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资委主任 第九章 第九章

铁血姑娘 收藏 3 6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6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63/[/size][/URL] 周子敬第一次参加了市委常委会。 开会前,岳书记向在座的常委们介绍了周子敬,并且强调:中州市国有企业改制的具体工作由周子敬同志全面负责。常委们人人心知肚明,彼此面面相视。只有兼任市委副书记的韩市长在岳书记强调之际发出一声重重的咳嗽,看似无心,实则有意。 常委会只有一个议题,研究落实中央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63/



周子敬第一次参加了市委常委会。

开会前,岳书记向在座的常委们介绍了周子敬,并且强调:中州市国有企业改制的具体工作由周子敬同志全面负责。常委们人人心知肚明,彼此面面相视。只有兼任市委副书记的韩市长在岳书记强调之际发出一声重重的咳嗽,看似无心,实则有意。

常委会只有一个议题,研究落实中央和省委关于开展“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的活动安排。这个议题似乎很轻松,常委们七言八语,很快就形成了统一认识。最后,责成市委组织部和宣传部负责具体实施。

散会后,周子敬准备打道回府,却被韩市长的田秘书迎面拦往了去路:

“周主任,韩市长请你去他的办公室。”

周子敬感到意外,身不由己地点点头:“好,我马上就去。”

望着田秘书离去的背影,周子敬略作思考,转身先去了岳书记的办公室。

“老领导,市长大人召唤我了。”周子敬推门而入,直言相告。

岳书记坐在桌案前正在喝水,见周子敬进来不慌不忙放下了水杯,笑着回应:“你这个子敬同志,这种事情也要向我汇报么?”

周子敬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我是来向你请示,应该注意什么?”

“不要太敏感。”岳书记仍旧笑着说,“市长乃一市之长,找你谈谈话很正常嘛。”

周子敬摇摇头:“我感觉有些不正常。”

“非常正常。”岳书记加重语气开导,“有些时候,我们要以正常的心态去应对所谓的不正常,要采取正常的方式去化解所谓的不正常,这种正常的心态和方式在政治上往往会占据主动。”

“你说得像是绕口令。”周子敬笑着调侃,似乎有所领悟。

“快去吧,你再拖延时间,人家韩市长可要感觉不正常了。”岳书记不客气地催促,又再次叮嘱,“记住,要顺其自然。”

周子敬站起身,心领神会地点点头,快步走出去。

韩市长的办公室和岳书记的办公室同在一个楼层,分别占据楼层的两端。周子敬穿过长长的楼道,来到韩市长办公室的门前,稍稍调理一下呼吸,然后轻轻扣门。

片刻,房门拉开,田秘书迎候门前。

“周主任,韩市长正在等你,请进。”田秘书礼貌客气。

韩市长矮壮的身子端坐在桌案前,正在批阅文件,闻声抬起头,摘去脸上的老花镜,哈哈一声大笑:

“子敬同志嘛,快请坐。”

“韩市长,打搅您了。”周子敬恭敬地表示礼貌,然后谨慎地坐在了沙发上。

韩市长大刺刺地一摆手:“说啥子打搅,是我请你来的嘛。”

田秘书送来一杯冒着热气的香茶:“周主任,请喝水。”

“谢谢。”周子敬表示客气。

“子敬同志,不要拘束嘛,我这个人没啥子讲究。”韩市长有意示好。

周子敬刻意恭维:“我有耳闻,韩市长平易近人。”

“是么?”韩市长十分受用,笑得合不拢嘴,“看来,我这个市长的官声还不错嘛。”

“韩市长在中州有口皆碑。”田秘书也不放过拍马屁的机会,一边肉麻吹捧一边拿着记事本和笔坐在了角落的沙发上,摆出一副会谈记录的姿态。

韩市长冲着田秘书挥挥手:“你去忙吧,我同周主任只是随便摆摆龙门阵,不用记啥子录。”

田秘书乖顺地站起身,冲着周子敬点点头,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韩市长点燃一支烟,大口地吞云吐雾:“子敬同志,我这个市长非常欢迎你来中州工作哟。”

周子敬保持着礼貌:“谢谢韩市长。”

“谢啥子嘛。”韩市长故意表现出不悦,“你这么客客气气的样子,是要同我拉开距离么?”

