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又做冤大头?在油价140美元时建仓?

凌寒独自开 收藏 4 25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倍可亲(backchina.com) 访《石油战争》作者威廉·恩道尔 油价波动七成来自投机


9月8日《第一财经日报》刊登了《石油战争》作者恩道尔专访的第一部分,恩道尔详解了油价与美国大选的关系,以及美国总统候选人奥巴马、麦凯恩背后的石油力量。本期刊登该专访的第二部分,恩道尔谈及他理解的油价投机,以及美国投行高盛怎样利用CFTC监管漏洞进行投机、CFTC加强监管的前景。在后续部分中将刊发恩道尔对“石油顶峰论”的观察,以及中国应该有怎样的石油战略。


油价波动七成来自投机


《第一财经日报》:投机最初是怎样形成的?有人说,是油价上涨在前,投机活跃在后。


恩道尔:投机是在2003年开始变得活跃的。那一年,美国通过一项规定,放开了对大宗商品交易的监管,这是自此以后基金变得活跃、投机行为增多、油价上涨的起因。


《第一财经日报》:放松监管与基金开始活跃的传导过程是怎样的?


恩道尔:放松监管给了高盛等投行不公布其持仓报告的特权,并给了他们拥有无限持仓规模的豁免权,这使得对冲基金可以通过与投行达成互换协议来绕过持仓规模的限制,从而间接介入期货市场进行投机。


《第一财经日报》:在这个意义上,几家大投行与几百家基金联系在一起?


恩道尔:没错。


《第一财经日报》:投机大约占到了油价上涨的多少因素?


恩道尔:我的研究表明,油价波动的60%到70%是投机和操纵市场引起的。华盛顿的监管者没有任何关于大型金融机构例如高盛、摩根士丹利、摩根大通和巴克莱的操盘信息。因此,只要不断制造地缘政治背景,比如以色列准备向伊朗发射导弹、石油禁运、俄罗斯与格鲁吉亚的冲突等,油价就可以操纵在他们手里。


《第一财经日报》:或者换一种问法,大约有多少资金在炒作原油期货?其中有多少是掉期交易商?


恩道尔:没人知道这个市场里到底有多少资金,据我所知,大约有800只基金集结在原油期货市场,每天的交易量大得惊人。至于掉期交易,自从2003年美国放松期货监管后,就再也没有人知道具体情况了。


不过有一个总体的数字,那就是从2007年开始,有超过2600亿美元的基金进入纽约、芝加哥、伦敦三地的大宗商品交易市场。石油期货是投机的主要对象,你可以想象其中有多少资金是用于做石油。


《第一财经日报》:放松监管到底是谁的责任?


恩道尔:必须记住,布什政府是石油?军工复合体支持下的。布什的政策是为这些集团服务,而不是为普通的汽油消费者??美国民众,更不是为其他国家。因此,美国在石油价格和粮食价格上的监管不力,布什政府需负主要责任。


最大的投机者:高盛


《第一财经日报》:在你的一些文章里,你曾将美国次贷危机与大宗商品的涨价联系起来。


恩道尔:是的。今年2月,我撰写了一系列文章,认为纽约面临着失去从二战之后一直稳固的世界金融中心地位的风险。


当然,银行业肯定是有解决办法的。他们是一个“老人俱乐部”,包括高盛、花旗、摩根士丹利、摩根大通。他们能够坐在一起商谈面对困难的办法。他们有力量改变市场的预期,而一旦市场预期改变,价格趋势也就为他们左右。


《第一财经日报》:这个“俱乐部”通过什么手段改变市场预期?


恩道尔:释放一些信息,影响人们谈论的话题。比如今年早些时候他们就放出言论说“中国和印度的能源需求将急剧增长”。他们能够引用IEA的数据,说中国的需求将在五六年内增长很快。这就造成了普遍看涨的心理,引导投资者投资原油期货。“石油顶峰论”也是这样一个做多的信息。顺便说一句,粮食期货市场的运行也是同样的道理。


《第一财经日报》:你刚才谈到,高盛是炒作石油价格的最大推手。


恩道尔:布什政府及其身后的石油集团的一个重要盟友就是高盛。你知道,保尔森的老东家就是高盛。高盛是油价的最大操盘手。


《第一财经日报》:有什么迹象证明这一点?


