喊道。

“再见了!希望你们不要来枉死地狱!至于我是谁,你去问刘庆吧!哈哈哈哈!”

“我怎么知道啊!你是谁啊!”刘庆也喊着。

没有了回答,政委和刘庆都觉得自己像一个玩偶似的,任人家戏弄一般。

此时,两人面前,突然出现了光亮。

这是什么?

“政委,这是舒梁家的卫生间!”

“是啊!我们在哪里?”

政委和刘庆摸索着向前走去。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杨兴荣和几位警官坐在舒梁家的卧室里,大家都没有觉得时间在走动,仿佛凝固了一样。

“我说,这位小伙子,你说说他们到底来这里干什么来了?”带队的警官问着杨兴荣。

“说实话,我真的不知道。”

杨兴荣是在说谎,那是因为他觉得不能告诉他们,并不是不信任警察,而是这件事本身就是一件非常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而且自己队这件事也不是很了解,只知道自己不能睡觉,只知道杨华和其他同宿舍的同学都已经离开了人世,说的太多了自己也不明白。

“那你跟着来干什么?”

“我的同学死了,他们办案子,当然要带上我了。”

“你的同学是怎么死的?”

“我不知道。”

“那你知道什么?”

“对不起,政委告诉过我,不让我和别人说这些事。”杨兴荣找到了一条最合理的解释。

果然,不问了,也许警察们都知道这方面的制度。

这间卧室里,坐了这么多人,如果不说话,真是觉得空气都凝固了。

忽然,门外有声音,是水的声音。

“哗啦!哗啦啦!哗啦啦啦!”

“咯噔!叮当!嘭!”这是脚步声,似乎是鞋底碰到了什么东西。

卧室里的人都站了起来,而且都向卧室的正中央挤了挤,凝神屏气的听着外面。

“哗啦!哗啦啦!哗啦啦啦!”

“咯噔!叮当!嘭!”又是一遍这些声音。

“咣啷!叮叻咣啷!”

“咵嚓!”

一片杂乱的声音,好像是脸盆之类的东西掉在了地上。

。。。。。。



政委和刘庆看着亮光,摸到了一面墙,这墙就像电视屏幕一样。

不!这不是墙!这是一面镜子。

刘庆明白了,自己和政委在镜子的里面,他们看到的是镜子外边的世界,舒梁家的卫生间。他见过的,从镜子里面走出的人,没想到今天自己却从镜子里如此恐怖的走出去。

“政委,我们在镜子里!”

“我们怎么在镜子里?”

政委的手伸向了镜子的反面,如同用手搅乱水面一样,镜子面就像平静的湖面被打乱了一样,一层一层的波纹在舞动着。

政委惊讶的看着自己的手,再伸出去一些,他看到了自己的手如同伸进了清澈的水中一样,有折射的现象。

“政委,我先出去!”刘庆拉住了政委。

刘庆没有用手去触碰镜子面,而是直接就把头伸了过去。

水声!

刘庆的脑袋探出了镜子面,他感觉到了空气的香甜味道,紧接着,刘庆的全身都走出了镜子,跳下了洗手台。

刘庆回头去看镜子,里面只有自己,而看不到政委了,他有些心慌,急忙伸手去镜子里,可是碰到的确实坚硬的镜子面,正当刘庆要喊出来的时候,他却看到镜子上有一只手又伸了出来,刘庆虽然知道那是政委的手,因为他看到了政委的那块熟悉的手表,但是还是被吓的浑身出了一身冷汗。

政委的头也出来了,刘庆伸手去拉住了政委的肩膀,他也走出了镜子。

卫生间里不是太宽敞,两个人站在里面难免会磕碰,脸盆摔到了地上,发出了咣啷的声音。

刘庆和政委再次回头看着镜子,这就是一面普通的再不能普通的镜子里,如实的反应着卫生间里的样子,两张恐慌和好奇的脸在镜子里被刻画的惟妙惟肖。

走出了卫生间,发现客厅的灯还是亮着的,大门紧闭,旁边的卧室门也是关着的。

政委顺势推开了卧室的门。

。。。。。。


看到了!

杨兴荣!还有四名警察。

政委和刘庆。

402房间里,此时此刻,气氛是异常的奇怪,正如同这些人相互之间看着的眼神!

。。。。。。






待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