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奶粉事件。。。”----转自联合早报

shaomy 收藏 2 91
导读:毒奶粉事件 总理克拉克:与中国地方交涉几周不果 纽政府直接向北京拉响警报 ● 霍月伟(整理)   (北京、威林顿综合电)中国三鹿毒奶粉事件昨天爆出令北京尴尬的外一章,纽西兰总理克拉克透露,在河北地方当局迟迟没有采取行动回收奶粉后,纽西兰政府迳自向北京“拉响警报”,揭发三鹿奶粉遭污染。 死亡病例增至两起   据中国卫生部昨天最新通报,再有一名婴儿因食用三鹿毒奶粉而死,使毒奶粉死亡病例增至两起。此外,临床诊断患儿的数目也从周末公布的432名增加到 1253名,其中340名现仍留医

毒奶粉事件 总理克拉克:与中国地方交涉几周不果

纽政府直接向北京拉响警报

● 霍月伟(整理)

(北京、威林顿综合电)中国三鹿毒奶粉事件昨天爆出令北京尴尬的外一章,纽西兰总理克拉克透露,在河北地方当局迟迟没有采取行动回收奶粉后,纽西兰政府迳自向北京“拉响警报”,揭发三鹿奶粉遭污染。

死亡病例增至两起

据中国卫生部昨天最新通报,再有一名婴儿因食用三鹿毒奶粉而死,使毒奶粉死亡病例增至两起。此外,临床诊断患儿的数目也从周末公布的432名增加到 1253名,其中340名现仍留医,53名症状较重,而全国医疗机构共接诊、筛查食用三鹿牌婴幼儿配方奶粉的婴幼儿则有近万名。

据卫生部网站的记者会实录,两名死亡的婴儿均来自贫穷省份甘肃,其中死于5月的是名五个月大的男婴,另一名死于7月的是名八个月大的女婴,他们都一直是以三鹿牌奶粉喂养,过后分别出现肾积水、肾结石、急性肾功能衰竭的症状,入院后救治无效而死。

克拉克昨天告诉纽西兰电视台的《早餐》节目,拥有河北石家庄三鹿集团43%股份的纽西兰乳业巨头恒天然(Fonterra)“尝试了几个星期”要求中方回收有问题的三鹿产品,但不得要领:“中国的地方当局拒绝这么做。”

克拉克说,她本月5日得知此事,三天后,她就下令纽西兰官员越过河北地方当局,知会北京有关部门。

“你可以想象得到,纽西兰政府向北京拉响警报后,地方当局就遭到重手对付了。”她说:“我想,地方官员最初是倾向于试图把问题掩盖起来静悄悄处理,避免公开回收。我们在纽西兰绝不会这么做的。”

克拉克认为,恒天然在事件中的表现是负责任的,但它得跟一个地方官员倾向遮丑的政治体制打交道。

恒天然昨天也为自己没有早点公布三鹿奶粉受污染辩护。该集团首席执行官弗瑞昨天在新加坡通过视频接受纽西兰媒体访问时说,恒天然在中国投资就必须遵守当地的行事规则,否则就是不负责任。作为少数股东,恒天然只能持续施压三鹿,三鹿则得和当地政府合作,并遵守程序。

内含三名恒天然委任成员的三鹿董事局,是在8月2日获告知奶粉受污染一事。公开回收则是在上周四展开。当被问及中国方面是否因为8月8日开幕的奥运而拖延处理事件时,弗瑞答说自己不会作这方面的揣测。

处于这起丑闻中心的河北省昨天宣布已以“涉嫌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批捕了两名向三鹿供销鲜奶的贩子。这对姓耿的兄弟经营一个养殖307头奶牛的小区,向三鹿供货,但2007年底他们向三鹿销售的牛奶屡次因检验不合格被拒收,整车的牛奶不得不倒掉,造成经济损失。做哥哥的听说掺加三聚氰胺可增加牛奶蛋白质检测指标,便开始买三聚氰胺掺入牛奶。两兄弟每天生产、销售这种掺加三聚氰胺的牛奶约三吨,但他们和家人从不食用这种加料牛奶。除了他们,当局前天宣称还收押了另外17名嫌犯。

石家庄三鹿集团副总裁张振岭昨天在河北省政府举行的记者会上宣读公开信,就毒奶粉事故向社会各界人士及广大消费者鞠躬道歉。

有海**体报道,中宣部前天下令禁止中国媒体擅自报道毒奶粉事件,要求一律以官方公布或新华社的报道为准,当局还封锁网络讨论,以期将舆论矛头停在三鹿集团,避免影响奥运后的中国形象。

新加坡分公司:

本地产品安全

另一方面,恒天然的新加坡分公司总经理罗斯昨天发表声明说,亚洲与中东消费者可继续对集团的乳制品完全保持信心,这些地方出售的公司产品,其奶粉都是在纽西兰及澳大利亚生产的。恒天然公司在本地出售的产品包括安怡脱脂奶粉(ANLENE),安满孕妇奶粉(ANMUM)及Anchor牛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