恩道尔:数不胜数。高盛在2006年利用基金做空石油就是一个例子。就拿最近的油价拐点来说,在7月11日前公布的报告中,高盛令人惊奇地预测,中国对石油的需求将失控性的增长,使得价格突破200美元。那时,我就怀疑,这是圈内人做空石油的信号;而做空的前奏就是吸引“最后一棒”接手原油仓位。


不幸的是,很多石油消费国,包括中国,就真的成为这“最后一棒”。他们在130、140美元的价位上大量接手。一位深知华尔街内幕并了解中国情况的华人分析师和我持同样的观点。


我认为,中国和中国的石油大公司应该从中吸取教训。下次再作此类决定的时候应该更多想一想。


高盛是怎样逃避CFTC监管的?


《第一财经日报》:7月15日,美国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发布的一份公告称,经过调查,他们将某些交易商的身份从“行业交易者”划为“非行业交易者”。在修改交易商身份之后,“非行业交易者”即金融机构、指数投机者、对冲基金等投机者所占市场的比重从38%上升到49%。这与你的预测已经接近了。


恩道尔:实际数字肯定比49%要多。事实上,CFTC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明确称,目前投机商已经持有纽约商品交易所(NYMEX)全部西得克萨斯中质原油(WTI)交易的70%。这仅包括了投机性掉期交易商(Swap Dealer)仓位以及掉期交易商和投机商的好仓部位,而没有包括淡仓。


《第一财经日报》:在美国国内,很多人将油价高涨的矛头指向了CFTC监管不力。


恩道尔:看看CFTC的记录就知道,在布什任上,CFTC对石油公司非常友好。因此,他们就让上述情形发生了。高盛能够以伦敦石油交易所的名义购买得克萨斯原油,从而完全不受美国国内法律的限制。事实上,国会赋予了CFTC监控此种绕开监管的投机行为的权限,并特别针对头寸的建立进行了规定。不过CFTC没有尽其职责,国会也并非严格监控。


《第一财经日报》:高盛是怎样具体操作以逃避CFTC监管的?


恩道尔:这是所谓的“境外期货交易所漏洞”(FBOT Loophole)。大约四五年前,高盛、花旗、摩根大通等掌握期货交易的金融机构建立了洲际商品交易所(International Commodity Exchange, ICE)。然后,他们买下了伦敦石油交易所(LPE),使之变成ICE的期货交易所。然后,高盛可以以LPE的名义和美国贸易公司交涉说:“我们要购买得克萨斯原油期货,但是我们是伦敦的交易所,不受CFTC管制。”因此,尽管ICE总部在美国,并且经营着30%到40%的得克萨斯中质原油的期权,但ICE并不受CFTC管理。同样,比如纽约商品交易所参股的迪拜商品交易所,也经营部分西得克萨斯中质原油期货合约,但其监管机构是迪拜金融服务局。


另外,在美国发行的天然气期权中,ICE利用2000年通过的《商品期货现代化法案》中的“安然漏洞”(Enron Loophole),使得洲际交易所之类的免税电子交易平台的一系列能源合约交易,逃避了CFTC的监管。


这种情况会持续到奥巴马或麦凯恩试图解决这一问题的时候。他们可以改变规矩,这种情况可能会停止。


《第一财经日报》:另据报道,CFTC将调查期货市场上的投机性交易,并于9月15日向美国国会报告。你认为,这份报告是否标志着CFTC将加强监管?


恩道尔:我对此预期非常低。就在6月10日的时候,CFTC还举行了原油市场咨询委员会第一次座谈会。事实上,一些CFTC的前任负责人很有信心将问题解决。比如,迈克?格林伯格(Michael Greenberger)就是一位深知内幕的人,他今年7月4日在国会中作证,揭露了对ICE的监管缺失的问题。


不过,华尔街院外集团是如此强有力,以至于在CFTC内部都有不少人反对格林伯格。比如,CFTC首席经济学家哈里斯就在接受国会质询时声称,监管和干预会扭曲期货市场价格,因此CFTC没有必要进一步管制。另外,很多议员也被华尔街院外集团说服了。因此,所谓的加强监管之说到现在成为了一个笑话。CFTC现在只是告诉外人,他们正在做一些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