“您误会了。”周子敬慌忙解释,“您是领导,我应该尊敬。”

“啥子领导不领导。”韩市长满不在乎,“今后大家同吃中州这碗饭,我们就是兄弟嘛。”

“韩市长真是平易近人。”周子敬客气地敷衍,心里却是暗暗好笑,堂堂市长大人说起话来怎么同那个郑天虎一个腔调。

“子敬同志呵,中州是个好地方哟,人杰地灵,民风淳厚呀。”韩市长摇头晃脑。

周子敬笑着点头。

“你晓得,我是四川人,也是个外来户嘛。”韩市长轻松闲谈,“早年,我是当兵来到中州,在这里入了党,提了干,后来转业的时候舍不得走呀,脱下军装就在中州落了户。一晃几十年了,有感情啦。”

周子敬依然笑着点头。

韩市长似乎颇有感慨:“中州人热情,爽直,为人仗义,也很有创造性哟。”

“一方水土一方人,中州自古多豪杰。”周子敬附和。

“说得好嘛。”韩市长借此转过话题:“所以呀,子敬同志,你来中州工作,千万不可摆省城干部的架子哟,要尊重地方同志呵。”

“我一定记住您的告诫。”周子敬态度诚恳。

韩市长似笑非笑:“我听说,你上任后,三天不鸣,一鸣惊人呵。”

“没那么夸张,例行公事而已,”周子敬表面上轻描淡写,心中却是暗吃一惊,自己的一言一行完全都在这位市长大人的掌控之中。

“你不要小题大做嘛。”韩市长摆出了领导派头,“如今时代变了,我们这些领导干部也要与时俱进呀。吃吃饭,喝喝酒,坐个好车子,都是小事情,有些时候也是必要的嘛。你搞得那么不近人情,客观上反映很不好,伤害了地方同志嘛。”

周子敬心中忿忿不服,表面上依然恭顺:“我今后一定注意。”

“要得,态度很好嘛。”韩市长不再深究,转开话题,“这些年,中州的经济发展很快呀,GDP增长已经连续三年全省排位第一,在全国也是排位靠前,国务院的领导多次表彰呵。”

“这也是您的政绩呀。”周子敬恰到好处拍了一下马屁。

“啥子政绩哟。”韩市长故作谦虚,“这都是全市上上下下的同志们共同努力的结果。因此呀,我们这些当领导的要想干出成绩,就必须要依靠基层的同志,尤其是我们这些外来户,一定要依靠地方的干部,强龙不压地头蛇嘛。”

周子敬无奈地只能点头。

“子敬同志呵,我可要对你提点要求哟。”韩市长变得严肃。

周子敬不卑不亢:“您请讲。”

韩市长伸出手指:“一、对上要听从招呼。二、对下要打成一片。三、对左邻右舍方方面面要搞好关系。”

三根直挺挺的手指硬戳戳地竖立在周子敬的面前。

周子敬神色坦然:“我记住了。”

韩市长进一步强调:“只要你能做到这三条,我保你能在中州站住脚,也能扎下根,更能干好工作。做出成绩来,大家都安逸嘛。”

“我努力做到。”周子敬继续表态。

“目前嘛,中州市整体经济形势非常好。”韩市长深入话题,“但是,也存在问题呀。最突出的问题就是所有的国营企业普遍经济效益不好,大都在盈亏线上维持,拖了全市经济发展的后腿,也是市政府最沉重的负担。因此,你这个主管领导责任重大呵。”

周子敬神情专注。

“要想扭转这种局面,必须从改变经营体制上做文章。”韩市长引出主题,“刚才在会上,岳书记也重点强调了嘛。其实,也没有必要进行强调,国有企业体制改革,当然是你这个国资委主任的份内之责。刻意强调反而画蛇添足,此地无银三百两嘛。”

韩市长看似无意地表达了对岳书记的不满。

周子敬不动声色。

“子敬同志呵,你认为企业改制的重点是什么?”韩市长有意提问。

周子敬严肃回答:“我认为有两个方面;一是防止国有资产流失,二是保全企业职工利益。”

“你讲的不过是表面上的官样文章。”韩市长笑着摇头,“实质上的重点也是两个方面;一是盘活资产,二是激活经营机制。”

