板砖和口水也是文化助推力

瞄准松岛!!!! 收藏 0 9
导读: 有一些事情,开始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结果。所以,当它以一种“非做不可”的姿态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难免让人怀疑,也许这件事本身做得怎么样根本无关紧要,他们要的只是这个“结果”。 日前有消息传出,余秋雨位于浙江慈溪市桥头镇的老宅,正经有关部门上报申请成为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而在教师节时,由上海市教委设立在上海戏剧学院的“余秋雨大师工作室”举行揭牌仪式。 “大师”一词在网上引发了争论。(《西安晚报》9月14日) 在一个争议人物身上,接连发生争议之事,呈现一种“争议平方”的奇特效果,而

有一些事情,开始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结果。所以,当它以一种“非做不可”的姿态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难免让人怀疑,也许这件事本身做得怎么样根本无关紧要,他们要的只是这个“结果”。

日前有消息传出,余秋雨位于浙江慈溪市桥头镇的老宅,正经有关部门上报申请成为慈溪市文物保护单位。而在教师节时,由上海市教委设立在上海戏剧学院的“余秋雨大师工作室”举行揭牌仪式。 “大师”一词在网上引发了争论。(《西安晚报》9月14日)

在一个争议人物身上,接连发生争议之事,呈现一种“争议平方”的奇特效果,而非简单的“争议+争议”。而所谓争议,自然是有弹有赞,赞者可能不吝溢美之词,弹者也往往无处不用其极以逞一时口舌之快。于是,便有了“板砖与口水齐飞,白眼共横眉一色”这一恶搞新说。

上海市教委给余秋雨的这顶“大师”帽子,不仅有些重,而且相当歪。何为大师,目前还欠一个既定的标准,多的是个人私见。譬如画家吴冠中老先生就认为,凡是大师,必是“包前孕后”的。事实上,除了学术成就之外,人品以及由此而形成的超然于众生的性格魅力,也是成为大师者的必具要素。季羡林尚且要坚辞“国学大师”的光环,无论是学术成就还是人品威望都不及老先生的余秋雨恐怕也是受之有愧吧。

之所以说“相当歪”,是因为教委乃一行政部门,而“大师”是一种学术定位不是一种官衔或者行政级别,以教委的名义来给余先生加封“大师”的名号,给人一种不着四六、乱点鸳鸯之感。当然,考虑到某地发生了“40个教授争一个处长”的事情,行政级别与学术定位和学术评价混作一团已是不可扭转的社会趋势。只是,这并非一种好现象。

过人之人必有过人之处。集各种至高荣誉于一身的余秋雨,在“大师”问题的表现出“把死的能说成活的”的大师级雄辩之风,譬如从“老”比“大”级别高,推导出自己做“大师”其实还是“后退了一步”。这是不是余秋雨的内心真意我们不得而知,但看上去倒更像是与上海市教委联袂上演的一出双簧戏,意图“让争议来得更猛烈些吧!”他们彼此都清楚一点,硬生生地加个“大师”字样,再硬生生地为“大师”找个说法,绝对是“没事找抽型”。

其实,余秋雨是不是大师,根本就无关宏旨,大不了“大师”和“老师”一样,堕落成一个人人避之不及的庸俗称谓,反正真正的大师也不需要这个虚名。我担心的是,似乎只为板砖和口水而生的“余秋雨大师工作室”,除了挥霍可贵的文化教育基金之外,还能否“在上海艺术类高校中充分发挥国内外公认的文化坐标人物的引领作用,一定能够更加有效地推动上海文化的提升”?除非能够证明,板砖和口水也是文化助推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