周子敬洗耳恭听。

韩市长继续说:“目前,我们企业所谓的国有资产,不过是账面上空洞的数字,是死资产,既不能流动,也无法支配。我们这些当家人还要为这些空洞的数字承担保值升值的责任,也还要为企业职工承担就业、医疗、住房、退休……等等一系列的义务,实际上已经成为政府沉重的包袱。我们搞企业改制,就是要吸纳社会资金,盘活这些死资产,同时改变企业的经营机制,把企业推向市场。当然喽,要吸纳社会资金就要遵循市场规则,不可能原值兑现。这样,表面上看似国有资产流失,实际上则是把死物变成了活钱。从长远利益讲,我们政府不仅卸掉了沉重的包袱,还可以把收回的资金用于市场流通,加速经济发展,非常具有积极效应。至于企业职工的利益嘛,我们可以逐步建立和完善社会保障机制统筹解决,这也是社会发展的必然嘛。”

一番话说得高屋建瓴,振振有词。

周子敬表面上未置可否,内心里却是不能苟同。照此说法,国有资产流失变成了顺理成章,职工利益更是远水不解近渴,完全是一种可以随心所欲的理论。

韩市长大口吸着香烟,说得性起:“就拿中纺集团来说吧,账面资产十几个亿,实际上那些破铜烂铁能值几个钱?可这个企业却占压着两个多亿的贷款,经济效益一年不如一年,长此下去,这两个多亿的贷款也会打了水漂儿。所以呀,中纺集团的改制迫在眉睫,只要收回的资金能还上银行的贷款,我这个市长就烧高香喽。”

周子敬听得明白,这才是市长大人今天谈话的中心内容。看来,果真是上上下下串通一气,如果没有岳书记横刀立马,中纺集团肯定在劫难逃。

“子敬同志呵,你的前任老袁同志和中纺的老总郑天龙同志搞了一个改制方案。”韩市长愈说愈具体,“这个方案常委会上讨论过,基本上可行,又责成他们再补充一些材料。可惜呀,老袁同志突然英年早逝,撒手不管喽。你现在接任了,要加快此项工作的进程,极早把材料报上来。然后我召集相关部门的同志开专题会讨论,咱们集体决策。”

周子敬愈发明白,这是市长大人在给自己施加压力。明抗肯定不行,只能暗拖。同时,周子敬暗暗蹊跷,这位市长大人说话的口音怪怪的,闲谈的时候是满嘴浓重的四川口音和方言,一旦谈入正题,普通话讲得很标准。难道这也是官场现象?

周子敬有意搪塞:“我先了解一下情况,认真研究一下这个方案,然后尽快拿出具体意见。”

“不能拖!”韩市长洞查秋毫,加重语气,“这个方案已经基本成熟,不用再过多研究,你极早报上来就是了嘛。”

“好吧。”周子敬无奈点头,“我尽力而为。”

韩市长舒了一口气,抬手看看表,语气又变得轻松:“快中午了,难怪肚皮咕咕叫喽。”

周子敬知趣地站起身:“韩市长,如果您没有别的指示,我就告辞了。”

“不能走。”韩市长强行阻拦,脸上浮出亲切的笑容,“你子敬同志来中州工作,我这个市长也要表示表示嘛。”

“韩市长,您不用客气。”周子敬婉言推诿。

“啥子客气嘛,喝一顿接风酒还是要得哟。”韩市长又是一口四川腔。

周子敬继续推诿:“您工作那么忙,我可不敢打搅。”

“啥子打搅嘛。”韩市长面露不悦,“你这个子敬同志喝得岳书记的酒,咋喝不得我的酒?”

周子敬又是一惊,这位市长大人太厉害了,似乎到处都有眼线,连自己初来中州的晚上同岳书记一起喝酒也尽在掌握之中,怎么像掉进了克格勃的监控网,一举一动都难逃盯视。

周子敬被窘住了,难以脱身,只得顺其自然:“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要得嘛。”韩市长重新露出笑容,然后伸手按动一下桌案上的呼叫器。

很快,田秘书推门进来,恭敬地听候指示。

韩市长指着田秘书吩咐:“你安排一下,要郑天虎准备一桌上档次的酒菜,再通知宋局长和中纺的郑总,还有国资局的毕然和那个老万,说我今天中午给周主任接风,要他们出席坐陪。”

田秘书领命转身出去。

周子敬假意不安:“您这么兴师动众,真不好意思。”

“你这个子敬同志,不要太客气嘛。”韩市长一边说一边站起身,从衣架上取下大衣披在身上,然后气派十足地一挥手,“走,我们出发。”

周子敬随在韩市长的身后走出房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